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十九章 一探虚实

作者:独孤红

辛佩诗建议往近处看看,她自然有把握进入禁制不被对方发现,闻人俊明白这一点,放心大胆的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往那片浓雾走,身周是片荒郊旷野,野草都快高过了膝,而且地面凹凸不平,很不好走,可是辛佩诗却如履平坦康庄,娇躯不晃不动,脚下也一点不迟缓。

闻人俊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见那片浓雾越来越近,离那片浓雾还有廿丈上下的时候,辛佩诗突然折向了左,口中说道:“闻人大侠千万别出我身后五步。”

闻人俊道:“姑娘放心,我省得。”

辛佩诗没再说话,绕着那片浓雾往左走,走了约摸二三十丈之后,她突然停了下来,回过身道:“闻人大侠请往雾里看。”

闻人俊闻言忙转眼往雾里看去,他看得心头为之震动!

此刻他的一双目光似乎能穿透浓雾,尽管还能看得见雾,但雾里的情景却能看得一清二楚,比大白天还清楚。

他看见几十个人围着几个圈圈席地盘坐,面向外,而且都闭着眼!

最外围一个圈圈,坐的是十名紫衣人,是阿修罗院的紫衣尊者。

往里数第二圈,坐的是八名黑衣人,是八名黑衣尊者。

第三圈是六名白衣尊者,第四圈是四名黄衣尊者。

第五圈是两名红衣尊者。

几个圈的中心点却是只坐着—个人,一个肤色黝黑、身材矮小枯瘦的锦衣老僧。

共是三十一个人。

只听辛佩诗道:“中间那—个人可是闻人大侠所说的阿难活佛的师弟阿摩?”

闻人俊道:“应该是,阿修罗院中红衣尊者位最尊,看起来那枯瘦老僧的身分地位却比两名红衣老僧还要高,自该是阿修罗院的那位住持。”

辛佩诗轻轻—叹道:“阿修罗院这次进袭中原的实力可怕,要不是闻人大侠能抵挡他们,中原武林就糟了。”

闻人俊道:“姑娘捧我了,应该说姑娘救了中原武林。”

辛佩诗道:“我为中原武林出力是有条件的,远不如闻人大侠……”

闻人俊道:“不管有汉有条件,姑娘总是救了中原武林。”

辛佩诗道:“闻人大侠,我—个人救不了中原武林。”

闻人俊道:“辛姑娘,我—个人也救不了中原武林。”

辛佩诗笑了,笑得好美、好动人,看得闻人俊为之—呆,只听辛佩诗道:“闻人大侠,我看不出有什么埋伏,你呢?”

闻人俊微一摇头道:“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埋伏。”

辛佩诗道:“那么咱们走吧,别让他们诸位担心,临走之前我想在这儿留点儿什么,闻人大侠以为怎么样?”

闻人俊道:“辛姑娘是想让他们知道咱们来过了?”

辛佩诗道:“不该么?”

闻人俊沉吟了—下,一笑点头,道:“也好,先挫挫老和尚的锐气,也好让他知道中原也有精擅天竺异术的能人。”

辛佩诗道:“那么麻烦闻人大侠以指代笔在地上写几个字……”

闻人俊不等话完,当即俯身出指,十个字“闻人俊、辛佩诗到此一游”一挥而就。

辛佩诗笑道:“好极了,老和尚要是个明白人,他就该知难而退,咱们走吧,还跟来时一样,请紧随我身后。”

她迈步行去。

闻人俊忙跟了上去。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一直到了刚才来时停身处,辛佩诗方双扬皓腕,又一阵轻风起,两个人又都不见了!

风停,两个人回到了峡谷的这—端,自己的阵地里,辛佩诗当即撤去禁制,众人一见二人回来,忙围上来问经过。

辛佩诗一一叙述,尽管阿修罗院这次进袭中原的实力可怕,但众人都是有恃无恐,听说闻人俊在那儿留了字,无不纵声大笑,连声叫好。

谈笑中,只听辛佩诗道:“还有一个时辰天就亮了,明天一早不知道能不能免去—场厮杀,大家还是把握时间多歇息,多养精蓄锐吧。”

有了她这句话,大伙儿都散开歇息去了。

想歇息的时候一个时辰好过,很快地东方已泛鱼肚色,是时候了,大伙儿抖擞精神站了起来,姑娘们陪辛老夫人坐马车,男的步行,一行人浩浩荡荡赴约去了。

胜券在握,大伙儿一路上谈笑风生,三里距离不算远,没多大工夫,摩云岭已然在望。

雾没了,一草一木清晰入目。

远远望去,阿修罗院的那些人仍是那样盘坐着。

辛佩诗道:“想不到这个老和尚居然还不死心!”

