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二章 飞龙堡

作者:独孤红

东门长青到了两扇大门前,这两扇大门是一座石头城的大门,是两扇铁门。 

这座石头城不是辛佩诗坐在车上看见,门头上刻着飞龙堡三个金字的那座石头城。 

这座石头城是那座石头城里的一座石头城,比那座石头城小,围墙却比那座石头城高。 

原来飞龙堡是内外两重,分外堡内堡,外堡任人出入,内堡却是禁地,不是一般人能进出的。 

如今这座内堡的堡门前,站着八名手提雁翎刀的青衣壮汉,一个个神情冷峻、满脸剽悍之色。 

东门长青来到堡门前一拱手道:“麻烦哪位代为通报一声,东门长青求见潘堡主。” 

随即—张名帖递了过去。 

一名青衣壮汉接过名帖,上下打量了东门长青一眼,道:“你就是东门长青?” 

东门长青微—点头道:“不错,老朽就是东门长青。” 

那名青衣壮汉道:“你等等。” 

转身往堡内行去。 

东门长青一拱手道:“有劳了。” 

只听一名青衣壮汉对身边同伴低低说道:“我还当东门长青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呢,原来是个糟老头儿。” 

东门长青听见了,可是他装没听见。 

没多大工夫,那名青衣壮汉出来了,身后跟着一名紫膛脸中年青衣汉子,他出堡门便抱起双拳:“在下龚中和,职司飞龙堡迎宾,请随在下入堡。” 

转身当先行去。 

东门长青一声“有劳”,迈步跟了上去。 

那飞龙堡迎宾龚中和带着东门长青过了一片广场来到一处,看样子像座大厅,进去再看,里头的摆设很简陋。 

龚中和道:“你老请先坐坐,在下去请堡主。” 

他走了,连杯茶也没给倒,显然是有意冷落。 

东门长青何许人,他焉有觉不出来的道理?可是他没在意,受了。 

他坐了下去,刚坐定,只听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随听一个阴沉话声道:“这是谁进来过了,连门都不知道关。” 

随着这话声,门口出现一个人,是个阴沉脸瘦高个儿,他微微一怔,旋即凝目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好不客气。 

东门长青坐着没动,淡然说道:“我是来拜访潘堡主的。” 

阴沉脸瘦高个儿道:“谁带你进来的?” 

东门长青道:“你去问问你们自己人吧,我不认识那个人。” 

东门长青给他来了个以牙还牙。 

阴沉脸瘦高个儿脸色—变,一步跨到跟前,道:“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不客气?” 

东门长青道:“真要比起来,我的态度比你好多了,我能在这儿,自然是你飞龙堡的人带进来的,你还问什么,你这一套可以对别人,我东门长青不吃这一套,我来此是客,见的是潘堡主,别让武林同道笑你飞龙堡的人没有教养。” 

阴沉脸瘦高个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发作,他似乎有点犹豫,不发作嘛,这口气实在难受。 

正在进退之际,龚中和跟在—前二后三个人之后走了进来,那一前二后三个人,前头一个身穿青袍,魁伟高大,莽张飞般个威猛老者,后头两个是两个青衣老者,身躯要比高大青袍老者矮半个头,而且身材奇瘦,跟两根竹竿似的,尤其人长得奇丑无比,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东门长青站了起来,一拱手道:“莫非潘堡主当画?” 

高大青袍老者道:“正是潘世奎,尊驾……” 

东门长青道:“难道潘堡主没见着拜帖,没听下人禀报?” 

潘世奎突然—咧嘴笑道:“原来就是东门名捕,潘某失礼!” 

摆手道:“请坐。” 

东门长青目光一掠阴沉脸瘦高个儿道:“潘堡主,这位是……” 

潘世奎道:“敝堡总管管士杰,士杰,快去招呼他们倒茶去!” 

管士杰恭应一声躬身而去。 

东门长青淡然说道:“贵堡这位总管不大懂待客之道,潘堡主以后要多教教他,免得让他把飞龙堡的威名断送了!” 

管士杰脚下顿了一顿,但没停! 

潘世奎浓眉微轩,道:“他就是这脾气,有时候对我都这样。” 

东门长青一笑说道:“那就难怪了,对堡主都这样,我这个客人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他径自坐了下去。 

潘世奎跟着落了座,道:“名捕光临,飞龙堡增光不少,不知道有什么见教?” 

