《剑花红》

第17章

作者:独孤红

在查仁的率领下,请人离开“亡魂谷”,一路之上,心急如焚,将身形展至绝顶,风驰电掣般赶往海边,唯恐迟了一步让柳含烟又复绕道他途,乘舟返回中原。

来时有事耽搁,回时无事阻拦,纵有天大之事,也要暂时放在一边,不消片刻便已来至海边那片古森林边缘。

转出森林,一眼望见柳含烟乘坐而来的那艘小舟,仍然随波飘浮地下碇海边。

心中一松,这才暗吁一口大气,然而满腹疑云却又随即升起。

诸人方自转出古森林,便被老渔人看见,他一挥手中草笠,扬声说道:“老神仙,您老人家可曾找到柳少侠么?”

不问可知,柳含烟并未到海边来,诸人人耳此言,不由困惑异常地相觑默然。

老渔人此时显然也发觉情形不对,跳下小舟,三步并作两步地迎了上来。

来至近前,老眼略一环顾,不由脸色倏变,突然颤声说道:“老神仙,莫非柳少侠……”

查仁微一摇头,苦笑说道:“渔老儿不要瞎猜,柳少侠并未有什么意外,只是我们未曾找到他,先前尚以为双方歧

途错过,他已绕道海边,不想……”

话犹未完,老渔人便自讶然接道:“没有啊!小老儿自诸位去后,至今也未曾看见一点风吹草动。”

一旁齐振大突然说道:“看来也许晚辈揣测不错,他必然是在此岛觅一隐密所在,以便静静地修炼真经上的旷世武学。”

狄仁杰也自点头说道:“晚辈也做如是想。”

查仁默然不语,沉吟半晌,突然抬眼向老渔人道:“渔老儿,柳少侠临离船之际,可曾对你说什么话儿么?”

老渔人一怔转头连点地道:“有,有!柳少侠曾嘱小老儿在此候他三天,三天不至嘱小老儿自行驾舟离去。”

诸人自然听得出柳含烟的话意,神情一黯,不由暗暗地叹了口气。

诸女更是心中莫名其妙地一酸,两行热泪险些夺眶而出。

沉默半晌,王寒梅突然说道:“师父,既然他尚未离去,咱们何不分头进去找他?”

查仁微一摇头,说道:“不必!孤岛如是之大,隐密之处又比比皆是,你到何处找他?既然他期以三天,咱们也不妨在此等他三天,也免得空自奔波,徒劳往返,歧途错过,三大不至,咱们再做打算。”

诸人闻言颇觉有理,方一点头,陆菱艳突然说道:“大师伯,那‘玄玄真经’上所载武学,必然玄奥异常,否则便不会被视为武学宝典,既然如此,便不是三天功夫所能登堂人室。”

查仁尚未说话,仲孙玉便自点头说道:“艳丫头话儿虽然不错,那只能针对武林中一般人而言,若以智慧超人如含烟者,则又另当别论,而且含烟之性情你们几个丫头应该知道得比我们清楚,他向来言出如山,一言九鼎,何曾对人失信过。”

“瞎丐”查信冷冷说道:“仲孙老儿,你莫忘了他还有后话?”

仲孙玉顿时哑然。

查仁瞪了查信一眼道:“我老要饭的却不管什么后话不后话,从今日起,咱们且在船上候他三天,三天不至,咱们再另做打算。”

王寒梅樱口一张,尚未来得及说话,查仁已自沉声说道:“老要饭的心意已决,丫头不必多说废话。”

王寒梅一见查仁神色,哪敢再说什么,忙又将已到chún边的话儿,咽回腹中。

杏仁双目神光炯炯,一扫诸人,面色一沉,又道:“你们这些老少娃儿听着,三天之内,不准轻离此船半步,更不准擅自人岛找寻柳娃儿,尤其你们几个丫头,设若敢私自结伴离船,莫怪老要饭的翻脸无情,将你们一个个逐出门墙。”

话声一落,转身大步向船上走去。

一番话儿,听得四女丁香暗吐,秀眉深蹙,互觑一声苦

笑,不敢多言,随着查仁身后,姗姗向船上走去。

诸人自然鱼贯上船,刹那间,沙滩之上只剩下老渔人孤自一人,目光凝注岛上,双手合十,神情激动地喃喃说道: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早说柳少侠福缘深厚,吉人天相,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日落日升,日升日落,转瞬已是两天过去。