南宫秋冷道:“恐怕他还仗持武功取胜。”

司马常道:“有咱们这位吃公事饭的在,那恐怕不人容易。”

唐三姑突然道:“闻人大侠,唐门的毒用得上用不上?”

闻人俊道:“现在还不知道,到时候如果需要借重,我自当告知前辈。”

唐三姑道:“好吧,我准备着就是。”

说话间又到近前,闻人俊举手示意众人停住,此刻敌方距离约丈余,闻人俊昨夜留的字,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

闻人俊向着圈中那枯瘦老僧一抱拳道:“大和尚,闻人俊等赴约来了。”

那枯瘦老僧两道冷电般目光直逼过来,话声像发自冰窟:“你就是闻人俊?”

闻人俊微一点头道:“不错。”

枯瘦老僧道:“哪个又是辛佩诗?”

显然,他已经看见闻人俊昨天晚上在这儿留字了。

辛佩诗含笑道:“大和尚,我就是。”

枯瘦老僧冷电般目光扫了她一下,冷哼一声道:“原来都是些rǔ臭未干的后生小子。”

闻人俊道:“大和尚,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豪杰出少年。年纪大的人并不见得比年轻人强到哪儿去,昨儿晚上的事就是一个绝佳例证,对么?大和尚。”

枯瘦老僧一袭锦衣像吹了气似的,突然鼓起,两眼冷电般目光暴射,厉声道:“住口,你不要仗着一些天竺神术皮毛……”

闻人俊笑道:“大和尚,这要叫皮毛的话,大和尚所会的天竺异术又叫什么?”

枯瘦老僧一个身躯突然离地飘起,但旋又落了下去,只听他道:“好,好,好,且让你猖獗一时,我且问你,你那天竺神术是从哪儿学来的?”

闻人俊道:“大和尚弄错了,能在大和尚禁制以内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的不是我,是这位辛姑娘。”

枯瘦老僧一怔转望着辛佩诗,道:“怎么说,是你?”

辛佩诗微—点头道:“不错,大和尚是不是很感意外?”

枯瘦老僧道:“我不信,听我门下说,在逍遥谷……”

闻人俊道:“大和尚,破逍遥谷的是我,我也会天竺异术,不过我会的不多,这位辛姑娘才是个大家,而且可以称之为天竺异术中的第一好手。”

枯瘦老僧转望辛佩诗道:“这么说你真会天竺异术?”

辛佩诗道:“当然是真的。”

枯瘦老僧道:“你又是哪儿学来的天竺异术?”

辛佩诗道:“告诉大和尚也不要紧,一本书上。”

枯瘦老僧道:“一本书上,哪—本书上?”

辛佩诗道:“天竺秘录,大和尚听说过么?”

枯瘦老僧脸色一变道:“怎么说,你得了天竺秘录?”

辛佩诗道:“不错。”

枯瘦老僧冷笑一声道:“我知道天竺异术有这么一册秘录,我也曾穷几十年的时间找寻这册秘录,可是我没能找到。”

闻人俊道:“大和尚,这要靠福缘。”

枯瘦老僧道:“我不信她有这福缘。”

闻人俊道:“那么昨晚上她是怎么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的?”

枯瘦老僧脸色一变道:“那也许是你们施了什么诈术……”

南宫秋冷突然冰冷说道:“世上最糟糕的就是这种人,辛姑娘念你多年修为不易,想让你知难而退,你怎么执迷不悟,不信好办,你可以试试!”

枯瘦老僧霍然转注,道:“你是何人?”

南宫秋冷道:“南宫秋冷。”

枯瘦老僧冷然道:“听也没听过,你怕我不试,我就拿你试试。”

他抬手向着南宫秋冷扬了一扬。

辛佩诗也抬玉手向着南宫秋冷扬了一扬。

除了枯瘦老僧跟辛佩诗分别抬手之外,别的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觉出不对。

但枯瘦老僧却脸色大变,怒喝一声,一个人顿时没了影儿。

辛佩诗嫣然一笑,也刹时不见了芳踪。

众人正感奇怪,那个圈子里忽然又现出了枯瘦老僧。

而辛佩诗却出现在枯瘦老僧身后,只听她含笑道:“大和尚,我在这儿。”

枯瘦老僧大惊,要动。

就这—刹那间,辛佩诗却出现在原处,道:“大和尚,不要怕,我不会伤你的。”

枯瘦老僧脸色大变,转眼间面如死灰,道:“你……你真得到了天竺秘录?”

