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30章

作者:独孤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山十二峰,以神女峰,最为秀丽,峰矗半天,云横雾涌。

朝阳已起,云雾渐开,偶有几条云帚,回绕山峰,抒卷进动,似慾乘风飞去。

远山近树,凝青映紫,云树峰峦,灵秀奇绝。

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道似由云中铺下。

一声满含忧虑的长叹,划破神女峰清晨宁静的空气。

突然,由云层中拾阶走下两个风尘满面、深锁眉锋的灰衣老人。

居左一个,年约五句上下,面貌清癯,凤目长眉,长髯飘拂,风范若仙。

居右一个身材较为矮胖,年约七旬,银发白髯,慈眉善目,无一丝龙钟之态。

赫然竟是那有盖代奇才美誉的华山神医“赛华佗”仲孙玉与那徐振飞。

二人均是一句话不说地顺着山道石阶,默然下山,对那鸟语清音、灵秀奇景更是恍若未闻,视若无睹。

半晌徐振飞突然又是一声长叹,不胜忧虑地道:“仲孙大侠,咱们离开华山已是数月,云姑那孩子不但音讯渺茫不说,

累得仲孙大侠跟着小老儿登山涉水、寝食难安,小老儿……”

话未说完,仲孙玉已自淡淡一笑,说道:“徐老哥你怎么还是如此见外,只要云姑能安然无恙,不要说仲孙玉跑这点路,就是跑断两条腿也是值得。”

徐振飞一叹说道:“仲孙大侠对寒门这份恩情,徐振飞一生恐难报答……”

微微一顿,接着道:“这数月以来,小老儿跟着仲孙大侠几已跑遍整个西南,依仲孙大侠看来,这丫头到底会跑到哪儿去?”

仲孙玉呆了一呆,暗暗失笑道:“我要是知道不早就好了

略一沉吟,说道:“依我当初推测,含烟曾在西南出现,云姑娘必然会找上西南,但我们几乎又将整个西南找遍,却仍未打听到云姑娘一丝讯息,这件事情诚令人费解,也许……”

徐振飞强忍两眶老泪,又自问道:“以仲孙大侠看来,这丫头会不会出什差池?”

仲孙玉尽管早已为此担心,但他却不便再为这位善良老人增添忧虑,虽然他认为徐振飞这句儿问得太令人难以作答,他却知道徐振飞早已急得六神无主,故而只是淡淡一笑道:

“徐老哥但请放宽心,云姑娘虽然武学经验两差,但她的心智却已超越她的年龄多多,依此判断,她谅必不致出什差池!”

徐振飞长叹一声道:“但愿如此啦,这丫头从小就失去爹狼,由小老儿将她一手抚养成人,若是她要有个三长两短,小老儿……”

话未说完,两眶老泪已自扑簌簌地垂下,余下的话儿再也说不出口。

仲孙玉但觉心中一酸,忙强笑说道:“徐老哥不必如此难受,有道是‘吉人天相’,徐老哥本人又是那么心地善良,天必不会为难好人,仲孙玉阅人颇多,云姑娘更无夭相,纵或有惊也必无险,同时也说不定四个丫头已经找到她了也未可知。”

徐振飞啼嘘连连地道:“仲孙大侠如若不提四位姑娘小老儿还不太难受,一提四位姑娘,小老几顿时觉得如乱箭穿心一般,为了这丫头也使得她们四位不能在华山享……”

仲孙玉突然一笑道:“徐老哥,今儿个是怎么啦?怎地和几个晚上两辈的丫头也客气起来,不要说她们几个和云姑娘亲同姐妹,情逾手足,理应如此,即是彼此从不相识,以徐老哥这等为人,她们几个即连仲孙玉在内,也断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顾……”

说话间二人已抵山脚,一片落叶飘扬的树林,横在数十丈外,仲孙玉向前一指,微笑接道:“徐老哥请看,穿过这片树林再出半里便是官道,直通襄阳,咱们卖力赶它一阵,日落前即可进城,进城后咱们老哥儿俩先去喝上一顿,然后再找家上好客栈充分地歇息一晚,明儿个一早咱们再买两匹健马上路,只要途中无事耽搁,不出三天,咱们即可抵达汴梁,届时说不定云姑就会在那‘大相国寺’之前候着咱们呢!”

