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02章

作者:独孤红

俏姑娘见紧张形势已消,即向柳不肖道:“那你就快点说嘛。”

柳不肖这才神色自若、潇洒异常地说道:“洞庭位于湘境,湘境素称‘鱼米之乡’,民风淳朴,衣食丰裕,而此处虽然山明水秀,风景绝佳,但比之洞庭却显太以荒瘠,尤其老丈既以捕鱼为生,不在‘鱼米之乡’鱼类繁多之处讨取生涯,反而弃丰就寡地远迁此地,这岂不是足以启人疑窦之处,此其一也,再则,老丈分明身具上乘功力,为一武林佼佼健者,小可问及,不但坚不承认,反而急怒动手,此其二也,综此上面两点理由,小可斗胆妄测,可能令老丈满意?”

他安详自如,从容不迫地侃侃而谈,徐振飞祖孙女却听得神色数变,相顾默然。

俏姑娘云姑因早生袒护之心,略一思忖,首先娇声说道:“爷爷,柳相公分析的委实不差,爷爷……”

徐振飞怒态一敛,轻叹一声,满面愧色,不安地接道:

“丫头别说啦,柳相公眼力如神,观察人微,心细如发,剖理分明,一番话儿说得我疑云消散,愧疚顿生,爷爷我难受死了。”

转向柳不肖微一拱手,愧然又道:“‘徐振飞一生杀人无

算,但却从未昧心行事,不想如今人老糊涂,今日无状,冒犯相公,心中委实不安,相信相公雅人大量,既知老汉苦衷,谅必能予宽恕谅宥。”

柳不肖暗一点头,一笑还礼说道:“老丈如此说,岂非有意折煞小可,小可多言招祸,咎由自取,何能怪老丈动手?”

话锋微顿,面色一庄,挑眉说道:“柳不肖身受老丈贤祖孙活命大恩,正愁无以为报,今既知老丈隐衷,断断不能坐视,老丈可否将仇人姓名示下,小可……”

话犹未完,云姑已自神色焦虑地急道:“柳相公,你是位读书之人,这事万万使不得。”

徐振飞轻注俏姑娘一眼,也自摇头说道:“云丫头说得不错,相公读书人,万不可卷入江湖恩怨漩涡,同时这是老汉一家私仇,怎好假他人之手,老汉虽明知功力差人甚远,但老汉亦非畏死之辈、誓必与那般兔崽子们周旋到底,头断血流,在所不惜。”

一番话儿听得柳不肖悚然动容,暗暗心折,微微一笑,庄容道:“老丈此言差矣,岂不闻‘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小可纵不为老丈解决私仇,对方如系十恶不赦之辈,为整个人群,小可亦应挺身而出诛灭之,小可本身虽然不谙武技,手无缚鸡之力,但也可找上两位武林朋友为老支助助拳,对方若是碰巧小可认识,也可为老丈解这段怨仇,老丈若是执意不肯,便是视小可为一介腐儒,而不屑下顾啦。”

一番话说得诚恳热衷,正义之情,溢于言表,看得、听得徐振飞祖孙女暗暗大为感激。

俏姑娘虽然极想说出仇人姓名,但未科乃祖允许,却未敢贸然说出,只是樱口数张,妙目侧膘,向乃祖射过两道探询目光。

徐振飞一张老脸上,顿时掠起一片难色,犹豫片刻,方始长叹一声,满怀感激地道:“柳相公既是如此说,老汉若再不说,便显得太以不通情理.不付,老汉并不希望假相公之手,报此血仇,只是要相公知道此人是个十恶不赦之悲罢啦。”

话锋微顿,轻喟一声,又道:“十二年前,老汉率一子一媳,还有这方自三岁的云丫头,居住在洞庭湖滨,捕鱼为生,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这不过是老汉白武林中归隐,过其自食其力的恬淡生活罢啦!虽然过了五六年隐名埋姓的安乐生活,但昔日老汉行道江湖,所得罪过的江湖朋友却是仍不放过老汉,一日深夜,率众来临,老汉子媳刀下惨死,老汉重伤之余携带云丫头避来此地,一晃十余年过去,老汉无日不思报此血海深仇,如非为了这甫自长成的云丫头无人照顾,老汉早就只身寻仇去啦,还在此过这贫苦的捕鱼生活

徐振飞神色黯然,一脸悲愤,住口不言。

俏姑娘云姑花容惨淡,凄惨神色中,秀眉双挑,妙目微红,泫然慾泣。

柳不肖剑眉微轩,勉强一笑说道:“老丈至今尚未说出仇家姓名。”

徐振飞一怔,歉然苦笑说道:“老汉只顾说话,心神凄怒之余,灵智迷蔽,忘却了此点,相公万勿见笑。”

白眉微挑,目中突射精光,咬牙说道:“提起老汉仇人,在武林中确也不是无名之辈,尤其在西南边睡一带,名头更是响亮,可以称得上是威震一方,群豪震慑,他们的名号叫做‘川中三虎’……”

柳不肖双眉一挑,星目神光一闪,轻“哦”了一声。

徐振飞一怔,挑眉问道:“怎么?莫非相公认识这三人?”

