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05章

作者:独孤红

柳不肖话声方落,狄映雪神情一震,娇呼一声:“柳少侠……”

娇躯跟着站起,神情激动,满面疚愧,妙目尽射两道异采,樱口数张,但却说不出话儿来。

狄仁杰兄弟因早已猜透柳不肖用意八分,倒还不太激动,饶是如此,仍自目射感激神色地齐呼一声:“柳少使

柳不肖国射神光地一扫狄氏三人,微微一笑,说道:

“三位先别如此激动,亦不可过份寄于厚望,在下不过竭尽绵薄,并无太大把握。”

狄仁杰微微一笑,轩眉说道:“少侠不必过于自谦,老朽亦曾穷尽心智,用尽方法试着治疗不下十次之多,希望幻灭之余,心情早如止水,不管能否奏效,少侠这种恩德,狄氏一门却是永远不敢或忘,少快不须多虑,但请放心动手就是。”

柳不肖闻言,略一思忖,转向狄映雪笑说道:“姑娘,贵庄除宇文俊一手训练的七十二名黑衣卫队外,能调出多少高手?”

狄映雪道:“高手倒是难找,不过我手下十余名青衣女

婢,却是个个不让须眉。”

柳不肖微一颔首,说道:“好极,姑娘家学渊源,当知运功疗伤之际,情况之重要,现在请姑娘即刻召集贵属,要他们分别把守此屋四周,不得放任何一人进人;姑娘则请劳神把守此门,只要能安然度过盏茶功夫,便平安无事啦。”

狄映雪武林世家,当然知道运功疗伤之紧要,闻言一颔螓首,妙目异采闪烁地深注柳不肖一眼,娇躯一闪,穿门而去。

柳不肖被狄映雪这异采闪烁地一眼,看得他心头不由一震,因为他体会得出,这一眼色含着什么。

望着狄映雪疾闪扑出的炯娜背影,暗暗一叹,随即转过身形,对狄仁杰兄弟微笑说道:“二位庄主且请稍待,候狄’姑娘布署好屋外后,咱们便开始动手疗伤,但愿吉人天相,二位庄主数年沉疴能霍然而愈。”

狄仁杰兄弟人目柳不肖一副安详自如、气定神闲的潇洒神态,心知这年轻人必有十分把握,不然神态不会如此从容,各人心中不由一阵狂喜。

狄英杰更是环目倏睁地哈哈大笑道:“说什么吉人,道什么天相,少快这种超人胸襟委实令狄英杰叹服,老朽兄弟多年沉疴如能侥幸痊愈,该是少侠你功与天齐,妙手回春,狄氏一门纵然脑浆迸裂,粉身碎骨亦不足以为报。”

柳不肖淡淡一笑,说道:“二位庄主大以言重,太以谬许,在下适才说过并无绝对把握,只不过竭尽绵薄罗以图

话犹未完,狄仁杰便即扬声一笑地说道:“少侠不可再这般过谦,老朽兄弟两对老眼未花,由少侠神态、眼神中已可看出少快成竹在胸,智珠在握,必有万全良策,这些我们暂不必说它,少侠运功为老朽兄弟疗伤以前,可要老朽兄弟自己做某种准备,但请先行示下。”

柳不肖对秋仁杰前半段话儿,但只扬眉一笑,未置是否,对狄仁杰这后半段话儿,却是毫不犹豫地道:“准备倒不必做甚准备,只是在下功力浅薄,届时还请二位庄主运用本身真元帮助在下输入二位体内的真气打通二位四肢僵化经脉即可。”

狄仁杰方一肃容颔首。

狄英杰突然轩眉问道:“少快将用何种旷绝真气为老朽兄弟疗伤?可否先行见告?”

柳个肖闻言一怔,略一思忖,苦笑说道:“这点尚请二位庄主见谅,家帅仪将这种真气传授在下,但却并未说出它叫什么名字,不过在下以为这可能是一种极为普通的真气,旷绝二字殊不敢当。”

尽管柳不肖掩饰得大衣无缝,但狄仁杰兄弟老姜味辣,何等的老江湖,岂有看不出他是有意掩饰?