徐振飞叹了口气,强笑说道:“经仲孙大侠这么一说,小老儿心情倒得有些开朗起来……”

突然一个冰冷话声透林而出。

“这话说得显然早了点儿。”

徐振飞神情一震,倏然住口。

仲孙玉脸色微变,跨进一步,拦在徐振飞面前,目射神光,凝注林内,朗声说道:“林内是哪位朋友,老朽华山仲孙玉在此。”

林内一声冷笑,冰冷话声又起:“你老狗也够资格称少爷为朋友……”

“住口!”仲孙玉霍然变色,目中神光暴射,长眉双扬地沉声说道:“听朋友话态,想是冲着我仲孙玉而来,既是如此隐身林内出口伤人,看来算不上什么英雄行径,何不现身容仲孙玉一见”

林内突然扬起一阵纵声狂笑,震得树枝颤动、落叶缤纷,仲孙玉方自心头暗暗一震,林中冰冷话声又起:“哪一个隐身林内,出口伤人,仲孙玉,少爷这样对你已是万分客气,若以少爷三月前性情,只怕你早已横尸巫山,哪会容你走至此处,不错,少爷今日确是为你而来,不过你想见我,我却不愿见你,少爷要的是你身旁那人,且让他进来见我。”

仲孙玉、徐振飞闻言俱是一怔,仲孙玉尚未答话,徐振飞已自忍不住地沉声说道:“尊驾是哪位高人,慾见老朽不知有何教言?”

林中人冷然说道:“我要见你自然有见你的道理,至于我是谁,问问仲孙玉他自然知道。”

仲孙玉、徐振飞不只一怔而且大讶,徐振飞一怔之后,不由地向仲孙玉投过两道探询目光。

仲孙玉方感困惑地略一沉吟,林中人一声冷笑,话声又起:“仲孙玉,你委实健忘的可以,你忘了我,想必不会忘记此物,接住!”

一道白光自树林深处电射而出直奔仲孙玉面门射来。

树林距二人立身处少说也有十余丈、加以仲孙玉趁适才白光一闪之际,已看清白光系由树林深处射出,这么一来双方距离便在三十丈,而这道白光不但其疾如电,而且路线笔直,可见林中人功力甚高,方自心头一震,徐振飞右掌倏伸,迎着那道白光抓去。

仲孙玉观状大惊,暴喝一声:“且慢!”

袍袖倏扬,一股劲气向着那道白光疾撞而去,同时一拉徐振飞飘身后退。

“叭”地一声轻响,来物又冲前五尺方始劲消坠地。

赫然竟是一个拇指般大小的白色骷髅,仲孙玉一袖之力竟未将它击碎。

徐振飞不知所以,方自一怔,仲孙玉已是如遭电殛,心神狂震地失声说道:“你,你竟会是蓝……”

林中人突然一阵狂笑,冷冷道:“想不到一个名震八表的华山神医,见着一颗小小白骷髅,竟会惊骇若此,岂不令人失望……”

“住口!”仲孙玉长眉倒剔,目射神光地暴喝一声,说道:

“蓝九卿,原来竟是你这该死的畜牲,你残无人性、作恶多端,老夫正愁踏破铁鞋.你还不速与我滚出来领死!”

林中人桀桀怪笑说道:“老匹夫,真也亏你能讲得出口,昔

日华山上,若非柳含烟那该死的东西,少爷焉能容你活到如今?你也不怕风大,少爷无暇与你斗口,你有自信能奈何小爷么?”

仲孙玉闻言呆了片刻,方始怒声说道:“不错!老夫自知非你敌手,不过你也未必能讨到多大便宜。”

林中人冷冷一笑,道:“既是如此,少爷自在内,你何不进来?”

仲孙玉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老夫不敢?”

大步向林内奔去。

徐振飞心中一惊,尚未来得及喝止。

“站住!”林内突然扬起一声大喝,仲孙玉倏觉胸中血气一阵激扬,身不由己地停下脚步。

林中人冷笑一声,说道:“仲孙玉,我可是说过,今日不愿见你,你若想俟死之异日,包你如愿,你今天最好不要迫我,否则你敢再跨进半步,休怪少爷我说了不算,且叫你身后那人进来见我。”

仲孙玉方一迟疑,林中人已自厉声说道:“仲孙玉,你敢不听?”

仲孙玉暗一咬牙,怒声说道:“蓝九卿你这是做梦……”

徐振飞突然道:“如今老朽已知你是何人,但却以为与你素昧平生,说句你不愿意听的话,我也不屑与你结交,你要见我何不出来?”

