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四章 逍遥谷

作者:独孤红

笑褒姒就这么跟着闻人俊,闻人俊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 

其实,她并没有说非跟着闻人俊不可,闻人俊似乎也没有不让她跟的意思。 

夜色很美,美得不带一丝烟火气! 

月光银辉轻洒,地上没有一样东西不披上了银衫。 

闻人俊跟笑褒姒坐在一片草地上,细草如茵,好柔软。 

两个人静静地沐浴在月光里,夜风轻轻拂动着笑褒姒的秀发,笑褒姒仰望着夜空,突然笑了。 

闻人俊诧异地看了她—眼道:“姑娘笑什么?” 

笑褒姒道:“从小到大,我不知道有多少次一个人坐在外头痴痴地看着月亮,可是我直到今夜才发现月亮是这么美。” 

闻人俊道:“是么?” 

笑褒姒道:“你不是我,你无法体会我的感受。” 

闻人俊道:“我也常对人说这种话。” 

笑褒姒道:“你错了,这是我头一次对人说这种话,因为我头一次发现月亮这么美,你常对人说这种话可是你并不一定真正发现了月亮的美。” 

闻人俊道:“这倒是,直到现在我还看不出它的美究竟在哪里,也许你我的心情不一样,体会自然也就有所不同。” 

笑褒姒道:“不要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她的美的,也许,你已经发现了,你只是不肯去承认罢了。” 

闻人俊道:“你认为是这样么?” 

笑褒姒道:“我只是这么猜测,我希望猜对了。” 

闻人俊目光一凝,道:“姑娘,你为什么把时间浪费在—个不值得的人身上。” 

笑褒姒道:“我不要任何人认为值得,只要我自己认为值得就够了!” 

闻人俊以手当枕,往下一躺,道:“姑娘,你会亲手断送你的一辈子,我不忍害你,我一再忍,可是我怕总有一天我会忍不住。” 

笑褒姒道:“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就算你看对了,我愿意,并没有任何人勉强我,我谁都不怨,其实,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你的人,你忍住忍不住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闻人俊目光一凝,旋即摇头说道:“我真摸不透你。” 

笑褒姒拔起了一根小草,在手指上绕动着,道:“很简单,为—个情字而已。” 

闻人俊道:“打古至今,任何一个女儿家都会找一个老实可靠人做终身伴侣,为什么你……” 

笑褒姒道:“为什么我偏找你这样的人?” 

闻人俊道:“不错。” 

笑褒姒道:“因为别人不知道,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闻人俊怔了一怔,旋即倏然一笑道:“你没有亲眼看见过么?” 

笑褒姒道:“我亲眼见过,可是亲眼看见过的并不一定就是真实的,也就是说我看见的只是表面而已……” 

闻人俊道:“你我认识还没几天,你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内在?” 

笑褒姒道:“我当然知道,打从你救我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了,你救了我,逐退了东方明,足见你是厌恶东方明那种行径的人,你有很多次机会占有我,但你始终没动我,也足见你是个真君子,你为皇甫玉、罗绮香夫妇解围,足见你有一副侠骨柔肠,皇甫玉、罗绮香夫妇甘愿冒杀身之险把事情揽在他夫妇身上,也足见你是个能让人为你冒杀身之险的人,这已经够多了,我还要知道什么?” 

闻人俊忽地坐了起来道:“谁告诉你他夫妇是甘冒杀身之险揽事,谁又告诉你他夫妇是为我冒着杀身之险?” 

笑褒姒嫣然一笑道:“你可以瞒别人,瞒不了我,皇甫玉起先没认出你来,那是因为你脸上戴的有人皮面具,也由此可知你这闻人俊三字姓名是假的,你一提新人进了房,媒人扔过墙,他马上就知道你是谁了,足见你跟他是旧识,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帮你演那一出假戏,那两样东西原传说在令师东门老人跟你身上,这不是有意揽事是什么,这不是甘为你冒杀身之险是什么?” 

闻人俊皱了眉,道:“这个……” 

笑褒姒道:“唯一让我不懂的,病西施传言黄金城有人要把东西交给李三郎,使得李三郎成了众矢之的,而东门老人家跟你却是李三郎的对头,为什么东门老人家跟你会把事情从李三郎身上揽过来,这我怎么想也想不通。” 

闻人俊沉默了一下道:“老实告诉你吧,没人从李三郎身上揽事,只是那个黄金城来人身上的两样东西落在我手之后,我发现那两样东西毫无价值,他们却不相信,以为我把有价值的真东西藏了起来,所以他们都转过来追逐我了,如此而已。” 

笑褒姒道:“是这样么?” 