两天之内,柳含烟依然讯息渺茫,踪迹不见。

诸人已是伫立船头,眺望岛内两日一夜未曾合眼。

尤其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狄映雪四女更是滴水粒米未进。

四女不肯进舱,坚慾仁立船头眺望个郎,诸人软硬兼施劝说无效,只得陪着她们性立船头,任凭风吹日晒,夜露湿透衣衫。

然而望穿秋水,个郎依然踪迹渺渺。

诸人堆满愁容的脸上已是抹上一层憔悴神色。

不但担心柳含烟,同时担心四女。

四女神色形态更是令人望之心酸,潸然泪下,诸人心中忧虑、焦急、难受、怜爱俱陈,简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偶尔觉得面颊上痒痒的,顺腮流下,咸咸的,是泪。

四女一个个花容憔悴,形骸消瘦,乌云半已飞蓬,一任海风吹拂,人儿却似四尊石像,不言不动地伫立船头。

惨白的面颊上,秀眉深蹙一线,妙目呆滞无神地凝注岛上,清彻深远的眸子也失去了昔日的动人光彩,而且红肿若杏。

一夜两日来,面颊上泪痕从未干过;衣襟尽湿,是珠泪所致,抑或是夜露太重?两者俱是?

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已不知多少次数z

情!爱情!玄妙而无物足以比拟的刻骨深情。

爱情!使得四位风华绝代,容光焕发,明艳照人,恍若天仙小滴尘世的玉女,吹弹慾破的娇靥,一泓秋水般妙目,失去了昔日的光彩。

代之而起的是令人望之心酸的憔悴、消瘦。

喜闻个郎无恙,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越山渡海地远来孤岛,只慾见心上人一面,以慰刻骨相思,然而希望落空,满腔喜悦化为乌有之际,这种无形打击,无比刺激,怎能是一个有灵性。有血、有肉、痴情的人儿所能受得了的?

人非木石,谁能受得了这心灵的打击,何况又加上风吹、日晒、露湿、水米未进?

尽管她们有着超人的武学,精湛的内功,然而,武学予内功只能给肉体上某种抗力,却无法受得了心灵上的无形刺激!因为她们的芳心尽碎,柔肠寸断啦。

又是日落日升,一夜过去,不但柳含烟依然踪迹渺茫,即是孤岛上一丝风吹草动也无。

就在第三日早晨,旭日东升之际,四女消瘦娇躯再也负荷不了这无形重压,而致弱不禁风,摇摇慾坠。

请人人目斯情,更是痛心万分,查仁喟然一叹,走至四

女面前,语带硬咽地说道:“丫头!这是老要饭的第九十五次劝你们啦!劝你们不行,求你们总可以吧?你们难道真的忍心看着我们这些白发苍苍,即将人士的老人跪在你们面前么?”

四女憔悴的面颊上掠过一阵抽搐,红肿呆滞的双目中,扑簌簌的坠落数串珠泪,但却霎也未霎一下。

陆菱艳面颊上泛起一丝令人望之心酸的凄凉徽笑,有气无力地道:“大师伯,您老人家应该明了艳儿等此时内心的痛苦,这种痛苦,是世界上一切痛苦所无法比拟的,您老人家更应该原谅艳儿姐妹这种大逆不道的抗命行为,在师伯眼中也许认为艳儿姐妹太以令您伤心,恕艳儿斗胆,这种伤心实难比拟艳儿姐妹心中万分之一,艳儿曾经对师伯禀告过,我们一定要站在这儿望到他来,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在我们的心目中比他来得重要,只要能看他一眼,我们姐妹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此言一出,诸人不由为之感动泪下。

查仁更是流着泪道:“丫头,老要饭的虽然不是过来人,但却能体会得出你们此际内心的痛苦,我们何尝不是如此?

不过,只要他来了,你们还愁看不到他么?”

陆菱艳吃力地摇摇头,说道:“不!艳儿姐妹要第一个看到他。”

诸人只觉心内一酸,查仁更是哽咽说道:“傻孩子,你们这是何苦?柳娃儿断断不会希望你们如此地折磨自己,他若知道,岂不痛苦死了。”

陆菱艳淡淡一笑道:“师伯认为艳儿姐妹傻么?不错!

