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26章

作者:独孤红

隐身暗处的陆菱艳睹状大惊,救援不及,一声惊呼尚未出口。

狄一风已自大喝一声,飞身扑过,人未至,遥空一指点向狄映雪右臂麻穴。

就在狄映雪右臂一软,无力下垂之际,狄一风身形掠至,双掌倏出,一把扣住狄映雪一双皓腕,颤声说道:“映雪妹妹,错咎在我,你不能……”

“放开我!”狄映雪突然嘶声狂呼,猛一挣扎。

狄一风双掌紧紧扣住狄映雪双腕,哪敢让她挣开。

狄映雪挣扎无效,伏首又是一阵痛哭。

狄一风纵然有心慰劝,但一时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而且他一双手掌也不敢放松一点。

狄映雪倏止哭泣,突然抬起蓬乱螓首,瞪着一双赤红妙目,怒声说道:“一风哥,虽然我已是你的妻子,但你却不能这么对待我,你要是再不放开,我便嚼舌自绝。”

狄一风闻言睹状,心中不由一懔,黯然说道:“雪妹,就是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不忍让你寻死,何况错咎在我,你如坚慾自绝,我也不愿独生,让我先你而去罢。”

说完,凄然一笑,松开右手,疾向自己顶门抬去。

“一风哥!”狄映雪一声狂呼,右掌一挥,硬向狄一风右臂撞去。

狄一风一条右臂竟吃狄映雪情急之下的全力一击,撞得向后一荡,狄映雪玉手倏伸,趁势反而扣住狄一风右腕。

秋一风苦笑流泪说道:“雪妹,你这是何苦,我死有余辜,你又何必拦我?”

狄映雪道:“你不能死。”

秋一风道:“雪妹尚且能死,何况我狄一风?”

狄映雪感动得流泪说道:“一风哥,你难道不想为自己的妻子报仇么?”

“想!而且我要誓除这一对狗男女!”狄一风猛一点头,咬牙狠声说道:“但是,雪妹妹要认清一点,你是失身于我,蓝九卿却未占得一丝便宜,你之所以痛心者,乃在于蓝九卿之卑鄙无耻及无望与柳少侠缔结连理,使你一颗深爱柳少侠的心付诸东流而已,如今大错既已铸成,寻死于事无补,反使亲病仇快,你既已承认是我狄一风的妻子,你我二人更是不必寻死,虽然我狄一风自知与柳少侠相差无殊萤火之与中天皓月,辱没委屈了雪妹,但我此生愿竭力做一个好丈夫,这固然是我的本份,但未尝不无弥补我心中引为终生的歉疚,何况你我一死,不能看见,更不能使那一对狗男女伏诛你我自己手下,我拙于言辞,但句句出自肺腑,但请雪妹三思。”

一番话儿听得狄映雪神色连变,心中百味俱陈,垂首默然,做声不得。

狄一风心中一急,面色一整,轩眉又说道:“雪妹放心,设若我秋一风日后有负雪妹,叫我死……”

“风哥!”狄映雪一声悲呼,玉手倏抬,轻轻地堵住了狄一风的嘴,黯然说道:“你不必发誓,我们自小一块儿长大,难道我还不知你的为人?不过……”

狄一风凄然一笑,说道:“雪妹,你也不要说了,我知道你仍爱着柳少侠,只要你能答应我不死,我狄一风不会介意这点,承蒙雪妹委身相许,秋一风已感毕生荣宠,更何况我得来不义,满腹歉疚。”

狄映雪入耳此言,娇躯一颤,流泪说道:“风哥,你,这是何苦,凭你的人材……”

“雪妹!”秋一风突然沉声说道:“你怎么说出这种话儿来?

我……”

“风哥!”狄映雪凄然一笑,说道:“不要说啦,我今生今世已是你的妻子,我答应你就是了。”

狄一风神情一震,忽地跃起,又忽地跪下,激动异常地流泪道:“雪妹,我既难受又高兴,不知说些什么好,我……”

狄映雪苦笑道:“什么都不要说,我都明白,我想过了我该活下去,为了亲人也为了仇人,我自知福薄比不上几位姐姐,我虽然深爱柳少侠的一颗心不比她们任何一人为差,但我却不配,风哥,这几句话儿希望你不要见怪,我也不一定配得上你,只是造物弄人,叫我说什么?”