各自诧异之余,不由暗忖道:“这娃儿不知是何来历,这般地一再掩饰行藏,不但姿质之佳乃百年难见奇才,而且面貌、气度、举止、谈吐,无一不俨然一代宗师,诚是人中

祥麟,不怕你守口如瓶地坚不吐实,稍时只要你一运功,老朽就不难看出你所用何种真气。”

思忖方了,门外响起一阵零乱步声,跟着狄映雪手握一柄长剑一闪进屋,向着柳不肖脉脉含情地一笑说道:“少侠,十余名青衣女婢业已如谕分布此屋四周,请少侠放心为我爹爹、叔叔疗伤,狄映雪即是拼至最后一人,也绝不让任何人跨越雷池半步。”

随即,妙目流波地向着柳不肖深情一注,一笑转身去向门口,面外而立,神情肃穆,如临大敌。

柳不肖入目斯情,心中大宽,转身上榻,盘膝端坐在狄仁杰兄弟身后,左右两掌并出,分抵狄仁杰兄弟背后“命门穴”上,语气凝重异常地说道:“在下这就为二位庄主运功疗伤,疗伤中二位体内冷热不定,势必万分痛楚,但请二位极力忍耐,万勿开口,只要能持撑盏茶功夫,即可告成。”

狄仁杰兄弟将心一宽,齐声说道:“少侠但请尽量施为,老朽兄弟自当极力忍耐。”

柳不肖凝重神色中掠起一丝笑意,双目一闭,开始为狄仁杰兄弟运功疗伤。

起先,柳不肖顶门缓缓冒起了一缕淡淡白气,越来越浓,片刻之后,他头上简直罩了一片白云,他那原本红润的面色也随着渐浓白气而逐渐呈现苍白。

狄仁杰兄弟话声方落,猛觉柳不肖按在“命门穴”的手掌微微一震,紧接着两股热流,由“命门穴”上源源不息地贯入自己体内,向自己奇经八脉缓缓迫去。

慌忙闭上双目,暗提本身真元汇合这股热流在体内慢慢运行。

起先体内毫无异状,但是这股热流竟然运行越来越疾。

接着各人便感到一阵贬骨奇冷,由体内生出,起先还能勉强忍住,后来若不是咬紧牙关地强行支撑,非得出声呼冷不可。

奇冷方始过去,体内又陡感一阵难耐的炙热,直热得二人喉头发干,眼前金星乱冒,浑身汗出如浆,衣衫为之尽湿。

好在炙热时间并不太长,片刻之后已是逐渐下降,二人浑身渐感一阵无比舒泰,竟然坐着浑然睡去。

至此,柳不肖头上白气渐散,以至乌有,暗呼一口大气,收回双掌,闭目打坐调息。

狄映雪虽说全神贯注屋外,但到底好奇心重,忍不住地利用眼角余光向榻上三人偷窥两眼。

无巧不巧地她第一眼恰恰看到柳不肖顶上白气正浓,父叔二人神情显得最为痛楚之际。

狄映雪当然知道此时正是运功紧要关头,芳心中暗暗震慑于柳不肖一身修为如此精纯外,更对柳不肖这种不惜本身真元,为自己父叔疗治多年的沉疴,那份古道热肠,如山重恩,感激得分心深处激动如怒涛般汹涌,一颗芳心更是牢牢的系在这位令人敬爱得无以复加的人儿身上。

内心的感激以及父叔的痛苦神情,直令她串串珠泪夺眶而出,慌忙别过头去,然而一颗芳心却因父叔能否霍然痊愈而忐忑不定,高高悬起。

狄映雪这忍不住偷窥的第二眼,适逢柳不肖运功为自己父叔疗伤完毕之际,人目父叔面挂安详微笑盘坐入睡,芳心中便已了然,狂喜之余,不由暗吁一口大气。

但是,柳不肖盘坐调息,却又令她强捺心中汹涌激动,未敢贸然打扰,第二次又慌忙别过头去。

头方转向门外,倏听身后有人轻声笑说道:“姑娘辛苦了,请传谕屋外那些姑娘们下去休息吧。”

狄映雪在身后话声方起之时,便自心中一惊,倏然转身,妙目瞥处,柳不肖已不知何时地竟含笑仁立在五尺以外,气定神闲,玉面红润,一点也无疲乏样子,神情气度,仍是那么安详、潇洒。

狄映雪被他那面挂微笑的口中神光看得心中“怦”地一跳,一抹红霞陡地升上娇靥,但是,瞬间她又忙自敛神,强忍娇羞地急道:“少侠,家父与……”

话犹未完,柳不肖c自轻笑一声,挑眉说道:“狄姑娘但请放心,柳不肖幸不辱命,二位庄主多年沉疴已愈,此时正陷入酣睡中,不过他二位四肢僵化过久,恐一时难以举步行走,只须静养一两日便可下榻走动啦。”

话声方落,狄映雪一声不响,娇躯一闪,突然跪倒。

柳不肖做梦也未料到秋映雪会突然来此一着,心中一惊,要隔空阻拦已是不及,急慌之余,闪身上前,双掌倏伸,分别轻抓狄映雪一只粉臂,微一用力,狄映雪一个方自跪至半途的如绵娇躯,已被抬起,柳不肖俊面通红,窘迫异常地急道:“狄姑娘,你这是……”

