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03章

作者:独孤红

原来他已至河边,一只右足靴子尽湿,如非一阵凉意刺激得他神智清醒,此际怕不已经堕落河中。

“柳朋友,你莫非慾涉河而过么?哈!哈……”

一句讽刺话儿,一阵讽讥狂笑。

柳不肖玉面又感一热,方自一声冷哼。

对岸字文俊已自扬声说道:“柳朋友不必涉水,提防水深危险,宇文俊这就派船迎驾。”

话声方落,对岸芦苇中一阵轻响,一艘梭形“浪里钻”已自飞快划出,向着柳不肖立身岸边横渡而来。

柳不肖睹状,不由气往上冲,暗忖:你以为少爷不能飞渡此河……

真气一提,身形就要拔起,突然心中一动,冷冷一笑,负手仁立,静待来船。

来船操舟者,动作颇为利落,似乎不像生手,将一艘“浪里钻”竟笔直地划过河来。

柳不肖容得来船靠岸,方始慢吞吞地走下船中。

船至对岸,直划至“二龙庄”总护卫“百臂殃神”字文俊三人面前。

船尚未靠岸,宇文俊便自拱手说道:“朋友不吝绝学,屈驾过河,‘二龙庄’生辉不少,请先至庄内奉茶,然后再请赐教!”

柳不肖举手微拱,神情木然地一声:“岂敢!”

未见作势,身形便已冉冉离船飘起,往字文俊三人面前一落,面色冷漠,默然不语。

宇文俊三人神色齐齐一变,一丝寒意倏打三人心底升起。

宇文俊强笑一声说道:“柳朋友身手果然高明,身法之绝妙,实令字文俊叹为观止,能得如此高人赐教,虽死何憾!请。”

话声一落,三人一齐举手肃客。

柳不肖虽然明知这批人阴狠毒辣、暴戾残酷,但他岂会将这批跳梁小丑放在眼内,闻言冷冷一笑,也不答话,大步走去。

宇文俊未料到适才隔河侃侃而谈这位美少年,甫一过河,神色竟突然变得冷漠如此。

他一怔之下,望着柳不肖背影,chún边掀起了一丝令人寒栗的残酷冷笑,朝身侧二人微一呶嘴,大步跟上。

字文俊紧赶两步与柳不肖走个并肩,一笑说道:“柳朋友自何处来?可否见告?”

柳不肖冷冷说道:“有劳总护卫动问,在下自来处而来。”

柳不肖已恨透了这批人,有意给他个钉子碰。

谁知宇文俊毫不在意,仍然神色不改地一笑,说道:

“看不出柳朋友年纪轻轻,口齿这般犀利,而且谈吐脱俗,耐人寻味呢!”

柳不肖冷冷一笑,挑眉说道:“总护卫谬奖,柳不肖田野粗人,愚顽庸俗,怎及得总护卫这般高人。”

字文俊面色一变,目中凶光方自一闪,倏又敛态笑道:

“好,好,好,宇文俊平日颇以口才自许,今日方算遇着高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委实不差,宇文俊甘拜下风,眼前即抵庄门,你我一见如故,携手同进如何?”

说着,不等柳不肖答话,右掌倏伸,疾向柳不肖左腕扣去。

柳不肖星目微注,果然上书“二龙庄”三字的庄门已近在眼前,心中便已知宇文俊的用心,冷冷一笑,也不避问,任由他向左腕抓去。

字文俊一见对方毫无反应,颇称英武的一张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残酷冷笑,目中凶光一闪,暗骂一声:“小狗,这回你可上当啦……”

话犹未完,倏地脸色又变,心中一惊,强笑道:“柳朋友好俊的功夫,不知是哪派门下?”

柳不肖冷冷一笑:“岂敢,若非在下尚有一些防身能耐,我这鸡肋般的手腕岂不被总护卫抓碎……”

宇文俊陡感脸上一热,佯笑说道:“‘好说,好说,字文俊生性鲁莽,今日欣逢柳朋友这等高人,心中一高兴,手上劲道不免用得大一点,不想却被柳朋友取笑啦!”

