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士》

第 八 章 追 踪

作者:独孤红

两个华服胖汉飞身扑了出去。 

司马常长剑一挥,两道寒芒随剑洒出。 

他这一剑指的是两个华服胖汉的肚脐。 

他只有这样,每出剑必指向两个华服胖汉的肚脐,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华服胖汉除了肚脐之外,别的地方是刀枪不入,再好的兵刃也难动他们皮肉分毫。 

两个华服胖汉已得了病西施的指示,两个人各出一手护住肚脐,另一手闪电挥出,往司马常长剑上抓去。 

司马常不傻,亦不敢让两个华服胖汉碰到他的长剑,他连忙沉腕收剑,剑是收回去了,可是他没办法再出手,因为两个华服胖汉除了肚脐之外,别的地方刀枪不入,如今他们一手护住了肚脐,即使是出剑也是白费,眼下他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退。 

他身随剑动,剑收了回去,人也随之飘退。 

两个华服胖汉一招奏效,胆气大壮,行动如风,停也没停的又扑了过去,一个扑向司马常,另一个则扑向南宫秋冷。 

他两个脑筋动得很快,这一着对司马常眼见奏效,那对任何人也是一样的有用,他两个主要的目的是对俊逸白衣客,一手逼退一个司马常是没有用的,所以他两个在逼退司马常之后就立即分了开来。 

这当儿,俊逸白衣客已一连躲过南宫秋冷三刀,每一刀都躲得从容不迫,南宫秋冷惊怒之下便要挥出第四刀,可是一名华服胖汉已带着一片威猛劲风扑到,他只有舍了俊逸白衣客旋身一刀劈向那名华服胖汉。 

那名华服胖汉躲也没躲,伸手便抓南宫秋冷的掌中刀。 

南宫秋冷冷哼一声刀锋走偏,那犀利的刀锋正划在这名华服胖汉的腕脉。 

华服胖汉的腕脉只添了一道白印儿,一点儿事也没有,而南宫秋冷的刀锋却斜斜滑向一旁。这名华服胖汉行动快得怕人,没见他脚下移动,他一个比水缸还粗的身躯突然欺进一尺,五指如钩闪电般当胸抓去。 

南宫秋冷见过两个华服胖汉抓死中原双剑的惨状,哪敢让这名华服胖汉的五指碰上,而偏偏是刀斜斜滑向一旁,这时收不回来,同时他想躲也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南宫秋冷就要伤在这名华服胖汉手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忽听俊逸白衣客道:“眼珠子也是练不到的地方,虽不足致命,可是会瞎眼。” 

南宫秋冷反应非常快,上身往后一仰,硬演通俗的铁板桥式,借这一仰之势掌中刀同时收回,刀尖飞快往这名华服胖汉两眼点去。 

这一着马上就奏了效,这名华服胖汉急忙将身飘退。 

南宫秋冷适才险些丧在这名华服胖汉手下,这口气他如何咽得下,一脸羞怒,自不饶人,挺腰站直,跨步欺进,掌中刀带着一片森冷寒意往这名华服胖汉脸上挥去。 

司马常原也被那名华服胖汉迫得连连后退,羞怒之余,厉啸连连,这当儿他已反败为胜,长剑灵蛇也似的专攻对手的两眼。 

两名华服胖汉这下吃了瘪,虽然—手护脸,一手护脐,仗着一身刀枪不入的皮肉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却已难以致胜,尤其两虚弱点已为人所知,心理不免大受威胁,—时反被司马常跟南宫秋冷迫得连连后退。 

就在这当儿,忽听病西施叫道:“不要打了,正主儿已经走了。” 

南宫秋冷、司马常攻出一招之后闪身飘退,回身—看,可不,就在这一转眼工夫,俊逸白衣客已没了影儿,便连唐三姑母女也不见了,只见唐大鹏一个人仍然在原来地方。 

南宫秋冷冰冷问道:“你可瞥见他往哪儿去了?” 

病西施道:“看见了,我一直留意着他,怎么会没看见,可是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 

南宫秋冷厉声说道:“唐三姑母女呢?” 

病西施道:“这我倒可以告诉你,她娘儿三个已经追去了。” 

南宫秋冷两眼寒芒暴闪,一跺脚道:“司马常,咱们走!” 

两个人双双腾空而起,破空射去。 

两个华服胖汉猛然一跺脚,地上现出两个深近半尺的脚印。 

病西施忙伸手摸两张胖脸,道:“亲亲,你们俩怎么了?” 

