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 十 章 金色女子

作者:独孤红

暮色初至,龙虎镇的大街、小胡同已是家家掩门,行人稀少了。 

在往常,龙虎镇这时候正是热闹刚开始,可是打从十天前就有了变化。 

镇南一座荒宅废院里,每隔三天,在天刚黑的时候就有一片光芒上腾,跟点了多少盏灯似的。 

曾经有好事的去看过,可是一进那座荒宅废院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看见断壁危垣,只能看见人高的杂草,只能看见一闪一闪的萤火,还能听见吱吱的虫鸣。 

于是乎,这个字出来了:“鬼”。 

于是乎,家家户户每到天快黑的时候都关上了门,从那—刻起,龙虎镇像一座没有人的死镇。 

鲁少华带着人出发了,人不多,只有瘦削锦袍老者、白君人、紫膛脸老者,还有黄清。 

乍看上去,几个人都没带兵刃,其实,除了鲁少华每个人腰里都鼓鼓的。 

瘦削锦袍老者带路,一行五人直奔镇南。 

鲁少华几乎笑着说道:“金老没说错,这当儿的确很难看见一两个行人了,看起来他们的胆是比咱们江湖人小点儿。” 

瘦削锦袍老者道:“那是当然,咱们一天到晚在刀里枪里来回钻,不是挨刀就是杀人,他们那见过这个。” 

黄清轻咳一声道:“打从来那一天我就一直想问金老,金老可知道那光芒究竟是什么东西么?” 

瘦削锦袍老者摇头说道:“到现在为止,我还弄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不过可能是即将出土的宝物,或者是神兵利器一类的东西,听说这一类的东西到了快要出世的时候,夜晚会发出亮光。” 

鲁少华道:“我倒不稀罕什么宝物,希望是神兵利器,咱们武林中人爱的是这个,求的也是这个,要是谁手里有把神兵利器,那等于增添他一半功力。” 

瘦削锦袍老者谄笑说道:“有道是奇珍异宝唯有德者方能居之,少主先制老鹰犬,黄金城藏宝已是掌中物,武林总瓢把子的宝座也垂手可得,如今再得神兵利器,那是三喜临门,也由此可见少主德高,因而能上激天心……” 

鲁少华乐极,而且有点飘飘然,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道:“金老真会说话,要是真如金老所说,我非礼聘金老为我衡山世家的军师不可。” 

瘦削锦袍老者忙道:“那我就先谢谢少主的恩典了。” 

这句话刚说完,他猛然一怔停了步。 

他这—停步,自然鲁少华等忙也跟着停了步。 

这当儿五个人都看见了,一座荒宅大院已在眼前。 

暮色中看,这座荒宅大院确有几分凛人的气氛。 

门头挺高,但却已塌了一角。 

两扇油漆剥落的大门还在,虚掩着,露一条缝儿。 

门头上有块匾,但看不清上头写的是什么字。 

往两边看,围墙塌的塌,倒的倒,有几处完好的都有丈来高。 

人高的杂草从倒塌的围墙缺口处可以看得很清楚,静静的,一动都不动。 

从倒塌的围墙缺口处,还可以看见院子里或全塌、或半毁的亭、台、楼、阁,还有那一处处的青苔烂瓦堆,想当初这座大宅院里一定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使瘦削锦袍老者一怔停步的不是这个,而是大门口那一摊红红的东西,任何人一看都知道那是血,而且是用血写成了一个“鬼”字! 

瘦削锦袍老者跟着脸上变了色,道:“坏了,少主,有人知道这件事了。” 

紫膛脸老者冷哼一声,闪身就要扑过去。 

鲁少华伸手一拦,道:“慢着,咱们过去看看再说。” 

他当先迈步走了过去。 

紫膛脸老者跟白君人紧迈一步傍在他两侧。 

来到近前一看,那确是用血写成的一个“鬼”字,而且血还没凝,血色还没变,鲜红鲜红的。 

鲁少华道:“这个人也许还在附近。” 

随话目闪精芒,四下望去! 

瘦削锦袍老者蹲下身去,伸根指头沾了点血,嗅了嗅道:“少主,这不是人血。” 

鲁少华道:“咱们分开来找找看。” 

黄清、白君人跟紫膛脸老者应声要动。 

瘦削锦袍老者忙道:“动不得,少主,即将出土的东西一定通灵,万一惊动了它,您这一道龙虎镇就白来了。” 

鲁少华道:“难道说就任他戏弄,任他躲在这儿?” 