闻人俊道:“我说的是实情实话,你要不相信我就没办法了。” 

笑褒姒道:“我没有说不相信,其实这件事我相信不相信并无关紧要,我只知道刚才我所说的那些也就够了。” 

闻人俊苦笑一声,没说话。 

笑褒姒却问道:“刚才我所说的那些,没有错吧!” 

闻人俊道:“姑娘看法太主观,其实有很多事姑娘并不知道内情!” 

笑褒姒摇头说道:“我不要知道那么多,我能举一反三,见微知著。” 

闻人俊摇摇头道:“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把我当君子,把我当好人,好吧,既是姑娘这么轻看自己的一辈子,我也不便再说什么了!” 

笑褒姒目光一凝道:“你是说你要我了?” 

闻人俊摇头说道:“我没有娶妻成家的打算,我不愿意背这个包袱,拖这个累赘,我跟每一个女人都是露水姻缘。” 

笑褒姒道:“你也要跟我结一段露水姻缘?” 

闻人俊道:“我这是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我从不勉强谁,姑娘可以考虑。” 

笑褒姒道:“我不需要考虑,我愿意。” 

闻人俊道:“姑娘不后悔?” 

突褒姒道:“不后悔。” 

闻人俊伸手拉住了笑褒姒的柔荑。 

笑褒姒柔顺得很,一点也没有挣扎。 

闻人俊顺手一拉,把笑褒姒拉躺下,然后他躺了下去,就躺在笑褒姒身边,笑褒姒是仰卧,他是俯卧,他的一只手抚上了笑褒姒的腰。 

笑褒姒平静地望着他,一动不动,出奇的平静,闻人俊手放在她腰上,两眼也望着她,不动,也不说话。 

半晌之后,笑褒姒开了口:“又不忍了么?” 

闻人俊道:“这回不是不忍……” 

笑褒姒道:“那么又有了什么新理由?” 

闻人俊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让我无法动心。” 

笑褒姒往他怀里挪了挪道:“这样行么?” 

闻人俊摇摇头道:“不行,我不知道……” 

笑褒姒抬手摸上了领口。 

闻人俊突然坐了起来,一双目光直逼远处。 

笑褒姒笑了笑道:“又怎么了?” 

闻人俊道:“那边有夜行人。” 

笑褒姒道:“夜行人只是从这儿路过,是不是?” 

闻人俊道:“你是跟我一起去看看,还是在这儿等我?” 

笑褒姒笑了笑道:“背楼起楼,花间喝道,清泉濯足,煮鹤焚琴,都不比这杀风景,走吧,我跟你一起去看个究竟去。” 

她挺腰坐了起来。 

两个人迎风飞掠,直往不远处那山脚下扑去。 

一路无所见,到了山脚下,夜色茫茫,笑褒姒也没看见什么,她侧过娇靥,刚要说话。 

闻人俊抬手往前一指道:“别以为我是编理由,你看!” 

笑褒姒忙转头循他所指望去,果然,山脚里有条黑影一闪就不看了! 

她禁不住轻叫说道:“真有人。” 

闻人俊道:“要不是他杀风景,你这一辈子就算断送了。” 

说话间两人跟进山脚,月色下什么也看不见,适才那条黑影已失去了踪迹,只见山脚里两块山壁中间有条夹缝,黑忽忽的通往山深处。 

笑褒姒道:“他必是往山里去了。” 

闻人俊道:“我也这么想。” 

两个人穿过夹缝,径见一条黑影在月光下往山里狂奔,身法相当快,—个起落便是好几丈。 

两个人跟在那黑影身后穿林过涧,约摸盏茶工夫之后,一阵哗哗水声传了过来,那黑影转过一堵石壁往水声传来方向扑去。 

两个人跟着绕过了石壁,前后不过一转眼工夫,那黑影又失去了踪迹。 

跟前一块大石壁成凹字形,那边没有路,石壁下是一个径约两三丈的水潭,一条瀑布从石壁顶挂下泻入水潭,水珠四溅,水气成雾,哗哗之声震耳。 

石壁相当高,壁面长满了青苔,滑不留手,人绝不可能攀缘上去。 

那黑影哪儿去了? 

