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24章

作者:独孤红

蓝九卿突然说道:“云妹,亏你有这份闲情逸致和他们啰嗦,你且让开,让我来打发他二人上路。”

大步走了过来,冷冷地望了二人一眼,也不答话,右掌倏伸,轻轻地向二人遥空点了两点,转身拉着云姑,扬长而去!

众人睹状不由一怔,入目二人仍是好好地无一丝异状,更是大惑不解。

尽管众人如何地大感不解,但对方书生、少妇已联袂离去,再呆下去,不会再有什么好戏可看,进各怀着一份诧异心情,纷纷离去。

二人在蓝九卿两指虚空遥点之际,突然莫明其妙地打了一个寒颤,发觉不妙时,对方二人早已混杂人人群中,哪还有一丝人影?

但是呆了半晌又未发觉自己体内外有何不适,犹以为自己二人大惊小怪、疑神疑鬼,白白地放走一块到口的肥肉,不由懊悔万分,也自迈开大步,一路咒骂!而去。

却不知蓝九卿已暗中施出师门绝艺“阴煞尸气”分点入二人经脉,此时毫无异状,不出三日便即经脉中毒、血液凝固而亡。

这也是给予素性轻薄者一个报应。

且说篮九卿拉着云姑方自转人“大相国寺”,云姑便自愤而甩手地娇嗅说道!案死鬼,谁要你来多管闲事,我已将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戏弄个够,眼看就要取他们两条狗命,这倒好,半途里杀出你这个程咬金,说什么送他们上路,而今……”

话未说完,蓝九卿已自细眉双扬地一笑接道:“云妹暂慢动气,气坏了身子,可够我心疼一辈子的,你以为我会轻易地饶过那两个狗东西?蓝九卿向来不会为此妇人之仁,不出三日,那两个狗东西必然会莫名其妙地突然挺尸,不过在临死的半日之前,体内经脉中那种刺骨寒冷及如万蚁啃咬的酸痛滋味,也够他们消受的啦。”

至此,云姑方始展颜一笑,无限妖媚地瞟了蓝九卿一眼,娇声说道:“死鬼,想不到你的手段竟是如此毒辣,而且还藏了这么一手,不说别的,单就性情而论,咱们俩已是天造一双、地设一对儿的……”

娇媚一笑,倏然住口。

蓝九卿但觉心中一荡,忍不住地伸过手去,轻握云姑柔荑一把,邪笑说道:“云妹,你这话正说到我的心坎里,真是受用之至,咱们两个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缺一不可,只恨上天弄人,到这个时候才让我碰上你……”

云姑一笑,接口说道:“怎么?你嫌晚了?”

蓝九卿道:“可不是么?无端让我晚到这时才……”

“死鬼,你再说!”云姑媚眼一翻,娇嗔说。

蓝九卿一吐舌头,嘿嘿说道:“好,好,不说,不说,此时不说。”

云姑放荡地一笑说道:“看你那胆小的样儿,亏你还是名震武林的六神通门下‘风流郎君’蓝九卿呢!你呀,我看你该改叫‘胆小郎君’啦。”

话锋微顿,媚眼儿一瞟,朱chún轻咬地x道:“其实我何尝不是这么想呢。”

蓝九卿心中又是一荡,两道婬邪目光深注云姑一眼,笑道:“名震武林,令人闻风胆落的‘风流郎君’那只是对外而言,若对你来说嘛,就该改成善解风情,百依百顺的‘夫君’了,你说可对?”

至此一顿,针对她那最后一句话儿,无限婬邪地一笑,轻声又道:“你也有这种想法,我说的不错,咱们两个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婬种’。”

这句话儿居然听得云姑娇靥飞红,眼角生春,妙目随之一瞟,轻轻地骂了一声:“死鬼,皮厚。”

四目交投,又是一笑,并肩儿向前走去。

“大相国寺”香火鼎盛,每日善男信女前往焚香膜拜。

问卜吉凶者不可胜数,由寺外至寺内熙往攘来、络绎不绝。

云姑一双俏目望着这些神色一片虔诚的信女善男,突然心血来潮,转过螓首向着九卿轻声说道:“卿哥,入寺问卜,我们也进去抽个签儿可好?”

蓝九卿一笑说道:“有道是‘福祸无门,唯人自招’,你我既非善男又非信女,咱们另有正事待办,抽这劳什子签儿做甚。”

云姑微一摇头说道:“不然,一啄一饮莫非前定,因果循环半点不爽,有道是:‘万般皆天定,半点不由人’,既是如此,你难道不愿预卜前途,先知吉凶?”