林中人冷冷说道:“念你年事颇高,我不愿出言得罪,不过你要知道我是言出必行,不喜欢别人违逆。”

徐振飞冷哼一声,目中精光连间地道:“好大的口气、好狂傲的黄口孺子,你不要以为仗着你那身功力便可任意行事,须知士可杀不可辱,我徐振飞虽然技不如人,但你却不一定能吓倒了我。”

林中人桀桀一笑,道:“看不出你还是真硬,要是胆如其话倒不失为英雄豪杰。”

徐振飞神色倏变,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突然冷哼一声:

“休要让你这黄口孺子瞧低了。”

大步直奔树林。

仲孙玉一惊,一把将他拉回,轻声说道:“徐老哥,冷静一点,你这一冲动岂不是正合他心意?”

徐振飞悚然惊觉,不由暗骂一声:“好狡猾的东西。”

但闻仲孙玉冷冷一笑,道:“蓝九卿,你那点心智实在笨拙的可怜,你该看清楚对面是谁,若想和我仲孙玉玩心眼儿,你还嫌嫩了点儿,有事你尽管出来,仲孙玉一人接下就是。”

林中人冷冷说道:“老匹夫你也委实贱得可以,少爷不愿找你,你却偏要强自出头……”

话声一变,厉声接道:“你们真敢违逆我的话么?”

仲孙玉冷笑说道:“有什么敢不敢的?蓝九卿你最好少费心机。”

林中人嘿嘿一笑,阴恻恻地说道:“好!仲孙玉老匹大且容你强硬一时,不过你稍时最好不要懊悔……”

嘿嘿一笑,接道:“老匹夫,你们不是正在找一个人儿么?

设若这个人儿就在林内,你可要让你身边那人进来?”

仲孙玉、徐振飞心中一震,仲孙玉更是失声说道:“怎么,你……”

旋即哈哈一笑,接道:“蓝九卿,老夫不察竟险些为你这句话吓住,只可惜你这套手法太以低劣。”

林中人突然扬起一声如鬼哭狼嚎般怪笑,阴恻恻地说道:

“仲孙老匹夫,你大概颇以你那智慧自负,但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也可以说你这是自作聪明,也好,少爷就索性让你看看,是你行还是我行。”

话声方落,仲孙玉长用一轩,尚未来得及发话。

突然一声娇呼透林而出。

仲孙玉心神大震之余,方自跺足暗道:“糟啦!”

徐振飞似着了魔一般,狂呼一声:“云儿!”向着树林飞奔而去。

仲孙玉睹状大惊,来不及出声喝止,身形一闪,飞掠追上,右掌疾探,一把扣往了徐振飞左肩,哪知徐振飞恍如中魔,身形猛地向前一挣,“嘶!”地一声,一袭灰衣吃仲孙玉齐肩扳下一大幅来。

就在这一刹那间,徐振飞又奔前三丈,仲孙玉大急,一抛手中布条,大喝一声,二次扑上。

林中人此时却扬起一阵得意狂笑。

眼看仲孙玉一只右掌就要再次扣上徐振飞左肩,突闻徐振飞大喝一声,倏转身形,忽地一掌击了过来。

仲孙玉心中一震,身随意动,硬生生地将一个身形突然横移两尺,堪堪避过,目射神光,舌绽春雷,大喝一声:“徐老哥,你疯了么?”

徐振飞一击出,掉转身形,方待再奔。人耳这声干大霹雳般暴喝,机伶价地打了个寒噤“啊!”地一声,掉转身形,失声说道:“仲孙大侠,小老儿该死!”

纳头便拜。

仲孙玉暗暗一叹,跨前一步,将徐振飞架起说道:“徐老哥,此时不是客气时候,心急骨肉危难,此乃人之常情,仲孙玉不会在意,请老哥千万冷静,容仲孙玉一想对策。”

徐振飞不胜愧疚地默然站往一旁,然他却浑身颤抖地将一双目光凝注林内。

仲孙玉做梦也料不到云姑真的落在对方的手中,更料不到这不过是一场对方煞费苦心的苦肉计,他深知蓝九卿性情,略一思忖后果,不由一丝寒意直透顶门!

尽管仲孙玉是如何地智惠超绝,如何地胸罗万有,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却也未免五内俱焚、六神无主、束手无策。

然而奇才中竟是奇才,他在此时犹能强内迅速恢复冷静!

他凝目蹙眉沉吟半晌,突然朗声说道:“蓝九卿,算你厉害,仲孙玉认输就是……”

林中人蓦地又是一阵得愈狂笑,冷冷说道:“难得难得,盖代奇才,华山神医仲孙玉居然也有认输之时,蓝几卿何幸荣之!”

仲孙玉冷然说道:“蓝九卿,仲孙玉既已认输,你休要再逞口舌。”

林中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