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23章

作者:独孤红

蓝衫美书生微微一笑,又飞快地将掌中那个拇指般大白色物体纳于怀中,转过头来笑吟吟地望着她,一句话儿也不说。

因为蓝衫美书生的手法太以快捷,她竟没看清那宗白色物体到底是何物,然而她从“泰中三霸天”那种惊慌飞适的神色上揣测,可以断定蓝衫美书生手中那宗白色物体,必然是武林人物极具权威的一种信物,换言之,眼前这位蓝衫美书生必然大有来头。

无论如何,她总是身受人家仗义伸手之恩,加以对方正自笑吟吟地看着她,使她不得不硬着头皮,莲步轻迈地走至蓝衫美书生面前,微一裣衽,颇为娇羞地轻声道:“多谢少侠仗义伸手,使得小女子……”

蓝衫美书生一笑还礼接道:“姑娘言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武林中人之本份,再说那三个狗才也委实太以不成话,今日若非看在姑娘金面,在下断不会让他三人这般轻易地走脱。”

她站直娇躯,刚一抬头,触及那双灼热目光,只觉心中怦地一跳,娇靥上倏感一阵燥热,忙又垂下头去。

但闻蓝衫美书生微笑说道:“逆旅相逢,也算是难得的缘份,姑娘如不嫌弃,在下冒昧,请姑娘移工共饮如何?”

她不想答应,但一触及他那双满含希冀的灼热目光,却又不忍坚拒,娇羞一笑,道:“萍水相逢,怎好打扰。”

蓝衫美书生笑道:“请恕在下斗胆,看姑娘分明绝代巾帼,怎地如此拘泥小节,我辈武林中人……”

话未说完,她秀眉微微一挑,娇笑说道:“既是如此,小女子打扰啦。”

她吃对方一句话儿激起倔强本性,但却并无嗔怪对方之意,对那句“绝代巾帼”,反而使得心中产生一种莫明其妙的甜意。

蓝衫美书生目中异采一闪,转身命店伙移过她的杯箸。

方一坐定,蓝衫美书生便自轻拈儒袖、笑吟吟地为她满斟一杯。

她一急忙道:“少侠请自放量,小女子不擅……”

蓝衫美书生一笑说道:“姑娘过谦了,在下适才分明看见姑娘一口气……”

至此,似感觉失言,倏然住口,颇为窘迫地赧然一笑。

她心想这倒好,无端偷窥人家,不打自招啦。

微带喷怪地一眼瞥过。

一触及对方目光,却又心中怦然。声,倏然低头。

但闻蓝衫美书生一笑,道:“在下平生首次有幸与姑娘这等绝代红粉共饮,谨以一杯水酒,聊表心中敬意,谅姑娘不致推辞。”

说罢,举起酒杯,一仰而干。

她睹状秀眉一蹙,方待婉拒,但转念一想,人家既然如此洒脱豪迈,自己同属武林儿女,莫要让他小视了……

硬着头皮,秀用一挑,端起酒杯一仰而干,心中难受较适才犹甚,但大生的倔强,却使她面不改色地忍下了。

蓝衫美书生睹状一笑,又替她满斟一杯,落座说道:

“在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她略一思忖,毅然说道:“小女子姓徐,贱名……请少侠但呼小女子云始即可。”

蓝衫美书生深注她一眼说道:“姑娘好美雅的名字……”

至此一顿,“哎呀”一声,又道:“真个失礼已极!在下姓蓝,余下二字俗气的很,名唤剑英。”

她自然不知蓝剑英是何等人物,只是一笑说道:“原来是蓝少侠。”

蓝衫美书生道:“少快二字,在下殊不敢当,如姑娘不弃庸俗,但请直呼贱名!”

她不便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二人相对半刻默然!

蓝衫美书生微微一笑,方待劝酒。

她忙道:“小女子量浅,已是不胜酒力,少侠但请放量自饮。”

一些儿不假,如此一杯酒儿已使她一张娇靥抹上一层淡淡红晕,加上水汪汪的一双桃花眼,雪白皓齿,更是美艳娇媚。

蓝衫美书生目中异采连闪,一笑说道:“既是如此,在下不敢相强,斗胆放肆了。”

饮十一杯,又道:“听姑娘口音不似秦中人氏,来此探亲抑是游览?”