南宫秋冷冰冷道:“你现在信了?”

枯瘦老僧一叹说道:“苍天待我太薄了!”

闻人俊道:“大和尚,人要知足,知足常乐,学问本来就是没有止境的。”

枯瘦老僧两眼又现冷电,道:“我比你大多少,这道理我还不懂,无如……”

闻人俊道:“大和尚,知足才能常乐,嫉妒比不知足还要糟。”

枯瘦老僧厉声道:“谁说我嫉妒?”

闻人俊道:“大和尚要不是因为嫉妒,怎么会跑到西天竺去?”

枯瘦老僧站了起来,没见他动,他已然到了圈外,他站起来时身高不过五尺,此刻却暴涨两尺有余,只听他冰冷说道:“提起这件事我正要问你,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闻人俊道:“大和尚不要问我怎么知道大和尚的事,大和尚你身为阿难活佛师弟……”

“住口!”枯瘦老僧厉喝道:“我不是他的师弟!”

闻人俊一点头道:“好,大和尚可以不承认是阿难活佛的师弟,但却不能不承认艺出大雷音……”

枯瘦老僧道:“我当然也可以不承认。”

闻人俊双眉一扬,目中威棱直逼过去,沉声道:“大和尚,欺师灭祖是武林大忌。”

枯瘦老僧目光一接触到闻人俊目中威棱,神色突然为之一凛,道:“承认又如何?”

显然,他还有几分良知在。

闻人俊道:“大和尚可知,大雷音是佛门,大和尚是个佛门弟子出家人。”

枯瘦老僧道:“知道又怎么?”

闻人俊道:“大和尚,佛门弟子出家人,你怎么可以妄动嗔念于前,再动杀念于后?”

枯瘦老僧道:“这不能怪我。”

闻人俊道:“那么这该怪谁?”

枯瘦老僧道:“要怪这该怪阿难,当初我离开大雷音是他逼的,现在我要入主中原武林为的也是那一口气。”

闻人俊道:“大和尚,你是个佛门弟子出家人,而且也是位得道高僧,为一口气,这话是你应该说的么?”

枯瘦老僧大声道:“我这不应,那不该,难道说阿难他都对!”

闻人俊道:“大和尚,事实上阿难活佛确没有一点错,你当日愤而离开大雷音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没有获得真谛,而这你应该反省,应该自责,不应该迁怒到阿难活佛头上,事实上阿难活佛虽然得了真谛但却顾念同门之谊,自你离开之后,他一步也没出过大雷音,仍然是大雷音的一名僧……”

枯瘦老僧叫道:“这你又怎么知道的?”

闻人俊道:“大和尚,你不必问……”

枯瘦老僧冰冷一笑道:“你说不说已经无关紧要了,事隔多年后的今天,我也不在乎得不得到真谛了……”

闻人俊道:“既是如此,大和尚你为什么还要争一口气,为什么还要进袭中原?”

枯瘦老僧道:“我要跟阿难比个强弱高下。”

闻人俊道:“大和尚,阿难活佛毫无争强好胜之心,因为他始终没出过大雷音一步,没有用过他的一身所学。”

枯瘦老僧道:“可是他却是中原武林人人皆知的活佛。”

闻人俊道:“那是他做的让普天之下的人都尊敬。”

枯瘦老僧冷笑—声道:“那是他的做法,我的做法跟他不同,我要在宇内称尊,我也要人人对我低头。”

闻人俊摇头道:“大和尚,你大错特错了,阿难活佛服人是服人之心,纵然你能征眼中原武林,你征服的只是人的—张嘴,一副躯壳而已。”

枯瘦老僧道:“用不着你告诉我,这道理我懂,可是我不计较他们是口服还是心服,我要让世人知道,我也能强过阿难,这就够了。”

闻人俊双眉微扬道:“大和尚,你不像个佛门弟子出家人,只这一点你就比不上阿难活佛。”

枯瘦老僧道:“你错了,我是要在武功上胜过他。”

闻人俊道:“大和尚,你仗什么要在武功上胜过他?”

枯瘦老僧道:“我仗的是这么多年来的苦修。”

闻人俊道:“大和尚,学无止境,你学不到头的,人外行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中原多的是能人异士,而且你是在嗔念之下苦修,不会有多大进境的。”

枯瘦老僧两眼暴睁道:“你敢说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一探虚实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