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04章

作者:独孤红

至此柳不肖已是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一双剑眉突然挑起,星目神光暴射地怒声道:“宇文俊你还称得上是人么?

欺师灭祖,阴狠毒辣,卑鄙无耻,罪该万死……”

突然觉得四周一阵炙热追上身来,心知字文俊已在外面令人放火,心中不免微微一惊,突然住口,身形闪处,已在门边,冷哼一声,双臂提足十成真力,遥遥一掌向两扇紧闭铁门击去。

一阵狂飚也似的罡风过处“砰”地一声大响,震得整个大厅微微一晃。

两扇数寸厚铁门虽然被这股强浑绝伦的罡风击得向外四进,但却未被击开。

柳不肖剑眉方蹙,突然字文俊狂笑又起:“柳不肖,你省点力气,认……”

“命”字尚未出口,柳不肖剑眉挑处,星目神光暴射,突然仰首一声龙吟长啸,震得大厅四周缅钢嗡嗡作响。

啸声一落,双掌平伸。倏提齐胸,一声怒叱,猛地向上一翻,向屋顶推去。

“轰!”一声震天大响,一阵铁屑乱飞,缅铜铸就的屋顶,竟吃柳不肖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掌,震开一个直径约有五尺的大洞,大厅为之一阵狂摇。

一声震天长笑声中,柳不肖身形闪电拔起,穿洞而出。

身至厅顶高空,星目略一俯瞥,一条身影在十余丈外一幢房屋边一闪而没。

柳不肖星目如电,只此一瞥,便已看出那条身影正是“百臂殃神”字文俊。

怒火高涨,杀机狂炽之余,顾不得四周抱头鼠窜的黑衣卫队与那熊熊火势,怒叱一声,半空中沉肩塌腰,双手一挥,头前脚后,疾逾闪电地一闪追去。

十余丈距离在柳不肖来说,不过只是刹那间,但也就在这刹那功夫伺,“二龙庄”总护卫,“百臂殃神”宇文俊却已鸿飞冥冥,无影无踪。

呈现眼前的是十余间建筑宏伟的房屋,字文俊必然是通人其中之一,但是到底哪一间,却是未卜。

柳不肖方一迟疑问,十余间房屋中的一间中突然传出一声惊骇娇呼,紧接着一个苍劲声音怒叱道:“孽徒大胆,还不与为师站住。”

柳不肖剑眉一挑,闪电般向居中屋子扑去。

身形方门进门,星目瞥处顿见字文俊神色仓惶,胁下挟定昏迷中的红衣姑娘,扬掌正慾向两位盘膝僵坐榻上,神情悲愤慾绝的葛衣老人劈去。

柳不肖睹状大惊,来不及飞身扑救,舌绽春雷,脱口一声暴喝:“宇文俊,住手!”

右掌倏伸,曲指遥弹,一缕凌厉绝伦的指风向宇文俊扬起右掌“腕脉穴”闪电袭去!身形跟着便慾闪电扑出。

宇文俊喝声人耳,神情一震,右掌方自一窒,猛觉一缕强劲绝伦的指风向自己右掌袭来,心中大骇,忙自抽掌,目光瞥处,人目柳不肖作势慾扑,忙又闪身飘后,右掌按上红衣姑娘顶门,颤声喝道:“站住!”

柳不肖睹状闻声,心中一震,倏然刹住身形,目射神光地挑眉说道:“宇文俊,堂堂男子汉劫女流之辈,岂是丈夫行径,还不与我将这位姑娘放下。”

“放下?”字文俊一声凄厉狂笑说道:“姓柳的,你打得好主意,你若敢移动半步,大爷就先毙这丫头。”

“孽徒,为师教养你这多年,想不到你竟是这么一个毫无人性的畜牲,还不与为师把你师妹放下。”

“住口!”字文俊突然一声暴喝,目中凶光连间地冷笑道:“狄仁杰,你兄弟二人与我好好儿听着,从即时起,你我师徒关系已断,你敢再慾多言半句,休怪宇文俊手下无情。”

两位盘膝僵坐榻上的灰衣老者,年纪较长的一位,适才被宇文俊喝断话声,无限悲愤中神情便已一震,闻言一张老脸上更起一阵抽搐,双目圆睁,直慾喷火,无奈爱女在人家掌中,加以自己四肢僵化,不能也不敢动弹,满头须发皆动,将口数张,却是说不出话来。想是心中已经悲愤至顶点。

另外一名环眼虬须,年纪稍轻的葛衣老者,虽然神情也如前者一般悲愤,但也不敢再说半句话儿。

柳不肖—一看在限内,强忍满腔怒火杀机,向着榻上二位老人传音说道:“二位庄主想知此时情势,且请稍安毋躁,容在下设法先行救回这位姑娘。”

两位葛衣老人人耳话声,心中大震,各自一脸神色惊诧慾绝地向柳不肖望去。

柳不肖只向着他们淡淡一笑,便自转向字文俊冷然说道:“字文俊,我俩讲个条件如何?”

