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六章 恨妲己

作者:独孤红

出了这座庙,笔直往北走,一口气行出了二三十里去,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众人抬眼环顾,只见一行人置身在—片荒郊野外,远山近水,林木处处,满眼都是让人浑身舒服的翠绿,吸一口气清凉沁心。 

闻人俊抬手一挥,道:“叠叠青山含碧,弯弯溪水流青,这世界多么美好,在这美好的世界上多活几年不好么,干什么非要你争我夺弄得到处血腥的。” 

唐三姑道:“你省省心吧,闻人俊,我们这些人一个个那够算顽皮的!” 

闻人俊道:“你比我年纪大,我应该尊称你一声前辈,唐前辈,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像唐前辈你,要在普通人家,早就该享享老太太的福了,说不定都抱了外孙了……” 

尤氏姐妹双双娇黡一红,飞快地瞟了他一眼。 

“住嘴,闻人俊!”唐三姑冷然地道:“我还不老,用不着你多为我操心。” 

闻人俊叹了口气道:“好吧,那算我没有说,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前辈这种固执耽误了自己晚年清福不说,可也连两位令嫒的……” 

唐三姑哼哼一阵冷笑道:“闻人俊,你要是想在我们母女之间点起火来,那你可是痴人说梦。” 

闻人俊正色说道:“唐前辈,我说的肺腑之言,完全是为你母女三人的,你母女都是女流,跟他们不同,这种事是流血玩命的事,唐前辈你已脱离了唐门,假若你有什么失闪,让两位令嫒在这险恶的江湖上投谁靠谁?倘若她二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唐前辈你这晚年的寂寞、空虚悔恨,又岂是那黄金城宝藏所能弥补的,当初唐前辈你脱离唐门为的是什么?像唐前辈这种性情中人,怎么会连这个都想不到呢。” 

唐三姑脸色大变,厉叱说道:“闻人俊,你……” 

她突然停了步,一点头道:“也许你说的对,好吧,我母女这就退出,告辞。” 

她二话没说,转身掠去。 

尤氏姐妹各深深一眼,浅浅一礼道:“多谢闻人少侠,我姐妹永不忘今日之赐。” 

转身双双掠去。 

闻人俊望着母女三人的背影,两眼之中闪漾着一种令人难以言谕的光采,道:“急流勇退,悬崖勒马,难得,难得!” 

鲁少华哈哈笑道:“闻人俊,你这三寸不烂之舌可真厉害啊,你要明白,我们这些人不是没主心骨的女流。” 

闻人俊转过脸来冷冷道:“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要是碰上必死的病,葯石罔效,无缘的人,佛也束手。” 

鲁少华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你明白这一点就行了。” 

南宫秋冷跟司马常始终神色冰冷,一言不发。 

又走了一阵之后,看看日头已经老高了,也可以感觉到热了。 

忽听笑褒姒道:“俊郎,我累了,歇会儿再走好不?” 

闻人俊立即点头说道:“好,咱们就到前面树林里歇一会去。” 

拉着笑褒姒就要走过去。 

司马常横剑—拦道:“小鹰犬,这由不得你。” 

闻人俊冷然说道:“谁说的,我不想走谁能勉强我,要想见着黄金城,你们最好顺着我点儿,别把我当阶下囚,闪开!” 

他曲指向着司马常的长剑弹了过去。 

他的指风强劲而快速,一向以快剑著称的司马常竟然来不及躲闪,“铮”地一声,长剑被指风震得带着颤抖斜向一旁。 

闻人俊拉着笑褒姒行去。 

司马常勃然变色,一振腕就要回剑递出。 

南宫秋冷抬手拦住了他,跟着闻人俊、笑褒姒行了过去。 

闻人俊跟笑褒姒进了树林径自找个干净地儿坐下,两个人互相依偎着往树干上一靠,笑褒姒美目一闭,“嗯”了一声,香chún边挂着一丝甜美笑意道:“真舒服,这地方让人舍不得离去。” 

闻人俊体贴地拍了拍她,柔声说道:“那就多歇会儿。” 

两个人就像单独相处似的,看也没看南宫秋冷一眼。 

鲁少华倏然一笑,笑得邪恶,道:“闻人俊,你这艳福真让人羡慕啊。” 

闻人俊理也没理他,眼一闭,头靠在树干上。 

鲁少华讨了个没趣,心里不是味儿,脸上全带出来,可是他却拿闻人俊没办法,他想伸手也没那个胆,只有自找台阶道:“好吧,不歇也是白不歇,咱们也坐会儿吧!” 