连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傻得可笑,可是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驱使着我们这么做。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这么做心里能获得无比的舒适。其实说来这并不算傻,设若心息相通,他应该知道,不过,我们并不一定要他知道。”

查仁一怔说道:“丫头,老要饭的适才倒还明白几分,如今经你一说,我倒反而糊涂起来,怎么……”

陆菱艳淡淡一笑道:“正如您老人家所说,您不是过来人,您自然不会明白,不过,‘情’之一字,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艳儿一时也不知怎么说才好。”

查仁喟然一叹道:“你不用发愁,我老要饭的也不想懂,弄懂了反而自找烦恼,不如永远这样槽槽懂懂,比较好些。”

陆菱艳道:“人生本来槽槽懂懂,设若全明白了,世人便了无生趣。”

查仁道:“丫头,不必跟老要饭的说这些玄之又玄的事儿,我听不懂,也不愿意听,废话少说,言归正传,咱们商量的事儿如何?”

陆菱艳道:“多谢师伯关怀,艳儿适才说过冥冥中有种力量在驱使我们这么做,我们不望着他在眼前出现,断不会离开此地,师伯该记得李商隐的两句诗儿:春蚕到死丝方尽

“不要说啦!”查仁心中一凄,突然大声呼道。

陆菱艳憔。淬面颊上泛起一丝凄凉微笑,倏然住口。

查仁凝注眼前这四位心头肉半晌,突然一叹说道:“柳娃儿罪孽重矣。”

转身摇头叹息而去。

诸人情知再行劝说,就是说破了嘴也是白费,各自暗暗一叹,默然无语,但内心却更为焦虑,恨不得奇迹马上发生在自己眼前,柳含烟突然出现。

正在此际,五老丐脸色齐齐一变,几乎同时说道:“听!

这是什么声音?”

诸人一怔,凝神一听,除了海风树啸外,简直听不到一丝别的声音,但心知这五位前辈仙侠不会听错,方自诧异间,一阵轻微的隆隆之声由孤岛深处传来,其声有如远方天际传来的连续闪雷,而且孤岛内部上空也渐渐升起一片尘头。

蓦地,划空传来数声凄厉虎啸,紧接着狮吼、狼嚎……

兽声大作。

隆隆之声越来越近,简直就像千军万马直向海边冲来,震得海水为之波动,诸人耳际嗡嗡作响。

诸人面上惊讶之色渐浓,连呆立四女也泛起一片愕然神色。

查仁一声:“老贤侄,这是什么?”

狄仁杰尚未答话,耳际突然传来了一阵树倒、枝折、砂飞石走之声,其声与兽声同时越来越近,简直就在耳边。

蓦地,紧接海边沙滩的那片古森林一阵摇晃,一只猛虎飞窜而出,紧接着狮、豹、熊、罴、狼豺。鹿……各种各类之野兽不下数百,吼啸之声震天,一拥而出,如一片潮水般直向沙滩上卷来。

诸人莫不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慑得愕然呆立,不知所以。正惊愕间,查仁脑际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一事,大呼一声:“不好!”

身形如电,疾掠而出。

转瞬间,胁下挟定老渔人又闪电折回。

再一细看,老渔人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瘫作一堆。

其间变化不过刹那间,群兽已驰至海边。

想是望见前无去路,一阵狂吼倏又转头折回,转瞬不见,饶是如此,仍有不少野兽冲人海中犹自挣扎狂嚎。

沙滩上,更是兽尸狼藉,血肉模糊,尽是些较小兽类,想是被一拥转回的群兽蹄爪踏毙。

隆隆蹄声渐渐去远,诸人这才定过神来,暗捏一把冷汗,长吁一口大气。

这是置身海中船上,设若适才是在沙滩上不及走避,再有绝顶功力,纵是大罗金仙也难逃此劫数。

查仁面上惊容未退,余悸犹存地道:“老贤侄,你生于此岛,长于此岛,这群兽狂奔却是为何?”

狄仁杰面色凝重异常地说道:“晚辈在此岛多年,从未

见过这等奇事,就是听也未听到过,不知今日何以会突然如此,不过据晚辈看来岛上必有什么重大变故,不然群兽断不会如此舍命狂奔,师怕不见,群兽适才似在找寻出路么?”

仲孙双成此时却突然说道:“师父,莫不是烟弟他……”

话犹未完,查仁倏一摆手,道:“你们听,又来啦。”

果然不错,一阵隆隆蹄声又自岛内传来,而且蹄声较上次更急,更乱。

顾盼间,王寒梅突然尖声呼道:“师父,快看,雾岭绝峰。”

诸人闻声一怔,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