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一章 上梁不正

作者:独孤红

五个人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回到了金宅,进了大厅,刚落座。 

屏风后转出一人,赫然是东门长青。 

五个人变色而起。 

东门长青却含笑说道:“诸位上哪儿去了,害得我等了大半天。” 

金鹏道:“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东门长青笑容一敛道:“不问我,我还不生气,我是来缉拿李三郎的,鲁少主居然伙同这个武林中的下九流,在茶中做手脚把我迷倒,这是什么意思?是单为对付我,还是为帮李三郎,我非要上南岳向令尊讨取个公道不可。” 

鲁少华好不难受,想到东门长青没制住,受了李三郎的害还落个帮李三郎,真够他受的,只见他红着脸,窘迫异常地抱拳躬身道:“东门老人家千万恕罪,是晚辈年幼无知,一时糊涂,您老人家今后再拿李三郎,晚辈愿倾鲁家之力帮您老人家的忙。” 

杀人也不过头点地,鲁少华既然认了错、赔了罪,东门长青还能再说什么?他脸色好看点儿了,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好吧,谁叫我跟令尊交厚,谁叫你鲁少主是我的侄儿辈,只是有几句话我是不得不说,年轻人做事以后不能这样莽撞,衡山世家家大业大,名列当世一谷、二堡、三世家之内,别让衡山世家的威名毁在你的手里。” 

鲁少华还能怎么样,只有受了,忙道:“谢谢老人家宽怀大度,谢谢老人家的教训!” 

东门长青也抓住机会大大地倚老卖老了一番,板着脸,点着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能知过,能改过就行了。” 

他转望黄清道:“黄总管,李三郎是不是来了龙虎镇?” 

黄清也够窘的,忙赔笑说道:“老爷子原谅,黄清……” 

东门长青冲他伸出了手:“拿来。” 

黄清道:“老爷子是说……” 

“忘了,还是想赖,”东门长青道:“你我赌的东道!” 

黄清道:“老爷子,您怎么真……” 

“当然真!”东门长青道:“我为人做事向来如此,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给吧,这一百两银子我敢拿。” 

黄清窘迫地转望鲁少华。 

鲁少华忙道:“我没带银子,金老先垫一垫吧。” 

金鹏忙答应一声取银子去了。 

东门长青指着金鹏出厅的背影,望着鲁少华道:“这种武林中的下九流,你怎么能听他的,幸亏我那个徒弟及时赶到救出了我,要不然你岂不落个谋害官差的罪名!” 

鲁少华苦笑说道:“老人家,晚辈知罪了。” 

东门长青道:“我那个徒弟追李三郎去了,李三郎姦诈滑溜是出了名的,我得赶快赶去帮忙,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再逃出手去了。” 

他迈步就走。 

鲁少华忙道:“老人家,您赢的银子……” 

东门长青道:“你当我真会要他的么?让他自己留着吧。” 

他飘然出厅而去。 

鲁少华等都怔住了。 

口  口  口 

东门长青出金宅往东南走,他走得不快,—点也不像赶去给他的徒弟帮忙的样子。 

走没多远,迎面走来了一个瞎眼老妇人跟一个美艳大姑娘。 

那美艳大姑娘打量了他几眼,突然开门问道:“尊驾可是东门老人家?” 

东门长青一怔停步道:“不错,老朽正是东门长青,姑娘是……” 

美艳大姑娘道:“我母女听说老人家在龙虎镇,特来相寻,老人家可否借一步说话?” 

东门长青道:“自无不可。” 

美艳大姑娘道:“谢谢老人家。” 

扶着瞎眼老妇人转身往来路行去。 

三个人到了镇东一片树林前,夜色很浓,四野寂静,美艳大姑娘先请东门长青在一块大石上坐下,然后跟瞎眼老妇人坐在对面一块大石上,道:“晚辈姓辛,叫辛佩诗,这是家母。” 

东门长青拱了拱手道:“老太太,辛姑娘。” 

辛佩诗微一欠身道:“不改当。” 

东门长青目光一凝道:“姑娘姓辛,但不知跟本镇辛员外有没有渊源?” 

辛佩诗道:“那是先父。” 

东门长青“哦”地一声道:“原来是辛夫人跟辛姑娘当面,听说府上年前遭盗,一家俱皆遇害,我也曾查过两次,但却查不出一点线索,没想到辛夫人跟辛姑娘还健在……” 

辛佩诗道:“怎么,您知道辛家这件事?” 

