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36章

作者:独孤红

就在群豪注意力分散为场中及仲孙玉清人所吸引之际。

隐身老树上的那淡蓝人影又自悄无声息地电射而起,一闪往“朝天坪”缘山峰后射去,转瞬不见。

无巧不巧地,就在那条淡蓝人影方要隐人山峰后的刹那间,突闻人群中传出一声轻“咦!”紧接着一个急促且极低微的话声说道:“雪妹,我疑心那条鬼鬼祟祟的淡蓝人影,可能就是那畜牲,你且在此稍等,我去看看!”

那状如情侣中的年轻汉子,悄无声息的飞掠而去。

原来这一对情侣是诸人望眼慾穿的狄一风与狄映雪。

就在秋一风身影方自隐人峰后之际,场中已有了惊人变化。

但闻有首那根火柱中“砰”地一声大响,碎片四飞,沸油激扬。

群豪心中一震,一声惊呼尚未出口。

仲孙玉诸人神色方自一变。

那根火柱突然向两边一分,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间,一条黑影一闪而出,人影一敛,“幽灵书生”神色黯然,垂首而立,衣衫上一点油渍也无。

“幽灵书生”虽然无恙,但显然他是忍受不住沸油熬煎的

有余火缕缕。

申屠君哪还顾得了那些余火,身形一闪,电射而至,一看之下,心胆俱裂,魂飞魄散,做声不得。

群豪中突然扬起一阵轰雷般欢呼,雀跃欢腾,不可自己。

仲孙玉诸人更是喜极而泣,相拥无言。

“幽灵书生”只是双目异采一闪,随即又恢复那份平静、冷漠。

原来,巨缸中沸油滚腾,皇甫松早已不知去向,有的却是随油波上下滚翻、时隐时现的焦黄骷髅。

申屠君不愧宇内绝顶凶人,一呆之后,随即抬起头来,凶目尽赤,钢牙连咬地狠声说道:“小鬼,老夫皇甫二弟无异丧命你手,若非老夫有言在先,老夫就是血溅五步,也要与你落个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但如今老夫一方落败,只好认命,小鬼,你……”

突然群豪扬起一声惊呼、责骂。

申屠君抬眼一看,“四邪”不知何时,已自一齐掠出十丈以外,心中一震,怒喝说道:“无耻的畜牲,还不与我站住!”身形一闪,如飞追去。

“幽灵书生”一声令人寒栗的冷笑:“尔等还想走么?”

与申屠君同时拔起,只一个起落,已至四邪身后五丈内,双掌倏出,曲指连弹!

两声惨嗥声中,四邪中郑天化、西门豹如遭电殛,身形突然弹起,砰然堕地毙命。

与此同时,申屠君双掌分别攫上司徒雷、巴玄中二人肩头,只一翻腕,已将二人分挟胁下,身形一闪,疾射而回。

将司徒雷、巴玄中二人砰地一声摔在地上,指着二人怒叱说道:“料不到你们四兄弟竟是一批怕死的懦夫,老夫兄弟深海与你们交往一场,若非此时此地,老夫真想将你们一起击毙,免得替老夫兄弟丢人,陷老夫兄弟于不义!”

此言此情,天下群豪无不惊叹连连、悚然动容。

“幽灵书生”双目异采一闪,尚未说话,申屠君已自狞笑一声,又道:“小鬼,老夫兄弟总算未曾失信于你,死也瞑目啦!”

右掌一抬,突然向自己天灵盖击下。

“幽灵书生”一声冷笑,袍袖一挥,一指飞点申屠君“昏穴”,申屠君问哼一声,砰然萎倒地上。

一声娇叱,一条紫影飞掠而来,遥空一掌正好击上申屠君顶门,砰地一声,鲜血飞溅、脑浆迸裂,一个绝世凶人竟然就此毫无还手之力地一命归阴。

人影敛处,赫然竟是王寒梅。

“幽灵书生”呆了一呆,一句话也不说,施袖一拂,司徒雷。

巴玄中二邪应掌毙命。

“幽灵书生”双目神光暴射,一扫血流满地的诸凶尸首,身形一矮,突然面西跪下,略一默祷,随即站起身形,连旁立仲孙玉清人以及三女看都未看一眼,转身方待离去。

三女神色一变,一声呼唤尚未出口。

突然一条人影从背后疾掠而来;向“幽灵书生”一落,“砰!”地一声、掷下一物,一笑说道:“少侠且请留步,这儿还有二宗仇怨未了。”

仲孙玉诸人人目此人不由大喜,狄仁杰兄弟更是急呼道:

“一风,我那雪儿呢?”

原来此人正是狄一风,地上赫然却是那神色狰狞阴狠、凶目连转的“风流郎君”蓝九卿。

狄一风赧然垂首,随又抬头一指说道:“雪妹在那边!”

请人顺手指处望去,群豪业已悄然离去大半,狄映雪却在那儿低垂螓首、悄然而立。

数声音呼,狄仁杰兄弟飞掠而去。

三女却是唯恐“幽灵书生”离去,口中虽然喜呼,身形仍未移动半步。

“幽灵书生”看了地上蓝九卿一眼,转向狄一风冷冷说道:

“这个朋友和在下素无瓜葛,更谈不上有何仇怨,尊驾将他擒来却是为何?”