柳不肖一笑,挑眉说道:“小可不认识这三人,只是老丈这血海深仇恐怕报不成啦。”

“什么?”徐振飞心中一震,神色倏变地喝道。

云姑也自面布寒霜,秀眉双挑地娇声说道:“柳相公此言何意?莫非那三贼十多年来另有奇遇,功力更高,我祖孙女难与匹敌么?”

柳不肖将头连摇地微笑说道:“贤祖孙女隐居此地十余年来寸步未离,加以又和外界武林断绝交往,自然不知近年来武林变化,那‘川中三虎’早在数月前便俱已授首毙命啦。”

“什么?那‘川中三虎’死啦?”徐振飞祖孙女齐声变色惊叫,心中一时却说不出有什么感觉。

柳不肖方自微笑颔首。

徐振飞已自神情甚为激动地跨前一步,忙问道:“柳相公,你可知三贼是怎么死的?”

柳不肖挑眉说道:“‘川中三虎’为恶过甚,数月前在州陕道上拦劫一位姑娘,引起一人不平,连夜追至四川,只身连毙三贼。”

“杀得好!”徐振飞祖孙女异口同声地咬牙说道。

微微一顿,徐振飞更是神情激动,白眉连轩地又道:

“‘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有道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三贼一除,西南势必人心大快……”

话声至此,-,注柳不肖肃然地问道:“柳相公,你可知那位高人姓名,告诉老汉,老汉不为私仇,即为大下武林,宇内苍生,以及西南百姓,日后若有缘遇上那位高人,也得好好叩谢他一番。”

一番话儿,感激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柳不肖淡淡一笑,说道:“那人与小可同宗,名唤柳含烟,只不过是藉藉无名的一介书生罢啦,哪里称得上什么高人。”

徐振飞一怔,庄容说道:“柳相公此言,老汉不敢苟同,老汉以为能除暴安良,济弱扶倾之侠义人大,即或他是一名乞丐也应称之为高人,老汉生平即最钦敬这般人物。”

话声方落,俏姑娘也自庄容说道:“我爷爷说得不错,只要是做好事的人,不分贵贱尊卑,都得尊为高人,这种高

人岂止我徐家敬佩,即连天下武林也必有口皆碑地无限钦慕呢。”

一番话听得徐振飞将头连点,目注乃孙女,状似不胜赞许。

柳不肖闻言见状,淡淡一笑说道:“就算他是高人吧!

不过贤祖孙恕小可扫兴,这位高人恐怕此生已无再见之期啦。”

“怎么?柳相公!”徐振飞祖孙二人又是一怔,接口说道。

柳不肖冠玉般俊面掠过一丝悲凄,黯然一叹说道:“好人不长寿,天嫉英才,这位高人已在数天前死啦。”

“什么?这,这,这怎么可能!”徐振飞闻言大震,惊讶慾绝,张口结舌,消姑娘云姑更是娥眉深蹙,神色黯然。

柳不肖面上掠起一阵抽搐,默然无语。

三人相对无言,屋中一片死寂,空气中弥漫着一片凄清,黯然似为这位高人致无限的哀悼。

半晌,徐振飞方始咽然一叹,神色肃然地说道:“吉人天相,好人怎会不长寿?也许这只是传闻之误。”

俏姑娘无限悲哀地方自一声:“但愿如此。”

柳不肖已自说道:“不然!小可亲眼看见他投入北邮百丈深涧,深涧中峻峨怪石林立,其利如刃,而且水势汹涌,湍流甚猛,小可以为他必然粉身碎骨,万勿生理了。”

“柳相公,你既然亲眼看见他投身涧中,而又知道他是好人,为何不救他?”云姑面色木然地脱口问道。

徐振飞拦阻不及,怒视乃孙女一眼,慌忙别过头去,慾向柳不肖赔个不是。

柳不肖闻言一怔,窘迫异常地嗫嚼说道:“这,这,这……两位请想,那柳含烟既能连毙‘川中三虎’,一身功力必然不凡,小可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如何能救得了他?”

