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22章

作者:独孤红

幽灵书生探怀取出那本绢黄小册,表面上却故意装出一副不舍神色地将真经缓缓递过。

司马唯我阴阴一笑,方待去接。

幽灵书生竟然收回真经,颇为困惑地道:“前辈,依在下来看,若是前辈对这本真经强行夺取,也一样地易如反掌,为何要在下任选其一的自动献上?”

司马唯我倏感老脸一热,干笑说道:“你说得果然不错,不过老夫为人向来如此,强行夺取这种行径,老夫不屑为之。”

幽灵书生恍若大悟地“哦!”一声,又复将真经缓缓递过。

司马唯我冷冷一笑,二次去接。

幽灵书生却突然又将真经收回。

司马唯我脸色一变,双目凶光一闪地厉声说道:“小鬼,你胆敢……”

幽灵书生忙一摇手,接道:“前辈千万不要误会,在下只是想请求前辈一件事儿。”

司马唯我冷哼一声,道:“说!”

幽灵书生道:“在下之所以千辛万苦地寻找这本真经,旨在为在下那位惨死在柳含烟掌下的故友复仇,如今真经献于前辈,自然无法再为故友雪恨,故而请求前辈能为在下

司马唯我至此方才一笑说道:“不要说啦,老夫一定替你将那柳小狗除去就是。”

幽灵书生暗暗冷哼一声,道:“多谢前辈!”

伸手将真经递过。

司马唯我接过真经,突然扬起一声鬼哭狼嚎般狞笑,目射凶光地厉声说道:“小鬼,你既然见过老夫真面目,又知老夫隐居此处,要想活着回去那是做梦,纳命来吧!”

话声一落,一掌向幽灵书生击出。

幽灵书生见状暗自一声冷笑:“少爷知道你这老鬼会出此一着。”

脚下一个踉跄,极其灵妙地一闪避过,表面上却故作惊慌地双手连摇呼道:“前辈,你,你这是……”

司马唯我一掌落空,不由一怔,闻言狞笑说道:“看不出你这小鬼还有门道,你再接老夫这一掌看看。”

单掌一抢,忽地又是一掌击过,这次他却已用了六成功力。

幽灵书生冷笑一声,又是一闪避过,口中却怒声说道:

“司马唯我,少爷想不到你竟是这么轻诺背信之辈,不过你体要得意,且冷静冷静,看看你手中那本‘玄玄真经’吧!”

司马唯我两掌落空,心中正自惊怒,闻言一怔撤掌抽

身,将手中真经略一翻阅,突然怒声说道:“小鬼,你竟敢以赝品来哄骗老夫……”

话未说完,幽灵书生已自扬起一阵狂笑,说道:“老鬼,你总算明白过来了,如此种神物,少爷岂肯拱手让人,真本在少爷怀中,有本领你尽管拿去。”

司马唯我只气得满头散发根根倒竖,双目凶光厉射,咬牙地狞声说道:“好,好,小鬼,老夫终日打雁,不想今日反被雁儿啄了眼睛,老夫今日如不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纳命吧!”

一抛手中真经,厉吼一声,双掌并出,十指箕张,恶狠狠地扑上。

一刹那间连环攻出八掌六腿,不要说击中对方,即连对方一片衣角也未曾捞着,而且对方一直双手背负,嘴角上噙着一丝不屑冷笑,安详自如,身法极其轻灵奥妙地不住连闪,不过三尺方圆,半步也未离开。

司马唯我不由大骇,心知今日遇着了高人,但他遍寻脑际,怎么也想不出字内会有对方这号人物。

倏然收招抽身,方待施展杀手,脑际灵光一闪,心神大震地厉声说道:“小鬼,这本玄玄真经赝品原是那柳含烟小狗所有,因何却到了你的手中?”

幽灵书生冷冷一笑,国射冷芒地道:“司马唯我,少爷让你死得明白点儿。”

双掌突提至胸,掌心一翻,一阵罕绝人寰的排山劲气,猛向司马唯我涌去。

司马唯我在目睹对方手法,便已吓得心胆慾裂,一声“震天神掌”尚未出口,排山劲气已自迫体。

他既知对方为何人,哪敢运掌相接?身形一闪,避过这凌厉绝伦足可惊鬼泣神的一击、厉啸一声,如飞而去。一

一声震天大响,巨木断倒声中,幽灵书生一声朗笑道:

“司马唯我,少爷倒要看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身形一闪,如电般蹑后追去。

这一老一少两位宇内绝顶高手,遂在这南荒古森林内展开了一场生死追逐!

