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25章

作者:独孤红

俏姑娘云姑带着陆菱艳,两个纤小啊娜身影方逝。

夜色中,对面屋顶上突然冒起了一条人影,人影敛处,正是那阴狠残酷的一代色魔“风流郎君”蓝九卿。

昏暗月色下,他望着云姑与陆菱艳适才逝去的方向,脸上浮起一丝令人寒栗的得意、冷酷笑容,一闪而下。

狄映雪独自一人,守在房中,心中老大不高兴,掩上门后,一个人儿闷闷不乐地对着孤灯出神。

突然——

“吱”地一卢,两扇方自掩好的房门,竟然无风自开。

狄映雪心中一惊,方自站起娇躯,一声“谁”字尚未出门。

一阵微风飒然,灯火微微一晃,由门外闪电般扑进一条人影。

人影敛处,现出一个身着蓝色儒服的美书生,正自目射异采,面挂冷笑地注定自己。

狄映雪当然不会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仲孙双成、陆菱艳、王寒梅三位姐姐恨之入骨,一冉告诫自己多加提防的“风流即君”蓝儿卿。

娇靥一沉,轻喝说道:“尊驾何人?夤夜闯入我房,不知有何见教?”

蓝九卿冷冷一笑,道:“小生的姓名,稍时姑娘自会知道,至于教言二宇,小生恕不敢当,只是小生适才见姑娘在房中间坐,愁眉不展,想必是一个人儿过于寂寞……”

“住口!”狄映雪一见对方出言轻薄,气得秀眉一挑,沉声说道:“看阁下也是个读书人,怎么这样不知自重,请你给我出去,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蓝九卿毫不在意,微微一笑,说道:“不错,小生本来知书达礼,只是姑娘这副花容月貌大以诱人,小生不是柳下惠,焉有不动心之理……”

“狂徒找死!”狄映雪哪还听得下去,只气得娇靥发白,柳眉倒竖,娇叱一声,一剑刺过。

蓝九卿冷冷一笑,不躲不闪,容得剑气迫体,右掌倏出,一掌将来剑震斜两尺,口中含笑说道:“小生有怜香惜玉之心,姑娘怎地这般狠毒心肠,设着小生无薄技在身,这一剑岂不要了小生一条小命?”

狄映雪适才目睹对方的人室身法,心知来人一身武技不弱,加以气恼来人轻薄,这一剑已是用上八成功力,料不到却吃来人轻描淡写的一掌击斜,而且震得玉手虎口生疼,心知今夕遇上高手,心中一惊,脸色倏变,心想要是艳姐姐在此,对方绝讨不了好去,由是更气恼云姑。

而今如此夤夜,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儿,功力又不是对方敌手,人耳对方轻薄话儿,更是又急又气,娇叱一声,一振腕,倏忽攻出三剑。

她虽已获列五丐门墙,但尚未得五丐的传技,这三剑蓝九卿哪放在心上,手都未抬,足下未动,只见身形一阵闪晃,便自轻而易举地避过三剑。

狄映雪三剑落空,芳心不由大震,她知道自己今夜要糟,更知道倘不幸落入对方于中后果堪虞。

一丝寒意打心底冒起,急得两眼珠泪险些夺眶而出,但她不愧冰雪聪明,略一思忖,停剑个攻,强自保持一份镇定,沉声说道:“尊驾高姓人名,夤夜恃技欺凌一名只身弱女,不觉得可耻么?”

蓝九卿一笑说道:“小生从来不知‘耻’字为何物,你这句话儿算是白费,咱们以一对一,又怎谈得上“欺凌’二字,只不过心猿意马之下,想陪陪你罢啦。”

狄映雪道:“不知哪一派不幸出尊驾这么一个败类?”

蓝九卿道:“好说,小牛技出阴山,谅必你该有个耳闻。”

狄映雪入耳此言,不由大骇,失声说逍:“什么?你,你就是蓝九卿?”

蓝九卿点头笑道:“不错,小生即是‘风流郎君’,姑娘能知我名,小生倍感荣幸。”

狄映雪已知对方竟是蓝九卿,心中更为急怒,但她更知自己妄动不得,只得强捺心中仇火、急怒,冷冷说道:“你的胆子不小,可知有几个人正在找你?”

蓝九卿笑道:“当然知道,柳含烟和那几个丫头,还有那一批自命为侠义之辈的东西,如今小生自动送上门来,姑娘你能对我如何?”

狄映雪冷笑道:“我不愿逞强,自知非你之敌,不过稍时自

然有人能收拾你。”

蓝九卿笑道:“如果我不愿等到稍时呢?”