此言一出,悄姑娘无言以对,向柳不肖投过满含歉意的一瞥后,倏又不安地默然垂首。

徐振飞赔笑说道:“柳相公说得委实不差,如那等身手,即或老汉置身其时,也只有顿足惋惜,无能为力,小孙女出言无状,柳相公不要见怪。”

柳不肖状颇勉强地一笑说道:“岂敢,岂敢,小可若是云姑,激于义愤,也必会出声责问,老丈不要挂怀。”

俏姑娘突然扬眉问道:“柳相公,你可知那位高人为何投涧轻生?”

柳不肖任了一怔说道:“这个小可不知,不过,他必然是遭遇到极大的痛苦,或者有什么不称心的事……”

俏姑娘扬眉接道:“柳相公怎知他是遭遇到极大的痛苦,或者是有什么不称心之事呢?”

柳不肖一怔,嗫嗫地说道:“小可这是以常情论事啊,就拿小可来说罢……”

话锋一顿,喟然一叹,苦笑说道:“小可这等事不提也

罢,这位高人更是业已去世数日,此时怕不已遭鱼啮多时,还提他做甚?咱们还是谈点别的罢。”

说完,神色无限凄凉黯然地又是一声轻叹,默然垂首。

徐振飞祖孙二人以为他是由人思己,自然不便再触及他心中的隐痛,相顾一眼,顿时神色黯然,默默无言。

片刻,柳不肖方始缓缓抬起头来,望了徐振飞祖孙二人一眼,面上掠过一片歉然神色,一笑说道:“为小可一人,使得贤祖孙高兴气氛一扫而空,使空气中弥漫一片凄黯,心中委实不安已极。”

徐振飞强笑说道:“柳相公说哪里话……”

突然不远处一声惨嗥划空而来。

柳不肖闻声一怔。

徐振飞神色一变,倏然住口……

俏姑娘云姑一张娇靥上陡地掠起一片寒霜,妙目杀机怒火慾喷,一双秀眉也自高高挑起。

惨嗥之声方落,紧接着远方又划空传来一个阴恻恻地说话声:“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这般大胆地违抗本庄庄主令谕,无端超越界限,不怕死的尽管过来好啦。”

俏姑娘冷哼一声,转身便往外闯。

“站住!”徐振飞突然一声怒喝。

云姑倏然驻步,但却未转过身形。

徐振飞白眉一轩,沉声说道:“云姑,你怎地这般不听话,对你说过多少次,忍耐!忍耐!这批东西招惹不得,你……”

“爷爷!”云始突然转身,神情激动异常地愤然说道:

“忍!忍!忍!忍耐总有个限度,这批东西得寸进尺,狂妄嚣张,无端欺人,难道咱们非眼看他们杀尽‘百家村’之人,霸占‘百家村’产业不可。”

“丫头大胆!”徐振飞勃然大怒,白眉倒挑,须发俱张地倏然一声怒喝,但目光一触及爱孙女一付委曲神色,旋即怒态一敛,轻叹一声,凄然说道:“云姑,你当知道爷爷不是畏事之人,只是当年你爹妈惨死给我的刺激太大啦!爷爷为的是你啊……”两行老眼倏然挂下。

“爷爷!”云姑失声娇呼,忍了半天的两行珠泪,夺眶而出,娇躯一扭,飞投乃祖怀中,抽嗒着说道:“都是云儿不好,惹得爷爷生气,云儿下次不敢啦。”

徐振飞怀抱爱孙女,不由一阵啼嘘,带泪强笑说道:

“好孩子,别哭啦,爷爷不怪你,爷爷自己何尝不是悲愤填膺地跃跃慾动呢?无奈对方人多势……”

突然忆及柳不肖还被冷落在一旁,老脸陡地一热,忙地推开俏姑娘,回顾柳不肖窘迫一笑,说道:“老汉祖孙过份失态,万望柳相公不要见笑。”

云姑正哭泣间突遭乃祖推开,方自一怔,闻言忙不迭地收泪退后,螓首倏垂,柔荑弄发辫,状若不胜娇羞扭怩。

柳不肖早先是讶然慾绝,瞪口呆立,不知所措,此刻虽然有个一知半解,但内情如何,仍属茫然,闻言忙道:“岂

敢,小可素性好事,虽然略知本村居民为恶徒欺凌,敢怒而不敢言,但详细内情如何,却是一些不知,不知老丈可否见告二小可说不定或可略尽绵薄。”

徐振飞闻言一怔,暗忖一声:“这又是一个不知进退的初生之犊。”

但事已至此,不容他不说,思忖片刻,方始甚为难地道:“柳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