她轻咬朱chún,略一思忖道:“小女子祖籍洞庭,此次出外,乃是寻找一个人路过此处。”

蓝衫美书生微感失望地说道:“徐姑娘设若有意游览,此处名胜古迹甚多,在下虽亦不是此地人氏,但终年浪迹江湖,对此地颇为熟悉,若姑娘不嫌,在下倒可权充向导,不过徐姑娘既无此雅兴,只好作罢论,也是在下无此殊荣。”

她虽然想说几句话儿,但一时却找不出适当的辞句,只得付之淡淡一笑。

蓝衫美书生略一思忖,又道:“但不知姑娘慾往何处寻人,在下随时可以离此,设若不弃庸俗,在下倒可陪姑娘走一趟!”

她略一沉吟,含笑说道:“多谢少侠美意……”

微微一顿,秀眉轻锁地接道:“只是小女子要找的那个人行踪无定,小女子也不知道该到何处去找。”

蓝衫美书生闻言一忖,但旋即又一笑说道:“听姑娘话意,敢是根本就不知道所要找的人在何处,此次出外,只是怀着希望地盲目寻找?”

她轻蹙秀眉,微咬朱chún地点了点头。

蓝衫美书生说道:“这倒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儿,宇内辽阔、人海茫茫,要在其中找寻一个人儿,无殊大海捞针

微一沉吟,突然接道:“但不知姑娘要找的那个人是武林人物抑或是……”

她心中一动,接道:“小女子要找的是个武林人物,莫非少侠……”

蓝衫美书生一笑说道:“姑娘何不早说,别的在下不敢说,若是要找武林人物,不论他名气大小,哪怕他在天涯海角,姑娘只要说出个姓名,在下十有八九可以替姑娘找到。”

她神情一喜,忙道:“小女子要找的那个人名叫柳含烟,少侠……”

“什么?”蓝衫美书生神色突然大变,忽地站起身形,道:“你,你说要找那个人,就是那柳,柳含烟?”

她不明白他何以听到“柳含烟”这三个字儿后何以会变得如此怕人,心中惊诧之余,不由地微微点了点头!

“你要找的可是那独力歼灭‘地幽帮’的柳含烟?”

她讶然点头说道:“就是他,难道世上还有第二个柳含烟?少侠怎么……”

蓝衫美书生神情一震,刹那间尽复先前风流俊俏的表情,坐定身形,目光凝注俏姑娘,道:“有一句话儿,姑娘千万冷静,柳含烟已在数日前葬身南海。”

她忍不住摇头娇笑说道:“这个小女子知道,但那只是误传,其实并无此事!”

蓝衫美书生神色又是一变,“哦!”地一声,急道:“姑娘因何知道那是误传?”

她虽然对眼前这位美书生的神色暗感诧异,但她仍是微笑说道:“小女子因何知道,其中内情复杂。一时不好细说,不过他并未葬身南海,却是千真万确之事。”

蓝衫美书生目光一转,突然庄容说道:“姑娘与他有亲抑或是有仇,尚请明告。”

心中一怔,娇靥一热,倏然低头,半晌方始轻声说道:

“小女子跟他没有仇。”

这句话儿答得很妙。

蓝剑英人目她一副娇羞神态,再一听这句话儿,顿时了然,双目异采一间即隐,长吁一口大气,说道:“这样在下就放心啦。”

她一怔讶然说道:“怎么,少侠……”

蓝剑英歉然一笑,道:“实不相瞒,在下适才那些话儿,乃是有心相试,在下与柳少侠有数面之缘,平素对柳少侠极为敬仰,不愿将实情告知一个不明来历的人,尚请姑娘原谅。”

她庄容说道:“少侠何出此言,少侠这份心意,小女感激犹恐未及,怎敢……”

蓝剑英微微一笑,摆手说道:“彼此已不是外人,不必再行客套,请姑娘示下住处,明日一早在下当来拜谒,并陪

姑娘去找柳少侠。”

她倏觉心中一跳,喜道:“这么说来,少侠定然知道他现在何处啦?”

蓝剑英微一点头,笑道:“这个自然,在下敢说普天之下,再无第二人知道他现在何处。”

她人耳所言,芳心大定,一恍若飘荡在茫茫大海的一只无舵孤舟,找到了方向,又恍若一只迷途的羔羊找到了路径!