他径自矮身坐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一阵银铃般娇笑从林深处传出:“好狡猾的鬼东西,我看你往哪儿跑。” 

众人一怔,忙往林深处望去,连笑褒姒都忍不住睁开了美目,把—双目光投射过去。 

只有闻人俊跟没听见似的。 

林深处飞出了—只蝴蝶,前面一只是真蝴蝶,后面那个是像蝴蝶,穿了一身彩衣,身材美好,轻盈若燕,手里拿着把扇子东扑一下、西扑一下的。 

鲁少华站了起来。 

突然—— 

“哎哟!” 

—声娇呼,那彩衣女子停住了,檀口半张,美目睁得老大,那神态,那姿势,美极。 

鲁少华神采飞扬,一笑说道:“凌虚御空,翩然而来,莫非天人乎?” 

那彩衣女子倏地定过神来,道:“怎么这儿这么多人,你们都是……” 

鲁少华举手一指道:“我们是从这儿经过,在这儿歇脚的,请教……” 

彩衣女子目光一凝,道:“哟,好俊的个人儿啊,公子是……” 

鲁少华更加神采飞扬了,忙道:“我姓鲁,双名少华……” 

彩衣女子扇子挡住了檀口:“哎哟,莫不是衡山世家的鲁少主么?” 

鲁少华道:“不敢,正是鲁少华,姑娘……” 

彩衣女子连连捡衽,道:“原来是衡山世家鲁少主,奴家失敬了。” 

鲁少华忙答礼说道:“不敢当,姑娘是……” 

彩衣女子道:“奴家姓赵,小字飞琼。” 

笑褒姒脱口叫道:“恨妲己!” 

鲁少华“哦”地叫道:“原来是妲己姑娘……” 

恨妲己霍地转望笑褒姒。 

鲁少华忙道:“赵姑娘,笑褒姒也在这儿,见过么?” 

恨妲己“哎哟”一声,扭动细细的腰肢,风摆杨柳般走了过来,行走间美目流波,瞟了笑褒姒一眼道:“这位就是笑褒姒啊,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啊!” 

鲁少华迈步迎上前去,含笑说道:“赵姑娘名列当世四大美人之中,国色天香,风华绝代,鲁少华仰慕已久,只是福薄缘浅,不想今天在这儿碰上了赵姑娘,真可说是三生有幸。” 

恨妲己却像没听见他的话似的,盈盈秋波从闭着眼养神的闻人俊脸上掠过,娇靥上泛起一片惊讶之色道:“这位是……” 

鲁少华脸上抹过一丝异样神色,道:“东门长青的徒弟,闻人俊,笑褒姒的未婚夫。” 

恨妲己轻“哦”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东门名捕有这么一个徒弟呢……” 

忽然转过脸来道:“鲁少华,他说是谁的未婚夫?” 

鲁少华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恨妲己又一声轻“哦”转望笑褒姒,道:“叶姑娘令人羡煞妒煞。” 

笑褒姒淡然一笑道:“谢谢。” 

鲁少华眉梢儿微扬道:“赵姑娘,世上尽多洒脱俊逸之士,论条件比他强的也多得不可胜数。” 

恨妲已倏然一笑道:“说的是,我怎么忘了衡山世家的鲁少主就在眼前了,得能相逢便是缘,鲁少主要不嫌弃,我想就此跟鲁少主订交。” 

鲁少华立即神采飞扬,眉飞色舞,道:“嫌弃?我求之不得,得蒙赵姑娘垂青,那是鲁少华的荣幸。” 

金少秋脸上没什么表情。 

南宫秋冷跟司马常却哼哼发出一阵冷笑。 

恨妲己转眼望了过去,道:“鲁少主,这两位是谁呀?” 

鲁少华道:“霸刀南宫秋冷,大黄蜂司马常。” 

恨妲己“哦”地一声,上下打量了南宫秋冷跟司马常一阵,道:“原来是这两位啊,我是久仰大名,如雷灌耳……” 

南宫秋冷冰冷说道:“恨妲己,我跟司马常天生的怪,从来不爱女色。” 

恨妲已“咦”地一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鲁少华扬起双眉,道:“南宫秋冷,赵姑娘可没得罪你。” 

南宫秋冷冷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鲁少华是个聪明人,此时此地可不愿得罪这位有“霸刀”之称的南宫秋冷,何况南宫秋冷身旁还站着出招很快且擅长用毒的“大黄蜂”司马常。 

他趁这机会下台,伸手拉住了恨妲己的皓腕,道:“赵姑娘,来,咱们这边儿谈谈。” 

