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35章

作者:独孤红

云淡风轻,旭日方升。

万道金光般晨曦,为这秀挺俊拔、气势雄伟的黄山涂上了一片淡黄。

有些人方自出门,有些人却仍酣睡未醒。

然而黄山“朝天坪’上,却已陆续登上了不下数十拨武林人物。

这些均是来自字内三山五岳、四海八荒的天下群豪、武林俊彦。

毫无疑问地,这是一场自昔年最后一次黄山论剑后,数十年来最为震惊寰宇的一次盛会。

一个藉藉无名的后起之秀,竟然只身邀斗成名多年、武林中闻名丧胆的一代魔头:二魔、四邪、六位守内绝顶高手!胆识、豪气,已足使群豪心折、字内震撼。

何况这一场盛会有关昔年离奇失踪、宇内共尊的一代仙侠,“一尊”的个人恩怨。

再则,在这一场盛会中,更可以证明那武功旷古绝今的“幽灵书生”究竟是否盖代奇才:柳含烟。

黑道邪魔慾一睹这位奇人的庐山真面目,看看他到底有何惊人之处,是否长着三头六臂,更希望这位胆大包天的性傲

后生血溅黄山,给白道人士几分颜色。

白道仁侠,内心敬佩于这位年轻俊彦的豪气胆略之余,更是要一睹这位人中祥麟、武林英俊的功力风范,却希望他能一举歼灭这些凶人,为武林伸正义,为宇内开太平,同时一吐数十年来道消魔长,处处抬不起头来的怨气。

一些深有自知之明的武林末流角色,却只有希望凑凑热闹、饱饱眼福,若干年后也可以在自己子孙面前吹嘘一番,引以自豪。

渐渐地,“朝天坪”的武林人物越来越多,但是空气中却是寂静若死、鸦雀无声,除了晨风拂过树枝,人们脚下的沙沙声响外,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之声,静的使人隐隐有窒息之感。

因为谁都知道片刻之后,自己眼前将要展开一场足以使石破天惊,风云色变,草木含悲,惊神泣鬼的殊死搏斗。

惨烈、罕绝!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而且,这一场搏斗更是一场正邪搏斗。

无殊宇内正邪两派、黑白二道的较量,关系着道魔消长、武林宁乱、正邪盛衰。

也可以说,这一场搏斗可以注定在场每一个人的今后命运。

故而没有一个人不是心情沉重,沉甸甸地,谁都懒得说上一句话。

纵是熟人,见面也不过各自点头招呼,互不相识,无一面之缘的,就更不必说啦。

来得早的早已选好了有利观望的地方站着等待。

来得晚的,却只好被摒于人墙之外找寻空隙。

突然,一阵梵铃响处,“朝天坪”东端步履轻快飘然,鱼贯地走上一行宝像庄严的僧人。

一望而知,这是武功素执武林牛耳的少林派。

为首的一位高年僧人,身材高大,面红须白,举止稳重,露着一种自然慑人威严。

正是少林派当代掌门,德高望重的慧觉大师。

少林派在武林中的威望果然不虚,慧觉大师甫抵场缘,在场天下群豪无不肃然起敬,躬身为礼。

慧觉大师也自单掌立胸不住答礼,但彼此间均未说一句话。

“乖乖!”人群中一个身材矮小、獐头鼠目之人,一伸舌头,尖声说道:“少林派有数高手全来了,掌门、各院堂主持、四大护法、十八罗汉,嘿!嘿!热闹,热……”

第二个“闹”字尚未出口,突然无声,但见他张口结舌,不言不动,一双鼠目滴溜溜乱转,目光显得焦急已极。

不用说,多嘴招来了祸根,吃哪位高手暗中点了穴道。

想是身边请人,也自极为讨厌他那付长相及他那多嘴,有心要他好看,只看了他一眼,便自又转过头去注视场中。

半晌,方自人群中缓步走出一个中年大汉,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一掌,轻笑说道:“朋友,今儿个这场盛会非同小可,想瞧热闹就少说话,否则更难受的还在后头。”

那獐头鼠目的汉子,想是被这人一掌拍开了穴道,这人话

声方落,他便自满面通红,极为窘迫地无言急步走去。

中年大汉望着他背影微微一笑,又复隐入人群中。

这边慧觉大师一行诸僧,方自站定,人群西端急步走过几个人来。

群豪但觉眼前一亮,惊叹之声一时四起。

原来这几个人正是仲孙玉、徐振飞以及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三位姑娘。

慧觉大师老远地便已看见仲孙玉诸人,神情一喜急步迎上,在数丈外与诸人低语数声,然后转身并肩走了过来。

双方一一见礼毕,禁不住一阵低声寒暄。

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三女,却是神色焦急地将六道目光不住在人群中搜索。

片刻过后,仲孙双成突然侧转娇靥低声说道:“艳妹,你以为她们会来么?”

