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五章 逍 遥 谷

作者:独孤红

闻人俊没追,渐渐双臂也不抖了,手节也不响了,缓缓垂下了双臂,旋又在笑褒姒耳后各点了一指,笑褒姒马上又听得见了。 

笑褒姒刚才看呆了,如今定过神来忙道:“他那是什么异术,你这又是什么异术?” 

闻人俊淡然一笑道:“他那不是异术,而是西天竺一种霸道异常的武功,这种武功能在片刻间把自己的功力增加一倍,用以搏杀敌人,十之八九可以得手,不过他本身因为真力耗损过巨,在搏杀敌人后,他的功力也要减弱一半,并且半年内不能再跟人动手,我用的也是西天竺一种武功,我叫不出它的名称,它有点类似‘弹指神通’,但要比‘弹指神通’威力强大,而且是唯一能破除他那种武功的武功,幸亏他见机得早,要不然只一接上手,我固然多少要受点伤,他那一身武功便要报废了。” 

笑褒姒叹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吃到老、学到老,学无止境这句话的确没有错,幸亏他没有拼,要不然虽然他那一身武功报废了,可是你也要受伤,旁边还有那么多他的人,只怕你也要留在这儿了。” 

闻人俊道:“正是这样,不过人到了这时候总会先顾自己的,万一我只受点轻伤怎么办,权衡轻重,他岂敢冒这个险。” 

笑褒姒道:“你可曾想到,这种人留在世上总是个祸害?” 

闻人俊看了那个洞口一眼道:“他刚才所以跑,不是暂避,而是逃命,以我看他绝不敢在中原待下去了,恐怕此刻他已经不在这个逍遥谷里。” 

笑褒姒道:“你是说洞里另有出谷之路?” 

闻人俊道:“我是这么想,要不然他不会往洞里跑,你没有看见么,有几个也跑进了洞里。” 

笑褒姒微一摇头道:“我总是不大放心。” 

闻人俊道:“那么咱们就进去找找看,你跟在我后头,距离不要远过三步。” 

他迈步往逍遥谷主适才跑进去那个洞行了过去。 

笑褒姒快行—步忙道:“你看他会不会还留着心眼儿,想把咱们诱进去?” 

闻人俊道:“不能说没有可能,不过可能性并不大,咱们步步为营小心提防就是。” 

说话间两个人已行近洞口,就是两人由那位迎宾使者带着进神殿那处洞口,此刻两旁洞壁上的火把仍点燃着,但却看不见—个人,也听不见一点声息。 

到了那两扇巨大石门前,那两扇石门也敞开着,神殿里的景象可以一日了然,除了那两个已死多时的紫衣人之外,再没有别人了。 

闻人俊没有贸然进入神殿,他在两扇石门前停步,先抬眼打量里头那座神殿。 

寂静、空虚,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什么。 

只听笑褒姒道:“山腹里的途径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只不知道那位逍遥谷主往哪儿去了。” 

闻人俊道:“至少他不在这座神殿里。” 

笑褒姒道:“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闻人俊道:“刚才咱们曾经被困在这儿过,如今不能冒这个险,咱们还是到别个洞里看看去吧,到刚才咱们脱困的那个洞里去看看。” 

两个人当即转身出了洞,刚出洞,只见一个蒙面紫衣人从一处洞口里掠出,直往通瀑布那个洞口掠去。 

闻人俊道:“行了,有个可以问事的人了,你站这儿别动。” 

他提一口气腾身追向那蒙面紫衣人。 

那蒙面紫衣人的轻功身法如何能跟闻人俊比,闻人俊两个起落便追上了他,就在他要摸近那处洞口之前,伸手抓住了他,拍了他的穴道把他捉了回来。 

笑褒姒忍不住道:“你的轻功真好。” 

闻人俊笑笑道:“有时候得用它追敌,有时候得用它逃命,不练好它怎么行。” 

伸手拍活了那蒙面紫衣人的穴道,道:“你们那位谷主跑哪儿去了?” 

那蒙面紫衣人,忙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闻人俊道:“终归你是要说的,最好别等我动手。” 

那蒙面紫衣人道:“我是真不知道……” 

闻人俊伸手抓在了他左肩之上道:“我废你一条臂膀。” 

那蒙面紫衣人忙道:“我们谷主已经不在逍遥谷了,他从另一个秘密出入口出去的,那秘密出入口就在神殿后头,他已经把那处出入口毁了,我没来得及跟出去,所以只有回过头来走这处出入口了。” 

闻人俊点了点头道:“我没有料错,可知道你们那位谷主往哪儿去了?” 

