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 三 章 问东君

作者:独孤红

东门长青吁了一口气,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他缓缓放下了杜十娘,在杜十娘那圆润纤细的腰肢上拍了—掌。

杜十娘醒了,眨动了一下长长的两排睫毛睁开了眼。

突然,她挺腰站了起来,道:“哎唷,老爷子,怎么只您—人在这儿呀,他们……”

她一眼瞥见了靠墙根的几具尸体,脸色一变,住口不言。

东门长青没说话,一双眼神紧紧盯在杜十娘那如花娇靥上。

旋即,杜十娘脸色恢复了正常,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眼看了看东门长青,然后迟疑着窘迫—笑:“老爷子,他们走了多久了,我的意思是说,我跟您在这儿有多久了?”

东门长青像没听见一样,仍没说话。

杜十娘又窘迫一笑,马上接着说道:“老爷子,是您救了我吧?”

东门长青开了口,口气淡淡地:“杜姑娘,你总算说了一句该说的,我可以告诉你,除了大家把你抢过来、抢过去之外,没人多碰你一指头。”

杜十娘娇靥一红,道:“老爷子,您是知道的,女人家名节为重。”

东门长青眉锋微一皱道:“杜姑娘既然知道女人家以名节为重,就不该抛头露面出来冒风险,跟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厮混。”

杜十娘娇靥上掠过一丝幽怨神色,道:“老爷子该知道,我为的是找李三郎。”

东门长青道:“杜姑娘为什么非找到李三郎不可?”

杜十娘口齿启动了一下,旋即摇摇头道:“我也说不上来,也许不是他欠我的就是我欠他的,我只觉得我深爱着他,渴望着见他一面,哪怕是看他一眼,我不克自持,难以自拔……”

东门长青皱了皱眉道:“杜姑娘以前见过李三郎么?”

杜十娘摇摇头道:“没有,我要是以前见过他不就好了。”

东门长青道:“男女间的情爱有的是—见钟情,有的是经过长时间的认识而后产生的,像杜姑娘这种感情……”

杜十娘道:“老爷子,您是知道的,世上多少红粉蛾眉把他当成梦里情人,像我这种人,不是多得很么!”

东门长青沉默了一下道:“杜姑娘这份痴,李三郎他若是知道,—定会很感动,只是,杜姑娘是个已婚的妇人,纵然能见着他又如何?”

杜十娘微一摇头,幽幽说道:“我不求别的,也不敢奢求,只能伴着他,跟他在一起,为奴为婢我都愿意。”

东门长青摇头说道:“杜姑娘这份情愫产生得太离奇、太盲目,也太危险了。杜姑娘根本没见过李三郎,他是怎么样的人,杜姑娘一点也不清楚,女人家一生的祸福也决定在这择人两字上……”

杜十娘道:“老爷子,世上有关李三郎的传说,还不够多么?”

东门长青道:“姑娘,那也只不过是传说,谁也没见过李三郎,姑娘这么痴,万一碰见个冒充李三郎的人,岂不要吃大亏。”

杜十娘呆了一呆,道:“这个……”

东门长青道:“杜姑娘根本没见过李三郎,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所知道的只不过是听来的,耳闻是虚,眼见是实,也许姑娘一见着李三郎之后会失望,甚至于也有可能……”

迟疑了一下,没说下去。

杜十娘却凝目问道:“甚至于可能怎么样?老爷子!”

东门长青两道长眉轩动了一下道:“甚至于也有可能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李三郎这个人!”

杜十娘美目一睁,尖叫说道:“这世上根本就没这个人?那怎么会,要没这个人,那李三郎这三个字是怎么叫起来的?”

东门长青道:“那也许是有个人当初随便说了个名字,于是乎—传十十传百……”

杜十娘道:“老爷子,李三郎他有很多让人津津乐道的事迹啊。”

东门长青道:“那些事恐怕不是—个人做的,这就跟我每次追捕李三郎的时候,所看见的都不是同一个人一样,这个做件案自称李三郎,那个做件案留名李三郎,于是乎就凭空塑造出一个是侠又是魔,是正也是邪的李三郎来……”

杜十娘道:“真是这样么?老爷子。”

东门长青道:“我看是这样,要不然李三郎既有这么多事迹,为什么从来没人见过他,为什么传说中的李三郎一会儿是个年轻人,一会是老头儿,一会儿是个风流俊俏的书生,一会儿又成了个粗俗丑陋汉子,始终没个定型,我吃公门饭不少年了,也追捕李三郎不少年了,要真有这么个人,他是瞒不了我的,要真有这么个人,凭我这双眼跟我办案多年的经验,他就是有再高明的易容化装之术,也不可能每次都从容逸去的!”

