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 七 章 半颗解葯

作者:独孤红

就在—转眼工夫,金少秋、葛元都看见了,—条人影,疾若奔电出现在那片柳树梢上,刚看见他时还在柳树梢上,一刹那之后他已然到了眼前,是唐大鹏。

唐大鹏落在俊逸白衣客眼前,帽沿阴影下两道冷芒直盯在俊逸白衣客脸上,他没动,也没说话。

俊逸白衣客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唐大鹏也不说话。

半晌过后,唐大鹏突然开了口:“东西呢?”

俊逸白衣客道:“什么东西?”

唐大鹏道:“你少装蒜,那张地图!”

俊逸白衣客道:“不是你从你那外甥女儿手里夺去了么,云梦世家的金少主跟葛总管都看见了,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唐大鹏冰冷说道:“他们看见我把那个革囊拿走了,却不知道你早已把革囊里的一样东西掉了包。”

俊逸白衣客道:“唐大鹏,你可别含血喷人。”

庸大鹏伸左手扣住了俊逸白衣客的左肩井。

俊逸白衣客倏然—笑道:“唐大鹏,你最好别动我……”

唐大鹏冰冷说道:“别人怕东门长青那老鹰犬,我可不怕。”

俊逸白衣客道:“别人不知道那张地图的藏处,我可知道。”

唐大鹏忙道:“你把那张地图藏到哪儿了?”

俊逸白衣客道:“把你的手挪开,别脏了我的衣裳。”

唐大鹏帽沿阴影下又现寒芒,他没有动。

俊逸白衣客道:“你听见没有?”

唐大鹏帽沿阴影下那两道寒芒不见了,他松开五指,把手放了下来,道:“在哪儿?”

俊逸白衣客道:“你想找会就这么告诉你不!”

唐大鹏怒哼一声又要抬手,俊逸白衣客道:“难道你只知道动手么?”

唐大鹏道:“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老实。”

俊逸白衣客淡然一笑道:“我跟我师父办过不少案,审问过不少犯人,有些个小角色,—唬他就怕了,连手都不用动他自己就全说出来了,可是这一套对付大角色不灵,有的人天生—副吃软不吃硬的硬骨头,必须坐下和颜悦色跟他谈谈,他要什么,尽量给他方便,反正是慷官府之慨,只他招了供,我们就算功德圆满交了差,何乐而不为?”

唐大鹏道:“你也想让我和颜悦色跟你谈谈?”

俊逸白衣客道:“这就在各人了,就拿我师徒来说吧,我师徒如果不想定案交差,自不必迁就那些人。”

唐大鹏道:“这意思就是说,要是我想要那张地图,就必须和颜悦色跟你谈谈。”

俊逸白衣客道:“我只是这么告诉你,当然,愿不愿意那还在你。”

唐大鹏沉默了一下道:“你要我跟你谈什么?”

俊逸白衣客道:“你现在要的是那张地图,以己度人,你应该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

唐大鹏道:“解葯?”

俊逸白衣客倏然笑道:“唐大鹏,你很上路。”

唐大鹏一点头道:“好,我就跟你做个交易……”

俊逸白衣客道:“我包你不吃亏!”

唐大鹏道:“地图的藏处在哪儿?”

俊逸白衣客道:“你那解葯是什么样儿的,是葯丸还是葯粉?”

唐大鹏道:“别忘了,你现在掌握在我手里。”

俊逸白衣客道:“地图的藏处却只有我知道,在你眼里,那张地图可比我重要得多,是不?”

唐大鹏突然冷哼一声道:“我不信逼不出你的话来。”

他抬左手又扣在俊逸白衣客右肩井上。

俊逸白衣客淡然一笑道:“那你就试试看吧,只别弄脏了我的衣裳。”

唐大鹏chún边泛起一丝森冷笑意,五指用了力。

凡是练武的人,谁都知道五指扣在肩井要穴上那种滋味儿,金少秋、葛元都禁不住替俊逸白衣客疼。

俊逸白衣客脸上笑意不减,却跟个没事人儿似的。

唐大鹏冷哼一声,力道又加上三分。

金少秋跟葛元心里一揪。

俊逸白衣客脸上的笑意却仍是一丝儿未减。

唐大鹏突然松了手道:“咱们一手交图,一手交葯!”