但见两条黑影在那难以数计的巨木之间门来门去,一般地快逾闪电。

尽管“鬼见愁”司马唯我功力足以脾脱宇内,身形恍若闪电飘风,但怎及得“幽灵书生”师jj旷古绝今的独门身法?

不到盏茶功夫,双方距离已是不足十丈。

这也是司马唯我仗着地形诸熟之利,不然早就被身后“幽灵书生”追及。

司马唯我简直越来越心惊,越来越胆寒,他渐渐发觉身后这位对头克星越来越近。

反观幽灵书生,则是双目冷电光芒越来越盛,而且那张色呈惨白的丑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显得阴森可怖。

突然一声令人寒栗的冷笑:“老鬼你还不与少爷躺下!”

就在他迫近五丈以内之际,倏地右掌曲指遥弹,一缕强劲绝伦的指风,疾袭司马唯我背后“命门”要穴。

司马唯我不愧一代巨擘,将心一狠,一咬钢牙,硬生生地将身形横移两尺,堪堪避过这足以致命的一击,突然身形电旋,厉吼一声,将自己足以脾睨宇内、歹毒绝伦的“蚀骨毒尸蛤蟆功”提至绝顶,双手狂翻,忽地一股排山劲气疾向身后幽灵书生击去。

这时司马唯我形如因兽,孤注一掷,决心拼个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打法,端的是阴狠、凌厉、毒辣已极。

饶是幽灵书生早已成竹在胸,此时睹状也不由暗自心中一懔。

有心运掌拒敌,为时已晚,一片狂飓夹带刺骨寒风,阵阵尸臭已自罩上身来。_

左右两边又是各有两株巨木,躲闪不得,匆忙间微一提气,将身形突然拔起一丈有余,方自避过凌厉一击。

倏闻司马唯我一声桀桀狞笑,两只鬼爪向空连弹,十余缕色呈紫黑的劲气,闪电疾袭幽灵书生周身大穴。

幽灵书生早在凭空拔起时,就决心不再让司马唯我逃脱,一招“玄玄真经”上的百年绝学“玄中有玄”早已凝足功力,睹状一声冷笑,不躲不闪,身形倏降,当头向对方扑去,与此同时,左右二臂突然遥空疾旋,一股雄浑绝伦的无形劲气飞旋下击。

司马唯我哪识玄玄神功?一见对头不闪不躲,方自暗暗一声狞笑:“小鬼你这是自寻……”

倏觉已弹出十余缕暗渗“蚀骨尸毒蛤蟆功”的凌厉指风,恰如遇到强烈反震,分向四周斜飞而去。

方自心中一惊,又觉一片前所未见的无形劲气隐隐自上压下,重逾千钧,雄浑绝伦,直令自己有窒息之感。

心中不由大骇,方慾抽身飞遁,一阵头昏目眩,脑痛慾裂,一个身形竟慾随之飞旋。

一时心胆俱裂,暗一咬牙,犹图挣扎,才一提气功,不由吓得魂飞魄散,险些萎堕于地。

原来他体内真气竟然无法提起,四肢也觉得酸软无力,心知自己今日必难幸免,心中一狠,钢牙一挫;竟硬生生地将自己舌根咬断,“噗!”地张口一股血箭,连向带血地齐向幽灵书生喷去。

这股血箭倏遇气旋,突然折过头来化为满天血雨,闪电下击,点点滴滴无殊千百钢珠,一齐钻人司马唯我体内。

司马唯我台根已断,哪堪再度受此重击?一声凄厉惨曝过后,砰然倒地,满身尽是鲜血乱踢乱滚。

幽灵书生显然未料这一代巨擘性烈如此,心中一震收手,人目斯情,尽管他原来恨不得将之碎厂万段、挫骨扬灰,这种惨状,却令他此时心中突然泛起一丝不忍,暗暗一叹,一提手向司马唯我点下。

又是一声惨号过后,司马唯我全身一阵抽搐,渐渐寂然不动。

这成名多年,功力睥睨宇内,武林中人闻名丧胆的一代巨擘,昔日“地幽一判”“鬼见愁”司马唯我,刹那之间变为一具满身鲜血的死尸!曝尸埋骨在南荒古森林中。

一代巨擘,地幽余孽终于伏诛。_

幽灵书生不但不喜,反而望着司马唯我尸身发出一声黯然长叹,口中喃喃道:“司马唯我,虽然你这一死仍不足抵偿武林数百条年轻债彦的性命,但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司马唯我,你一身功力除我之外可以说字内鲜有敌手,昔年纵横武林,何等威风?而今竟然丧生在这一指之下,成名不易,多年心血毁于一、旦,若不是为着整个武林。天下苍生,我又怎忍心杀你……”