狄一风忙道:“雪妹,在这种情形下,对我来说,我已感到天大的满足,我怎会见怪,又怎能见怪,我也更不敢见怪。”

话锋微顿,肃然又道:“事到如今,雪妹也不必多说,狄一

风有自知之明,配与不配,尽在心中。”

狄映雪黯然一叹,默然无言。

半晌方始突然说道:“风哥,事已至今,我也不愿多说什么,也无他求,只是有一个愿望,希你能成全我。”

狄一风点头,忙道:“雪妹请说,狄一风无不唯命是从。”

狄映雪凄然一笑,说道:“我们已是夫妻,还谈什么命不命的……”

面上一阵抽搐,一叹接道:“这件事足令一般人难堪慾绝,但我想你不致于此,我希望你能让我半年后到黄山偷偷地再看他一眼,然后我们再找个隐密处终了此生,我不愿再见任何人。”

狄一风微一点头,肃然说道:“雪妹说得不错,这件事的确能令一般人难堪,但我狄一风并不介意,而且我认为这是应该的,我不但处之泰然,甚至对雪妹这种至情至圣的做法深感欣慰与敬爱,因为我深信雪妹有一天会以这种深情对我。”

狄映雪神情一震,感激得失声痛哭,半晌方始收泪,拉着狄一风缓缓站起,一叹说道:“得夫如此,狄映雪夫复何求?我们走吧。”

狄一风一怔说道:“雪妹,我们上哪儿去?”

狄映雪道:“蓝九卿与云姑那一对卑鄙阴狠的畜牲在哪儿,我们就追到哪儿。”

“对!”狄一风目射神光,剑眉双挑地狠声说道:“这两个畜牲在哪儿我们就追到哪儿,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们也绝不能让他们逃出手去,我要誓把他们两个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雪妹,走。”

“慢点!”狄映雪突然说道:“雪妹,怎么?”狄一风一怔问道。

狄映雪微一摇头,神情痛苦地说道:“风哥,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要对你说一句话儿。”

狄一风讶然说道:“什么话儿?雪妹请说。”

狄映雪淡淡说道:“我想告诉你,我们只找蓝九卿,但要放过云姑。”

狄一风大感意外,讶然慾绝地道:“雪妹是说放过云姑?

为什么?难道她……”

狄映雪一挥手道:“云姑虽然这样害我,虽然我恨她,但我却不能杀她,因为我相信她本性善良,终必有一天她会悔悟的,而且徐爷爷待我又是那么好,我不忍让徐爷爷伤心。”

狄一风望着秋映雪隐透圣洁光辉的娇靥,半晌方始一叹说道:“雪妹,和你一比,我觉得自己恍如沧海一粟,太渺小了,云站设若知道你这片用心,岂不愧煞!好!我依你。”

狄映雪淡淡一笑,道:“我只是为徐爷爷着想,何必一定要她知道,我们走吧。”

纤纤玉手,扶着狄一风肩头,不胜娇弱地缓缓离去。

渐去渐远,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中。

陆菱艳隐身暗处,一直望着二人背影消失,方始缓步怅然出林。

娇靥泪痕未干,仰望昏暗钩月,迷茫夜色,喃喃说道:“不错!她得夫如此,夫复何求!而他得妻如此,还要何求?看来

不是她无福,而是含烟无福……”

“白云苍狗,世间的变化太大啦,造物弄人,一些不差。”

“这到底是喜剧呢?还是悲剧?两者都是、两者又都不是!拆散了这一面,却成全另外的一对……”

“雪妹妹太伟大啦,她能宽恕了云姑,假如是我,我能么

“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只有我一个人,我应该将它永埋心中么……不!我要为他们作证,证明他们是无辜的!的确,他们是无辜的,这是天意,这是冥冥中的安排……”

“唉!他们走了,我也该走了,我祝福他们二位白首偕老、后福无穷。”

“我要趁这几个月的时间,找那蓝九卿替他们出这口气,不能再让这该死的畜牲留在世上,继续作孽,我非要将他除去不可……”

又是一声轻叹起处,陆菱艳身形已渺,夜空中仍缭绕着这声令人鼻酸的长叹。

夜色渐退,东方天际已泛鱼肚闩

晨曦由一片淡淡的云层中透射而出

大地上的万物也自渐渐地浴在这一片柔和的晨曦中。

汴梁城郊,六出玲珑的铁塔之中,缓步走出一男一女。

男的一袭蓝色儒衫,举止颇为潇洒,然而神情却显得有点阴狠狡黠。

女的身着一袭大红紧身衣裤,举止轻佻放荡、神情妖媚冶荡。

这一男一女正是那一代色魔风流郎君蓝九卿,与那蛇蝎心肠的云姑。

云姑一脸不高兴神色地走在前面。

蓝九卿却是一副嬉皮笑脸地紧跟在后。

但闻蓝九卿嘿嘿一笑,道:“云站干什么生那么大气嘛,下次……”