狄映雪心中一紧,顿时哑然。

蓝九卿人目此情,面上掠起一丝得意冷笑,又道:“你大概想仰仗陆菱艳,不错,我不是她敌手,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存有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因为那丫头恐怕一时回不来”

狄映雪神情一震,脱口说道:“你怎么知道?”

蓝九卿得意笑道:“我怎么不知道,她之所以去什么镖局,就是我一手导演的。”

“什么?”狄映雪变色说道:“你最好不要把我看成三岁孩童。”

“岂敢!”蓝九卿道:“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大姑娘,我怎敢,不过信不信由你,我可以在这儿多待一会儿!”

狄映雪哑然半晌,方始恨声说道:“想不到你果然诡计多端……”

蓝九卿一笑接道:“你想不到的事儿多着呢,你们这几个丫头自诩智慧超人,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你们日夜找寻的云姑已变成我的人儿啦。”

“什么?”狄映雪神色大变,但旋即她又冷笑说道:“你最好不要信口雌黄,也不要含血喷人,她不会……”

蓝九卿笑道:“你大概把云姑看成了庄重淑女,事实上恰好相反,你何不想想你们找了她那么多天,为什么她会突然地自动出现在你们眼前?”

狄映雪心中一紧,沉吟半晌,突然咬牙说道:“你是说云姑她故意将艳姐引开,你好来此对付我?”

蓝九卿点头得意笑道:“你总算明白啦,可惜为时已经太晚。”

狄映雪一阵冷笑,切齿恨声说道:“好一片美丽谎言,好一对卑鄙无耻的东西,想不到她竟会是这么一个贱女人,不过你且慢高兴,我艳姐姐智慧超人,你们这些鬼魅伎俩不会瞒得她太久的。”

蓝九卿冷笑说道:“一个美艳娇媚的人儿如姑娘者,想不到说话竟是这般迂腐,岂不闻‘饮食男女,人之大慾存焉’。我和云姑两情相愿,我爱她,她爱我,何谓卑鄙?什么无耻?难道你们几个丫头同时爱上柳含烟不叫卑鄙无耻?不要忘了云姑和你们同样地是女人,不错,我不必高兴,你最好也不要太过自信,陆丫头纵然智慧超人,无奈她已是一步走差,全盘皆输,等她回来时,人去房空,她又能怎么?”

一席话听得狄映雪面色连变,半晌方始恨声说道:“好,好,且让你们这一对卑鄙无耻的东西得意一时,不过我不明白云姑何以会变得丧心病狂着此?”

“很简单!”蓝九卿冷冷一笑,道:“她恨你们,因为你们瞧不起她,她恨你们,恨你们分占了柳含烟,她得不到,她也要你们得不到。”

狄映雪冷冷说道:“这些话儿我不愿辩护,不过我敢断言她日后总会后悔的,且说你的来意吧。”

蓝九卿嘴角上泛起一丝冷酷笑意道:“我受人之托,忠人

之事,云姑要我使你这花容月貌变成夜叉般无盐嫫母。”

狄映雪心胆俱裂,双目为之尽赤,咬牙说道:“好卑鄙毒辣的东西。”

蓝九卿道:“‘青竹蛇儿口,最毒妇人心。’不要忘了你也是女人。”

狄映雪道:“她丧心病狂、狼心狗肺。”毒如蛇蝎。天下善良女人自叹不如,更蔑视之,你最好也小心点儿。”

蓝九卿笑道。“多谢姑娘垂顾,蓝九卿百毒不侵,我自有法子治她服顺,不相信你也可以试试。”

狄映雪人耳这句婬秽不堪的轻薄话儿,风气得混身颤抖,但她仍存一丝希望,希望陆菱艳能及时赶回,故而仍是恍若未闻地冷冷说道:“蓝九卿,多造孽必自毙,你难道不知道柳含烟将要如何对付你?”

