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 六 章 玉琢手

作者:独孤红

伙计给俊逸白衣客桌上又添了一壶酒。

伙计走后,俊逸白衣客从左衣袖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四角方方的小檀木盒,做得小巧玲珑,手工异常精致。

轻轻一按小檀木盒上的弹簧,小檀木盒开了。

小檀木盒里放着一样东西,是一只手。

小檀木盒还不到半个巴掌大,里头放的那只手当然不可能是只真手。

那是只玉琢成的手,洁白、晶莹,没一点瑕疵,五指尖尖,手形修长,看样子像只女人的手。

雕琢这只女人手的手艺,恐怕是当世之最,一定是出自当代名匠!

因为它除了比真人的手小之外,简直就跟真人的手一模—样,大拇指向前直伸,其他四指弯曲着,小指指尖微微上翻,简直就是只“栩栩如生”的动人玉手。

俊逸白衣客两眼之中闪过了两道奇光,跟着他微微皱起了一双眉锋,脸上浮现一种困惑神色。

他知道这只“玉手”极其名贵,要论它的价值,恐怕一如连城璧。

可是他从没听过世上有这么一只“玉手”,也不知道这只“玉手”的出处。

皱着眉锋想了一会儿之后,他把盒盖轻轻盖上,然后把小檀木盒放在他的右手侧,拿起酒壶斟了—杯酒。

他放下酒壶,拿起酒杯,刚要就chún。

竹棚子里突然多了个人,没人看见他是怎么来的。

这个人是个身材瘦小的黑衣汉子,除了他穿的是人穿的衣裳,脚上穿的是人穿的鞋之外,他简直就是一只大马猴。

那张脸,活脱脱的一张猴脸,两颊之上毛茸茸的,那毛是金黄色的,看上去闪闪发亮。

两只手手背上也是毛,那毛也是黄色的,不知道的准会把他当成一个成了精的大马猴。

这个人一进竹棚,一双圆眼滴溜溜的一转之后,停在俊逸白衣客桌上那只小檀木盒上,一双圆眼之中陡现凶光,望之吓人。

他那一双圆眼出现凶光的同时,身躯也微微闪动了一下,再看时,他已到了俊逸白衣客桌前。

俊逸白衣客跟没有看见他一样,仍然自斟自饮,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他站在俊逸白衣客桌前也没说一句话,上下打量了俊逸白衣客一眼之后,伸出那毛茸茸的右手便向桌上的小檀木盒抓了过去,出手如风,极快!

俊逸白衣客却比他还快,伸手按住了那只小檀木盒,中指上翘,指向那只毛手的掌心。

那大马猴一般的黑衣人一惊,忙把手缩了回去。

适时俊逸白衣客抬跟开了口道:“赫连天佐!”

那大马猴一般的黑衣人微微一怔,阴森森地道:“不错!”

俊逸白衣客笑笑说道:“我以为只要这只檀木盒还在这儿,你就一定会折回来,用不着我去找你,果然被我料中了。”

赫连天佐道:“这只盒子是你从我怀里摸出的?”

俊逸白衣客道:“不错,相信么?”

赫连天佐道:“我不相信,可是事实不容我不信。”

俊逸白衣客笑道:“这倒是实话。”

赫连天佐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俊逸白衣客笑笑说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山还有—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两句话,你懂么?”

赫连天佐一双圆眼深深盯了俊逸白衣客一眼道:“你从我怀里摸出这只檀木盒,只在表示你比我高明!”

俊逸白衣客摇摇头,道:“三代以下有几个好名者,可是我例外,我不好名,不过我好利。”

赫连天佐道:“好利又如何?”

俊逸白衣客道:“很简单,我只要问你一句话,这只小檀木盒里的东西,你还想要么?”

赫连天佐道:“我可以不要,可是我不能不要,这句话你懂么?”

俊逸白衣客笑道:“可是,这个人丢不起,这口气咽不下!”

赫连天佐道:“不错,还有一点,我可以不要它,可是我不愿让人从我身上把它拿走,在这种情形下不要,这件东西我可以送给你,但必得等我把它拿回来之后。”

俊逸白衣客笑道:“阁下是个顶要面子的人,那容易,拿你怀里那两样东西来换。”

赫连天佐目光一凝,道:“你要那两样东西?”

俊逸白衣客道:“不错!”

赫连天佐道:“这我就不懂了,你既然有能耐从我身上摸走这只小檀木盒,为什么不一起把那两样东西摸走,岂不省事?”

