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08章

作者:独孤红

一瞬间,一阵急促马蹄声由“二龙庄”内传出。

紧接着,狄映雪骑着一匹枣红骏马,拉着一黑、一白两匹高头健马,疾如闪电飘风般飞驰而出。

狄仁杰兄弟不等狄映雪驰近,便自齐齐一声轻喝,身形突然飘起,迎着来势,半空中各一个盘旋,便自轻飘飘地落在白、黑两匹骏马上,一抖缰绳,齐向仲孙玉诸人驰来。

身法之高,看得请人无不暗暗点头,齐声喝彩。

狄仁杰领着乃弟爱女驰近仲孙玉诸人,歉然一笑,说道:“老朽为恐耽搁时间,情急之余,乃至献丑,比之诸位无殊班门弄斧,倒令各位见笑啦。”

仲孙玉微微一笑,说道:“好说,好说,庄主一庄之主,如此轻离,岂不……”

狄仁杰一笑说道:“老朽兄弟身受柳少侠之再生大德,若非日前少侠一再晓谕,早就随侍身后,今日诸位驾临,老朽一门焉能不附骥尾,再则,那无名孤岛乃是老朽世代所居原土,由此至彼,老朽自有捷径,也好为各位带路,如果能日夜不歇地兼程赶往,老朽敢担保,不出两天咱们便能弃马登舟。”

诸人闻言不由齐齐为之一喜。

仲孙玉一声:“如此,有劳大庄主啦。”

微一挥手:“走!”

甘余匹健马扬起一阵尘土,飞驰而去,转瞬不见。

请人心急柳含烟安危,自是披星戴月,栉风沐雨,马不停蹄,暂且不提。

容笔者掉过笔头,略略为各位叙述一下徐振飞祖孙怎样地与仲孙玉诸人联袂来此,及柳含烟此去情形。

原来徐振飞祖孙二人自那日洒泪离开柳含烟后,便毫不停滞地日夜赶往川中。

这日日薄崦嵫,黄昏时分,方始抵达“千面神君”齐振天所居的“飞云庄”前。

老远地,徐振飞祖孙二人便已看到“飞云庄”气势庄严雄伟的门前两边分站八名一身黑色劲装的抱刀大汉,神情肃穆,状至威猛,令人一见便会对这位素似神龙的神秘奇人,生出一种敬慕之心。

离庄门十余丈外,正负手伫立一位身材高大的锦袍老者,双目凝注衔日远山,不时发出一声令人闻之心酸的喟然长叹,好似有着一份极为沉重的心事。

徐振飞人目斯情,他虽然未能有幸见过齐振天之面,但这“千面神君”四字,他却是如雷贯耳,仰慕已久,故而丝毫不敢怠慢地拉过云姑轻声说道:“云儿,你且在此稍等一下,爷爷先过去请那老先生代咱们通报一声。”

随即,神情恭谨异常地向着锦袍老人立身处急步走去。

方走两步,锦袍老人已有所觉,但即头也不回地轻喝一声:“什么人?”

喝声入耳,徐振飞一震住步,不由地暗忖道:“此人好灵敏的听觉,我此时离他怕不有卅余丈?下人如此,‘千面神君’其人可知……”

提高声调,恭谨地说道:“小老儿徐振飞率小孙女有要事慾谒见贵庄庄主,尚烦请代为通报一声。”

锦袍老人轻“哦”地一声,缓缓转过身形,一张色如重枣般不怒而威的脸上,深蹙双眉下的一对民目,射出两道冷电般光芒,在徐振飞面上一扫即敛地说道:“徐老丈请上一步说话。”

徐振飞吃他那如电目光看得心中一凛,不由地暗道一声:“此人好深厚的内功。”

随即恭谨一声:“徐振飞遵命。”

急步走至锦袍老人面前,方一躬身。

锦袍老者双臂闪电般探出,一扶徐振飞双臂,微笑说道:“老丈偌大年纪不必多礼,但不知徐老丈要见敝庄庄主有何教言?”

徐振飞躬身不下,只得站直身形恭声说道:“尊驾此言怕不太以折煞小老儿?小老儿祖孙此来,乃是受命贵庄主一位故友,前来请求收留。”

锦袍老者轻哦地一声说道:‘“徐老丈是否可以先行说出那位要老丈前来敝庄的朋友他高姓大名?”