俊逸白衣客微一点头道:“我就是这意思,我带你到藏图处去,你是背我还是抱着随你。”

唐大鹏翻腕抬手,掌心中托着一颗豆般大小赤红葯丸,他两指一捏把那颗葯丸捏成了两半,道:“我给你服一半解葯,让你能走路,等到了藏图处找到那张地图时,我再给你另一半。”

俊逸白衣客笑笑说道:“谁叫我不是个女多娇,我要是个女多娇,就不愁没人背我抱我了。”

唐大鹏道:“少废话了,张嘴。”

俊逸白衣客道:“这当儿我只有听你的了。”

他张开了嘴。

唐大鹏从怀里取出个小的玉瓶来,把一半葯丸放进了瓶里,捏起另一半来就要往俊逸白衣客嘴里弹!

突然,他停了手,帽沿阴影下现出了两道寒芒,道:“或许我可以省下这半颗解葯。”

他伸另一只手往俊逸白衣客身上摸去。

俊逸白衣客笑了,没说话,任他搜。

搜了一阵之后,唐大鹏自动停了手,狐疑地直看俊逸白衣客。

俊逸白衣客笑道:“你这半颗葯丸省得了么?”

唐大鹏怒声说道:“少废话了,张嘴!”

俊逸白衣客张开了嘴。

唐大鹏曲指一弹,把那半颗葯丸弹进了俊逸白衣客的嘴里。

俊逸白衣客把那半颗葯丸咽了下去,摇摇头道:“你这个人真是姦猾得可以,我领教了。”

唐大鹏道:“跟老鹰犬的徒弟打交道,我不得不加意小心。”

俊逸白衣客呼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我简直不配当我师父的徒弟,要换成是他老人家,绝不会落到这种地步让人抓在手里……”

顿了顿道:“我要等多久才能动?”

唐大鹏道:“一刻工夫。”

俊逸白衣客道:“那就等到了一刻工夫之后再说吧。”

眼一闭,不再说话了。

金少秋突然说道:“唐前辈,云梦世家跟四川唐家虽然一直没有往来,可也一直井河不犯。”

唐大鹏冷冷说道:“你们也想要解葯?”

金少秋道:“还请唐前辈高抬贵手。”

俊逸白衣客闭着眼一笑说道:“云梦世家的金少主,什么时候嘴也变得这么甜了。”

金少秋—张玉面为之一红。

唐大鹏轻咳一声道:“我可以给你解葯,不过你得答应不再插手这件事。”

俊逸白衣客道:“对,琢磨琢磨还是别树这个强敌的好,云梦世家轻易招惹不得。”

金少秋厉声说道:“你别想挑拨……”

唐大鹏道:“让他说去,你听见我的话没有?”

金少秋马上换上了一张脸,道:“听见了,我答应,其实,我刚才是对尤氏姐妹,早知道唐前辈您有意思,我怎么也不敢插手……”

唐大鹏道:“那就好,我话说在前头,我不怕你出尔反尔,要是再中了我的无影之毒,你可是只有死路一条。”

金少秋面泛喜色,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您放心,我绝不敢。”

唐大鹏道:“我料你也不敢,你云梦世家家大业大,武功自成一家,人人都是高手,一向纵横睥睨,可是这毒你们防不了。”

他探怀取出那个小白玉瓶,道:“张嘴。”

金少秋等忙张开了嘴,而且一个个把嘴张得老大。

唐大鹏从瓶里倒出六颗解葯来,一颗一颗地弹进了金少秋等六个人嘴里,然后把玉瓶往怀里一揣,道:“一刻工夫之后,无影之毒自解,你们等一会儿吧。”

金少秋忙道:“谢谢唐前辈,谢谢唐前辈。”

俊逸白衣客倏然一笑道:“武林之中云梦世家金少主对人这么客气的,我是头一个看见,恐怕也是最后一个。”

金少秋脸色一变,刚要说话。

唐大鹏已然冷冷说道:“一刻工夫已到,你可以动了。”

俊逸白衣客睁开了眼道:“我早就可以动了,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带你到藏图处去!”

唐大鹏道:“为什么?”

俊逸白衣客道:“我要多等一会儿,看看你这半颗解葯除了能解无影之毒外,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作用。”

金少秋听得脸色又复一变。

唐大鹏道:“你尽可以放心,我要有意思杀你,我就不会给你半颗解葯了。”

俊逸白衣客淡然一笑道:“你所以给我半颗解葯,只是为了免得你背我抱我,并不是你大发慈悲,我看得很清楚,你现在绝不会杀我,不过等到你一旦拿到那张地图后可就难说了,你用不着动手杀我,只有这颗葯也就够了。”

金少秋睁大了眼,额上也见了汗。

唐大鹏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俊逸白衣客道:“套你一句话,跟你四川唐家的人打交道,我不得不加意小心。”

他又闭上了两眼。

唐大鹏伸手又扣上了他右肩井。

俊逸白衣客淡然一笑道:“我刚才不怕,现在就怕了么?”

