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33章

作者:独孤红

喝声未落,一条淡灰人影自山坳转角处电射而来。

“眇目天王”公孙忌喝声入耳,神色微微一变,闷哼一声,硬生生地刹住掌势,沉肩挫臂,飘身丈余之外。

狄一风一怔之余,霍地睁开一双虎目。

目光注处,距离自己与六神通五人不到一尺之处,霍然仁定一位鸡皮鹤发、身材削瘦而微呈佝偻、手拄鸠杖的老婆子。

“阴阳人妖”君龙阳双手抱着自己名份已定的爱妻狄映雪,丑脸上阵红阵白,显得异常尴尬窘迫地立于一旁。

“吵目天王”公孙忌则是颇显畏惧地垂手而立。

狄一风出道过晚,年轻识浅,虽久闻“阴山”“六神通”威名,从未见过“六神通”的形相面目,但他此际却不想可知来人乃是“六神通”之首,素以凶残冷酷闻名宇内的“飞天夜叉”焦五娘。

他只知焦五娘凶残冷酷,较之其他五人尤甚,犹以为俱是一丘之貉,虽然喝止公孙忌对自己下手,但说不定更有什么毒辣手段,却不知焦五娘自华山“听松谷”受挫于柳含烟之后,已是性情大变,一心向善,自昔至今,隐居阴山九曲谷潜修心性。

故而虽然目睹焦五娘飞临,却仍是将一双冷电般目光狠狠地盯了对方一眼,神色冷峻,不言不动。

若以焦五娘昔日性情,怕不早就大为震怒地一杖挥过,然而这位“飞天夜叉”却是双目异采一闪地呆了一呆,便自沉下脸色,转向公孙忌冷冷说道:“老二,这是怎么回事?你我均是行将就木之人,怎地却与一后生晚辈动手厮杀,传出武林岂不让人……”

话犹未完,君龙阳突然嘿嘿一笑,跨前一步,带笑说道:

“大姐且慢生气,容小弟……”

“住口!”焦五娘突然一声厉喝,双目怒焰连间地道:“老六,你的话儿我已听得够多,本性不改,将来终必会吃大亏,还不快将人家姑娘放下。”

狄一风闻言一怔,犹感疑惑地看了焦五娘一眼。

尽管君龙阳凶杀婬恶半生,此时却是气焰全消,闻言嘿嘿一笑道:“是,是,小弟遵命,小弟遵命……”

将狄映雪轻轻放下,一面动手拍开狄映雪穴道,一面犹图抵赖地嘿嘿又道:“大姐素来神目如电,此次却是全然误……”

“无耻的婬恶老贼,姑娘与你拼了!”狄映雪被君龙阳拍开穴道,尚未看清现场情况,便自娇叱一声,忽地跃起娇躯,满含羞怒地一掌劈向君龙阳。

若以“阴阳人妖”一身功力,狄映雪如何能伤的了他,无奈他一见焦五娘来,便自心生畏惧地六神无主,全副精神全放在焦五娘身上,加以站的地方又是近在咫尺,却是一掌被狄映雪劈个正着。

虽然说狄映雪功力差得太远,君龙阳又是身随意动,躲闪的快,但肩头上却被狄映雪这一掌打得又酸又麻,一连退出了三四步去。

狄映雪显然为自己竟能一掌击中君龙阳而大感意外,但她未能将对方击毙或击成重伤,仍未能甘心!呆了一呆,黛眉挑处,一声冷哼。

“老鬼,你再试试姑娘这第二掌。”

娇躯微闪,方待扑上。

君龙阳自己想不到这甫被拍开穴道的女娃儿还能出手伤人,这一掌又被打得肩头酸麻不已。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口气如何咽的下?羞恼之余,顿忘所以,方自脸色一变。

狄一风与焦五娘几乎同时扬起一声轻喝:“雪妹住手!”飞身一把将狄映雪拉回。

“老六,你敢!”也自飞身拦在君龙阳身前。

狄映雪突然被狄一风拉回,不禁为之一怔,娇嗅说道:“风哥,你这是何……”

一眼瞥见挡在君龙阳身前的焦五娘,呆了一呆,轻声问道:“风哥,这是何人?”

狄一风双眉微微一轩,道:“‘六神通’之首,‘飞天夜叉’焦五娘。”

狄映雪神情微微一震,脱口一声轻“哦”不由暗自责道:

“糊涂,我怎未想到这就是凶狠如同夜叉的焦五娘。”

黛眉微挑,尚未说话。

焦五娘微微一怔,深陷双目射出两道精光,深注狄一风一一眼,道:“老婆子许久未在江湖走动,小哥儿因何识得?”