徐振飞闻言顿感为难,略一迟疑,嗫儒说道:“这一下小老儿斗胆恕难从命,小老儿来时,贵庄主故友曾一再嘱咐非遇贵庄主本人,不得说出他的姓名。”

锦袍老者哦地一声,挑眉说道:“竟还有这种事情,老朽不知,尚请见谅。”

微微一顿,一笑又道:“老朽即是齐振天,老丈但说无妨。”

“啊!”徐振飞心神狂震之余脱口一声惊呼,忙自躬身说道:“小老儿不知是神君在此,该死,该死,不敬之罪,尚望神君谅宥。”

锦袍老者扶起徐振飞微笑说道:“老丈言重啦,若论年纪齐振天应对老丈执晚辈之礼,何言不敬?老丈万万不可如此。”

此言一出,徐振飞心中陡起一阵激动,敬佩慾绝地暗忖道:“人言‘千面神君’义薄云天,威震宇内,今日一见,果然丝毫不爽,但这如此盛名,对人仍是这般谦冲的气度,亦非一般欺世盗名之辈可比……”

齐振天突然微笑说道:“徐老丈尚未说出齐振天那位故友姓名呢。”

徐振飞一怔,急道:“神君的那位故友姓柳……”

锦袍老者不经意地轻道一声:“噢,姓柳,叫……”

神情一震,神色大变,一把抓住徐振飞双臂目射神光地喝道:“什么?他姓柳?他叫什么?快说。”

徐振飞双臂陡地如同上了两道铁箍,痛彻心脾,不由地轻哼一声,同时也被“千面神君”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骇得瞪目张口,不知所云。

“放手!”

突然一声娇叱,一条纤小人影捷如鹰隼般疾掠而来,人未到一股劲风已向齐振天袭去。

齐振天、徐振飞二人同时被这声娇叱惊醒,齐振天歉然一笑,松手飘身后退。

来人一击未中,娇叱一声,方待再袭扑上。

“云站不得无礼,还不退后。”

徐振飞惊魂南定,看清来人,心中大急,脱口一声暴喝。

云姑闻声,硬生生地将娇躯刹住,退至乃祖身边,挑眉瞪目,面布寒霜,狠狠地注视着齐振天。

徐振飞喝退云枯,忙地跨进两步,向齐振天躬身说道:

“小孙女年幼无知,失礼冒犯,尚望神君海涵。”

云姑闻言一震,暗忖道:“好险,原来这锦袍老人就是‘千面神君’,既是‘千面神君’怎地这么不讲理……”

齐振天颇感窘迫地歉然一笑道:“徐老丈万万不可如此说,令孙女此举乃是理所当然,倒是齐振天心念故友,感情激动之余未克自持,失态冒犯,尚望老丈谅宥才是。”

话声一顿,徐振飞尚未说话,齐振天便自向着云姑微一欠身,说道:“姑娘受惊啦。”

俏姑娘此时方深悔自己孟浪,一见这位名震八方的奇人竟向自己欠身致歉,心中又是恐慌,又是敬佩,一时娇靥飞红,嗪首倏垂,不知所措。

徐振飞睹状,白眉一轩,轻喝一声:“丫头,还不快向神君……”

齐振天哈哈一笑,摇手说道:“老丈不可再复如此,似这般她赂罪,我道歉,何时方了,倒是烦老大快将齐振天那位故友大名示下才好。”

徐振飞闻言,白了乃孙一眼,转向齐振天恭声说道:

“小老儿谨代孙女谢过神君大量不罪之德。”

微微一顿,恭声又道:“神君那位故友自称柳不肖。”

齐振天脸上陡地升起一片失望神色,长叹一声无力地说道:“柳不肖,柳不肖,这么说来不是他了,本来么!身堕百丈深渊,纵是大罗金仙也是难逃一劫,我……”

徐振飞目睹齐振天失望神色,人耳一声“身堕百丈深渊”,脑际灵光一闪,脱口说道:“禀神君,那自称柳不肖的人即是小老儿祖孙由水中救起的。”

“什么?”齐振天目中异采顿现,急道:“徐老丈,贤祖孙可是来自北邙附近?”

徐振飞一怔说道:“小老儿来自‘百家村’却不知是否在‘北邙’附近,不过‘百家村’前那条大河确是由北方流下。”

齐振天闻言双眉顿蹙,略一思忖,突然轩眉问道:“徐老丈,那柳不肖他的年纪多大,长相如何?”

徐振飞毫不犹豫,随口说道:“柳相公看来最多不过甘上下,神君若问长相,俊美绝伦,举世无双,誉之人中祥麟毫不为过,身着一袭黑色儒服,举止温文洒脱,若非他后来无意中显露,小老儿简直就瞧不出他还是一位身怀武技之人呢!”