俊逸白衣客道:“要是你,我相信你会这样做,可是我不愿这么做,对任何一件事,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各人也有各人的做法,是不是?”

赫连天佐道:“你想我会把这两样东西,换回这只小檀木盒里的东西么?”

俊逸白衣客道:“那在你,我只是给你个不吃亏的机会。要是你愿意留下那两样东西,连这小檀木盒里的东西一并送给我,我更是欢迎,也一定笑纳。”

赫连天佐笑了,那只是毛茸茸的chún边泛起的一丝笑意,这丝笑意好冷,阴森森还带着惊人的杀机,说道:“玩这一套,你也该先看看人。”

突然一掌向俊逸白衣客当胸拍去。

俊逸白衣客笑道:“要不是你赫连天佐,我还不会玩这一套呢。夺人的东西已经够了,居然连人家的命一块拿了去,你做的也太过了。”

右掌一抬,五指微拂,直向赫连天佐的右腕扫了过去。

赫连天佐阴阴一笑道:“你不错啊!”

右腕一偏,仍向俊逸白衣客当胸拍去。

俊逸白衣客笑道:“那当然,差一点儿还敢招惹你渤海二凶么!”

五指如影附形跟了过去。

赫连天佐脸色一变,右腕又是一偏,一偏之后攻势变了,闪电般地一连向傻逸白衣客拍出八掌,掌掌拍的是傻逸白衣客胸前要害。

俊逸白衣客道:“你已经拿走一条命了,还想连我这条命一块儿拿去么?那恐怕不容易!”

右掌一摇,掌影八个,一一化解了赫连天佐攻来的八掌,恰好一掌不多,一掌不少。

赫连天佐脸色又是一变,左掌一并递出,双掌前探,十指如钩,带着逼人劲气猛然抓了过去。

俊逸白衣客双眉一扬,也递双掌,往外一翻一抖,砰然一声,赫连天佐血气翻腾,踉跄后退,他趁着退势,一个翻身便要往外窜。

白影一闪,俊逸白衣客又站在他面前,道:“要走可以,把东西留下。”

赫连天佐脸色大变,一双圆眼中凶光暴射,右掌一抬,就要探腰。

但是他不及俊逸白衣客快,他的手刚抬到腰际,俊逸白衣客一只左掌已落在他右肩井上,他心胆慾裂,机伶一颤正待塌肩挣脱,奈何他又慢了一步,猛觉右半身一阵酸软,软了没了气。

俊逸白衣客那里伸出了左手,道:“拿来吧!”

赫连天佐没动。

俊逸白衣客道:“你是要东西,还是要你这身功力,任你选。”

赫连天佐机伶暴颤道:“你留我一身功力……”

俊逸白衣客道:“以后还可以找机会把东西夺回去,可是?”

赫连天佐道:“你要怕,就现在……”

俊逸白衣客一笑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要怕我也就不惹你了。”

右掌像灵蛇一般地探进了赫连天佐怀里,一闪而回,左手往外一抖道:“走吧!”

赫连天佐几个踉跄之后一闪便没了影儿。

俊逸白衣客摊开了右掌,右掌里有一个小小的革囊,一把黄丝绳儿扎着口,革囊鼓鼓的。

他解开了那把黄丝绳儿,打开了革囊,然后从革囊里取出两样东西:一块折叠着的羊皮,一把纯金打造的钥匙。

再打开那块折叠着的羊皮一看,他刹时怔住了!

那块折叠着的羊皮,上面并没有画着山川形势。

也就是说,那块羊皮不是一张地图。

那块羊皮上写着几行字迹几句话:

“奇珍异宝唯有德者方能居之!德不足居徒招杀身之祸!

奉赠纯金钥匙—把,应知足,也应知止。

黄金城第六十代城主!”

俊逸白衣客皱了眉,chún边泛起了—丝苦笑。

你争我夺,白争了一场。

羊皮不是地图,那把钥匙也不是开启黄金城大门的钥匙。

不过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两件事来。

第一,世上确有这么一座黄金城。

第二,黄金城也确有引人垂涎的大批财富。

这个面如淡金的黄衣人确是来自黄金城,可是他是不是病西施所说的那个人呢?

如果是同一个人,怎么他身上带的全是“假东西”,怎么他是个男的?

如果不是同一个人,那另一个带着“真东西”的人又在何处?