突然发现狄映雪娇靥如霞,螓首微抬,妙目流露无限深情地正凝注在自己面上,心中一震,倏然住口,紧接着一股兰麝幽香扑鼻而入。

狄映雪的绝代风华,娇艳慾滴的神情,再加上这股少女特有的兰麝幽香,使得柳不肖心中不由一荡,双掌虎口也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紧。

狄映雪两道秀眉微微一紧,娇靥红霞更是炽热异常,妙目一霎,娇羞慾滴地轻呼一声:“柳少侠……”

柳不肖心中不由一震,脱口轻呼一声:“狄姑娘。”

狄映雪娇躯倏起一阵轻颤,“嘤咛”一声,双目一闭,慢慢地向柳不肖怀中偎去。

柳不肖此时似是中了魔一般,竟双臂无力,任凭狄映雪缓缓偎来。

“情”之一字,魔力如是之大,使这一双沉醉中的人儿,此时此地竟然顿忘所以。

突然,一声轻咳传人耳中,一双人儿自沉醉中瞿然惊醒。

柳不肖心神一震,暗骂一声:“该死!”倏然收回双掌。

狄映雪娇躯一颤,妙目陡睁,倏然退回。

四目相对,柳不肖俊面恍如八月丹枫,狄映雪红透耳根,各自慌忙转向榻上望去。

这一看,直看得柳不肖、狄映雪二人倏然垂首,羞得无地自容。

榻上狄仁杰兄弟二人不知何时已自酣睡中醒转,正自笑吟吟地望定二人。

原来二人甫自酣睡中醒觉,猛觉浑身上下,精力充沛,舒泰异常,各自心中一跃,情不自禁地试着伸展一下四肢,这一试顿时使得狄仁杰兄弟心神狂震,惊喜慾绝地险些失声呼出。

二人手足除感有些虚弱无力外,竟然能够伸缩自如。

令诸人束手的多年沉疴,一旦霍然而愈,请想这狄仁杰兄弟何不必中狂震、惊喜慾绝。

方慾找柳不肖叩谢施救大恩,四目瞥处,入目即是这么一幕缠绵沉醉情景。

兄弟二人各自一怔,互相交换一个眼色,会心一笑,只得强捺心中万般激动地轻咳一声。

如今一见二人各自羞愧垂首,狄仁杰慌忙向狄英杰递过一个眼色,二人忙自收起笑容。

狄仁杰更是轻咳一声,神色凝重异常地肃然说道:“老朽兄弟承蒙少侠古道热肠,隆情盛意施展回春妙手,不惜本身真元地运功疗伤,如今已知沉疴已除,少侠两次如山重恩,不啻重生父母,此后半生已为少侠所赐,狄仁杰兄弟不敢言谢,此生但愿为奴为仆,听候差遣,脑浆涂地,粉身碎骨在所不辞,来生也要结草街环,图报万一。”

此言一出,柳不肖再也无法缄默下去,只得强忍羞愧,敛神静气地抬头强笑说道:“庄主太以言重,实令在下蕴心难安,二位庄主多年沉疴得能痊愈,可喜可贺,但是对在下来说,不过万分侥幸耳,这古道热肠、回春妙手八字谬许,在下更是愧不敢当,二位庄主吉人自有天相,才能出此奇迹,再则为二位疗伤并非在下一人之力所能臻至,若非二位庄主本身修为精湛地运功帮助在下,也必未能克竞全功,吉人天相,大助自助,是故在下对二位庄主毫无所谓‘恩’字可言,万请二们庄主安心静养,不必将此事常挂胸怀。”

一番话完,听得狄仁杰兄弟何止感激莫名,简直就是敬的无已复加。

他话声方落,狄仁杰便自一笑说道:“少侠之坦阔胸襟、超人气度,委实为狄仁杰兄弟数十年来首见,足可当之宇内第一人而无愧,不管少侠是怎么说,有恩也好,无恩也好,狄仁杰兄弟心意已决,滴水必报,纵攸斧铖加身亦绝地史改,我们是赖定了少侠啦。”

说完,一注乃弟狄英杰,相对一阵哈哈人笑,神悄显得豪迈,欢愉已极。

狄映雪如今已是羞意渐除,缓缓抬起螓首,闻言见状,喜极而泣,两串热泪夺眶而出。

数年来,她就从未见过自己父叔神情有这么豪迈欢愉

过,如今精神矍烁,英风尽复,她岂止芳心深处对柳不肖爱慕已极,深若瀚海?简就将他视若神明。

泪光潸然的一双妙目更是尽射万斛深情,无限感激地凝注在这位俊美人儿身上,霎也不霎一下。

柳不.肖目睹狄仁杰兄弟神情,私心自也为自己能做一桩救人善事而欣慰无比,但是表面上他却是面色一庄地突然肃然说道:“二位庄主若是仍是这般地将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