“谁?”陆菱艳道:“雪妹?还是云姑?”

仲孙双成道:“两者都是。”

陆菱艳微一沉吟,点头说道:“她们都会来,也都该来,但是她们却躲着我们。”

仲孙双成轻叹一声,默然无言。

三女明艳照人、清丽如仙的绝代风华,早已吸引了在场天下群豪的千百道目光。

正派人士只是惊叹,邪道人士却是垂涎人迷,但慑于“神医”盛名。少林派威风,故而只是用眼睛看,却不敢有丝毫表示。

然而内里,也仍有不知厉害,不知死活之辈,美色当前,顿忘所以。

仲孙双成这边儿,方自一叹默然,那边儿一堆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阵啧啧怪声,跟着有人阴阳怪气地婬笑说道:“你们看,这三个花不溜丢的大姑娘,好端端地为何叹起气来,那对含颦的娇模样儿委实令人心疼,如此美人儿,这般好机会,我岂能错过,嘿,嘿……”

周围诸人闻声回顾,但见说话的却是一个年约三十上下,神情猥琐,眉宇直透凶气的汉子。

诸人狠狠地盯了那汉子一眼,尚未说话。

突然一声轻笑,自人群中,缓步走出一名书生装束的中年文士,深注了那汉子一眼,笑道:“朋友尊姓大名?”

那汉子一怔说道:“在下‘花蝶蝴’花冲,怎么?朋友……”

周围群豪神色方自微微一变。

中年文士却已轻笑一声,接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名震白j黑水一带的‘花蝴蝶’驾到,那就难怪啦!”

那汉子又是一怔,挑眉说道:“朋友呼唤花冲,不知有何教言?”

中年文士一笑,摇头说道:“岂敢,你我天南地北。素不相识,在下怎敢当教言二字,只不过看花师傅远道来,心中不忍,慾进两句忠言而已。”

花冲双目凶光一闪,方自一声冷哼。

中年文士恍如未闻,笑容一敛,说道:“以朋友盛名,也许“神医’、少林,尚未放在眼内,但朋友恐怕还不知这三位姑娘

已经身列‘五老丐’门墙,这五位老神仙,宇内无人不知,想必不用在下多做介绍,朋友既是远道来自白山黑水,若是为着几句轻薄话儿,把性命留在黄山,似乎太以不值。”

“住口!”花冲一声轻喝,狞笑说道:“不错,花冲惹不起‘五老丐’,但收拾你却是绰绰有余。”

中年文士笑说道:“那个自然,花师傅的功力高绝。威震东北,在下不过是江南一介无名之人。”

突然有人接口说道:“大哥今日确也真好性子,交待一声,让兄弟们把他赶下黄山算了。”

中年文十微一摇头接道:“人家远来是客,我若真的如此,岂不计人耻笑江南四十六舵不懂江湖礼仪。”

花冲人耳一声“江南四十六舵”心中一震,深注中年文士一眼,说道:“朋友尊姓大名?隶属‘江南四十六舵’哪一舵?”

中年文士略一沉吟,蹙眉说道:“朋友这句话儿实令在下难以作答,在下隶于每一舵。”

花冲一怔,怒声说道:“花冲与四十六舵主曾有数面之缘,朋友最好个要相戏,以免伤了双方和气。”

中年文士微一摇头,尚未说话。

人群中突然有人笑说道:“这家伙真是有眼无珠,连‘谈笑书生’燕小飞,燕总舵主都不认识,可笑,也可怜!”

此言一出,花冲神色大变,“哦!”地一卢,抱拳说道:“花冲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燕总舵主大驾亲临,花冲失敬了。”

倏转身形,迈步就走!