狄一风被焦五娘一眼看得不由心中一震,人耳焦五娘语

声,竟觉平和已极,一丝也无暴戾意味,不由大奇,他本不善言辞,如此一来,一时反党无言以对,方自略感迫窘。

狄映雪已自一声冷冷说道:“‘六神通’名震遐迩,武林之中无人不识,我兄妹若连这六位高人都认不出,岂不嫌得太以孤陋寡闻?”

焦五娘突然一笑说道:“姑娘好犀利的口才……”

狄映雪人耳这一句毫无敌意的话儿,不由倏感娇靥一热,但她仍自冷冷说道:“怎么?我说错了么?”

焦五娘微微一笑,道:“老婆子不敢说姑娘有错,不过姑娘这几句话委实是错了。”

狄映雪呆了一呆,道:“我愚昧的很,这话玄奥的令人难懂。”

焦五娘道:“姑娘姿色绝代、冰雪聪明,这句话应该是体会的出,即连老婆子这等既老又笨之人,对姑娘适才那句奉承话儿,已是完全领会。”

狄映雪大窘,一时顿感无言以对。

焦五娘轻注狄映雪一眼,一笑说道:“不管姑娘懂与不懂,老婆子却要对自己那句话说明一番,老婆子以为姑娘那句奉承话儿在‘威震遐迩’四个字上,若按姑娘本意,这‘威震遐迩’的‘威’字应该改为‘恶’字,姑娘,老婆子说的可对?”

狄映雪怎么也料不到素以凶杀冷酷闻名的“飞天夜叉”焦五娘,会变得如此风趣这般平和,更料不到她还有此一说,一时娇靥飞红,羞窘异常,樱口数张,却是找不出适当话儿。

狄映雪尚且如此,秋一风更不必说,也自愣得如同一具木头一般。

焦五娘目光轻转,一笑说道:“姑娘不加否认,想必已是默许……”

狄映雪心中一急,脱口一声:“老……”

“老什么?”焦五娘哈哈一笑,道:“老什么?姑娘?老婆子你不好意思叫,老前辈你不愿意叫,干脆你我倒反省事!”说完,又是微微一笑。

狄映雪略一思忖,娇靥一整,尚未说话。

秋一风极微的叹息,神色困惑地喃喃说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焦五娘微微一笑,道:“小哥儿,想不到什么?可是想不到焦五娘会有如此改变,如此态度对人……”狄一风倏感失言,不由大窘。

焦五娘却是视若无睹,神色突变一转黯然,轻叹一声,说道:“连老婆子自己也想不出自己何以会变成如此,假如有原因的话,只有一个,那就是……”

倏然住口,又是一叹,接道:“说来话长,提此做甚,不过二位须知这一点,那就是今日之焦五娘已非昔日之焦五娘,昔日之焦五娘早已老死阴山,今日之焦五娘一心向善不争名利、不谈厮杀,不知二位能否信得过老婆子?”

说完,一双老眼凝注二人,静待答复。

无奈这一对人儿,心中俱是正为焦五娘何以会变成如此而感不解,为焦五娘放下屠刀,一心向善而暗感敬佩,一时竟忘了作答:

沉默半晌,焦五娘突然一声长叹,神色无限黯然地道:“看来老婆子是难以取信于二位了,其实这也难怪,谁叫焦五娘平生恶迹昭彰、凶名远扬……”

狄一风心中一急,脱口忙道:“老前辈万勿误会,晚辈等只是,只是……”

一时找不出适当的话儿,面色通红,窘迫万状,只得将一双求援目光射向身旁狄映雪。

狄映雪娇靥一庄,肃然道:“老前辈万勿误会,晚辈兄妹正自为适才不敬言辞而深感愧疚,私心敬佩犹恐未及,怎敢不相信前辈。”

焦五娘长吁一口气,深注狄映雪一眼,微笑说道:“多谢二位,老婆子能取信于一二位,已感太以满足,再世为人正为昔日恶行羞愧,何敢当姑娘敬佩_二字。”

狄映雪微一摇头,庄容说道:“不然,迁善改过,唯仁智之士方能为之,天下之人敬佩的不是武学高绝之士,也非……”

俄五娘突然扬起一阵大笑,说道:“好,好,好,姑娘能言善辩,口才犀利,老婆子甘拜下风,这些咱们暂不谈它,姑娘可愿告诉老婆子:二位是哪位高人门下么?”

