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七章 求 助

作者:独孤红

这是一个小镇,不太大的小镇,镇上只不过几十户人家。

镇南有一家骡马行,做的是车马出租生意。

这天上午,骡马行里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很年轻。

男的,俊逸洒脱,女的,貌美如花。

做生意的两眼都雪亮,是什么样的主顾一眼就明白了!伙计迎上来了,掌柜的也从柜台里三脚并成两步地走了出来。

一哈腰,伙计堆上了满脸笑:“大爷、大奶奶要雇车?”

男的微一点头,目光却落在掌柜的脸上,道:“请问,可是掌柜的当面?”

掌柜的忙赔笑说道:“是,是,正是,正是,您二位有什么见教?”

男的道:“我来打听件事儿……”

掌柜的忙道:“您请说,您请说,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男的道:“半个月前,有母女俩雇了宝号一辆车,老太太约莫五十上下,两眼失明,姑娘二十上下,姓辛,掌柜的可记得么?”

掌柜的神色忽然一紧,马上摇头说道:“您恐怕弄错了,我不记得小号有这样的主顾。”

男的淡然一笑道:“掌柜真是不记得呢,还是不肯说?”

掌柜的脸色一变,忙道:“您误会了,我是不记得,怎么会不肯说,说这有什么要紧。”

男的道:“那可不一定,或许那位辛姑娘交待过,不许把她母女的去处随便告诉别人……”

掌柜的忙摇手说道:“不,不,不,您误会了,没有,没有……”

男的道:“掌柜的,你也不用隐瞒了,我知道辛姑娘一定这么交待过,不过我认为辛姑娘并不是要你什么人都别说,至少要是复姓东门的,或者是姓李的来打听,你可以告诉他们,是不是?”

掌柜的呆了一呆,道:“您是……”

男的笑笑说道:“我既不姓东门,也不姓李,可是我是姓东门的徒弟,这跟姓东门的本人没什么两样吧?”

掌柜的道:“您是姓东门的徒弟?”

男的道:“掌柜的,我没有骗你,我要是想骗你,我可以说我姓李,辛姑娘一定交待过,姓东门的跟姓李的这两个人多大年纪,长得是什么样儿,我虽然不能冒充老头儿,可是我能冒充那个年轻而又长得不太坏的姓李的,你绝对辨不出真假,是不是?”

掌柜的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您说的是,好说,我告诉您……”

男的一抬手道:“掌柜的,你不必告诉我,我雇贵行一辆车,贵行送我到那儿就行了。”

掌柜的忙点头说道:“对,对,对,行,行,行,您二位请坐坐,马上就给您套车去。”

扭过头去道:“快去套车去,找壮车,叫老牛去,上回是他赶的车。”

伙计答应一声奔向了后头,掌柜的拉过一条长凳请这两位客人坐下,然后倒了两杯茶端了过来。

掌柜的人客气,两位客人也客气,道谢,接过两杯茶,男的开口说道:“掌柜的,这一趟车钱多少?”

掌柜的忙道:“还照上回送辛老太太跟辛姑娘的价钱,三两三。”

男的连价都没还,当即掏出五两银子递了过去,道:“赶车生涯够辛苦,多出来的送给车把式买酒喝了。”

掌柜的连说不好意思,然后千恩万谢双手接过。

这家骡马行办事还真利落,掌柜的这儿接过五两银子,数声蹄声响动,一辆马车已驰到了门口,赶车的不愧叫老牛,三十来岁年纪,壮得跟条牛似的。

掌柜的一哈腰道:“您二位是再歇会儿,还是现在就走?”

客人站了起来,男的道:“还是现在就走吧,早动身早到,对了,掌柜的,什么时候才能到?”

掌柜的道:“很快,晚半晌就到了。”

男的没再说话,搀着女的出门登上了马车。

掌柜的跟在后头招呼车把式道:“两位客人有赏钱,送他二位到辛姑娘那儿,路上小心,赶稳点儿。”

车把式答应—声抖缰挥了鞭。

马车飞—般的前驰,出镇往东又折向南,一路上东弯西拐几几乎没走过直路,日头刚偏西,马车停了,只听车把式在车辕上叫道:“到了地头了,二位请下车吧。”

两位客人下了车,举目一看,四下荒凉,马车停在一条干涸的河沟旁,河沟里的土都裂了,显然已干了很久了。

河沟往下,婉蜒绵长,不知道往何处,往上,进了两座山夹成的一条谷地里,顺着山势曲折,没多远就拐了弯看不见了。

女的忍不住道:“这一带看不见人家啊。”

车把式在车辕上抬手前指说了话:“二位只顺着这条河沟往里走,就能找到辛姑娘的住处了,上回辛姑娘是这么交待的,车进不去,我就不送二位了。”

男的道:“这么说你也没到过辛姑娘的住处?”