柳不肖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总护卫还是少高兴一点的好,不然在下实在无福消受。”

字文俊闻言大窘,恨不得当场一掌将柳不肖劈死,但是他知道此时妄动不得,自己功力又差他太远,若想消恨,稍时不迟,对方既进“二龙庄”,谅他插翅难逃,暗忖一声:“小狗,此时暂容你得意一会儿。”

表面上却是嘿嘿一笑带过。

柳不肖暗暗冷哼一声,一笑掀眉又道:“总护卫着问在下隶属何门何派,在下浪迹江湖,独来独往,不属任何门派,总护卫只管放心……”

一语中的一针见血,宇文俊一见柳不肖功力不凡,心中确实有所顾虑,“二龙庄”虽然高手颇多,但到底惹不起各大门派,闻言虽然又是一著,但心中确实为之一松。

谈话间,不觉已至庄门。

柳不肖星目瞥处,不由暗暗冷笑道:“好大的气派,可惜片刻之后即将在你少爷掌下灰飞烟灭。”

原来,庄门口两边,站定八个一色黑衣抱刀大汉。

神情粗犷剽悍,一见字文俊到来,眉宇之间立刻升起一片恭谨,轰雷般暴喝一声,齐齐撇刀为礼。

宇文俊眉锋微机,目光扫视柳不肖,面上倏地掠起一丝得意神色,傲慢异常地冷哼一声,微一挥手,八名大汉立刻收刀肃立。

字文俊难掩心中得意,微笑说道:“柳朋友,这是宇文俊一手训练的‘二龙庄’七十二名黑衣卫队中之八名,柳朋友以为如何?”

柳不肖淡淡一笑,方待开口。

突然庄左远方尘头大起,划空传来一阵急骤马蹄声。

柳不肖倏然闭口,随着字文俊目光向庄左远方望去。

滚滚尘土中,一前三后,四骑疾逾脱弩之矢般飞驰而来。

柳不肖眼力超人,老远便看出四匹健马上,乘坐的仅是年轻姑娘。

前骑是一位一身鲜红劲装的绝色少女。

后面三骑,是三位一色青衣的年轻姑娘,虽然俱是一般俊俏,但比起前面那位红衣少女,相差无殊仙凡,看样子似是丫头、婢女一类,三女俱是身背长弓,背负箭壶,鞍边挂满小獐、野兔等飞禽走兽。

四骑疾逾飘风,转眼驰至,柳不肖眉锋微蹙,方自转头。

字文俊已自高呼一声:“师妹。”飞身迎上。

柳不肖剑眉又是一皱,有意地转身背着他们,负手仰望人云峻峰。

宇文俊一声师妹呼出后,一声马鸣,四骑倏停。

紧接着柳不肖耳边传来一声颇不耐烦地轻嗯及一声颇为勉强:“师兄。”声音清脆悦耳,宛如仙乐,听得柳不肖双眉微微向上一挑。

“师妹,你什么时候出去打猎的,怎么不告诉师兄一声,师兄也好一旁照顾照顾。”

清脆声冷冷说道:“多谢师兄美意,小妹这么大了,理当会照顾自己,何况师兄日理万机,一身肩负整庄安危,小妹怎敢惊动。”

柳不肖闻言方自暗暗一乐。

倏听字文俊一笑说道:“师妹说哪里话来,你我自小一块儿长大,难道还不知愚兄性情么?师妹之命,愚兄何曾违背过?只要师妹交待一声,就是天大的事,愚兄也自会先行放下……”

话犹未完,清脆话声又起:“多谢师兄,小妹担当不起。”

“唷,师妹怎么见起外来!师妹如果愿意,哪怕就是天上的星星月亮,愚兄也要不辞艰难地去摘……”

清脆话声突然冰冷说道:“师兄若无要事,小妹就要进庄休息去啦!”

一番话儿听得柳不肖暗暗忍俊不已,不由地更为卑视宇文俊人格。

思忖方了,倏听背后宇文俊尴尬二笑说道:“要事倒没有什么要事,不过要烦劳师妹进庄禀告师父、师叔一声,就说有位高人要见他们二位老人家。”

清脆话声轻“哦”地一声说道:“客人在哪……就是这

位么?”

倏闻宇文俊说道:“正是这位高人,柳朋友,可否请过来一下,让在下为柳朋友引见一下大庄主千金?”

柳不肖闻言剑眉一皱,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缓缓转过身形,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神情木然地踱了过去。

身形方自转过,修见马上红衣少女一双凤目中异采一闪,一声轻“哦”脱口而出。

柳不肖听着未闻,视若未见,走至字文俊身边默然驻足。

宇文俊干笑一声说道:“柳朋友,这是……”

柳不肖冷冷道:“在下适才已经听到总护卫说过了,贵庄主掌上明珠。”

一顿,神情冷漠地微一拱手说道:“在下柳不肖,姑娘好。”

宇文俊深知这位师妹的脾气,闻言心中一紧,以为师妹必然大怒,其实他倒不是替柳不肖担忧,而是唯恐柳不肖得罪了他师妹,他师妹会迁怒于他,方道要糟。

倏听马上红衣少女冷冷说道:“柳朋友由何处来,慾见家父有何教言?”