杜十娘摇摇头,道:“不会的,老爷子,绝不会,我虽然没见过孪三郎,可是他的影像无时无刻不在我眼前,我看得清清楚楚。”

东门长青道:“在姑娘的跟前,李三郎的影相是什么样子?”

杜十娘一副痴态,好像她见过李三郎,好像李三郎现在就在她的眼前,她微仰娇靥,两眼凝望着半空,道:“他有着一副顾长的身材,穿一件雪白的衣衫;那么潇洒,那么俊逸,眉毛长长的,眼睛大大的,眉毛长得都入了鬓,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鼻子好挺好直,方方的嘴,不厚不薄的嘴chún儿,一口牙好整齐、好白,一颗颗晶莹得跟玉似的,他温柔,他体贴,也是个懂得风流情趣的人……”

东门长青皱了皱眉,倏然失笑,道:“李三郎的影相,恐怕不只在姑娘一个人眼里是这样的。”

杜十娘的目光一下落在东门长青脸上,道:“怎么,老爷子,三郎他在每一个人眼里……”

东门长青摇头说道:“不是每一个人,是每一个姑娘家,姑娘请想,哪一个姑娘家会把自己的梦里情人塑造得又俗又丑。”

杜十娘道:“听老爷子的口气,好像还是说根本就没李三郎这个人?”

东门长青道:“不错,我是……”

杜十娘道:“那么老爷子怎么还东奔西跑,饱尝风霜之苦地追捕李三郎?”

东门长青道:“吃人家的饭,拿人家的饷,我说没这个人,人家不信,人家交下来的,我只有到处缉拿了,再说我也要看看到底谁冒用李三郎这三个字,顺便拿些别个作姦犯科的……”

杜十娘摇头说道:“不管老爷子怎么说,我绝不相信世上没李三郎这个人。”

东门长青道:“信与不信那只在杜姑娘你了,不过我要告诉杜姑娘,杜姑娘你要是不赶快收收心,总有一天你会上大当,吃大亏的。”

杜十娘道:“老爷子,不会的,我不会那么傻的,要是有一天我碰见一个自称是李三郎的人,除非他长得不像我想像的那样,要是他长得像我所想象的那样,而我又喜欢他,我还计较上什么当,吃什么亏。”

东门长青呆了一呆,道:“经姑娘这么—说,我倒不知道你我之间,是你对,还是我对了!”

杜十娘道:“无论如何,一个女人家总是要找个心爱的人,是不?老爷子!”

东门长青道:“姑娘说的不错,一个人一生当中总是会有一段情爱的,无论成败,成,那是世上最幸运的人,不成,那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

杜十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老爷子也有过情爱么?”

东门长青脸上浮现一丝异样表情,一丝凄凉笑意,道:“有,但我却是个最不幸的人。”

杜十娘道:“那是因为……”

东门长青呼了一口气,道:“姑娘,我的事已成过去,不必再提了,眼前姑娘正面临着杀身之祸,我不能不告诉姑娘一声!”

杜十娘道:“我正面临着杀身之祸,老爷子这话……”

东门长青道:“刚才在这儿的那些人,把姑娘当成了来自黄金城的那个人!”

杜十娘“哦”的一声道:“怪不得他们要抢我。老爷子,他们弄错了,我不是!”

东门长青道:“姑娘不是么?”

杜十娘道:“我不是,我怎么会是来自黄金城的那个人呢,黄金城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他们也真是的,谁不知道我杜十娘啊。”

东门长青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姑娘不是,只是别人恐怕不会相信,刚才在这儿的人,除了遭病西施的毒手死在这儿的几个之外,其他的都跑了,姑娘一旦碰见他们,他们—定不会放过姑娘,一旦他们把这件事传扬出去,姑娘甚至设法子在江湖上行走。”

杜十娘眉锋—皱道:“病西施这丑女人可害苦了我,这可怎么办,我还要到处去找三郎呢。”

东门长青道:“我也不知道姑娘该怎么办,除非他们能找到那个来自黄金城的女人,要不然姑娘恐怕……”

忽然一凝目光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姑娘之厄……”

杜十娘忙道:“老爷子有什么办法?”