狄一风微笑不答,只一抬足,一块黄土应势飞起,一包油布紧扎的炸葯赫然人目,“幽灵书生”神色方自一变,狄一风已自一笑说道:“这位风流郎君,预布炸葯,意慾将与会群家一网打尽……”

“住口!”蓝九卿一声暴喝,双目凶光厉射,凝注“幽灵书生”狠声说道:“柳含烟,你还装个什么?不错,这些炸葯全是少爷预先所布,老实告诉你,算你们这批东西命大,若非前些日子下一场大雨,少爷洒在‘朝天坪’上的毒砂已够你们消受,如今少爷既落你手中,少爷无话可说,但是若让少爷这样儿束手而毙,少爷心有未甘……”

“幽灵书生”冷冷一笑,突然一抬手,折开蓝九卿穴道,蓝九卿霍然跃起,飘身文外,凝功而待。

哪知“幽灵书生”竟淡淡一笑,道:“朋友,你我素无怨仇,何必如此紧张?雨打毒砂,炸葯未发,群豪丝毫无伤,我也不为已甚,你也应该知道天意如何,此时回头尚不晚,为妻子,为儿女,希望你今后善自保重,请便罢!”

此言一出,诸人大惑不解、悚然动容。

蓝九卿更是讶然慾绝,呆了一呆,随即默默转身。

请人心中一急,尚未说话,蓝九卿突然发出一声狞笑,倏转身形,扬手洒出一片黄光,如飞而去。

仲孙玉心中大震方自惊呼一声:“不好,快退!”

站的较近的徐振飞突然一声惨嗥,寂然堕地。

仲孙玉诸人心中狂震,闪身赶过。

“幽灵书生”却是一声冷哼,袍袖微挥,身形跟着拔起,半空中一个飞旋,凌空向飞驰中的蓝九卿击下。

他此际心中显然已是杀机狂炽,再不留情。

蓝九卿正自暗喜,倏觉一片强劲绝伦的劲风凌空飞压而下,使得自己身形无法前进,心中大骇,忙一抬头,不由更是心胆慾裂、魂飞魄散,厉吼一声迎空击出两掌。

倏闻“幽灵书生”一声怒叱,袍抽一展,疾挥而下。

蓝九卿再也无力招架,长叹一声,瞑目待毙。

“少侠手下留情!”突然一声惊呼响自“朝天坪”彼端,六条人影疾射而来。

“幽灵书生”闻声一震,慾待收手,怎奈为时已晚,“叭!”一声,袍袖正好扫在蓝九卿头上,一声惨嗥,鲜血脑浆横飞,立即

毙命。

“幽灵书生”暗暗一叹,飘然落地。

突然一声绝望悲呼,一条人影飞驰而来,在蓝九卿尸前一扑倒地,抚尸号啕大哭,赫然竟是云姑。

诸人不由黯然垂首,慧觉大师更是合十垂目连诵佛号不已。

“幽灵书生”一见云姑,便自身形一颤,再一抬眼,又见五丈外木然伫定“六神通”,不由使他默然半晌,方始满怀歉然地道:“六位前辈,晚辈本无伤令高足之心,只是,只是……”

焦五娘微一摇头苦笑说道:“少侠不必介意,这畜牲本就该死,由目前情形看来,他必然是以毒砂伤害了这位老人家后方始激起少侠杀机,那更是他自寻死路,怨不得任何一人。”

“幽灵书生”呆了一呆,躬身说道:“多谢前辈,晚辈今后必当一报”

又一躬身,转身而去。

三女神情一震,一声:“含烟!”脱口而出,呼声凄惨动人,“幽灵书生”脚步不由一缓。齐振天只一闪身,便自拦在他身前,面色一庄,肃然说道:“烟弟,这就是你的不是啦!你不认我们不说,你可知三位姑娘为你流了多少泪,受了多少苦么?”

“幽灵书生”默然无言。

仲孙玉干叹一声,也自道:“贤侄,我知道你为母仇父恨未报,而惹一身情孽,深为自责,然现在群魔授首,狄姑娘也已另有所归,你就不该再如此绝情啦……”

“幽灵书生”突然苦笑一声,一把拉下人皮面具,说道:“诸位何必一再苦苦相逼,请看在下可是诸位所说之人。”

原来人皮面具之后虽然是另一张面孔,但却不是柳含烟那张冠玉般俊面,诸人心中一震,哑口无言。

“幽灵书生”微微一笑,方待二次转身,齐振天突然一笑说道:“烟弟,在老哥哥面前你这不是有点班门弄斧么?怎不也把第二张面具拿下来!”

“幽灵书生”神情一震,倏然垂首,诸人闻言见状恍然大悟,尚未说话,王寒梅花容一变,突然悲呼说道:“大哥,不要拦他,让他走,柳含烟,你是天下第一绝情人,你走,你走,你怎么不走啊?”悲号转身,飞扑仲孙玉怀中。

“幽灵书生”人目三女神态,身形倏起一阵轻颤,呆了半晌,突然一叹,转身而去。

诸人心中方自一凉,突然一声低喝传了过来。

“烟儿,站住!”