齐振天静听中,神色刹那数变,徐振飞话声方落,他便自突然扬起了一阵震天长笑,笑声一落,含泪凤目中神光暴射,神色激动欣喜异常地挥舞双臂狂呼道:“是他,是他,除了他谁有资格被称为人中祥麟,举世无双?”

神态一敛,仰首长笑,喃喃说道:“苍天有眼,神灵有知,我那拜弟竟然大难未死,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话声之后,哪里还是说话?简直就是哭泣。

突然,这位名满字内的一代奇人,竟然以一双颤抖手掌覆面低声饮泣起来。

这种心念故人,感人肺腑的真情流露,看得徐振飞祖孙二人也自为之热泪盈眶,感动不已。

半晌,齐振天神情方始渐渐趋于平静,松开双手,一抹泪痕,歉然一笑说道:“‘齐振天又是一次感情激动,未能自持,徐老丈万勿见笑。”

徐振飞闻言,举袖拭去眼泪,面色一庄,肃然说道:

“神君说哪里话来,这种感人肺腑的真情流露,徐振飞敬佩犹恐未及,何敢……”

齐振天突然说道:“徐老丈,且恕齐振天打个盆儿,老丈适才可是说过齐振天那位故友,是贤祖孙由水中救起?”

徐振飞一怔说道:“不错,柳相公确是小老儿祖孙由水中救起,不过救人于溺乃属……”

“老丈。”齐振天突然面色一庄,肃然说道:“由此时起,贤祖孙也即是齐振天的大恩人,请先受齐振天一拜。”

随即,一掖锦袍竟要行下跪拜大礼。

徐振飞一怔,不由又惊又急,忙不迭地跨进一步,就要搀扶,口中连道:“神君使不得,使不得,折煞小老儿祖孙了。”

齐振天有心一拜,徐振飞岂能阻拦得了,但觉搀扶在齐振天双臂上一双手掌一震,不由虎口一松,再慾躲闪已是不及,正好吃齐振天拜个正着。

徐振飞不由急得老脸通红,青筋崩起,顿足说道:“神君,你这是……”

齐振天拂衣而起,哈哈一笑,说道:“老丈,你可知道贤祖孙救起的到底是何人么?”

徐振飞一怔,诧声说道:“这个小老儿自然知道,柳不肖,柳相公难道有错?”

齐振天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柳不肖,一点不错,但是老丈你却不知道柳不肖即是齐振天情逾手足的拜弟,柳不肖只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实姓该叫柳含烟。”

此言一出,徐振飞祖孙二人神情为之一震,脱口失声呼道:“什么?神君说他即是柳含烟柳少侠?”

齐振天方自微笑颔首。

“哎呀!”徐振飞悔恨万分地一声轻呼,连连顿足恨声说道:“糊涂,糊涂!该死,该死!徐振飞真个老眼昏花,有眼无珠,恩人当前,竟然当面错过,哎,哎,这真是从何说起,怎不令人愧悔无及、抱憾终生。”

俏姑娘更是喜不自胜,搂着乃祖手臂泫然慾泣,只是激动得说不出话儿来。

齐振天睹状一怔,大惑不解地诧声说道:“徐老丈,齐振天拜弟分明是贤祖孙所救,怎地老丈却说我那拜弟是

话犹未完,徐振飞便自一声长叹,说道:“神君有所不知,小老儿原居洞庭,为避仇家川中三虎,方始运迁‘百家村’隐姓埋名,度那打鱼生涯,为了小老儿唯一的孙女,日夜担心川中三虎寻上门来……”

“好啦!”齐振天一笑摇手说道:“老丈不必再往下讲,后来必是我那拜弟知道内情,告诉老丈川中三虎已为名叫柳含烟者所击毙,可是……”

徐振飞将头连点地说道:“对,对极!神君推测不差,当时小老儿却不知柳相公即是恩人柳少侠,却当面错过了。”

齐振天微微一笑,说道:“这桩亭儿齐振天知之甚详,也即因为这桩事儿,齐振天方始有幸结识我那拜弟。”

话锋一顿,突然“哎呀”一声急道:“老朽倒险些忘了

请问老丈,我那拜弟此时是否仍在贵材?”

徐振飞闻言双眉顿蹙,忙道:“不是神君下问,小老儿也险些忘了,柳少侠在吩咐小老儿祖孙赶来川中投奔神君后,独自一人过河往对岸‘二龙庄’去了。”

齐振天一怔说道:“他到’二龙庄’去做什么?难道

徐振飞双眉蹙得更深,喟然一叹,将那日情形概要地叙述了一遍,最后又道:“小老儿虽然明知‘二龙庄’几个跳梁小丑不值柳少侠一击,但是那些东西生性残酷毒辣,什么卑鄙手段都施得出来,小老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