东门长青道:“老朽吃的是公门饭,负的是缉凶捕盗之责,焉有不知道的道理。” 

辛佩诗道:“这么说老人家查过这件案子,只是苦于没有线索?” 

东门长青微一点头道:“是的,但不知贤母女掌握的可有线索?” 

辛佩诗道:“我母女所以来找寻老人家,就是为求老人家指点一条明路,以便我母女为辛家惨遭杀害的数十口报仇雪恨!” 

东门长青道:“老朽若是有线索,用不着贤母女找寻老朽,老朽早就着手侦查了,而如今……” 

辛佩诗道:“晚辈看见了那帮凶徒之首,只不知何方去找他……” 

东门长青哦地一声凝目说道:“那太好了,那人是什么模样?老朽因为职务上的关系,会一再强记武林中黑白二道的人物,只要姑娘能说出那人的形象特征,老朽或许可以马上知道他是谁。” 

辛佩诗道:“我母女就是为此而来,所谓请老人家指点一条明路,也就是这意思!” 

东门长青道:“那么姑娘请快说说看。” 

辛佩诗道:“此人身材矮胖,赤红脸,年纪约五十多岁!” 

东门长青沉吟说道:“武林之中身材矮胖的人不少,有张赤红脸的却不多……” 

目光一凝道:“姑娘可看清那人的面目了?” 

辛佩诗道:“晚辈看得很清楚!” 

东门长青道:“姑娘若再见着此人,是否能认得出?” 

辛佩诗道:“他就是化成灰,晚辈也能认出他来。” 

东门长青微一点头道:“那好,老朽知道武林中有两个人是矮胖身材,五十多岁赤红脸,一个就在左近,咱们不妨去试试!” 

辛佩诗大喜,一阵激动道:“多谢老人家,但不知此人是谁,现在何处?” 

东门长青道:“老朽吃的是官粮,拿的是官俸,职责所在,自当陪姑娘前去缉凶拿盗,至于他是谁,等姑娘确定是他之后,老朽自当告诉姑娘……” 

转望瞎眼老妇人道:“夫人走路恐怕不方便,请贤母女在此候老朽片刻,老朽到镇里找辆马车去,去去就来。” 

他站了起来。 

辛佩诗跟乃母跟着站起,瞎眼老妇人道:“怎好劳动大驾。” 

东门长青道:“夫人别客气,站在老朽的立场,贤母女是协助老朽缉凶破案,老朽理应这么做。” 

他拱拱手,要走,可是,他忽然又停步凝目,问道:“辛姑娘说,知道老朽现在龙虎镇,特地来相寻?” 

辛佩诗道:“正是。” 

“辛姑娘怎么知道老朽现在龙虎镇?” 

辛佩诗道:“这个……” 

瞎眼老妇人道:“我母女是听人说的。” 

东门长青狐疑地看了看母女俩道:“知道老朽到龙虎镇来的不多,贤母女是听谁说的?” 

辛佩诗道:“我母女是在村西一家馆儿里听人说的,那个人穿一身黑衣,年纪在四十岁上下,身躯伟岸,脸上有络腮胡,老人家认识这个人么?” 

东门长青皱眉沉吟道:“穿身黑衣,四十岁上下,身躯伟岸,脸上有落腮胡,这是谁?” 

一顿接道:“不管他是谁了,也许是老朽到龙虎镇来的时候,他看见了老朽,贤母女请坐这儿等等,老朽去去就来。” 

他腾身飞掠而去。 

辛佩诗望着东门长青的背影道:“我真不惯说谎,刚才心头跳得好厉害。” 

瞎眼老妇人道:“为了李大侠,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咱们总不能让他去缉拿李大侠去。” 

辛佩诗回过身来道:“女儿就想不通,李三郎是这么个人,官府为什么到处缉拿他?” 

瞎眼老妇人道:“世上有些事是让人想不通,岳武穆赤胆忠心,国之干城,不也有人害他么?” 

辛佩诗道:“这位东门老人家不像个恶吏,甚至是个武林黑道既恨又怕的人物。” 

瞎眼老妇人道:“可是他身在公门,有些事由不了他!” 