东门长青道:“好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免得耽误潘堡主太多工夫,是这样的,有人指控贵堡中人杀人放火,灭人一家几十口,我特来奉知您潘堡主一声。” 

潘世奎目光一凝道:“阁下不是跟潘某开玩笑吧?” 

东门长青道:“潘堡主,我吃的是公门饭,这是什么事,岂敢跟潘堡主开玩笑。” 

潘世奎道:“这么说,真有这回事?” 

东门长青微一点头道:“不错,真有这回事。” 

潘世奎道:“是谁指控我飞龙堡什么人杀人放火,灭人几十口?” 

东门长青道:“龙虎镇辛员外的夫人及她的爱女,她母女告的是贵堡总护法东方明东方护法。” 

潘世奎脸色一变叫道:“龙虎镇姓辛的母女,告的是本堡总护法东方明?” 

东门长青道:“正是。” 

潘世奎道:“她母女有什么证据?” 

东门长青道:“辛姑娘亲眼看见东方明行凶。” 

潘世奎道:“她母女现在何处?” 

东门长青道:“我只能告诉潘堡主,她母女现在飞龙堡内。” 

潘世奎道:“尊驾只能告诉我,她母女现在飞龙堡内,这话什么意思?” 

东门长青道:“堡主明鉴,东门长青是公门中人,她母女既一状告到我处,我有责任保护她母女的安全。” 

潘世奎道:“尊驾有责任保护她母女安全,难道说我飞龙堡还会拿她母女怎么样不成?” 

东门长青道:“潘堡主,那可难说啊,她母女告的是飞龙堡的人,我不得不加提防,再说她母女是苦主,设若她母女出了点什么差错,飞龙堡反指我血门喷人,到那时我一点根据都没有,我可是吃不消啊。” 

潘世奎冷笑一声道:“尊驾顾虑得相当周到,只是我飞龙堡的人一向奉公守法,尤其东方明,他是我飞龙堡的总护法,跟随潘某人多年,我潘某人知之甚深……” 

东门长青道:“潘堡主似乎误会我的来意了,是辛家母女指控东方明,东门长青吃的是这碗饭,不得不进行侦查,东门长青如今并没有把任何人当成杀火放火的凶徒,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也不敢轻置一言,此来只是请潘堡主协助我侦查而已!” 

潘世奎道:“这个潘某人做得到,潘某人虽然身在武林,但却一向奉公守法,我飞龙堡也薄有名气,潘某人既不敢包庇作姦犯科的凶徒,也不能让人随便坏我飞龙堡名声,但不知尊驾打算怎么个侦查法?” 

东门长青道:“我想先见见贵堡这位总护法。” 

潘世奎微一点头道:“可以,中和,请总护法来一趟。” 

龚中和应声而去。 

东门长青道:“潘堡主,设若辛家母女没什么有力的证据,而我也侦查不出什么,我只有治她母女个诬告之罪,设若辛家母女有确切的证据,或者是让我侦查出东方明有罪的证据,潘堡主……” 

潘世奎慨然说道:“这个尊驾放心,潘某人刚才说过,潘某人虽不能让人随便坏我飞龙堡名声,可也不敢包庇作姦犯科的凶徒,设若杀人放火,灭人一家几十口的事,真是东方明干的,潘某人自会把他交给尊驾。” 

东门长青一拱手道:“潘堡主公正无私,令人敬佩,我这里先谢了。” 

—人飞步闯了进来,正是那位身材矮胖赤红脸的东方明,他一进来便指着东门长青厉声说道:“东门长青,你的徒弟杀了我飞龙堡两个人,我正愁找你那徒弟不着,没想到你居然敢大模大样地到我飞龙堡来,正好,我今天就向你讨取一个公道!” 

东门长青淡然说道:“东方总护法,你说的这件事我不清楚,不过不管怎么样,那是你跟小徒之间的事,你尽可以找他算帐去,你要能杀了他,那是他学艺不精,我绝不会怪你,我现在有我的事,我公务在身,来此为的是公事,还请你冷静冷静,坐下来跟我谈谈。” 

东方明还待再说,潘世奎已抬手—拦道:“东门名捕说的对,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应该分清楚,你就坐下来跟他谈谈吧!” 