只有一种可能,他跳进水潭潜往水底躲起来了。 

笑褒姒道:“他是不是发觉咱们在后头跟他了?” 

闻人俊摇头说道:“不可能的,要是这样的话,山里有多少可以藏身的地方,他怎会跑到这绝路来!” 

笑褒姒道:“那你说他跑哪儿去了?” 

闻人俊刚要说话,只听一声轻微的凄厉惨呼传入耳中。 

这声凄厉惨呼几乎为哗哗的水声所掩盖,但两个人一听就马上听出这声凄厉的惨呼是从瀑布后传出来的。 

闻人俊为之一怔,俯身拾起颗石头,振腕向着瀑布扔了过去。 

石头穿过了瀑布,没了下落。 

闻人俊道:“原来在这儿啊,我先过去,等我看过情形出来之后再带你过去。” 

话落,他提气就要腾身。 

笑褒姒伸手拉住了他道:“慢着,你知道瀑布后那个洞有多大,你知道它在石壁上哪个部位?咱们对这儿的情形一无所知,贸然扑过去碰着石壁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闻人俊道:“不要紧,我有办法,我绝不会碰着石壁,也绝不会让水冲下去,你只管放心在这儿等着好了。” 

他提气,腾身,天马行空般往瀑布扑了过去,在要进入瀑布那一刹那间,他两手仲向前去,十个指头凝足了真力,他预备万一碰着石壁便把十指捅进石头里,先挂住身子然后再找地方借力回窜。 

但,他穿过瀑布,并没有碰着石壁,安安稳稳落在一个一人多高、五六尺宽的圆形洞穴里。 

洞里黑忽忽的,一时难以看见什么,也不知道有多深,他只看了—眼便潜身倒射往外窜去。 

掠过水潭回到了原处,他把他的所见告诉了笑褒姒,让笑褒姒跟在身后扑过去,然后,他二次腾身。 

两个人穿过瀑布进了洞,衣裳都淋湿了,笑褒姒—头秀发上都是水,尤其一个娇躯更是玲珑曲线毕现。 

她忍不住低低说了一声:“这是什么鬼地方?” 

闻人俊目光转向前去,道:“恐怕是龙潭虎穴。” 

笑褒姒一掠秀发道:“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闻人俊道:“咱们现在就进去,你跟在我后头。” 

他凝功护穴,当先行了进去。 

两个人顺着洞势往里走,这个洞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不得而知,反正相当干净,显见得经常有人走。 

盏茶工夫过后,眼前忽见天光,一个圆形的洞口就在两三丈外。 

从洞口外望,外面一片砂石地,砂石地上趴着一个人,别的毫无动静,什么也看不见。 

笑褒姒忍不住低声问道:“是不是刚才那个人?” 

闻人俊道:“恐怕是。” 

说话间已到洞口,闻人俊没有马上出去,他先投眼四下打量。 

人在洞口视野广,只见洞外是一个相当大的谷地,地上都是砂石,寸草不生。 

谷地成圆形,周围石壁陡势如削,高可摩云,山壁下有不少黑忽忽的洞穴,每一个洞穴口都插着两根火把,显然,洞里住的有人。 

闻人俊打量过一阵之后道:“眼下有两桩麻烦事,第一、这个洞可能是这个谷地的唯一出入口,第二、谷地里往的有人,人在洞里,咱们一进去马上就会被他们发现。” 

笑褒姒看得同样的清楚,她情知闻人俊所说不假,点点头道:“的确,那咱们怎么办,难道就此回头,半途而废?” 

说话间,只见左边石壁下—个洞口内走出两名紫衣人,一前一后,走到地上那人身边,—人一只胳膊架起了地上那人。 

笑褒姒一怔,脱门轻叫:“黄不空。” 

先前那人趴在地上,距离也稍远了些看不清楚,这当儿闻人俊也看清那个人了,一身乡巴佬打扮,的确是黄不空,他心头一震道:“确是黄不空,他缺了右手,右小臂用布缠着,想必是中了那张地图上的毒,为保全性命砍去了右手!” 

笑褒姒道:“他怎么跑到这儿来,这两个紫衣人又是干什么的?” 

只见那两个紫衣人架着黄不空,往这边行了过来,她忙又说道:“他们别是要出去。” 

闻人俊道:“恐怕是!” 

—拉笑褒姒,两个人双双后退躲进了暗处。 

只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逍遥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