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06章

作者:独孤红

狄映雪暗中正自埋怨,柳含烟突然说道:“大庄主,在下适才突然想起一事,慾向庄主请教,只是不知当不当说出。”

狄仁杰一怔说道:“少侠心中若有疑问请尽管垂询,请教一字殊不敢当。”

柳含烟略一思忖,微笑挑眉说道:“在下在未拜谒庄主以前,曾在对岸‘百家村’一位徐老丈家中做客,听徐老丈说贵庄乃是三年前方自别处迁来,不知……”

话犹未完,狄仁杰便自一笑说道:“少侠那位友人说得不错,敝庄上百户人家只是三年前从别处迁来此地。”

柳含烟方一张口,狄仁杰一笑又道:“少侠敢是要问老朽等自何处迁来,为什么迁来么?”

柳含烟赧然一笑,微一点头。

狄仁杰略一思忖,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少侠不可只听老朽谈话而不动手,咱们边吃边谈好啦。”

话锋一顿,举箸夹了一块鹿脯,说道:。“老朽这二龙庄上百户人家俱是狄姓,且彼此均有血统关系,乃是一个甚为庞大的家族,庄主一职,每五年选举一次,因老朽这家族中

自来以打猎为生,故而无人不诸武技,是以庄主一职亦由公开比武选出,老朽兄弟不才,已连任十三年庄主之久,

柳含烟微微一笑,由衷地说道:“庄主高人,能者多劳,技压群伦,足为贵庄造福良多赢得连任,该是当然之事。”

狄仁杰淡淡一笑,尚未接话。

狄映雪突然娇声说道:“少侠,本庄庄主虽然以前俱是公开比武选出,但这最近一次却是在一场极为文雅的比试中产生的呢。”

柳含烟闻言方自略表诧异地轻“哦”一声。

狄映雪娇笑一声,双眉一挑,又继续道:“这一场比试中,我爹爹只是用十几根青竹分插地面,声称如果有人能从这十几根青竹的此方走过彼方,这庄主一职便拱手让于这能够通过之人,结果参加角逐庄主宝座的数十名本庄俊彦,悉数被围在这十几根看似平淡无奇,杂乱无章的竹阵之中。”

柳含烟道:“大庄主想是……”

狄仁杰突然一笑说道:“这些个不成气候的些微末技,难登大雅,贻笑大方,在少侠面前提及,无殊班门弄斧,不值一笑。”

话锋微顿,不等柳含烟开口,便自长眉微轩地一叹又遭:“说来惭愧,狄氏一族历代远祖j均能平安无事,安居乐业地住在狄氏自己一块原土上,唯独传至老朽这一代,却扶老携小地辗转远徙此处,说来也是天数,数百年来,原土之上那些飞禽走兽一直取之不尽,猎之不绝,唯独自狄仁杰

任庄主以来,那些飞禽走兽却越来越少,甚至几近绝迹,少侠请想,本族既以打猎为生,飞禽走兽即是每日生活所必需,民以食为人,食之来源既然已绝,本族就不得不另觅佳处以谋生活啦。”

柳含烟略一思忖,挑眉问道:“庄主可曾派人察看过鸟兽逐渐绝迹的原因么?”

狄仁杰点头说道:“老朽也曾多次命人至狩猎山林中暗中勘察,但却找不出丝毫道理来。”

柳含烟轻“哦”一声,颇感兴趣地道:“庄主可曾亲自察看过?”

狄仁杰一怔,说道:“这倒未曾,不过最后一次老朽曾命舍弟带领四五十名精干族人遍察全区,仍是茫然不知所以,故而只有委诸天意,忍痛迁徙了。”

说罢,又是喟然一叹,显似不胜愧疚,不胜感慨。

柳含烟沉思片刻,突然蹙眉说道:“若以在下看来,此事颇不单纯。”

狄仁杰一怔说道:“少快之意敢是说其间有什么蹊跷?”

柳含烟略一沉吟,神色颇为凝重地挑眉说道:“这个在下倒不敢妄下定论,不过若以常理推论,贵族居于原土并非一朝一日,而是时经数百寒暑,数百年来均是平静无事,而单单在庄主任职以后,却发生这么一桩怪事,不谓不令人费解,启人疑窦。”

狄仁杰双眉微蹙,苦笑说道:“少侠高见自是深有道理,无奈本族已是察遍全区,仍是看不出一丝端倪,智穷之余,只有委请天意了。”

此言一出,请人均是一阵默然。

柳含烟强蹙剑眉,陷入苦思,似在用他那超人智慧找出个中原委。

狄映雪秀眉浅蹙,妙目深深地凝注深思中的柳含烟。

狄英杰也是深蹙浓眉,神色阴沉地停杯不饮,似也为乃见这一席话儿说得酒兴全无。

倏地!