忽地站起娇躯,欣喜无限地说道:“少侠,我看如今时间尚早,可否请少侠……”

话未说完,蓝剑英便自一笑接道:“柳少侠此时离此何止千里,好在有在下带路,不久便可使姑娘如愿,又何必急于一时……”

俏姑娘闻言倏觉自己失态,娇靥一热,无限娇羞地忙又坐下。

蓝剑英微微一笑,接道:“今日天色已晚,夜晚赶路有许多地方不方便,在下以为姑娘且请回去休歇一晚,只要示下居处,明日一早在下便来拜谒,然后再行启程。”

俏姑娘纵然此际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飞到要找的人儿面前,但经此一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而且对方这番话儿说得也颇有道理,略一思忖,娇笑地说道:“小女子唯少快之命是从,不过……”

秀眉一蹙,接道:“小女子在此人地两生,至今犹未找到宿处……”

蓝剑英面上突然掠过一丝别人难以体会的神情,一笑说道:“那巧极了,在下所住那家客栈中倒有两间清净雅房未有人住,姑娘既是尚未找到宿处,不妨也住人那家客栈,这样儿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俏姑娘方一沉吟,蓝剑英颇为凝重地接道:“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在下揣测适才那三个狗才绝不会如此善罢甘休,姑娘孑然一身,恐怕有些不方便。”

俏姑娘闻言不由心中一紧,心想自己亲眼看见过“秦中三霸天”的武功,比之蓝剑英虽然差之甚远,但对付自己却是绰绰有余,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儿家,若是……

暗暗倒抽一口冷气,尽管她是如此地倔强、任性,但遇上这种事,她却不得不暂时俯首听命于人。

微一点头,说道:“既是如此,小女子听命就是,只是又要……”

蓝剑英朗笑一声,接道:“姑娘不必再行客套,蓝……

剑英只有感到荣幸,大色已是不早,咱们这就走。”

会帐时,蓝剑英又是强自抢先,俏姑娘当然争不过,只得作罢,芳心不由暗忖:“这人不但人长得俊俏风流,其古道热肠更是少见……”

蓝剑英领着俏姑娘走出北大街,拐厂两个弯儿即转人长安一家名唤“聚英”的客栈。

甫一进门,店伙笑脸迎上,尚未说话。

蓝剑英便自说道:“店家,你且与我再找上一间雅房与

这位姑娘住。”

店伙一怔,说道。“相公,您不是要一间雅房?怎么再

蓝剑英一瞪眼,挥手说道:“少啰嗦,我要你找间雅房,你就与我找间雅房就是。”

店伙心中一懔,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暗呼一声:“我的妈呀!这相公眼睛好亮。”

忙自躬身赔笑道:“是,是,您二位请随小的来。”

说完,径自转身入内。

蓝剑英微微一笑,领着俏姑娘蹑后跟进。

这所客栈果然不愧是长安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客栈。

不但房间多而雅,布置富丽堂皇,即是居于客店中央的那片花圃也是满植奇花异卉,迎风摇曳,清香扑鼻沁心。

店伙领着二人径往居中一排四间客房的最左端一间走去,打开房门,躬身说道:“相公,这间可如意?”

蓝剑英转向俏姑娘笑道:“姑娘看这间行么?”

俏姑娘原意只是打算随意找家客栈暂住一宵,却不料蓝剑英竟将她领到这么一家大客栈来,妙目一瞥室内:岂止雅致,其富丽堂皇也是她从未曾住过的,心中自然中意,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

蓝剑英又是一笑,转注店伙道:“就是这间,你先去为这位姑娘端水拿茶来。”

店伙唯唯应命而去。

蓝剑英将消姑娘让人房内,微笑说道:“姑娘先请歇歇,在下暂时告辞,稍时再来拜见。”

俏姑娘以为人家也该回房洗个脸休歇休歇,微一点头,娇笑说道:“少侠请走好,恕小女子不远送啦。”

蓝剑英一笑说道:“姑娘不必客气,在下房间离此不远,转眼即到。”

说完,一揖辞出。

俏姑娘目送蓝剑英背影消失,方始缓缓关上房门,转过娇躯,又仔细地将房内陈设打量了一遍。

只见帐是蝉羽轻纱,榻是锦毡铺成,绿纱如幔的花窗,漆案锦凳,屏画雕琢,豪华夺目、富丽堂皇。

哪像是客栈?几乎置身富贵之家。

她自幼生长小康之家,何曾住过又何曾见过这等卧房,见过一次,那自是在“千面神君”齐振天的“飞云庄”上。

但“飞云庄”内雅致有余、富丽不足。

她莲步轻运,转身坐上软榻,妙目凝注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