恨妲己居然不愠不气,而且也丝毫没挣扎,任鲁少华拉着她那柔若无骨、欺雪赛霜的皓腕走向一旁。 

南宫秋冷又是一声冷笑。 

这声冷笑声音不算小。 

但是鲁少华跟恨妲己居然像没有听见似的,两个人往棵树下一坐,径自谈笑了起来,简直就一见如故。 

金少秋轻咳一声走了过去道:“天赐红粉知己,可喜可贺,少华兄怎不给小弟介绍介绍。” 

曹少华“哎哟”一声道:“该打,瞧我多糊涂,怎么把少秋兄忘了。” 

金少秋笑笑说道:“少华兄可真是健忘啊。” 

鲁少华脸上一红,还没说话。 

恨妲己已然抬眼凝目,道:“莫非云梦世家金少主当面?” 

金少秋道:“正是金少秋。” 

恨妲己道:“哎呀,那真是太失敬了……” 

只听南宫秋冷冷冷说道:“闻人俊,歇够了没有?” 

闻人俊两眼一睁,拉着笑褒姒站了起来,道:“什么叫够,歇一会儿总比不歇好,走就走。” 

他拉着笑褒姒就走。 

南宫秋冷、司马常忙双双跟了上去。 

金少秋不甘落后,带着他的人也急跟了上去。 

鲁少华也慌了,忙拉着恨妲己站起追了过去。 

恨妲己突然说道:“鲁少主,你们这是干什么?” 

鲁少华还没说话。 

司马常那里已然说道:“鲁少华,说话可要征得大伙儿的同意。” 

鲁少华双眉一扬道:“这是公平竞争,事先谁也没明说不许再有人加入,我说话为什么要征得大伙儿的同意。” 

南宫秋冷冷冷说道:“他说的对,这种事本就是谁想加入谁加入的事,只要自问有把握,只要自问不怕血溅尸横就行,让他说吧。” 

司马常没再说话。 

恨妲已诧声说道:“鲁少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鲁少华当即把此行的目的说了一遍,当然句句真实,丝丝没有隐瞒。 

静静听毕,恨妲已“哎哟”一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奇珍异宝谁不想,只是眼前这么多位都是当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我可不敢不自量力,我不去……” 

鲁少华忙道:“赵姑娘尽管放心大胆去,鲁少华现在把话说在前头,我有我的,你有你的,这拼命的事自有我的人伸手。” 

恨妲己眨动了一下美目道:“真的么?” 

鲁少华道:“自然是直的,鲁少华说话向来是—言九鼎。” 

恨妲己笑了,笑得好娇好媚,娇躯往鲁少华身上一靠道:“你真好,那我就谢谢你了。” 

鲁少华趁势伸臂拥了恨妲已那水蛇一般的腰肢,笑问道:“你就只口头上谢我?” 

恨妲己居然没挣扎,没躲,娇媚地瞟了他—眼道:“你要我怎么谢,我就怎么谢,行了吧。” 

漂亮的女人眼波本就醉人,恨妲己典型的一代尤物,这娇媚的一瞥更是蚀人骨、销人魂。 

鲁少华一阵激动,两眼异采闪漾,搂在恨妲己腰上的那只手猛然一紧,道:“当然行,咱们—言为定,你可别忘了这句话。” 

恨妲己道:“你放心,忘不了的,我也跟你一样,向来是一言九鼎!” 

鲁少华又是一阵激动。 

只听金少秋道:“少华兄这份艳福才真令人羡煞妒煞,我若能有这么一位千娇百媚、倾国倾城的红粉知己,让我倾云梦世家的所有我都愿意。” 

南宫秋冷道:“不爱基业爱新人,典型的风流人物。” 

金少秋哈哈一笑道:“南宫秋冷,这你就不懂了……” 

忽听司马常道:“闻人俊,是不是前面那座山?” 

大家精神一振,忙抬眼望去,只见远处一座高山隐约于云雾之中,山势非常高,是属于峰高壑深那—类型的山。 

闻人俊—点头道:“不错,就是那座山。” 

司马常道:“看山跑死马,像咱们这样走法,至少要到天亮才能到山脚,天—亮还能干什么事,我看咱们不如赶一阵,你看怎么样?” 

闻人俊道:“悉听尊便,我无所谓。” 

司马常道:“那就赶吧。” 

闻人俊没再说话,拉着笑褒姒腾身掠起。 

南宫秋冷等谁也不愿落后,谁也不敢落后,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恨妲己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