“大哥!”狄英杰浓眉一掀,突然说道:“柳少侠卓见不差,此事确是内有蹊跷。”

狄仁杰、柳含烟、狄映雪三人正自陷入深思中,被他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哥,叫得心中方自一惊,闻言却不由又是一怔。

狄仁杰一怔之后,方自诧然一声:“二弟,你这话是

话未说完,狄英杰便自神色不安地说道:“小弟当然有理由在,不过在理由未说出之前,还请大哥原谅小弟隐事不报之罪。”

“什么?”狄仁杰目射神光一按桌沿突然站起,但瞬间却又怒态一敛地倏然坐下,轻叹一声道:“好罢,你说罢。”

柳含烟、狄映雪二人暗吁一口大气,对望一眼后,又将目光移注在秋英杰一张浓眉轻蹙的老脸上。

狄英杰目光一注面色不豫的狄仁杰,一叹说道:“大哥请暂息雷霆之怒,小弟之所以隐事不报,乃是有不得已之苦衷,这件秘密举族唯小弟一人知晓,也在小弟心中一直隐藏三年,小弟也曾多次想对大哥报告,但是话到口边却又将之吞国腹中,加以你我兄弟走火入魔,四肢僵化,为恐增添大哥心中烦恼,小弟也就未敢贸然说出,今日若非柳少快提及,你我多年沉疴痊愈,小弟仍将一直隐瞒下去,让它成为一个永不为第二人所知的秘密……”

话声至此,脸上倏起一阵抽搐,及一片悔恨神色,须发皆动,显然心中激动异常。

片刻之后,神态方始渐渐恢复平静,一叹接道:“其实说来也是小弟不是,当时未加深思后果,否则小弟,也不敢将此等大事隐瞒不报。”

狄仁杰人目乃弟悔恨神情,心中颇感不忍,面色稍霁地一叹说道:“事已至此,悔恨无用,你尽管说吧,愚兄不怪你就是。”

此言一出,狄英杰脸上倏又掠起一阵抽搐,神色愧疚地一注乃兄,说道:“小弟昔日奉大哥之命,带领本族数十精干青年人山后,即将他们分为数批,分头展开搜索,小弟则独自一人由‘雾岭’翻山慾住‘亡魂谷一’一带搜寻究竟

“怎么?”狄仁杰神情一震,脱口说道:“二弟,你进过‘亡魂谷’?”

狄英杰目光凝注乃兄,微一点头。

狄仁杰一怔诧声说道:“二弟,‘亡魂谷’一带形势之险,族人一向视为畏途,裹足不前,你是知道的。而且‘亡魂谷’一带历代庄主一向列为禁区,严禁族人进内,你到那儿去做什么?莫非你在‘亡魂谷’内发现令你隐瞒三年的神秘事儿?”

狄英杰点头说道:“‘亡魂谷’形势险恶,一向列为禁区,小弟自然知道,不过小弟当时认为此事既然来得奇突,而且前所未有,就应该往从未有人到过而且一向视为畏途的地方去找,也许能找出端倪……”

狄仁杰猛一点头,说道:“二弟这话不错,但是你可是在此处发现……”

狄英杰目中异采一闪地咬牙点头:“大哥猜得不错,小弟就在进人‘亡瑰谷’内不到半里之处,发现了一桩不但奇突而且足以令人心胆慾裂的骇人事儿!……”

此言一出,柳含烟依然凝神静听,神色丝毫不变。

狄映雪花容微微一变,娇躯不由自主地向乃父身旁靠去。

狄仁杰神色一变,急道:“什么事儿,可是与此事儿有关?”

狄英杰冷冷一笑,狠声说道:“岂止与此事有关!重要关键简直可说完全在此。”

话锋一顿,目中异采连间地又道:“小弟一入谷口不到

半里,不但鼻间嗅出一股浓烈野兽特有气味,而且耳边还可清澈地听到群兽叱啸之声……”

“什么?”狄仁杰一怔,诧声说道:“难道说那些个已经绝迹的走兽都跑进了‘亡魂谷’不成?”