字文俊神色仓惶惊骇中一怔问道:“什么条件?”

柳不肖道:“放下这位姑娘,少爷放你逃生。”

字文俊冷冷一笑,说道:“柳不肖此话当真?”

柳不肖挑眉说道:“少爷说话一言九鼎,向来说一不

“柳不肖,你以为宇文俊信得过你?”字文俊阴阴一笑说道。

“信不信在你,不过这是此际你唯一生路,你不妨多做考虑。”柳不肖强忍怒火杀机,淡淡地说。

“如果我不答应呢?”

“少爷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柳不肖,你就那么自信?”

“少爷手下向无漏网之贼。”

“难道你就不顾这丫头性命,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也无?”

柳不肖一笑说道:“宇文俊,你这话说左了,这位姑娘是你宇文俊日思夜想极为爱慕之人,又是你师父爱女,与我柳不肖何干?该怜香惜玉的是你字文俊,我柳不肖天生铁石心肠,不懂这些儿女私情。”

宇文俊做梦也想不到柳不肖会有此一说,闻言不由一怔。

柳不肖趁势一笑又道:“字文俊;看来你颇似聪明之人,怎地如今竟做出这等糊涂事来?你既然爱慕你这位如花似玉的师妹,就应该对她百般讨好,委曲求爱才是,哪能这样霸王硬上弓地蛮横若此?岂不是表错柔情,适得其反?再则,令师妹花容月貌,无疑是一位绝代红妆,你这一掌下去,岂不香消玉殒,佳人长逝?如今如不及时回头,将来恐怕你不但会懊悔慾绝,甚至会深感不安呢!”

“站住!”宇文俊突然一声暴喝。

原来,柳不肖说话间趁他脸色连变,天人交战之际,暗中已向前跨了两步,闻言只得倏然驻步。

宇文俊脸上神情又是一阵变化,略一思忖,突然目射凶芒,神情狰狞地狠声道:“柳不肖,你还是少费口舌,死了这条心罢!你就是舌灿莲花,也休想动我分毫!字文俊如今心意已决,只要你敢再妄进一步,你等着看后果吧广

柳不肖闻言心中不由暗暗一震,暗忖道:“这东西委实难以应付,有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出手救人,但却投鼠忌器,一个不慎势必铸下无穷遗恨,但如果这样僵持下去,不知何时方了……”

忖此,突然扬眉说道:“宇文俊你以为伤了这位姑娘,就能全身而退吗?那你的算盘就打错了……”

字文俊冷冷一笑,说道:“这个宇文俊有自知之明,但是我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二葛衣老人闻言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栗,各自方一张口,但倏又忍下。

柳不肖心中怒火向上一冲,但仍自强捺地冷然说道:

“字文俊既称顶天立地,何必做此损人不利己之事,何不放下姑娘,你我屋外放手一搏。”

字文俊目中凶光一闪,狞笑说道:“柳不肖,你不必激我,宇文俊尚有自知之明,不会上你当的。”

柳不肖软硬兼施,多方用计,全属枉然,胸中怒火高涨,杀机狂炽,但投鼠忌器,却又不敢贸然行动,方感束手之际。

宇文俊面上掠起一丝得意狞笑,突然喝道:“柳不肖,你现在与我乖乖站在一旁,让出一条路来,大爷不耐在此久待,我要走啦!”

二葛衣老人闻言大为焦急,但却苦于无法动弹,各自头上青筋暴起地齐声喝道:“柳少侠,千万不可放……”

“住口!”字文俊一声断喝,目射凶光地狞声说道:“狄仁杰,你敢是不要你女儿命啦!”

转注柳不肖喝道:“姓柳的,你还不与我快让开。”

柳不肖就在这两句话中,脑中便已闪电百转,略一思忖利害,冷冷说道:“宇文俊,你慌什么,少爷放你走就是,不过你走不远的,哪怕是天涯海角,少爷也要将你追毙掌下,救回这位姑娘。”

话声微顿,转向年长葛衣老人满怀抱歉地苦笑说道:

“狄老前辈,请恕在下无能,为令媛安危,在下也只有暂时放他走了!不过前辈放心,柳不肖适才说过,就是天涯海角,柳不肖也要将令媛救回。”

话声一落,万般无奈地依言退向一旁,将门边让出一条路来。

字文俊睹状,面上掠过一丝喜容,狞笑连声地道:“柳不肖,大爷只要此时走得脱,以后你就是寻遍宇内,也难找得到大爷踪迹,即使让你找到这丫头,那时生米已成熟饭,恐怕你拉都拉不回来呢!”