柳不肖轻扫宇文俊一眼,语气比她还冷地缓缓说道:

“在下生性不爱说话,这些都已对贵庄总护卫说过了,姑娘问他便知。”

宇文俊见状大讶,暗忖:今日师妹脾气怎地如此之好,

莫非……

红衣少女秀眉方自向上一挑,吹弹慾破的一张娇靥上方自升起一抹寒霜,目光一注柳不肖,怒态一敛,转向宇文俊冷然问道:“师兄,这位客人由何处而来?”

字文俊大为一窘,狠狠地盯了柳不肖一眼,嚅嚅地缓缓说道:“这位柳朋友,他是由来处而来的。”

红衣姑娘闻言一怔,倏地转过头来,凤目一瞪,秀眉双挑,娇靥满布寒霜地凝注柳不肖。

柳不肖神色自如,安详从容地昂然而立,却是连正眼也不看她一下。

须臾,红衣姑娘方始嗔怒之态一敛,缓缓转过螓首,向着宇文俊有气无力地问道:“那么,请问师兄,这位客人的来意呢?”

字文俊始暗吁一口大气,闻言脸色一变,冷笑一声,方待开口。

柳不肖突然一声朗笑说道:“姑娘,关于在下的来意,在下以为还是由在下自己说出较为妥当。”

微微一顿,剑眉双挑,目射神光,一字一句地又道:

“在下为三年来惨遭杀害的数百条善良渔民性命,慾向贵庄两位庄主讨取一个公道。”

红衣姑娘吃柳不肖一双冷电也似的目光看得心中猛然一懔,倏又秀眉双挑地怒声叱道:“你敢!”

柳不肖微微一笑挑眉说道:“有什么敢不敢,区区‘二

龙庄’又非龙潭虎穴,在柳某来说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就凭你?”

“怎么?难道还嫌不够?不是柳某爱说大话,妄自吹嘘,整个‘二龙庄’恐怕还找不出能在柳某手下走完三招之人。”

“阁下不觉得话说得太满么?”

“有什么满不满的?如果姑娘能在贵庄中找出这种人,柳某这颗大好头颅立刻双手奉上。”

话声不大,豪气却已干云,听得红衣姑娘暗暗心折。

“阁下委实狂的令人佩服,当知丈夫一言。”

“柳某虽属一介藉藉无名的书生,尚知言出如山,一诺九鼎。”

“咯,咯……”红衣姑娘突然仰天一声银铃,长笑一落,秀眉双挑,妙目隐透杀机地说:“阁下这一身傲骨,超人胆略,千云豪气委实令人佩服,姑娘就先试试阁下有什么惊人绝学。”

话声一落,右手马鞭一圈一挥,闪电般向柳不肖面门点去。

柳不肖冷冷一笑:“姑娘之辈,柳不肖不愿落人话柄。”

话声中,未见作势,身形突然横移五尺,轻松异常地躲过一击。

红衣姑娘神色微变,方自一声怒叱。

字文俊突然冷笑说道:“师妹且请一旁掠阵,待愚兄为师妹擒此狂徒。”

红衣姑娘秀眉微微一蹙,颇为无可奈何地一声:“师兄小心!”随即飘身下马。

宇文俊人耳一声甜美悦耳“师兄小心”,精神不由一振,一身骨头险些酥了一半,眉飞色舞地一声:“多谢师妹关注,这种小辈还不是手到擒来。”

喜悦冲昏了头,顿忘利害,话声一落,连大氅都不脱,怪笑一声:“柳朋友,你乖乖地与我躺下吧!”

双肩微晃,身形闪电般地向柳不肖扑去,左掌五指宾张,右掌并指如戟,诡异阴狠,凌厉无比。

柳不肖正为字文俊一付谄谀之态而剑眉深蹙,暗感恶心,见状冷冷一笑:“总护卫绝学柳某无福消受,请回吧!”

左手往后一负,潇洒异常地右掌倏出,不经意地迎着宇文俊扑来身形一抓一抛。

倏听一声问哼,字文俊一个身形突然应势飞起,亏他应变还算神速,半空中一个筋斗,飘落地面,饶是如此,他已心胆慾裂,面色灰白,目瞪张口,愕然呆立。

红衣姑娘更是睹状心中大震,一双妙目直愣愣地凝注柳不肖,不知所以,她简直不相信这是事实,然而事实放在眼前,亲目所睹又不容她不信。

不单她,“二龙庄”前三名青衣少女、宇文俊同行二人、八名抱刀大汉,俱已被柳不肖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