瘦削锦袍老者眉宇间掠过一丝阴鸷神色,道:“就让他在这儿好了,五对一,难道还怕他不成。” 

嘴里说着话,一对深沉的眸子却一直转动着,突然,他的眸子停止不动了,眸子中射出两道比电还亮,比冰还冷的光芒,那两道光芒凝望在一个地方,门头上那块匾后。 

黄清、白君人、紫膛脸老者都从他两眼里看出来了。 

黄清闪身要动,但没有瘦削锦袍老者快,他人快得像闪电,轻得像一缕烟,扑向了门头上那块匾。 

他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样东西,那是只鸡,脖子快扭断了的鸡。 

他原以为是人,现在却只是只鸡。 

他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可是并不十分明显,他道:“少主,那人就是用这只鸡的血写的字,这只鸡刚死不久,身上还是温的。” 

鲁少华倏然一笑道:“可惜没带酒来,要不然把这只鸡烤了,在这个地方喝上两杯岂不是美事。” 

洒脱! 

瘦削锦袍老者道:“少主,我怀疑他是……” 

鲁少华道:“李三郎?” 

瘦削锦袍老者微一点头,道:“龙虎镇只进来了两个武林人物,东门长青跟他!” 

鲁少华一点头道:“好,我正好藉这机会会会这位大名满天下的神秘人物!金老,时候不多了,咱们进去吧。” 

他迈步往一个围墙缺口处行去。 

紫膛脸老者跟白君人急忙跟了过去。 

这是鲁少华机灵处,他不走大门,他怕推开那两扇大门会响,也怕两扇大门处有什么埋伏。 

从围墙缺口进了荒宅废院,眼前都是杂草,视线也被那人高的杂草遮住了。 

轻轻地拨动着杂草往前走,鲁少华忽然拍手左指道:“黄总管!”他手指处有一棵大树,枝叶相当茂密,树在围墙外,枝叶却大部分伸进了墙里。 

黄清腾身拔起,一闪没入浓密枝叶中,转眼工夫之后他掠了回来,冲鲁少华摇了摇头。 

鲁少华没动声色,仍然拨动着杂草往前走。 

又走了十几步,跟前忽然开朗了,好大的一个院子,一眼望过去,除了或塌或毁的房子之外,都是芦苇一类的杂草。 

不远处有座没了顶、塌了堵墙的大房子,看样子当初是大厅,鲁少华迈步走了过去。 

这块地是一块块的花砖铺成的,没有草,却布满了鸟翎兽粪。 

几个人站在花砖地上游目四顾,没有一点风吹草动。 

鲁少华低低说道:“金老,光芒是从什么地方腾起的?” 

瘦削锦袍老者道:“后头,这儿还有后院。” 

鲁少华转身往后望去,这一看看得他脸色一变。 

倒不是他看见了光芒上腾,而是他看见了一双脚,一双人脚,一双男人的脚,穿的是普通的薄底鞋,白裤筒,挺干净的。 

这双脚从两三丈处—片草丛里伸出来,一动不动,看样子有个人躺在草丛里。 

鲁少华冷冷一笑道:“阁下,够了,不要装神扮鬼了,请起来露露面吧。” 

没看见草动,也没看见那双脚动。 

鲁少华一声冷笑又道:“黄总管过去看看,是不是一个死人。” 

黄清恭应—声,迈步走了过去。 

他走得很从容,可是他双臂已凝足了真力,而且,也暗中运气,护住了前身几处大穴。 

再远的距离也有个到的时候,何况现在只有两三丈远近。 

转眼工夫黄清到了那一双脚前,他轻咳—声道:“朋友……” 

草“哗”地一响,草丛里猛可里坐起个人来。 

黄清本来就有点提心吊胆的,这一来更是吓了一跳,他忙抽身往后退了三尺。 

那个人没往起站,坐着,手抱着两腿,睡眼惺忪的,含含混混地道:“真倒霉,好不容易找这么一个清净地儿睡觉,哪知道仍是不得清净,谁呀?” 

这个人穿一件雪白的长衫的文士装束,有一副颀长的身材,看上去挺潇洒,可惜那张脸让人不敢恭维。 

八字眉、吊客跟,一张脸蜡黄蜡黄的,没一点儿血色儿。 

话说到这儿,他眯着眼看了看黄清,又道:“什么事儿呀?” 