东门长青道:“姑娘是我从病西施手上抢过来的,姑娘只说那两样东西被我抢去了,他们一定相信。”

杜十娘道:“这怎么行,我怎么能把祸事推到老爷子您的身上?”

东门长青摇头说道:“我不要紧,我有力自保,当世武林中还桃不出几个能奈我何的人。”

杜十娘道:“不行,我怎么能……”

东门长青道:“姑娘不是还要到处找李三郎么,姑娘要不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今后恐怕是寸步难行,而且随时都有杀身之险。”

杜十娘怔了一怔,一进没能说出话来。

东门长青缓缓说道:“姑娘要是还想遍踏江湖,到处去找李三郎,就只有照着我的话做,除此之处,别无第二条路好走。”

杜十娘目光一凝,道:“老爷子,你我萍水相逢,缘一面,我又是个世人轻视不齿的弃妇,有的人虽然想接近我,但他们都没安好心,为什么你要帮我,为什么您要解我之厄?”

东门长青道:“不为什么,要有理由,那也许就是我怜姑娘情痴……”

杜十娘道:“老爷子怜我情痴?”

东门长青道:“也可以说我认为姑娘痴恋一个似有还无,虚无飘渺的人,随时都可能遭灾祸,不应该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杜十娘道:“老爷子是个公门中人,万一这消息传到公门……”

东门长青道:“我自有办法辩解,再说我也并不怎么贪恋这个职位,这么多年了,我也干腻了,早就有求去之心。”

杜十娘一双目光凝注在东门长青那满是岁月遗痕,满是历练的老脸上,如花娇屑上浮现起一丝激动,道:“人人都说您是个老姦巨猾的公门鹰犬,人人都把您当成冤家对头,当您是眼中之钉,背上之疽,对您是既怕又恨,谁能杀了您,谁就会被天下武林共尊为总瓢把子,却不料您是这么一个好人。”

东门长青微微一笑道:“谢谢姑娘,我吃了这么多年公门饭,这还是头一回听人说我是个好人。”

杜十娘道:“我知道您是个好人,老爷子,我感激,我永不忘……”

东门长青淡然笑道:“姑娘不必再说什么了,时候不早了,姑娘可以走了,万一有人在外头等着你,你就告诉他那两样东西被我拿走了,我暂时还不会走,让他进来找我。”

杜十娘又是一阵激动,道:“多谢老爷子,我告辞了。”

浅浅一礼,转身要走,忽然她又转过身来道:“别人都不相信我不是来自黄金城的那个女人,唯独老爷子您相信?”

东门长青淡然一笑道:“我生性懒散,无意名利,相信不相信无关紧要。”

杜十娘怔了一怔,旋即睁大一双美目:“老爷子可敬可佩。”

纤腰—拧,脱弩之矢般腾射而去。

口  口  口

偌大一座关帝庙里,就只剩东门长青一个人。

他那—双目光缓缓转移,落在大殿石阶下,杜十娘丢在那儿、沾满了血污的那件雪白衣衫上。他走前几步,俯身拾起了那件衣裳,从衣裳上散发出来一阵醉人的幽香。

女人就是这样,什么地方都是香的,身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尽量让它香得醉人,香得撩人。香跟女人结下了不解缘,打从远古就是这样!

这个“香”字似乎是专为女人造的!不香就不是女人。

当然,像病西施那样的女人应该另当别论。

东门长青似乎无动于衷,也像根本就不懂幽香,根本就没闻见那阵醉人的幽香。

他两手翻弄了几下,在杜十娘那件衣裳里拿出了一封揉皱的信,就是刚才“飘香小筑”的那信,差她那美艳婢女给李三郎送来的那一封。

他把衣裳放在石阶上,拆开了那封信。

信笺是淡蓝色的,也有—股淡谈的幽香,有点像兰花的香味。

信笺上写着一行行的字迹,字迹娟秀,但隐隐透着刚劲。

那一行行的字迹写的是:“梦断漏悄,愁浓酒肠。宝枕生寒,翠屏向晓。门外谁扫残红?

夜东风。

玉萧声断,人何处?

春又去,忍把归期负。

此情此恨,此际拟托行云,

问东君。”

这是李清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问东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