唐大鹏冰冷说道:“你要是逼火了我,我就不要那张地图了。”

俊逸白衣客淡然说道:“会么?”

唐大鹏松了手,狠狠一跺脚,没说话,但旋即又道:“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俊逸白衣客道:“到了我认为可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的。”

他没看见唐大鹏的神态,唐大鹏这时候的神态像要吃人,其实,就是看见了他也未必在乎。过了一会儿之后,金少秋突然能动了,接着葛元跟那四个黑衣人也能动了,金少秋抬了抬胳膊、伸了伸腿,可是他并没有走的意思。

唐大鹏冰冷说道:“金少秋,你是跟他一样也要等会儿呢,还是想食言?”

金少秋忙道:“您别误会,都不是,都不是,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他带着葛元等飞掠而去。

俊逸白衣客突然叹了口气,睁开了眼道:“我白等了,我还以为金少秋毒解之后会猝然发难,先夺取你身上那把金钥匙,然后再从你手里把我夺过去呢,没想到他真怕了你。”

唐大鹏听得一怔道:“原来如此啊,你好厉害,不愧是老鹰犬的徒弟。”

俊逸白衣客倏然笑道:“我编这个理由不要紧,可把金少秋吓坏了。”

唐大鹏目光一凝道:“为什么你希望落在金少秋手里,落在我手里跟落在他手里有什么两样?”

俊逸白衣客摇头说道:“要是一样我还费这番心思干什么,金少秋的心智远不如你,比你好对付,落在他手里我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平安脱身。”

唐大鹏心里很受用,可是他脸上没露出来,道:“别忘了,我有解葯,他没有。”

俊逸白衣客道:“只要他能从你手里把我夺过去,我自然有办法让他逼你交出解葯来。”

唐大鹏呆了一呆道:“奈何他已经吓破了胆,连停留都没敢停留。”

俊逸白衣客耸耸肩道:“所以说我白等了,财运不济,夫复何言。”

唐大鹏话声忽转冰冷,道:“现在你可以带我到那藏图处去了吧?”

俊逸白衣客道:“我已经绝望了,只好走了!”

说完了话,他缓步向着那片柳林行去,他走得很缓慢,似乎举步艰难,迈一步很吃力。

唐大鹏跟在他身后冷冷说道:“你不能走快一点么?”

俊逸白衣客道:“半颗解葯能解多少毒,你比我清楚,我能走多快?”

唐大鹏道:“就是因为我清楚,我才催你走快,我看你是有意拖延!”

“拖延?”

俊逸白衣客笑道:“谁会来救我?四川唐家之毒威震天下,谁又敢来救我?”

唐大鹏哼了一声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还是防着点儿好!”

俊逸白衣客道:“我并没有让你不要防。”

说话间已然走进了柳林,俊逸白衣客没再说话,一路抬手拨动着柳条往外走。

这片柳林没多大,走得再慢也有到头的时候,没多大工夫眼看就要走出柳林了,俊逸白衣客突然停了步,道:“外头有人,你听见没有?”

唐大鹏怕的就是这个,正在提心吊胆,闻言心里一紧,一步跨到俊逸白衣客身侧,一只右手高抬至腰,道:“是什么人?”

俊逸白衣客道:“看你问的,这我怎么知道。”

唐大鹏凝神听了听,忽然一声冷笑道:“我怎么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俊逸白衣客淡然一笑道:“那是你修为不够,耳目欠敏锐,我不但听见外头有人,而且还能听出外头的人不在少数。”

唐大鹏冷笑一声道:“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不信。”

俊逸白衣客淡然一笑道:“我这是给你忠告,你不信我莫可奈何。”

他迈步往外走去。

唐大鹏冷哼一声,迈步跟了上去。

几步之后出了树林,唐大鹏抬眼再看,他脸色大变,连忙伸手拉住了俊逸白衣客。

柳林外的的确确有人,而且也的的确确不在少数。

从左往右看,玉楼双姬尤氏姐妹,中间是一个中年黑衣美妇人,病西施跟她的两个胖亲亲,大黄蜂司马常,霸刀南宫秋冷。

全是一等一的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半颗解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