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 二 章 病西施

作者:独孤红

南宫秋冷、司马常、杜十娘脸色微微一变,转眼往院东望去。

院东那—条长廊暗影中走出了三个人,这三个人臂靠臂、肩并肩,一点没错的是三个人,但下头却只有四条腿。

三个人怎么会只有四条腿呢,且看——

三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的在两边,那个女的在中间,两边那两个男的胖得跟肉球一样,腰比水桶还粗上一倍,脸是圆的,走起路,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的肉不乱颤。

两腮胖得挡住了耳朵,下巴那块肥肉遮住了脖子,想点点头恐怕都困难,两条胳膊比常人的粗一倍有余,一双肥腿比大象的腿细不了多少,迈起步来两条腿的肉互相碰击着,“噗”“噗”作响,半天才能跨出一步。

他两个,头上戴一顶文士帽,身上穿的是一件大花的华服,每人腰间,挂着一把长剑!

那个女的夹在中间,被那两个华服胖汉手挽手的抬着,她两双手臂紧紧的搂着那两个华服胖汉的脖子,不,不能说是脖子,那两个华服胖汉已经没脖子了,只能说接着两个华服胖汉的颈,等于是坐在一预软绵绵的“轿子”上。

两边两个华服胖汉那么胖,胖得都走不动了!

中间这个女的却瘦得跟人干儿一样。

看打扮,像二三十岁年纪,云髻高挽,鬓边还插了朵红花。

那张脸,既黑又干瘪,就是把她放在磨里磨,只怕也磨不出一点水来,两个眼眶深陷,鼻子扁得只看得见两个黑窟窿,嘴可真够小的,也鲜红,像是涂了什么东西,只是那嘴小不是天生的樱桃小嘴儿,而是干皮皱成了一点。

看这张脸,她至少有五十多岁年纪,可是她却偏偏穿一件腥红的宫装,真是丑人多作怪。

杜十娘一皱眉,捂住了嘴,道:“我怎么有点儿恶心!”

那女的看了她一眼,小嘴儿动了—下,像是笑:“大嫂子,你怕害喜了吧?”

这一下可揭了杜十娘的疮疤,触中了杜十娘的隐痛,杜十娘天不怕,地不怕,拿什么话骂她她都不怕,就怕人家拿这句话“恭贺”她。

杜十娘这个人,凡是女人家该会的她都会,可就是不会生孩子,当初也就是因为这,让她那婆家给休出来。

杜十娘给了人家一句,人家没在意,人家以牙还牙给了她一句,她受不了,脸色一下子发了青,尖叫一声向那丑女人扑了过去。

别看杜十娘平常娇滴滴的,一副弱不禁风姿态,她一旦动起来还真快,一阵风般扑到了那丑女人跟前,抬起双手便向丑女人当胸拍了过去。

那丑女人一动没动,甚至于连头也没抬,更没看杜十娘—眼,她左边那华服胖汉却突然一个转身把整个后背反向了杜十娘的双掌。

砰然一声,杜十娘两掌拍实,那华服胖汉身上的肥肉只哆嗦了一下,杜十娘却“哎哟”一声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摔了个仰八叉,两条粉腿都露出来了,她坐在地上怔住了,她自己知道,刚才那一掌像拍在一块钢板上,连手都震疼了。

丑女人忽然生了气,—把揪住了那华服胖汉的耳朵,扯着她那破锣般沙哑嗓子叫道:“你是怎么搞的,害喜的女人撞得么?动了这位大嫂的胎气你拿什么赔,你们男人家就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那华服胖汉苦了一张脸,可仍赔着笑,尖声尖气地道:“心肝,宝贝儿,我哪是撞她啊,我是怕她拍疼了你,你看她那母夜叉般丑模样儿,她那一条命还没有你脚指头缝儿里的泥值钱呢。”

丑女人笑了,那张小嘴儿突然咧得好大好大,要没耳朵挡着,真能咧到脖子后头去,笑声跟鸭叫一般:“我的小亲亲,你那张嘴儿可真甜,真会说话啊,来,让我香一个。”

说着,她当真楼着那华脏胖汉,在那华服胖汉的胖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亲亲得那华服胖汉脸上开了花,眯着眼,嘴都合不珑,大有飘飘慾仙,一吻销魂之概。

右边那华服胖汉突然哼了一声,眼一闭,嘴一撇,把脸转向—旁。

丑女人又笑了:“哎哟,我的这个小亲亲吃醋了,我的好乖乖,别吃醋,来,来,来,让我也香你一个。”

扳过右边那华服胖汉的脑袋来,也在他胖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来不单杜十娘恶心了,就连南宫秋冷跟司马常胃里也直往上翻,他俩皱着眉忙把脸转向一旁。

东门长青坐在那儿没动,眼前这幕丑剧,这副丑态,他生似没看见一样。

就在这时候,仰坐在地上的杜十娘一双能勾人魂、摄人魄的妙目突然睁得老人,尖叫说道:“病西施!”