东方明没再说话,当即恭应一声坐了下去,冷冷地瞅着东门长青道:“你有什么公事要跟我谈的?” 

东门长青道:“请先告诉我,你去过龙虎镇么?” 

东方明还没有说话,潘世奎已然说道:“老兄弟,东门名捕是来侦查一件案子的,龙虎镇辛家母女指控你杀人放火,灭他辛家一家几十口,事关重大,你要小心应付,话说在前头,我不容人随便坏我飞龙堡名声,可也不包庇作姦犯科的凶徒。” 

东方明脸色一变道:“有这种事,有人指控我杀人放火,灭人一家几十口,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老鹰犬,莫非你那徒弟杀了我飞龙堡两个人还不够,你又……” 

东门长青道:“东方明!现有苦主在,她母女已来到了飞龙堡。” 

东方明脸色又一变道:“她母女在哪儿?” 

潘世奎忽然站了起来道:“我失陪片刻。” 

东门长青道:“堡主请便。” 

潘世奎带着两个丑老者走了。 

东门长青道:“我不能告诉你,她母女是苦主,也是唯一看见凶徒的人,我有责任保护她母女的安全,我不能让她母女有任何差池,使得死无对证,我落个毫无根据……” 

东方明道:“老鹰犬,你这话……这么说你是认定是我了?” 

东门长青道:“苦主认准了是你,我不得不提防一二。” 

东方明冷笑说道:“那你还来侦查什么,干脆抓我吃官司去不就行了。” 

东门长青摇头说道:“话也不是这么说,我是个公门中人,理应立场超然,她母女固然认准了你,毕竟那是她母女的一面之辞,我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便强人以法、定人以罪,我必须再听听你怎么说,然后再着手搜集罪证……” 

东方明道:“我怎么说,我自然是不承认。” 

东门长青道:“那是一定的,你还没有答我问话。” 

东方明道:“什么话?” 

东门长青道:“你去过龙虎镇没有?” 

东方明道:“我说没有,你信么?” 

东门长青道:“我对于你们双方说的话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顿了顿道:“据她母女说,她们看见那为首的凶徒身材矮胖,赤红脸,年纪约莫五十多……” 

东方明道:“当世之中身材矮胖的赤红脸可不只我—个。” 

东门长青道:“她母女认过你了,她断然说是你。” 

东方明脸色一变道:“她母女什么时候认过我了?” 

东门长青道:“今天快晌午的时候,你带着十几个飞龙堡高手,骑着马从外头回来,没有错吧?” 

东方明冷冷一笑道:“不错,确有这回事,只是一个去行凶杀人的人,会把他的真面目在人前显露么?” 

东门长青道:“按理说是不会,不过要打算灭人一门不留活口,那应另当别论。” 

东方明道:“事实上辛家有两个活口。” 

东门长青道:“那是漏网之鱼,或许你当时没留意,事后又找她母女不着!” 

东方明冷笑说道:“你倒挺会想的啊。” 

潘世奎带着两个丑老者走了进来,—抱拳道:“抱歉。” 

他往下一坐,接问道:“二位谈得怎么样了?” 

东门长青道:“东方总护法矢口否认,这是一定的。” 

潘世奎转望东方明道:“老兄弟,你没干这事么?” 

东方明正色说道:“别人不知道我,堡主还不知道我么?我一向敢做敢当,只要事是我干的,天大的事我也敢承认,不是我做的我不能替人背这个黑锅。” 

潘世奎伸手拍了拍他道:“我知道你不会的,现在什么也不必说,等东门名捕侦查过之后再说吧,你可以相信他,他是位名捕,绝不会冤枉好人的。” 

东方明道:“他要能公正无私,我就相信他。” 

东门长青道:“你尽可以放心,东门长青—向铁面无私,办任何一件案子都是不枉不纵!” 

忽然站了起来,冲潘世奎—拱手道:“潘堡主,我告辞了,谢谢潘堡主的协助。” 

潘世奎跟着站起道:“不要客气,潘某不敢当,这是我们小百姓应该的,尊驾公务在身,潘某不敢多留,中和,代我送客。” 

冲东门长青一抱拳道:“我不送了,我已经交待过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飞龙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