这当儿鲁少华等已掠到了黄清身边,瘦削锦袍老者道:“尊驾贵姓大名,怎么称呼?” 

白衣文士两眼忽地一睁道:“乖乖,怎么一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这么多个,是我看花了眼,还是这儿真有鬼。” 

紫膛脸老者冷然—声道:“少装疯卖傻,说吧,你到这儿来干什么的?” 

白衣文士睁着一双吊客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哦”了一声道:“敢情都是人,不是鬼,吓了我一大跳,我刚才不说了嘛,我是到这儿来睡觉的,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清静地儿……” 

紫膛脸老者冷笑一声道:“朋友,光棍眼里揉不进—粒砂子,既是这样,我可要得罪了。” 

他跨步就要欺上。 

瘦削锦袍老者伸手拦住了紫膛脸老者,道:“尊驾可是李三郎?” 

“李三郎?” 

白衣文士抬手指指黄清道:“那你可不是要输人一百两银子。” 

瘦削锦袍老者为之一怔。 

黄清脸色大变,喝道:“你究竟是谁,你怎么知道……” 

白衣文士忙以指压chún,“嘘”地一声道:“轻点儿,这地方嚷嚷不得,要是让人听见了,那可全完了。” 

黄清连忙住口不言。 

白衣文士看了看他,倏然一笑,道:“我怎么知道你跟人赌东道的事儿,是不?说穿了不值一文钱,当时我就在附近,就听见了,明白了么?” 

鲁少华突然开口说道:“尊驾究竟是谁,怎么畏首畏尾连个姓名也不敢报?” 

白衣文士笑笑说道:“到底是衡山世家的少主,口舌跟刀儿一样,一句能杀人……” 

—指黄清道:“这位大总管一百两银子输定了,你给他准备钱吧!” 

鲁少华道:“你是李三郎?” 

白衣文土一点头道:“不错,李清狂李三郎就是区区在下。” 

鲁少华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啊!” 

李三郎笑笑说道:“鲁少主,别瞧不起人,我化身千百,连我自己都忘了究竟哪一张脸是我的真面目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有俊的时候,我要是一旦俊起来,能把当世的美男子都活活气死。” 

鲁少华道:“阁下何不让我开开眼界。” 

李三郎摇头说道:“我不愿意惹麻烦,我要是换上一张俊脸,你鲁少主非杀我不可。” 

鲁少华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李三郎道:“因为我会让你失色,自惭形秽。” 

鲁少华还待再说,只听瘦削锦袍老者干咳了一声。 

鲁少华是个聪明人,当即改口道:“门口那个鬼字出自阁下的手笔?” 

李三郎赧然一笑道:“我打小就不喜欢写字,所以到现在字还是那么难看,诸位别见笑。” 

鲁少华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李三郎道:“鲁少主问我为什么写那个‘鬼’字?” 

鲁少华道:“不错。” 

李三郎窘迫—笑道:“我是为诸位,也是为了我自己,不瞒诸位说,我刚从民家偷了一只鸡,正打算把鸡脖子扭断就远远望见诸位来了,我情急生智,就用鸡血在门口写了个鬼字,原想吓退诸位我仍可以吃我的鸡,睡我的觉,却不料诸位都是胆大的人物,并没有被吓退,这么一来,我的鸡吃不成了,觉也睡不成了。” 

紫膛脸老者冷冷说道:“说了半天你只是为你,并不是为我们。” 

李三郎道:“谁说的,你急什么,我还有后话呢。” 

紫膛脸老者道:“你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李三郎道:“言重了,衡山世家的董百器董大护法,这话叫我怎么受得住,董大护法可知道,这座荒宅废院里真有鬼。” 

紫膛脸老者董百器冷冷—笑道:“是么?” 

李三郎道:“—点都不错!” 

董百器道:“这就是你为了我们么?” 

李三郎道:“当然,这荒宅废院的鬼可怕得很,我不让诸位到这荒宅大院来,不是为诸位好,是为什么?” 

黄清突然说道:“难道你就不怕鬼?” 

李三郎倏然一笑道:“可真让黄大总管说着了,区区在下曾从龙虎镇张天师那儿,游学过几天捉妖驱鬼的法术,所以妖魔鬼怪根本就不敢近我。” 

黄清道:“这么说黄某倒是走眼了,失敬,失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金色女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