蓝九卿冷笑道:“我这人只顾眼前,不管以后,你也该想想我将怎么样对付你。”

狄映雪秀眉一挑,方待再说。

蓝九卿微一摆手,冷笑又遭,“姑娘,你那些鬼心眼最好少在蓝九卿面前卖弄,不错,陆丫头该回来了,不过,我现在不愿见她,更不愿等她,你那缓兵之计用得太以幼稚,而且可笑。”

狄映雪吃他一语道破心事,不由心中大恨,略一思忖,暗一咬牙,一声不响,突然一剑闪电刺出,疾取蓝九卿胸腹。

蓝九卿一声朗笑,儒袖一展,疾向狄映雪刺来剑身挥去。

狄映雪倏觉自己如遇千钧重击,猛地一震,玉手虎口慾裂,再也把剑不住。

“呛啷!”一声龙吟过处,一把长剑遭此一击,坠落地上。

狄映雪心胆俱裂,心中一狠,暗一咬牙,举起纤纤玉手,疾向自己心坎戳去。

她显然是宁愿身死,也不愿落人贼手,横遭凌辱,尝受那毁容之苦。

蓝九卿冷冷一笑,道:“想死么?此时此地由不得你啦。”

欺身而上,一指点了狄映雪昏穴,右臂倏伸,只一圈,已将狄映雪慾倒娇躯挟在胁下,闪电穿门而去。

再说云姑带着陆菱艳在夜色中一路飞驰。

云姑带着她尽在一些小巷中转来转去。虽然月色昏暗,尚能见物,但究竟她对地形不熟,只得在云始后面飞驰。

不到片刻,一座宽大院落已近在眼前。

前面云姑微一摆手,倏然住足,转过头来,一指那座宽大院落低声说道:“他姐,此处即是‘威远镖局’,姐姐且请在这儿稍候片刻,待小妹先进去看看。”

陆菱艳道:“云妹,咱们既是一块儿来了,何妨一块儿进去?”

显然她是担心云姑一人进去涉险。

云姑微一摇头,说道:“姐姐不用担心,这所镖局内,小妹已来过数次,他们那些明桩暗卡的位置,小妹已摸得谙熟。”

陆菱艳略一沉吟道:“既是如此,云妹快去快回,莫让我在此久候担心。”

云姑点头微笑说道:“多谢姐姐关怀,小妹省得。”

说完,闪身而去,在那座宽大院边只一晃身,冲天拔起,越墙而人。

陆菱艳一个人隐身墙角暗处,静静地候云始出来。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仍未见云姑出来。

自云姑进人那座院落后,一直未闻院内有一丝声息。

陆菱艳渐渐地有些不安起来。

盏茶过去,她岂止不安,简直有些焦急。

昏暗月色下,四周空荡寂静,不见一丝人影。

她担心云姑会有什么失闪,几次忍不住想进去探视一番,但又恐云始回来找不到自己,只得强行忍住。

顿饭过去,仍未见云姑踪迹,且也未闻一丝声响。

她不但焦急,而且已有些不耐。

又是片刻过去,四周寂静空荡依然。

她终于忍不住了,暗一咬牙,闪身而去。

甫一飘站上墙头,一副景象使她心神一震地不由怔住了。

这哪里是什么“威远镖局”,根本就是一座久无人居的荒园。

院内杂草丛生,仅些许石桌石凳东倒西歪。

两间大屋,顶上看似完好,下半部却已断壁危垣、残破萧条、碎瓦破砖遍地。

突然一声凄厉枭鸣划破寂静夜空,紧接着一团黑影自院角一株大树上冲天飞去。

陆菱艳霍然惊醒,面对如此景象,不由疑窦丛生。大惑不解。

渐渐地,她悟出云姑是有意将自己骗来此处,那么她适才的一切话儿都是谎言。

但是她一时仍想不出云姑何以要将她骗来此处,她想不到,做梦也想不到云姑的用心,尽管她是智慧超人。

她深感困惑地喃喃自语道:“她为什么要骗我,她为什么要骗我,她显然是有意将我引来此处,她显然是有意……”

突然脑际灵光一闪,心神大震,一丝寒意打心底冒起。

一闪身,循着来路如飞而去。

方过百丈,她又倏然驻足,深蹙黛眉暗忖道:“不可能啊,云妹该不会是那样人,尽管她心智深沉、倔强任性,也不致做出这等事来,即或她是有意调虎离山……对了,她适才为何不让雪妹随行,分明是……不!她功力万不是雪妹敌手,但心智却强过雪妹多多……”

自忖全此,心中又是一震,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回客栈。

一路之上将身形展至绝顶,快捷得直如一缕轻烟。

不消片刻,她已返至客栈屋顶。

入目房门大开,心中不由一跳,一丝不祥意念袭上心头。

方抵门口,那副人去屋空、一柄长剑堕落地上的景象,不由使她心神狂震,怔立当地,不知所以。

一阵夜风袭来,她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噤,倏然惊醒。

她明白了一切,银牙碎咬,妙目几慾喷出火来。

脑中闪电百转,她以为是云姑去而复返,同样用她那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