车把式摇头说道:“没有,上回也是到这儿,辛姑娘就让我回去了。”

男的道:“那么你请回吧,剩下这段路我们俩自己走。”

车把式答应了一声道:“谢谢您二位的赏钱。”

当即拉转牲口赶着马车驰去。

女的道:“这位辛姑娘可真神秘啊。”

男的道:“也难怪,她母女甫报了仇,总得提防着点儿飞龙堡潘世奎的那些狐朋狗友,走吧,她母女的住处离这儿不知道还有多远呢,希望咱们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地方。”

两个人下了河沟,踏着干裂的泥土往山里行去。

河沟进山里西折,顿饭工夫之后两个人走到了河沟的尽头,这时候日头偏斜,山里已见暮色。

四下里林木森森,并未见有茅舍一类的建筑,却见一条小路通往林木深处。

男的抬手一指道:“咱们从这儿走进去试试。”

两个人当即又踏上了那条羊肠小路。

林里比外头更暗,静得很,除了入林野鸟鸣声之外,别的什么也难以听见。

盏茶工夫之后,眼前渐亮,小路已出了树林,水声潺潺,一条小溪横在眼前,溪上有几根粗竹并排扎成的一座竹桥,桥那边是两块插天峭壁夹成的一个狭窄谷口,谷口东一堆、西—堆地堆着不少石头,还插着几根枯竹。

男的两眼—睁道:“到了。”

女的抬眼四望道:“在哪儿?”

男的抬手一指那堆堆的石头跟根根的枯竹道:“你看,这跟我困南宫秋冷他们的那片竹林一样,是座暗含生克妙用的阵式,不过眼前这座阵式等于已被人撤去,你看见谷口地上那两根枯竹了么?要是把那两根枯竹往谷口两边一插,情形就不同了。”

女的道:“我说我怎么看那几堆石头跟那几根枯竹怪怪的,原来又是座暗含生克妙用的阵式啊,不知道谁把这座阵式撤了?”

男的道:“要看放下的那两根枯竹的位置,应该是住在谷里的人,也就是布阵的人撤的,自然是那位辛姑娘。”

女的道:“这么说,那位辛姑娘的胸襟不错啊。”

男的微一点头道:“那位辛姑娘应该称得上是位奇女子。”

女的道:“她在谷口布阵的目的,自然是为防闲人打搅,或者是为防潘世奎那帮狐朋狗友来寻仇,既是这样她又为什么把阵式撤了呢?”

男的摇头说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她不会无端地把这座阵式撤去的。”

说话间两个人已走过一堆堆的石头跟一根根的枯竹来到了谷口,男的看了那两根枯竹一眼,只见两根枯竹下端的泥土还是湿的,他当即说道:“看样子这两根枯竹是刚拔下来的。”

女的自也看见了,她道:“这么说这座阵式是刚撤去的?”

男的道:“可以这么说,许是她知道有是友非敌的访客到了。”

女的道:“她怎么会知道,难道她会算?”

男的摇摇头道:“这一带很静,车轮声跟马蹄声能传出老远,也许是她听见了,别人不会坐马车到这儿来,她可能把咱们当成了老爷子或者是李三郎。”

只听一个清脆甜美低声从谷中传了出来:“辛佩诗跟家母在此,贵客请进谷吧。”

女的眉梢儿一扬道:“好好听的声音。”

男的道:“主人邀客了,咱们进去吧。”

两个人并肩行进了谷口,事实上这谷口的宽窄也仅能容两个人并肩进出。

入谷口再看,很小的一个谷地,呈圆形,绿草如茵,花香沁心,右边谷壁下一座新盖不久的小茅屋,茅屋前站着两个人,一个衣着朴素的瞎眼老妇人,一个长发披肩的白皙清丽黑衣少女,正是辛佩诗跟她的母亲。

笑褒姒忍不住脱口轻叫:“好美的姑娘!”