左边华服胖汉转身说道:“我纪阿二这身功夫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偏让老鹰犬师徒俩知道了,要不是这该死的小鹰犬,我纪阿二早把南宫秋冷跟司马常收拾了。” 

病西施各在两张胖脸上拧了一下,道:“傻子,收拾他们俩有什么用,咱们要的是那两样东西,对付的是老鹰犬师徒,只要能得到那两样东西,咱们就是当世第一豪富,要能收拾了老鹰犬师徒,咱们就是天下武林的总瓢把子,懂不懂?” 

左边华服胖汉道:“懂是懂,可是那两样东西在老鹰犬师徒手里,要想得到那两样东西就得先收拾了老鹰犬师徒,老鹰犬师徒身手都不弱,而且都是一肚子鬼,尤其把咱们的弱点摸得—清二楚,咱们怎么收拾他俩?” 

病西施道:“傻子,他师徒难对付,可是别人并不难对付,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各人也有各人独特的一套,那一套每每令人防不胜防,小鹰犬受制于唐大鹏,这不就是个好例子么?咱们不会等别人制住他们师徒之后再亲身露面,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是坐看鹬蚌相争,等着收渔人之利!” 

左边华服胖汉笑了,搂着病西施“啧”地一声亲了一个,道:“宝贝儿,咱们该往哪儿去?” 

两个人伸手抬起病西施,右边华服胖汉道:“宝贝儿,咱们该往哪儿去?” 

病西施抬手往柳林方向一指,两个华服胖汉踏步,去势如飞。 

口  口  口 

刹时间,这座柳林前只剩了唐大鹏一个人,可怜他还不能动。 

而又一转眼之后,唐大鹏身前又出现了六个人。 

金少秋、葛元,还有那四个黑衣人。 

金少秋望着唐大鹏直笑,笑得森冷:“唐大鹏,现在你不神气了吧,不过你那两样东西已经是我的了,杀!” 

四名黑衣人跨步上前,一人伸一只手,那二十根手指一起插进了唐大鹏的胸膛里。 

唐大鹏连哼都没哼一声。 

四名黑衣人手往外一拔,闪身后退,二十股血泉射了出来,满地都是,腥腥的、热热的。 

唐大鹏坐着没动,可是腰弯了下去。 

金少秋看也没看唐大鹏一眼,一声:“走!”顿足掠起。 

口  口  口 

太阳很大,能晒出人的油来。 

这座亭子里却很凉快,上头有亭顶遮着太阳,下面可通风,在这个大热天里,谁进了亭子都会舍不得走。 

现在这座亭子里就有三个人舍不得走。 

三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的是两个青衣大汉,各长着一张阴森马脸,身上带着一般子邪气。 

女的是十二十上下白衣女子,绝美、国色天香、风姿绝代,人嫌瘦了些,但瘦不露骨。 

亭子里原就凉快,但有她在这儿更显得凉快,只因为她天生一副玉骨冰肌。 

她美是美,但一张吹弹慾破的娇靥上神色冷峻,跟布上了一层寒霜似的,那份冷意能冷到人骨头里去,让人从心底里打哆嗦。 

她,是贪这难得的凉快舍不得走。 

两个青衣汉子则是因为有这么一位美人儿在亭子里舍不得走。 

亭子地处荒郊旷野,本就难得有行人,天这么热,更难看见一个人影了。 

白衣女子两眼望着亭外那大太阳地,一眨不眨,一瞬不转,目光里只带着冷意,别的什么都没有。 

两个青衣汉子的四道目光却不住在她身上转,一会儿是那张吹弹慾破的娇靥,一会儿是酥胸,一会儿是藏在裙子里的,但风过处裙子紧里,修长、极美的线条显露无遗的那双腿。 

那四道眼光就跟两只饿狼躲在草丛里,从草缝里偷窥草丛外头吃草的绵羊时的目光一样,说多邪有多邪,说多贪婪有多贪婪。 

这位姑娘也真是,贪什么凉快,还不快走,有两只饿狼在身侧居然不走,只等两只饿狼张牙舞爪扑过来,那可就…… 

突然,一名青衣汉子挪身坐在白衣女子坐的那张石凳的一头,还往近凑了凑,两眼紧紧地盯着那张娇靥的侧面,长长的睫毛,粉妆玉琢的瑶鼻,轮廓极美的颜面,还有那一阵阵醉人的兰麝幽香。 

“姑娘,天气好热啊!” 