蒙面紫衣人道:“这我就真不知道了。” 

笑褒姒道:“在中原他还有什么地方好去,可能去什么地方,这你总该知道吧?” 

那蒙面紫衣人道:“我们跟着谷主到了中原就在这儿安顿下来了,从没有到别处去过,中原不可能还有别的地方好去,以我看谷主很可能回西天竺去了。” 

笑褒姒道:“他不可能在中原另找个秘密处所,重振旗鼓么?” 

那蒙面紫衣人呆了一呆道:“这我就不敢说了,也许有这个可能。” 

“不会的。”闻人俊摇头说道:“他知道中原有比他强的能人,他也知道他的阴谋难以得逞,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了,他不会留在中原了,回西天竺后招兵买马,卷土重来倒是有可能。” 

顿了顿又道:“你也是西天竺的人?” 

那蒙面紫衣人道:“是的。” 

闻人俊道:“这么说你早在西天竺就跟你们谷主了?” 

那蒙面紫衣人道:“不错,是这样。” 

闻人俊道:“那么你该知道,你们谷主在西天竺原是个干什么的?” 

那蒙面紫衣人道:“我不知道。” 

闻人俊道:“你不说我毁了你的臂膀。” 

五指跟着用了力。 

那蒙面紫衣人闷哼一声,身子一歪,忙道:“我真……” 

闻人俊五指力加三分,只听蒙面紫衣人左肩上发出了“吱”地一响,只听他大叫说道:“我说,我说……” 

闻人俊松了五指道:“西天竺有种忍人所不能忍,受人所不能受的苦行忍术,看来你没学会,说吧,我听着呢。” 

那蒙面紫衣人道:“我们谷主原在阿修罗下院供职……” 

闻人俊神情一惊,道:“阿修罗下院!” 

那蒙面紫衣人道:“是的。” 

闻人俊道:“他在阿修罗下院担任何职?” 

蒙画紫衣人道:“他是阿修罗下院的一名尊者。” 

闻人俊道:“阿修罗下院的一名尊者,职位高不到哪儿去,据我所知阿修罗上下两院的尊者共分红衣、黄衣、白衣、黑衣、紫衣五等,他是哪一等尊者?” 

蒙面紫衣人惊异地望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知道……” 

闻人俊道:“我虽是中原人,对你西天竺的事知道得恐怕不比你这个来自西天竺的人少,答我问话。” 

蒙面紫衣人道:“他是个紫衣尊者。” 

闻人俊哼地一笑道:“一个小小的紫衣尊者,竟妄图到中原来称霸,他简直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你们呢?你们又是些什么人?” 

蒙面紫衣人道:“我们都是阿修罗下院的僧侣。” 

闻人俊摇头说道:“一个小小的紫衣尊者,带着几个僧侣,就想跑到中原来称霸,你们阿修罗院太欺中原无人了。” 

顿了顿道:“你告诉我,那个紫衣尊者带着你们跑到中原来,阴谋席卷中原武林妄图称霸这件事,你们阿修罗院的住持知道不知道?” 

蒙面紫衣人道:“知道。” 

闻人俊眉锋皱道:“这么说这件事等于是你们阿修罗那位住持指使的了?” 

蒙面紫衣人道:“是这样。” 

闻人俊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不难为你,我放你回去,给我带句话给你们阿修罗院的住持,阿难活佛虽得真谛,仍然苦修,从未离开过‘大雷音’一步,并没有把一身绝艺用在江湖上,劝他消除妒意,休动嗔念,要不然的话,中原能人辈出,他势必把西天竺创立不易的基业断送在中原不可,我言尽于此,你走吧,记住,不可在中原逗留。” 

他收回了手。 

那蒙面紫衣人站了起来,诧异地望着闻人俊道:“你说的这些……” 

闻人俊道:“你只管把话带回去,你们住持听得懂。” 

那蒙面紫衣人没再说话,转身飞掠而去。 

望着那蒙面紫衣人掠进那个洞里不见,笑褒姒收回目光,诡异地望着闻人俊,道:“刚才你说的那些……” 

闻人俊笑笑说道:“你也不懂,是么?” 