说完,又是一阵得意狞笑,一步一步地向门口走去。

冷酷阴狠神色中难掩心内惊恐,面色微白,头上微现汗渍,压在红衣姑娘顶门的那只右掌却丝毫不敢放松,目中凶光也不霎一下地凝注在旁立柳不肖身上。

他每一步,像一把重锤般敲在柳不肖与两位葛衣老人心上。

柳不肖尚能强自忍耐着,二葛衣老人面上神色却已随着宇文俊向外步履刹那数变,但身既不能动,口又不敢言,只焦急悲愤得须发皆张,目眺俱裂。

柳不肖双臂暗暗凝足功力,剑眉双挑,目射神光,满腔杀机怒火地凝注字文俊面上,以备寻出一刹那的空隙,暴起出手救人。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

宇文俊距门边的距离也一寸一寸地接近。

屋中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寂静得已可听出字文俊的急促鼻息。

宇文俊在距门边不到五尺之处,突然转过身形,一面对柳不肖,神色紧张地一步一步向门外退去。

柳不肖方自切齿暗骂一声:“好狡猾的东西。”

宇文俊已自挟着红衣姑娘至门边,就在他心中狂喜,身形方自作势慾纵的刹那间。

柳不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瞪目凝注宇文俊站立的门外,满面惊急地喝道:“这位姑娘,妄动不得。”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更何况平凡的宇文俊?

正自狂喜间,人耳此话心中一惊,不由地急忙回顾。

柳不惭卜中“怦”地一声,把握这千载难逢的刹那良机,暗哼一声,身形疾如电光石火,一闪扑上,左掌五指箕张径扣宇文俊按在红衣姑娘顶门的右手腕脉。

右掌并指如戟,疾点字文俊左肩“肩井”要穴。

宇文俊急忙回顾之时,身后空荡,哪有半丝人影?

恍悟上当,心中一急,方慾急跃后退,突然右臂一阵酸痛,右腕已上了一道铁箍,登时动弹不得。

一时心胆俱裂,暗一咬牙,左臂暗一运功,就要预备将红衣姑娘夹死,落个同归于尽,又猛党左“肩井穴”上一麻,一阵酸痛倏然上身,左臂不由地为之一松,昏迷中的红衣姑娘也就随着堕下。

柳不肖毫不怠慢,扣在宇文俊右腕的右掌一松,右臂一探一收,已将红衣姑娘接在手中,身形跟着飘然后退。

宇文俊惊恨莫名之际倏觉右腕一松,一见柳不肖救回红衣姑娘孤身后退,心中大惊,顾不得再出手攻敌,强忍左臂刺骨疼痛,双肩一晃,夺门而出。

柳不肖已将他恨之入骨,哪里还容得他逃走,剑眉双挑,冷喝一声道:“宇文俊,你给我躺下。”

左掌倏探,向着门外字文俊曲指遥弹。

宇文俊身形方自转过,虽党指风袭体,哪还来得及躲闪,心胆俱裂之余,方自闭目一叹,一缕指风已自击上背心。

宇文俊如遭千钧重击,心脉为之寸断,惨嗥一声,身形飞出三四步外,狂喷一口鲜血,砰然倒地。

柳不肖一指击毙宇文俊后,心中怨恨全消,目光一注宇文俊尸身,暗暗一叹,转身向僵坐榻上的二位葛衣老人走去。

这一连串的惊人变化,不过是一刹那间,二葛衣老人连惊呼都未来得及发出。

一见柳不肖手捧定红衣姑娘大步走来,不由老泪纵横,喜极而泣。

年纪稍长的狄仁杰更是神情激动,无限感激地道:“少侠神人,救回小女于前,为本庄除害于后,这等大恩不啻重生,狄仁杰兄弟、父女有生之日必不敢或忘,请先恕狄仁杰兄弟四肢僵化无法下榻大礼叩谢。”

柳不肖将红衣姑娘娇躯平放榻上,然后微笑说道:“狄老庄主言重了,柳不肖愧不敢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武林中人本份,更何况柳不肖来此本意只是替数百渔民寻仇而来,救回令媛,击毙宇文俊,不过一赎柳不肖孟浪槽懂之罪,弥补柳不肖心中之不安耳。”

狄仁杰面色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