白衣女子跟没听见似的,别说转脸了,便连眸子也没动一动。 

他又往前凑了一凑:“姑娘,这么大热天儿,你一个人上哪儿去呀?” 

只差一发便碰着白衣女子的身子了,她仍没动,没反应。 

突然,他chún边泛起了一丝笑意,带着一阵难忍的激动,一双邪意贪婪的目光往下移,落在白衣女子放在腿上的那双玉手上,那双手,白皙、修长,根根似玉,嫩得似乎一碰能碰出水来! 

“姑娘,你这双手好白好嫩啊!” 

随着这句话,他的手伸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白衣女子开了口,话声冰冷:“等一等。” 

青衣汉子的手停住了:“等什么?姑娘。” 

白衣女子仍望着亭外,假如这时候亭外有人,任何人都会以为她是对亭外的人说话:“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青衣汉子道:“这还用问么?姑娘,” 

白衣女子道:“在这里光天化日之下。” 

青衣汉子道:“这里只有咱们三个,再也没有第四个人了,跟三更半夜、万籁俱寂有什么两样。” 

白衣女子道:“嗯,你的话也很有道理,可是有句话我不能不先告诉你们一下。” 

青衣汉子接道:“什么话?” 

白衣女子道:“我是个不祥的女人,谁要是碰了我,不不会有好下场。” 

青衣汉子笑了,笑得激动,道:“姑娘,我们俩不怕这个,没听人说过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白衣女子忽然也笑了,她笑起来好美,好动人,话声一下子也变得极为轻柔甜美:“既是这样,那我就不再说什么了。” 

青衣汉子道:“对了,别说了……” 

他两手一伸,就要抱。他两手是伸出去了,但是他并没有抱,因为他竟然停住了,不但停住了,而且他两手缓缓垂了下去,跟着人往下一栽,倒在石凳下没再动一动。 

白衣女子仍然没动一动,不但人没动,就连眸子也没动一动。 

“我没有骗你吧,我是个不祥的女人,你受害得太快,还没有睡我,就死了。” 

另一个青衣汉子脸色发了白,他没有看见白衣女子动一动,可是他清楚同伴是怎么死的,这就够了,他转身就要跑。 

他跑出了亭子,可是他摔倒在亭外大太阳下,这一下摔得不轻,他没有再爬起来,也没再动。 

白衣女子道:“我告诉过你们,我是个不祥的女人。” 

只听亭外响起了冰冷话声:“我就不信这份儿邪。” 

白衣女子神情微微一震,缓缓转过了脸。 

亭外趴在地上那青衣汉子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是个身材矮胖的青衣老者。 

这矮胖青衣老者有一点奇特之处,一张胖脸红得跟喝多子酒似的。 

只听他冰冷说道:“我飞龙堡这两个人,是你杀的么?” 

白衣女子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你看见我杀他们俩了么?” 

那矮胖红脸老者冷笑一声道:“笑褒姒,你这一套可以瞒过别人,可瞒不过老夫,他两个无福消受,老夫可要好好的享用享用。” 

没见他动,他已然带着一片劲风进了亭子,抬手间朝白衣女子抓了过去。 

他这一抓看似平淡无奇,其实大半个亭子都在他五指笼罩之下,他的一只手掌随时可以递到任何地方。 

白衣女子脸色一变,抬皓腕伸出水葱般一根玉指点向矮胖红脸老者掌心。 

矮胖红脸老者冷哼一声,沉腕并指反制白衣女子腕脉! 

两个人都出手奇快,矮胖红脸老者站着,白衣女子坐着,一刹那间,互拼了六招,指掌之间攻取的都是对方的要害。 

突然,矮胖红脸老者五指一翻,奇快无比地抓住了白衣女子的衣袖。 

白衣女子一惊撤手,“嘶”地一声,一只衣袖已被矮胖红脸老者齐肘扯落,嫩藕般一段小臂立即出现眼前。 

矮胖红脸老者两眼奇光一闪道:“好细嫩的一身肉,要让别人拔了头筹那才可惜。” 

他一扔半截衣袖,右掌再探,电一般抓向白衣女子香肩。 

白衣女子娇靥煞白,娇躯往后一仰,人已翻出亭外。 

矮胖红脸老者道:“对,躺下,让老夫好好怜惜怜惜。” 

他腾身跟出,双手并探,抓向白衣女子的一双小腿。 

白衣女子翻出亭外,还没来得及腾身,矮胖红脸老者已然跟到,眼看就要抓上白衣女子的一双小腿。 

这一下要是让他抓着,白衣女子的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追 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奇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