蓝九卿笑道:“既是前定,又不是由人,纵然预知福祸吉凶又有何用?何况几尊泥塑木雕的偶像,毫无灵性可言。

我以为所谓吉凶纯系自招,我不信这些个泥塑偶像能把我怎么样,更不信什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云姑道:“你这话儿又说错了,天下之间,无论何事,冥冥中总有安排,辟如你我,若非姻缘前定,怎么会让我无端碰上了你?冉说,若能预知祸福,自己也好留上几分心。”

蓝九卿大笑说道:“云妹,你自诩聪明过人,怎地今日如此槽懂?敢是被夺中香火熏迷了心窍?若非云妹国色天香,你我纵然送旅相遇,我却一丝无动于衷,试问这姻缘山何而来’既然‘万般皆天定,半点不由人’,能预知吉凶,留上几分又有何用?与其弄个不足以采信的吉凶而整日悬挂于胸,倒不如无忧无虑地过上一天算一天。”

云姑一跺莲足,娇喷说道:“你这人真是块顽石头,我懒得跟你啰嗦,你要去就一齐去,不愿去就在这儿等我,找不信一个人儿进不了佛殿。”

蓝九卿闻言忙赔笑说道:“云妹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忘掉了你我定情之夕那句,‘在天比翼,在地连理’,永生不渝的誓言?既然云妹执意要去,哪怕是森罗地狱我也要陪你闯上一闯,何况区区一座‘相国寺’?”

不管他这句话语儿是否言出由衷,云姑心中已感万分安慰与甜蜜,嫣然一笑,转过娇躯,袅袅走向佛殿。

蓝九卿望着眼前那个婀娜多姿的背影,摇头一笑,举步跟进。

一进佛殿,云姑恍似换了一个人儿一般,娇靥上那片妖媚神色尽扫。虔诚肃穆,缓缓地向着蒲团跪下娇躯,无限庄诚地祈求心愿。

蓝九卿则是负手情立一旁,轻蹙双眉,一副无动于衷的神态。

云姑拿着竹签儿至偏殿寻出了一张纸签儿。

纸签儿上四句是诗是经的廿八个字儿却看得她心中猛震、花容失色!

正自双目凝注签儿,茫然发任之际,蓝九卿已自疾步走过,一把抢过签儿,低头一看之后,连他也不由心中暗震地蹙起双眉,心想,哪有这么巧的事儿,难道冥冥中真个有神。

原来签儿上写的是:

风云乍起波涛生,

万事早定冥冥中。

一朝南柯梦醒时,

皈依我佛证前因。

默然半晌,方始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何妨等到南柯梦醒时。”

微微一顿,转注云姑一笑又道:“云妹,我说得如何?

本来无忧无虑好端端的,现在却弄得个愁眉苦脸、忧心忡忡,何必为这几句鬼画符败了我们的雅兴,耽误了我们的正事。”

说完,双手将那张签儿撕得粉碎,微微一笑,随手洒落。

云姑拦阻不及,轻蹙双眉,白了他一眼,埋怨说道:

“你这人……”

目光瞥处,如遭电殛,神情一变,伸手一扯蓝九卿,低声急道:“卿哥快看,那不是那两个丫头?”

蓝九卿一怔回顾,一双鹰目中突然凶光大盛,咬牙切齿地狠声说道:“这叫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踏破铁鞋、鬼使神差,少爷这回如不将你整得死活不得,难消我心中之气恨……”

双目凶光中倏又渗入一丝异采,一扯云姑,接道:“云妹,那穿白的丫头我认得,正是我昔日仇人,那穿红的莫不是……”

突被云姑反扯了一把,当然会意,一声狞笑,双双隐入殿角。

佛殿内栅搬走进一白一红,两位背插长剑的劲装绝色少女,正是那陆菱艳与狄映雪二女。

二女俱是一般地风尘仆仆、深蹙双眉忧形于色,神情显得有点儿憔悴。

尽管如此,却仍是难掩她们的绝代风华。

但闻狄映雪忧声说道:“艳姐,我们下山已是好几天了,却仍是一点蛛丝马迹也无,人海茫茫,江湖险恶,我真担心她会……”

陆菱艳淡淡一笑,说道:“雪妹不必如此焦虑,如今事已至此,急有何用,好在这次咱们是分三路找寻,我们没有收获,说不定仲孙伯伯和成姐姐他们已有线索也未可知。”

狄映雪微吁一口气,说道:“但愿如此,不过我却觉得希望甚为渺茫,她也太任性了,即使急着要找他,好歹也得和我们姐妹商量,如今一个人儿跑下江湖,真令人担心。”

陆菱艳道:“虽然我们明知希望渺茫,但是我们仍不能放松一丝地去找寻她,依她的性情,但愿她不要出什么差错。”

至此,淡淡一笑,纤手一理鬓边飞扬秀发,接道:“雪妹!你以为她此次私自下山是单单地为了找他么?”