笑褒姒“嗯”了一声道:“我听说五十年前,世上有这么一位得道高僧阿难活佛,可是……” 

闻人俊微一摇头道:“现在别问,将来你会明白的。” 

笑褒姒道:“为什么现在不能说?” 

闻人俊道:“这件事牵涉的很广,一时说也说不清,再说这也是武林中的一桩秘密,现在揭晓还太早,所以我现在不能告诉你。” 

突褒姒道:“那要等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 

闻人俊道:“将来,也许不用告诉你,你自己就能看到,你自己就能明白。” 

笑褒姒道:“也许,这意思是说……” 

闻人俊道:“那要看西天竺阿修罗院那位住持是不是听我的话了,他要是不听我的话,再派人到中原来,或者是亲自带着他座下的尊者到中原来,那你就能自己看见,自己明白了。” 

笑褒姒道:“万一他要是听了你的不来了呢?” 

闻人俊道:“但愿如此,到时候我自会告诉你。不过以我看,你自己看见,自己明白的可能性比较大。” 

笑褒姒道:“那我就不管了,只要能让我明白,让我怎么明白都行!” 

闻人俊道:“你应该希望等我告诉你,别希望你自己看见,你自己明白。” 

笑褒姒道:“为什么?” 

闻人俊道:“倘若西天竺阿修罗院那位住持亲自带着他座下的那些个尊者到中原来的话,那将是中原武林的一次浩劫,他的武功有人可以抵挡,他的西天竺异术恐怕无人堪与匹敌。” 

笑褒姒道:“你不是懂很多……” 

闻人俊道:“我所懂的西天竺异术只能对付他座下的尊者,要是跟他比,那还差得远。” 

笑褒姒道:“他真这么厉害么?” 

闻人俊道:“据你所知,阿难活佛的一身修为如柯?” 

笑褒姒道:“我听说阿难活佛—身修为已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境界,为近百年来的第一高僧,第一奇人,所以世上尊为活佛,怎么,你问这……” 

闻人俊道:“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的住持,是阿难活佛的师弟。” 

笑褒姒一怔叫道:“你怎么说,他是阿难活佛的师弟,这,这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 

闻人俊笑笑没说话。 

笑褒姒道:“阿难活佛在中原,这位阿修罗院的住持远在西天竺……” 

闻人俊道:“当初三藏取经不也到过天竺么?” 

笑褒姒忙道:“你是说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的住持原是中原人?” 

闻人俊道:“应该说‘中土’比较恰当。” 

笑褒姒道:“那……” 

闻人俊道:“其他的耐心等到将来再问,好么?” 

笑褒姒道:“为什么现在……” 

闻人俊道:“理由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 

笑褒姒道:“那么,你刚才说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住持的武功,中原有人可以抵挡,是不是说你自己?” 

闻人俊微一点头道:“不错,我是其中的一个。” 

笑褒姒道:“你是其中的一个,另外还有谁?” 

闻人俊道:“我师父、还有李三郎。” 

“怎么?”笑褒姒道:“李三郎的武功也能抵挡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的住持?” 

闻人俊点点头道:“不错!” 

笑褒姒道:“你怎么知道李三郎的一身所学也能抵挡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的住持?” 

闻人俊道:“这是我的猜测,我这猜测是有根据的,你想,我能抵挡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的住持,我师父焉有不能的道理,我师徒二人曾经追捕李三郎多年,每次都被他兔脱,至今仍未能把他缉获,足见他有过人之能,足见他的一身所学跟我师徒二人不相上下,照这么看,他自然也抵挡得了这位西天竺阿修罗院的住持。” 

笑褒姒道:“可是……” 

闻人俊道:“有什么话咱们路上再说好了,我现在急着找两个人,咱们边走边说。” 

他可是说走就走,拉着笑褒姒往外行去。 

笑褒姒道:“你要找谁?” 

闻人俊道:“我要找病西施跟一位辛姑娘。” 

笑褒姒道:“你要找病西施跟谁?” 

闻人俊道:“一位辛姑娘,叫辛佩诗。” 

笑褒姒看了他一眼道:“辛佩诗。” 

闻人俊“嗯”了一声。 

笑姒香chún动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逍 遥 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