云姑倏然转身,挑眉说道:“下次?你还想下次?人海茫茫,好不容易地鬼使神差让那两个丫头撞人我们手中,我又费尽心思地将陆丫头骗了出来,你却轻而易举地让一个不知名的年轻后生将人救去,亏你还是技出阴山门下,怎么这般没用!如今可好,那两个丫头必已醒悟,还谈什么下次。”

一仰首,气呼呼地疾步走去。

蓝九卿望着她那如风摆柳般的扭晃腰肢,摇头一笑,说道:“云妹,我看你大概是气昏了头了,不错,这一回我得而复失,我虽不承认栽在那小于手中,但我在你面前认输就是,但是你不要忘了,跑了这两个丫头,还有另两个丫头,咱们照样换汤不换葯地对付另外两个,你急些什么呢?”

云姑冷哼一声,愤然说道:“我岂不知道还有另两个丫头,但是我问你,人海茫茫、宇内辽阔,你上哪儿去找她们?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她们?”

蓝九卿微微一笑,道:“问得好,那么我也要问问你,在我们未碰上这两个丫头以前,你能预先想象到我们会在这汴梁城内的‘相国寺’中碰上她们么?”

云姑一怔,道:“这,这……”

“这什么?”蓝九卿一笑说道:“世间事往往出乎人意料之外,既然有了一次‘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你能担保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么?”

云姑冷哼一声,道:“对啦!世间事往往出乎人意料之外,你敢担保就必会有第二次么?”

蓝九卿道:“机会均等,一半一半,在事情未发生前,谁也无法未卜先知,不过我有一个预感,第二次很快地就会发生在我们眼前。”

“预感?亏你说得出口!我再问你,设若在我们尚未遇到那两个丫头之前,人家已经先行会合,你又将如何?”

蓝九卿闻言不由一怔,暗忖道:“好厉害的一张小嘴儿!”

半晌方始窘迫一笑,说道:“那算我们倒霉,她们时运亨通

云姑闻言哭笑不得,只恨得牙痒痒地,跺足,说道:“你这死鬼真是,真是,我真拿你没办法,我恨死你啦!”

蓝九卿嘿嘿一笑,道:“是么?不过我好像记得昨夜在那铁塔之内,你还说爱死了我呢。”

“死鬼!你,你再说。”云始倏然转身,娇靥飞红,无限娇羞跺足道:“人家都快气死了,你还有心在这儿装疯说笑。”

“人家?”蓝九卿哈哈一笑,道:“既是人家,吹皱一池春水,干你何事?”

云始又急又气,啼笑皆非,樱口数张,却是无言以对。

蓝九卿心知玩笑该适可而止了,微微一笑道:“云妹,玩笑归玩笑,正经是正经,设若真的那几个丫头时运亨通,我们一时确也无可奈何,不过我另有一着杀手在后,我有把握半年之后,黄山绝顶把她们一网打尽,使你称心快意。”

云姑冷哼一声道:“我又不是三岁孩童。”

蓝九卿双臂一摊,双肩一耸,一副无可奈何地神态说道:

“信不信由你,何不拭目以待半年之后?”

云姑沉吟半晌方始说道:“什么杀手,你且说说看?”

蓝九卿道:“你既不信,还说它做甚。”

“死鬼!”云姑媚眼一瞪说道:“你倒是拿乔儿了啊!快说吧,我都快急死啦。”

“怎么又急了?”蓝九卿微微一笑,故作神秘地道:“法不传六耳,你且附耳上来。”

云姑闻言犹以为他又在弄什么玄虚,但却又心急知道他到底有何锦囊妙计,能使自己称心快意,半信半疑之下,只得扭动着腰肢,依育走了过来。

蓝九卿得意一笑,附在云姑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

这几句话儿只听得云姑神色刹那数变,竟身不由主地打了一个寒噤,暗暗一懔,忖道:“此人真个阴狠毒辣,举世难觅,也亏得碰上这么一个外表俊俏、内里阴毒的人儿,否则单凭自己还真难以如愿。”

不由雀跃地娇笑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