南宫秋冷、司马常双双为之一怔,也双双为之一震,那丑女人两眼一脒,呷呷笑道: “我的大嫂子,你终于认出我是谁来了,在当世四大美人当中我虽然排名最后,可是论姿色,却该坐上头一把交椅,哼,我吃亏在不擅笑褒姒那一套笼络人心的狐媚手腕,结果头一把交椅让她给抢了去。狐狸精!下次让我碰见,看我不毁了她那张脸!”

古来四大美人,笑褒姒、恨妲己、醉杨妃、病西施。

当世武林也有这么四位以笑褒姒、恨妲己、醉杨妃、病西施为名号的大美人,眼前这位就是那四位中的一位。

排名最后的病西施,是这么一副“国色天香”“风华绝代”,其他三美就可想而知了。

这四大美人没人知道她们的厉害处在哪里,也没人知道她们擅什么绝活,只知道武林中人十有九九都怕她四个,一听说她四个中的任何一个来了,马上就会跑得远远的。

当然,这四位的厉害处绝不只是单单靠她们那如花似玉的容貌“迷”人,一定有她人见人怕的道理。

杜十娘刹时间变得一点脾气也没有了,狠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拉拉衣裳,整整裙子,低着头退向一旁。

她惹不起,躲了。

可是病西施却不放过她,目光一凝,瞅着她道:“曹大嫂,不,这称呼有点儿不恭,我应该称你一声少夫人,少夫人是什么时候离开安乐山庄的,怎么没见我们那位‘玉郎君’曹少庄主同来呀,贤伉俪一向是同林鸟、比目鱼一般地俪影成双的,这回怎么只少夫人一个人,少夫人跑到这儿来会李三郎,我们那位少庄主在家里睡得着觉,吃得下饭么?”

杜十娘低着头时脸色看不见,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却已换上了一副述人的笑靥,道:“西施大姐,咱们都是来找李三郎的,这儿也只有你跟我两个女流,怎么说咱们俩也近些,是不?”

病西施呷呷一笑道:“少夫人这张小嘴儿可真会说话,怪不得我们少庄主当初不惜重聘,经少夫人这么一说,我倒再有点不忍了,这样吧,咱们话归正题,从现在起,这件事就是咱们武林中的事了,庙外的一个不许进来,凡是进了庙的,一个也不许走……”

东门长青突然轻咳一声道:“朋友们,你们都听见了,病西施姑娘的厉害你们是知道了,别打走的主意,出来吧。”

有他这么一句话,院子里起了—阵阵的微风,转眼工夫不到,眼前马上多了十几个人。

这些人胖瘦高矮不一,年纪大的也有,年纪轻的也有,最妙的是还有个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头上梳着冲天杵的胖小孩儿。

小孩儿是小孩儿,原来站在他身边的那些人一看清楚他后,马上脸变了色都往一旁挪了几步。

胖小孩儿却冷漠的站在那儿,脸上没—点表情!

这些人当中,有佩剑的,也有佩刀的,也有腰里别把斧头的,有使鞭的,有使枪的,也有腰里别对锤的。

最妙的是那个胖小孩儿,他腰间左右各挂着一对铜钹,每一个有碗口大,风磨铜打造的,闪闪发亮。

“哎唷,”病西施呷呷一笑道:“盛会,真是盛会,没想到李三郎的号召力这么大,平常不容易见到的人物全露面了,让我看看,中原双剑、辽东三刀、邙山鬼樵、铜鞭、双枪将、四大锤,还有这位飞钹童子小兄弟……”

胖小孩子冷哼一声道:“小兄弟?我的年纪只怕比你爹都大!”

病西施没在意,咧着嘴笑道:“怎么叫你一声小兄弟又不对了,你不是不喜欢听人家说你老吗?”

飞钹童子两跟一翻,冷冰冰道:“丑婆娘,你少在我面前耍嘴皮。”

两名华服胖汉眼一瞪,齐声说道:“小子,你叫我老婆什么?”

飞钹童子冷冷说道:“丑婆娘,听清楚了么?”