喝声虽低微,但却具有无上威严,“幽灵书生”身形突然一颤,倏然转身。

诸人也觉心神一震,不由转身向发声处抬眼望去。

“三生”、“五老丐”已不知何时来到“朝天坪”上,八位仙侠面前更多了一具软榻,软榻之上,端坐着一位身着雪白儒服的中年文士,面上刀痕纵横,齐腿双膝不见,但这些却难掩他那眉宇间一股自然的慑人威严,尤其令人不敢仰视的是他那双比冷电还亮的眸于。

更奇怪的是软榻之旁垂手肃立着一个通体雪白、火眼金睛的人高白猿。

仲孙玉诸人脑际灵光一闪,方自悟出这是何人,四女忍不住悲呼一声:“师父!”娇躯方待扑前。

“幽灵书生”突然声音颤抖地一声悲呼:“父亲!”身形一闪,飞落在中年文士面前,双膝跪倒。

“幽灵书生”这一跪下,诸女自然知道眼前是何人,心中狂震暗喜之余,一个个娇躯一矮,齐齐跪下,仲孙双成更是恭声说道:“晚辈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狄映雪、狄一风叩见师叔!”

不用说,这位中年文士正是失踪多年、宇内共尊的仙侠:

一尊!也正是柳含烟的师父与生身之父。

但见“一尊”凝注诸女良久,方始微笑点头说道:“仙露明珠,俱是瑶池仙品,烟儿福缘不浅……”

查仁突然冷哼一声,接口说道:“你穷酸少说好听的,须知这小子还不愿意要呢?”

“一尊”双眉微一轩,沉声说道:“烟儿,你师伯这话可是真的么?”

“幽灵书生”身形一颤说道:“孩儿不敢,但自知罪孽深重

“一尊”神色一黯,说道:“你几年来的情形,你八位师伯对我说的很清楚,天意如此你又何罪之有?今日群魔伏诛,往事已不必再提,为父只问你愿意不愿意?”

“幽灵书生”微一迟疑,赧然说道:“这是孩儿天大福缘,全凭父亲做主。”

此言一出,诸人方自长长吁一口大气,三女更是娇羞不胜,倏然垂首,查仁却是冷哼一声,道:“不是老要饭地搬出你这穷酸父亲,你这小子还真不肯就范,怎么老要饭的徒儿还怕没人要么,今日看在你这穷酸父亲份上,暂且饶过你小子这一遭,日后若敢亏待老要饭的这几个宝贝丫头,小子,小心我能饶了你才怪,还不把脸上那张劳什子拿掉,免得惹我老要饭的讨厌!”

“幽灵书生”哪敢再说半个不字,忙一抬手将人皮面具拿下,正是柳含烟那张冠玉般俊美绝伦的面孔。

“一尊”微一挥手,道:“好了,事情已过,你们都起来吧!”诸女与柳含烟、狄一风依言站起,这边仲孙玉、慧觉大师、齐振天、狄仁杰兄弟忙地过来拜见这位宇内奇人,那边柳含烟与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三女早已亲热一团地与白猿师兄站在一起,唯独狄映雪却将自己一番遭遇向着l老丐低声细诉,只气得五老丐连连跺足、恨声不已。

仲孙玉诸人见礼毕,但见“一尊”向着“六神通”微一欠身道:“犬子失手,击毙令高足,蒙六位大量不究,柳……”

“焦五娘律徒不严,已属羞愧,劣徒本当该死,此事不必再提,目下最重要的该是劣徒遗下这位姑娘,焦五娘慾将之带返阴山,不知柳大侠可有异议?”

“一尊”深注愣立一旁,状如痴呆,神情木然的云姑一眼,一叹说道:“此乃理所当然,柳某人绝无异议。”

焦五娘尚未开口,云姑却已突然说道:“小女自知罪孽深重,愿就此青灯古佛以赎今生!”

焦五娘闻言一震,凝注云姑半晌,方始转身向“一尊”一叹

说道:“既是如此,焦五娘等告辞!”率领五兄弟转身如飞而去。

“一尊”略一沉吟,凝注云姑说道:“姑娘……”

云姑凄然一笑,接道:“小女子心意已决,不如此无以心安,望前辈成全!”

“一尊”呆了一呆,一叹说道:“既然如此,还望姑娘善自保重。”

一挥手,命柳含烟及白猿抬起软榻,领着诸人离去,转瞬不见。

云姑望着众人背影,双目一合,两颗珠泪倏然堕下。

她望着面前一滩黄水及远处蓝九卿尸体,惨白的一张脸上掠起一阵剧烈抽搐,耳边突然响起一种发自冥冥中的声音:

“一朝南柯梦醒时,皈依我佛证前因。”

云姑神情一震,默默无言地缓缓向前走去,转瞬间消失在一片暮色中……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剑花红》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独孤红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独孤红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