狄映雪呆了一呆,尚未说话。

一旁沉默已久的公孙忌突然说道:“除了有数的几个老不死的以外,谁能选上这等姿质绝佳的上驷之材,女娃儿是江南五要饭的徒弟,男娃儿艺出武当三个老牛鼻子。”

焦五娘神色微变,轻“哦”一声,说道:“难怪,难怪,除了这几个老不死的徒弟以外,放眼武林也委实找不出有何人门下敢一对一的独斗‘六神通’……”

话声至此,突然神色一变,接道:“老婆子险些忘了一桩大事,老二,你且说说看,适才为何和他们二位动手?”

“眇目天王”看了二人一眼,老脸通红,颇显窘迫地道:“是这两个娃儿仰仗哪几个老不死的,竟敢出言对兄弟不敬。”

焦五娘冷哼一声,沉声说道:“老二,你难道忘了下山之际,亲口对我说的那些话儿么?对你不敬,为何不自己想想,‘六神通’半生所为有那一点是值得人家崇敬的……”

双目精光厉射,转注“阴阳人妖”君龙阳一眼,怒声接道:

“如若我来迟一步,这一对娃儿岂不毁在你二人之手?日后要我如何向那八个老不死的交待?要我有何面目再见天下群豪?这次姑念二次下山以来初犯,也未导致不可收拾场面,下次再有类似情事,休怪我翻脸无情、斩袍划地,要不我就自绝在你们面前。”

一番话声色俱厉、义正辞严,斥得公孙忌。君龙阳连同公羊赤、北宫寅、辛浩在内,俱都俯首默然、羞愧万般。

焦五娘面色稍霁,目光一扫五人,转过身形,一叹说道:

“老婆子律弟不严,无限惭愧,渎冒之处,尚请二位看在老婆子薄面,在此谨代表六神通谢过。”

狄一风、狄映雪二人站在一旁正感万般不安,无限敬佩,闻言,狄一风尚未开口,狄映雪已自肃容道:“老前辈这话岂不折煞晚辈兄妹,晚辈兄妹确是曾对五位前辈不敬,错在晚辈兄妹,倒是晚辈兄妹该向五位前辈赔罪才是。”

焦五娘暗一点头,尚未说话。

公孙忌突然扬声说道:“女娃儿休要将错尽住自己身上揽,你二人虽对老夫兄弟不敬是真,但若非我家老三一句话儿将你二人引了过来,冉加上老夫兄弟那宝贝徒弟,咱们也不致于打上这么一架,险些让老夫兄弟铸下大错。”

狄映雪听得暗一点头,道:“前辈说哪里话来,我兄妹身为后生晚辈……”

“且慢!”焦五娘微微摇首,突然说道:“姑娘,请恕老婆子失礼打断姑娘话头,且容老婆子问一句话儿。”

狄映雪倏然住口,颔首说道:“老前辈不必客套,晚辈不敢当,老前辈只管请问。”

焦五娘微微一笑,转向公孙忌说道:“老二,你适才话中提起卿儿,可是他又出了什么差错了么?”

公孙忌微一沉吟,说道:“想必如此,不然这女娃儿不会骂我兄弟律徒不严,有其师必有其徒,上梁不正,下梁当然自歪。”

焦五娘霍然变色,冷冷说道:“这都是你们平日娇纵他的结果,替‘六神通’争来这么多的光彩。”

公孙忌老脸一红,默然垂首。

焦五娘冷哼一声,转过身形,改容说道:“姑娘,知徒莫若师,老婆于对那唯一的宝贝徒弟知之甚详,这是老婆子等教导无方,律徒不严之过,老婆子那宝贝徒弟已是数月未返阴山,老婆子姐弟对他在外作为无从获悉,敢是他近来又出了什么差错?倘请姑娘告诉老婆子,老婆子绝不护短,绝以门规处之,严惩不贷。”

女儿心肠较软,尤其狄映雪更是秉性善良,若是些微的小事,她断不会当着别人师门论人长短、道人是非,但蓝九卿在武林中的作为非同小可,恐怕连他这昔日恶迹昭彰的师门都要略逊几分,而且蓝九卿的作为更影响了武林宁乱,所以尽管狄映雪是如何地心软如何地善良,她也顾不了许多了,事实上也不容许她再心软,再善良,纵不为自己也得为天下武林着想。

是故,她略一沉吟,暗一咬牙,强忍自己胸中万般激动,一腔怒火,将自己听来的,看到的,身受的,由头至尾,一句句地悉数说出,毫不加添,也不隐瞒,因为她觉得加添她不屑为,隐瞒徒以增加武林的祸患,自身的罪孽。

“六神通”静听之余,神色连变,焦五娘更是变得怕人,狄映雪话声未落,公孙忌等五人已是羞愧已极,默然垂首,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