只听一阵辘辘车声跟得得蹄声传了过来。 

辛佩诗道:“娘,他来了。” 

瞎眼老妇人道:“我听见了。” 

只见一辆马车在夜色中飞驰而来。 

马车驰到,东门长青跳下车辕道:“贤母女请上车吧。” 

辛佩诗道:“怎好让老人家……” 

东门长青截口说道:“难道老朽坐在车里,让贤母女坐在车辕上赶车不成?世上没这个理,贤母女不必客气了,请上车吧,咱们赶一阵,天亮之后就可以到了。” 

瞎眼老妇人道:“真是谢谢您了。” 

辛佩诗道:“晚辈告罪了。” 

浅浅—礼,扶着乃母登上了马车。东门长青跟着上了车辕道:“贤母女请坐稳了!” 

他挥起一鞭,赶着马车飞驰而去。 

笑褒姒到了龙虎镇。 

她望着龙虎镇那浓浓的夜色直皱眉。 

东门长青让她往东南方来,她到了龙虎镇,可是这当儿上哪儿去找他,上哪儿去打听他去。 

正望着龙虎镇浓浓的夜色皱眉,忽然间她有所惊觉,转身往后望去。 

夜色中,走来一个中年紫衣人,那一双眼正紧紧地盯着她,—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她当即转过身往前行去。 

—阵衣袂飘风声起自身后,那紫衣人掠过来拦住了,他笑嘻嘻地道:“姑娘干嘛见我就跑啊,我又不会吃人。” 

笑褒姒娇靥上马上布上了一层寒霜,道:“你要干什么?” 

紫衣人道:“不干什么,我想跟姑娘谈谈。” 

笑褒姒道:“有什么好谈的?” 

紫衣人道:“有哇,怎么没有。比方姑娘为什么这么大黑夜里—个人在外头跑哇,是不是跟家里谁吵架呕气跑出来的,要不要找个伴儿……” 

笑褒姒冰冷说道:“我为什么大黑夜里一个人在外头跑,那是我的事儿,用不着你管。” 

“哟!”紫衣人道:“我是一番好意,姑娘说话干嘛这么冲呀,姑娘,你这么美个人儿,大黑夜里一个人在外头跑,那可是件险事儿啊,来吧,让我陪陪你,跟你做个伴儿。” 

他伸手抓向笑褒姒的酥胸。笑褒姒眉梢儿一扬,叱道:“不知死活的下流东西,滚!” 

她飞起一掌挥了出去。 

紫衣人闷哼一声踉跄暴退,他脸上变了色,眼也睁大了,道:“我走眼了,原来你还是个练家子呢,怪不得啊,好哇,我就喜欢这带刺儿的,来吧,咱俩玩玩儿。” 

他闪身就要扑。“住手!”突然一声沉喝划空传了过来。 

紫衣人一惊,硬生生刹住了扑势。 

夜色中,五条人影如飞掠到,鲁少华、黄清、董百器、白君人,还有金鹏。 

不知道怎么回事,鲁少华落地便望着笑褒姒直了眼,一脸的惊喜神色。 

就是董百器,白君人、金鹏三个老头儿,也不由对笑褒姒多看了两眼。 

倒是黄清掠到便望着紫衣人喝问道:“怎么回事儿?” 

那紫衣人忙一躬身道:“回总管,这女子硬往镇里闯,属下在拦她。” 

笑褒姒冷冷一笑道:“是这样么?刚才胆子挺大的,现在为什么不敢说实话。” 

紫衣人道:“我说的怎么不是实话,你……” 

“住嘴!”黄清喝住紫衣人,然后转望笑褒姒道:“你说他不说实话,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笑褒姒道:“他在这大黑夜里拦住一个单身女子,动手动脚让我陪他谈谈,你还是问问他想干什么吧。” 

黄清双眉一扬,刚要说话。 

鲁少华突然说道;“黄清,你往后站。” 

黄清恭应一声退向后去。 

鲁少华一双锐利目光直逼那紫衣人,道:“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要听实话。” 

鲁少华身为衡山世家少主,自然有他的威严。那紫衣人头都不敢抬,嗫嚅说道:“禀少主,属下属下……” 

鲁少华冰冷说道:“跪下。” 

那紫衣人猛然抬头,骇然说道:“少主……” 

鲁少华道:“我衡山世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还不给我跪下。” 

紫衣人—句话没再说,转身掠去。 

鲁少华两眼寒芒暴闪,道:“黄清!” 

黄清飞身扑了出去,往那紫衣人身后一落,那紫衣人惨呼飞起,砰然一声落在丈余外没再动。 

笑褒姒看了鲁少华一眼道:“谢谢你。” 

迈步要走。鲁少华忙一抱拳,刹时笑容满脸,道:“芳驾请留一步。” 

笑褒姒停步问道:“有什么见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上梁不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