人群中传出一声冷哼,一人方自掠出。

中年文士微一挥手,道:“这种人由他去吧,好戏即将上场,哪有那么多闲功夫?莫要错过眼福。”

转身又复隐入人群中。

这边一场小纠纷方歇,“朝天坪”上,又自陆续登上了两批武林人士。

走在前面的一批,是两位神情威猛,及一位相貌清奇的老者,三人边走边谈,状颇欢愉,正是那“千面神君”齐振大,与秋仁杰、狄英杰_二兄弟。

他们三人一上“朝天坪”,老远地便看见仲孙玉诸人与少林慧觉大师诸僧站在一起,脚步一紧,飞快走了过来。

及至仲孙玉发现三人时,三人已抵五支以内,得睹故人,虽不胜欢愉,但他却也不禁蹙眉,暗忖道:“麻烦来啦,稍时倒叫我如何向狄老儿兄弟交待……”

但闻齐振天大笑说道:“老哥哥,多月不见,你倒清瘦了不少,莫非又遇到了什么烦人事儿么?”

仲孙玉微微一笑,不答反问地道:“老弟此次怎地简从而出,你那素来引以自豪的十二健儿呢?”

齐振大哈哈一笑,说道:“此次只看群魔授首,又非前来抢宝,带那么多人做甚?”

转注三女一眼,又道:“三位姑娘别来可好?”

三女早已急步走过裣衽为礼。

双方见礼毕,但闻狄英杰突然轻咦一声,诧声说道:“仲孙大侠,愚兄弟那雪丫头……”

诸人心中一震,默然无言。

徐振飞老脸上更是显得羞愧无限。

仲孙玉将口数张,慾言又止。

狄仁杰、齐振天二人脸上笑容渐渐隐去,将四道目光凝注在仲孙玉一张颇为尴尬的老脸上,但却不说一句话。

狄英杰人目此情,神色一变,急道:“仲孙大侠,莫非……”

“二庄主且慢焦急……”仲孙玉话声至此,暗忖道:“这事迟早总要向人家有个交待,干脆。”

暗一咬牙,双眉一轩,方待接话。

“二位庄主,小老儿该死。”徐振飞急步上前,身形一矮,就要向狄仁杰兄弟跪倒。

狄仁杰一怔,忙不迭地将徐振飞架起,诧声说道:“徐老哥,你这是做什么,岂不折煞狄仁杰兄弟?”

徐振飞哪里还跪得下去?站在狄仁杰兄弟面前,皓首低垂,身形连颤,老泪纵横却是一句话儿也说不出来。

狄仁杰兄弟看在眼内,更是讶然慾绝,四道目光转向仲孙玉,方待要问。

仲孙玉微一摆首,苦笑说道:“二位庄主且莫动问,仲孙玉险些儿无颜相见,早已羞愧慾绝了……”

喟然一叹,接着将狄映雪一番遭遇,概略地说了一遍。

话声一落,苦笑说道:“仲孙玉错在一身,无话可说,听候贤昆仲处置。”

狄英杰静听之余,虽然神色刹那数变,怒不可遏,但狄仁杰神色却是一直平静的出奇,仲孙玉话声方落,他突然一笑说道:“仲孙大侠你这是什么话儿?徐老哥也请不必自责,这是命,也是运,不瞒诸位说,狄仁杰早就看出雪丫头无此福份,只不过当时不忍泼她冷水罢啦,如今她能得夫如此,狄仁杰已属至为满足!”

诸人做梦也料不到他竟会有此一说,一时百感交集,说不出一句话儿来。

徐振飞神情更为激动,双目凝注狄仁杰,身形连颤,泪如泉涌,半晌,方挤出一句:“老庄主,徐振飞自知罪孽深重……”

狄仁杰肃然接道:“徐老哥何出此言?雪儿福薄,若无云姑娘一番安排,尚不知成何局面,今能得配‘三生’老神仙高足,狄仁杰已感天大荣宠。”

徐振飞老脸上一阵抽搐,默然无言。

仲孙玉凝注狄仁杰半晌,方始一叹说道:“狄老哥,仲孙玉算是服了你了。”

狄仁杰淡淡一笑,说道:“仲孙大侠,别人不知,你应该知道狄仁杰对于相人之术,颇懂一点皮毛,服之一字,还是请收回吧!”

仲孙玉方待再说,一旁慧党大师突然低诵一声佛号,合十说道:“狄檀樾这份胸襟,为常人所难企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狄檀樾后福无穷。”

狄仁杰忙一恭身说道:“狄仁杰乃一介腐儒,武林末学,怎敢当大师如此谬奖?大师佛门得道高僧,当知一啄一饮,莫非前定,无缘姻缘不能强求。”

慧觉大师肃然道:“不为念想国系,万事皆要随缘,檀樾应是佛门中人,老袖随时恭迎!”转身退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