两名华服胖汉脸上变了色,两人手一伸,把病西施放下了地。

任何人都以为会有一场惨烈的大搏斗。

可是,两个华服胖汉突然仰天笑了起来。起初两个人指着飞钹童子,后来两个人都抱住了那个跟鼓似的大肚子,浑身每一块肉都在颤抖,一会儿俯,一会儿仰,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两个拼命的笑。

飞钹童子的脸色益见冷漠,而且还显得有点凝重。

院子里没有风,飞钹童子那身衣裳却衣袂狂飘,猎猎作响。

笑声足足持续了有一盏茶工夫,方渐渐趋于低弱,两个华服胖汉不笑了,满脸是泪,鼻涕都流出来了,两个人捧着大肚子直喘。

飞钹童子的衣袂静止了,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轻轻地呼了—口气。

在场的没有一个不是大行家,谁都看得出,双方已经过一场惨烈的搏斗,不是有形的,是无形的。

这种无形的搏斗远比有形的搏斗来得厉害,来得耗费真力。

在这场无形的搏斗中,两个华服胖汉居于下风,而且他两个是以二敌一。

两个华服胖汉歇下来了,左边那个一指飞钹童子道:“真好笑、你这个人真好笑,活生生的这么一个人,眼晴居然这么不济,我老婆美得跟朵花儿似的,真可以说是风华绝代、国色天香,论姿色还应居当世四大美人之首,你居然叫她丑婆娘,连美妍丑恶都分不出来。好笑,真好笑死了!”

说着,说着他竟又要笑。

病西施伸出一只鬼爪也似的手搭上他的肩头,道:“小亲亲,行了,歇会儿吧。”

只听飞钹童子冷冷说道:“这婆娘在你两个眼里也许美得跟天仙似的,要不然你们两个不会为她卖力卖命,死心塌地的跟着她,把一辈子都卖给了她,可是在我眼里,哼哼,她丑得不能再丑了,比夜叉还丑,还难看。”

两个华服胖汉几乎同时抬手指着飞钹童子,几乎同时转眼望着病西施,几乎齐声说:“小心肝儿,我们俩杀了他好不?”

病西施咧嘴笑了笑,道:“等会儿吧,等会儿咱们要杀的人多着呢。”

抬手一指东门长青,道:“喏,他就是老鹰犬东门长青,咱们头一个就要杀了他,只要杀了这老鹰犬,咱们就是天下武林的总瓢把子了。”

看她那模样儿,不用杀人就够人受的了。

东门长青淡然说道:“借用你一句话,等会儿吧,眼下这么多人,等会儿是容不容你三个杀我还很难说呢,现在先谈谈正事儿,你把我们骗到这儿来,到底是什么用心,说吧?”

病西施道:“你着急呀,我比你还急呢,这件事说来话长,要说应该从三年前说起,三年前武林之中有这么一个传说,说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有一座古城,这座古城原是五百年前的一座城堡,可是四百年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突然莫明其妙的失踪了,这座城堡的所在地成了一片泥沼,无论人畜只要一不小心陷进去,必遭灭顶之祸……”

飞钹童子突然说道:“丑婆娘,你说的可是黄金城?”

病西施道:“老小子,你说的不错,就是这座黄金城,听说那座城里是一块块黄色的砖砌成的,在大太阳下远看像座金砖砌成的城,所以叫作黄金城!”

飞钹童子哈哈一笑道:“丑婆娘,不是你有意隐了一段便是你知道的不及我多,据我所知,这座城堡所以叫黄金城,除了它是一块块黄砖砌成的,远看像座金城之外,还有就是这座城堡是五百年前盗王金霸天所有,他把一生的劫掠所得,全部藏在这座城堡之中,所以它叫黄金城!”

病西施脸色微变,咧嘴一笑道:“老小子,你知道的比我多!”

飞钹童子冷冷说道:“我看你是怕人知道这后一个原因。”

病西施笑笑说道:“就算是吧,其实你们知道也不要紧……”

那提一根钢鞭的壮汉突然说道:“不老的老儿,你倒说说看,盗王金霸天一生的劫掠所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飞钹童子看了病西施一眼,道:“这还用问么,想也想得出来,自然是无法估计其价值的金银珠宝。”

辽东三刀中的一个舐了一下嘴chún,道:“乖乖,谁要是得到这批财富,那,那还得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事实上确实如此,谁要是能得到这批财富会怎么样?发财?这两个字实在太不足形容了。

东门长青突然说道:“可惜的是这座黄金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病西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