心念转动着,俊逸白衣客回身走回了座头,坐下来又想了半天,然后他把那张羊皮跟那把金钥匙放进怀里。

他目光落在那只小檀木盒上,伸手拿起了它,突然,他觉得它轻了不少。

他忙按弹簧掀开了盒盖,盒盖开处,他怔住了。

盒子里空室如也,那只“玉手”已然不翼而飞了。

这是谁?

他不用四下看,因为这时候竹棚子里的“酒客”早已走光了,偌大一个竹棚子里就只剩他一个人。

什么时候丢的?

也用不着想,一定是刚才他离座拦赫连天佐那一转眼工夫。

谁能在这一转眼工夫中,丝毫没惊动他,把这小檀木盒里的那只“玉手”拿了去?

放眼当今,具此功力的恐怕挑不出几个。

那人从什么地方得手?

没别处,他的目光很自然地落在那撑开的窗户上。

他一步跨到窗户边,用不着四下看,那人早走远了。

他往窗户外地上一看,要换个常人绝看不见,他就不同了,他马上就看见地上有一双浅浅的脚印。没错,那人是从这儿下的手,探身进来伸手打开盒盖拿走了那只玉手,还把盒盖又盖上了。

相当的从容,也足证此人有极其快速的身手。

看那双脚印,不太大,像是女人的脚印,可是说它是女人的脚印,却又比一般的女人脚印大了些。

这会是谁?

突然,他把空盒子揣进怀里,往桌上丢下一块碎银,转身走了出去。

口  口  口

竹棚子的左边,是一片空旷的草地,难以看见什么。

竹棚子的右边,是一片枝头刚抽嫩芽的柳林,一株柳树的一把柳条上,挂着一个白白的东西。

柳条青青,那东西是白的,相当的显眼。

那是一只手。

那是一只真人的手,不是那只“玉手”,血还顺着指尖往下滴!

俊逸白衣客站在两三丈外皱了眉。

他没往前去,因为他不知道这只手是不是一个饵,在这只手的附近是不是有足以致人于死的陷阱、埋伏。

站在两三丈外,他可以清晰地看出,挂在柳条上的那只手,是只男人手,不是只女人手。

指节很粗,手背上还长着长长的寒毛。

女人的手不是这样儿的!

女人的手白皙细嫩,指头尖尖,根根似玉。

这只手跟那双脚印,应该不是一个人的。

那双脚印要是男人的脚印,那么这个男人的个子一定不大。

而看这只手,却应是从一个个子不小的男人腕上砍下的。

看着看着,突然他又发觉柳林里十几丈处,另有—个白白的东西挂在柳条上随风摇荡着。

他有过人的目力,马上就看出那是另一只手,眼前这只是左手,十几丈外那一只却是右手。

而且看形状、大小,跟前这一只跟十几丈外那一只,应该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他略一迟疑,腾空而起,掠上了—株柳树梢。

这是他的经验与历练,无论有什么陷井与埋伏,绝不会设在柳树梢上。

他一个起落便到了那第二只手附近的—株柳树梢上。

刚站稳,他又看见十几丈外一株柳树梢上挂着另一样东西。

那是颗人头,凸准隆鼻,四十上下,长相凶恶,死相狰狞。

这颗人头是齐颈而断,整整齐齐的,像是被什么利器砍断,而且是—下砍断的。

还在滴血,显然刚砍下不久。

这是什么意思,引他往圈套里钻?

他双眉—扬,立即提一口气又掠了过去。

他知道,离这颗人头不远处—定还有别的。

果然,他刚近那颗人头便发现十几丈外有一条腿。

这条腿不是挂在柳条上,已经出了柳林,横放在一块大石头上。

看见了腿,他也看见了脚,看得他一怔。

那只脚很小,比男人的小,比女人的大,分明就是竹棚窗外地上留下脚印的那双脚。

一个大男人家,怎么长着这么一双脚。

再往前去,又是一条腿。

最后是个没腿没头,只带着两条断臂的躯体,被一柄长剑穿胸刺过,硬生生地钉在—块峭壁上,离地足有十丈高低,惨不忍睹。

有什么深仇大恨?

杀了一个人还肢解了他的身体,分了他的尸。

杀人那人的心肠,该是天地间第一等狠毒的!

俊逸白衣客眉宇间浮现—股懔人的冷肃之气。

这地方在一处山脚下,山势成半圆,跟个谷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玉琢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