狄英杰猛一点头接道:“不错,当时小弟心中想法也与大哥此时一般,诧异之余顿忘所以,展开身形循着兽声飞驰而进,转过一块硕大无朋的嗟峨怪石,五六十丈外一幕令人难以置信的骇人景象吓得小弟倏然止步,隐身石后,由石缝间偷窥……”

话声至此,面上陡地掠过一片惊容,神情甚为激动地端起面前一杯“雪莲梅花露”,一仰而干,然后长吁一口气,接道:“由小弟隐身之嵯峨怪石算起,约莫五六十丈外虎,豹、熊、罴、狼、鹿,小弟一时说也说不完,总之咱们常见的野兽都全了,按说,这批东西绝不可能如此相处在一一起的,然而事实竟是如此,说来也令人难以置信,这批东西不但相处在一起,而且俱是趴伏在地,连那些咱们平日最感扎手的虎豹一类也是垂头低吼,威猛尽失……”

狄仁杰一怔,讶然慾绝地方自一声:“二弟,这……”

狄英杰一抹额上汗渍,挥手说道:“大哥且莫忙,容小弟慢慢说……”

轻吁一口气,目光一扫三人,又道:“小弟诧异之余,再一细看,这批东西竟然全是头东尾西地向着峭壁趴伏,小弟顺着方向再一细看……一桩奇事又将小弟震慑得若不是掩口的快,险些惊呼出声,说不定还会赔上一条性命,那峭壁之下有一个人高大洞,洞口竟然盘膝坐着一个人。”

“什么?一个人。”

“啊!”

狄仁杰父女脸色一变,神情大震,脱口齐齐一声惊呼。

柳含烟神色也自微微一变,星目神光一现即隐。

狄英杰“嗯”地一声,点头说道:“不错,一个人!一个足以令人望而丧胆的人,其实与其说他是个人,倒不如说他是个形态像人的怪物来得恰当,衣衫破碎,皮包骨,干瘪得几乎找不出一丝肉来,一头白发长垂及地,两只鬼爪般手掌,指甲几有半尺,这只是小弟先前看到的侧面,一直俟他进洞时方始看到,这个人身旁不到五尺处竟然还蜷伏着一条见所未见的红鳞巨蟒,一颗漏斗般大的蟒首高高昂起,红信吞吐足有数尺之长,碧绿目光正自虎视眈眈地凝注趴伏群兽,那颗巨大蟒首上还顶着一本色呈淡黄的小册子,小弟正自偷窥间,突闻那人仰首发出一声令人毛发悚然,刺耳难听已极的低啸,啸声甫发,谷内趴伏群兽倏起一阵颤抖,似是甚为畏慑,吼啸之声立止,刹那间寂静得一丝声息也无,那人啸声一落,右边鬼爪般手掌突然向前一探,只是遥空微微一招,牛犊般一只斑斓猛虎竟然随一抬之势倒飞人手……”

“啊!”狄仁杰父女惊骇慾绝,不由齐齐失声惊呼。

柳含烟神情微微一震,剑眉双挑地突然说道:“二庄主可曾记得群兽离那人盘坐处有多少距离?”

狄英杰略一思忖,说道:“据老朽当时估计双方距离不下五丈。”

柳含烟面色一变,星目神光一闪地挑眉说道:“‘虚空摘物’,功力竟能远达五丈,家师稍逊半筹,柳含烟更难望其项背,这人功力足能脾睨宇内,但却不知为谁,二庄主请往下讲。”

此言一出,不但是狄仁杰父女惊上加惊地难以自持,即是那叙述此事的狄英杰也自心神狂震地张口结舌做声不得。

试想,柳含烟已是技绝天人,盖代奇才,“一尊”更是功参造化,宇内共钦,而此人功力竟然还高出“一尊”半筹,此话又是从“一尊”唯一爱徒柳含烟口中说出,必然是真不假,狄氏三人怎会不惊骇得恍如天地崩裂,宇宙毁灭。

半晌,狄氏三人神色方始渐渐趋于平静。

狄英杰面上惊容未退,方一张口。

柳含烟神色自若地淡淡一笑,说道:“此事不必再提,二庄主但请往下说罢。”

如此一来,不但狄英杰神色一怔地倏然闭口,即是心中也想一问的狄仁杰也自不便再行张口了。

然而,狄氏三人却对这位盖代奇才的这份泰山崩于前而颜色不变的超人镇定,各自暗感惭愧之余,更是益发地敬佩不已。

狄英杰轩眉一声:“老朽遵命。”

微微一顿说道:“那怪人一把将那只斑斓猛虎吸入手中,一声恍若鬼哭的凄厉怪笑_左掌向着虎头微微一拂,那颗虎头便自应手而碎,然后那怪人即捧起虎头一阵狂吸,直到那虎脑浆吸尽,血液干涸,他方始振手一抛,将虎尸掷人群兽之中,随即群兽倏起一阵騒动,啸吼连声地向虎尸一拥而去,不到片刻虎尸便已毛骨无存,那怪人如此这般地一连吸食五六只兽血后方自罢手,他本就狰狞可怖令人望而生寒,如今,再加上满头满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