只见辛佩诗脸色陡然一变,随听她道:“我只当是故友来访,却不料是两位生客……”

辛老妇人一怔说道:“佩诗,不是东……”

倏地住口不言。

辛佩诗道:“我母女是此间主人,请问二位是……”

男的遥遥一抱拳道:“辛姑娘,你我虽然未曾谋面,但并不陌生,我复姓闻人,单名一个俊字,东门老人家是家师。”

辛佩诗轻“哦”一声道:“原来是东门老人家的高足闻人大侠,东门老人家怎么没告诉我他有闻人大侠这么一位高徒?”

闻人俊含笑说道:“许是家师太忙了,他老人家在龙虎镇碰见贤母女,接着就是对付飞龙堡潘世奎,也没机会跟贤母女提别的,是不?”

他所以提起龙虎镇及对付飞龙堡潘世奎事,旨在证明他的身分。

这句话似乎奏了效,辛佩诗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闻人大侠说的是,蜗居狭小,不敢待客,就请二位外头坐吧。”

她母女面前放着一条长板凳。

闻人俊称谢偕同笑褒姒走了过去,到了近前抱拳躬身道:“闻人俊见过老夫人。”

辛老夫人还了一礼道:“老身不敢当,少侠请坐。”

闻人俊再称谢偕同笑褒姒落了座。

只听辛老夫人道;“佩诗,闻人少侠是不是还有一位同伴?”

“是的。”

辛佩诗一双清澈目光落在笑褒姒脸上,道:“我还没有请教……”

笑褒姒离座施礼,道:“叶秋吟见过老夫人。”

闻人俊道:“辛姑娘,叶姑娘是我的未婚妻,在武林中人称‘笑褒姒’。”

笑褒姒向辛佩诗含笑点头。

辛佩诗面泛惊讶之色,“哦”地一声道:“原来是当世四大美人中的笑褒姒叶姑娘,失敬了,叶姑娘请恕辛佩诗眼拙。”

笑褒姒道;“辛姑娘取笑了。”

辛佩诗那充满智慧的清澈目光从笑褒姒的娇靥上掠过,落在了闻人俊脸上,道:“东门老人家安好?”

闻人俊道:“谢谢姑娘,他老人家安好,他老人家另有要事,不克分身,特命我跟秋吟探望,并问候老夫人跟辛姑娘。”

辛老夫人道:“不敢当,真是太不敢当了,辛家的血诲深仇蒙令师仗义援手得以雪报,我母女深为感激,没齿难忘……”

闻人俊道:“老夫人言重了,家师在公门,缉贼拿盗,除暴安良,乃是他老人家的职责,何敢当老夫人这感激二字。”

辛佩诗突然说道:“东门老人家已经把助我母女报仇的事告诉闻人大侠了?”

闻人俊道:“是的,国有国法,潘世奎未能交由姑娘亲手处置,还望姑娘见谅。”

“好说!”辛佩诗道:“东门老人家助辛家雪报血海深仇,我母女感激都怕来不及,何敢过于奢求,再说元凶东方明也已伏诛,我母女也不该过于奢求。”

顿了顿道:“二位是怎么知道我母女住在这儿的?”

闻人俊道:“不瞒辛姑娘说,我二人从飞龙堡起逐段的查访,逐段的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家骡马行。”

辛佩诗道:“有累两位了,两位这么找我母女,不知道有什么见教?”

闻人俊道:“不敢当,家师命我二人代替他老人家,为中原武林的安危存亡特来求助于姑娘,请姑娘赐中原武林一臂之力。”

辛佩诗讶然说道:“我不懂闻人大侠的意思,想辛佩诗乃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闻人俊道:“辛姑娘客气了,家师跟我都已见过姑娘,都看得出姑娘身怀绝艺,修为高深,而且我刚在谷口也见着了姑娘所摆的阵式,想见姑娘更精擅九宫八卦、生克妙理……”

辛佩诗道;“见笑了,那是我瞎摆的。”

闻人俊正色说道:“辛姑娘,中原武林面临浩劫,安危存亡已在朝夕之间,非辛姑娘不能挽救,还请姑娘……”

忽听辛老夫人道:“闻人少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闻人俊当即就把逍遥谷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辛老夫人跟辛佩诗静听之余,脸色连变,及至闻人俊把话说完,辛老夫人的表情很凝重,但辛佩诗却已恢复了平静,她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既然西天竺的武功中原武林有可以抵挡之人,东门老人家怎么还让二位来找我……”

闻人俊道:“辛姑娘,西天竺的武功,中原武林固然有人可以抵挡,但西天竺的异术却非辛姑娘不能克制。”

辛佩诗含笑说道:“闻人大侠这话从何说起,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求 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