狄映雪一怔说道:“我看不出还有什么别的,莫非姐姐另有所知?”

陆菱艳淡淡一笑,说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她和别的心胸狭窄的女孩子一般,嫉妒心太重。”

狄映雪一怔,苦笑道:“艳姐可否说得明白点儿,我仍

是一时难懂?”

陆菱艳一叹说道:“看来急令智昏这句话儿委实半点不差,妹妹平日智慧超人,今日为着这件事儿却弄得灵窍一敝若此……”

狄映雪苦笑一声,赧然垂首。

陆菱艳微叹一声,接道:“妹妹,对不起,也许我的话说得重了一点儿,她此次私自下山虽然找寻他是个原因,但那只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她心中对我们姐妹极为不满。”

狄映雪神情一震,诧声说道:“艳姐,你怎会知道?莫非……”

陆菱艳一笑接道:“这种事儿只能暗藏心中,她断不会坦然告人,假如会,她就不致于不辞而别,我不过对她的平日言行,多加留心观察罢了。”

狄映雪道:“仲孙伯伯和成姐姐他们可知道?”

陆菱艳微一摇头道:“成、梅二姐,虽然聪明过人,但却过于率直、毫无心智,她们与你一样地不知道,那是因为她心智深沉,掩饰得几乎让人看不出一丝心中所思,但是我以为她绝瞒不过仲孙伯伯。”

狄映雪沉吟半晌,方始仍疑惑地道:“不会罢,即使真的如此,我们待她情逾手足,那又为什么呢?”

陆菱艳道:“不会?姐姐说句不该说的话,她如有此能力,恐怕我们姐妹一个也别想逃出她的手中……”

微微一叹义道:“尽管我们掬心置腹地待她一如自己手足,但这对她与生俱来的潜在意识来说,不能动她分毫,反之更增加了她心中对我们的敌意,再说,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

至此喟然一叹,苦笑接道:“总之,这种事儿很难解释,姐姐口拙,一时也难令你满意,以后你慢慢地会明白的。”

狄映雪半信半疑,虽然樱口数张,一时却找不出适当的话儿,只得默然。

陆菱艳深注她一眼,笑道:‘“妹妹不必再问,我也不会再说,说多了徒乱人意,不过我虔诚的祈求佛祖有灵,能够赐以渡化,免得日后又是一桩令人扼腕兴叹、倍生惋惜的事儿……”

说话间,二女已自跨进大殿。

娇靥上神色一般地庄严肃穆,袅袅地走至蒲团边,双双跪下娇躯,四只柔荑合十,虔诚异常地默祷一番,方始缓缓站起。

狄映雪道:“艳姐,你祷告的是什么?”

陆菱艳道:“我祈祷我佛对她赐以渡化,你呢?”

狄映雪微吁一口气,道:“我祈祷我佛指点迷津。”

话完,二女相视一笑。

沉默半晌,狄映雪又道:“我们不看看么?”

陆菱他微一摇头,道:“早些回去休歇吧,明日一早还要到别处去。”

望着佛殿各种陈设看了一眼,方始相偕转身离去。

蓝九卿、云姑二人携手闪出,蓝九卿狠注二女背影一眼,转过头来说道:“云妹,适才那两个丫头跪在那儿装模作样之际,正是下手良机,你为何反加阻止?”

云姑娇媚一笑,说道:“你这人怎地今日如此槽懂?此处来来往往的善男信女何等之多,何必在此做下这种惊世骇俗之事,而且此处乃是佛门圣地……”

蓝九卿轻哼一声,说道:“我正要让那两个丫头溅血此处,看看那几尊泥塑木雕的东西能亲我何,如今良机错过,汴梁如是之大,咱们何处……”

话未说完,云姑已自娇笑一声,说道:“你这人槽懂的实在令人没办法,难道你适才未听见那丫头说要早些回去歇息,明日一早方才离此。我就不信她们能在这半日功夫内,翻出咱们的掌心去。”

蓝九卿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