“血!血!怎么我见到的全是血,全是仇恨?这种冤冤相报、互相残杀的血流日子何时方了呢?……”

“不远了,半年之后,广大的佛门将增添一位新弟子,他要摒弃这尘世间的一切,仇恨、爱情……长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唉……”

一声令人闻之鼻酸的长叹过后,南荒古森林内空气顿寂,了无人影,有的只是司马唯我血渍斑斑的丛具尸身……

两天后,峨嵋古刹,“雷音寺”中。

“施主果然信人,南荒之行必然顺利,仅此两天一夜已使老袖望眼慾穿啦!”峨嵋掌门大智样师坐在方丈室中,对含笑静坐的幽灵书生说。

幽灵书生微微一笑,道:“多谢掌门人垂顾,在下南荒之行,蒙我佛庇体委实十分顺利,敢问掌门人,这两日来贵派可有什么风吹草动?”

大智样师道:“自施主去后,当日深夜那狂徒曾二度潜人寺中,老衲因有施主今谕在先,故而只在暗中监视,并未现身动手,那狂徒只在大殿口上略一探视,旋即离去,也未再动殿寺中一草一木。”

幽灵书生道:“敢问掌门人,那人可是一个书生装束的蒙面人?”

大智禅师微微一怔,点头说道:“不错,但施主怎知他是蒙面而来?”

幽灵书生双目一闪,微微一笑道:“在下拜别掌门人之际只有八成把握,此时却已有了十分把握,果然是他,何苦呢?”

微微一顿,又道:“他生性狡猾多疑,心智极深,若不蒙面行事,被人识出庐山真面目,激起各派公愤,齐起声讨,就是他那师门出动,也未必能讨得好去。”

大智禅师钦佩地望了幽灵书生一眼,方一迟疑。

幽灵书生已自笑道:“掌门人可是想知道此人究竟是谁?”

大智样师心中一震,赧然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老

衲委实极想知道此人为谁,不过,若是施主不便……”

幽灵书生一笑接道:“此时已确定是他,在下理当奉告

微微一顿,淡淡一笑,又道:“他就是‘风流郎君’蓝九卿,即阴山‘九曲谷’六神通的唯一爱徒。”

大智禅师心头猛地一震,变色说道:“好卑鄙的东西,竟然会是他!”

双目神光一闪。、轩眉又道:“既然是他,老衲这就通知各门派群起声讨,先擒狂徒,然后再找上阴山理论。”

幽灵书生微一摆手笑道:“掌门人何必与这种人呕气:

人性本善,蓝九卿不过一时为忌恨之火蒙蔽灵智而已,平心而论,情有可原,只要他不迫近疯狂地再做坏事,暂且任他去罢,不过,设若他再去到处为恶,不要说我,就是别人也不会放过他,更何况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大智禅师肃然起敬,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慧根深厚,上体天心,这种超人气度,委实令人愧煞!”

幽灵书主叹说道:“掌门人大以谬奖,我一身罪孽,虽百死不足赎一。哪里还谈得上慧根深厚,气度超人?不过一此次南荒之行给我的启示很大,我简直害怕这些终日见血的生活,如果佛祖不弃,我倒打算一喉师仇了结,投身佛门,了此残生。”

大智样师心中一震,说道:“施主不可有此念头,佛门虽大,但不渡无缘之人。”

幽灵书生叹道:“这么说来连这方便为门,慈悲为本的广大佛门也不要我了。”

大智禅师一怔忙道:“老油拙于言辞,施主万勿误会,施主慧根虽深,但却不是我道中人,何况施主尚有诸位姑娘在。”

幽灵书生身形一颤,默然无语,半晌方始一叹说道:

“不怕大师见笑,我为了彼此之间水堕痛苦深渊,导致无比惨剧,自‘北邙’事后,我就尽力驱使自己不和她们见面,希望日久以后,彼此之间会逐渐淡忘,虽然我目前仍然不承认失败,但我内心却感到无比的痛苦在我心上的啮咬越来越甚,我现在几乎捉摸不住自己的性情,半刻之间我能判若两人,我希望有一天冥冥中能给予我一个指点,因为我现在觉得迷茫已极。”

大智禅师轻诵一声佛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