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十一章 风云四起亲人反目

作者:独孤红

燕翎出雍郡王府往回走,刚走完一条胡同,一眼瞥见胡同口站着个人,一个身材瘦高的

黑衣蒙面人,燕翎心头登时就是猛地一跳,跟着就停了步。那瘦高黑衣蒙面人目光炯炯,望

着他道:“白玉楼。”

燕翎道:“不错,正是白某,有什么见教?”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道:“我给你送个信儿来。”一扬手,白白的一片飞了过来。燕翎一

眼就看出那是一张纸条儿,伸手一抓,接在手里,那张纸条儿居然颇带劲力,显然对方有两

下子。藉着附近的灯光,一看那张纸条儿,燕翎的心猛然跳了起来。那张纸条儿上写的是:

“要找郭凤喜,可跟此人来。”就是这么十个字!字迹跟在郭凤喜枕头下找到的那张纸条儿

上的字迹一模一样。燕翎霍然抬眼:“你是……”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然道:“不必多问,只答我一句,你是不是去。”

燕翎道:“你明知道我一定去。”

瘦高黑衣蒙面人道:“那就跟我来。”转身要走。

“慢着。”燕翎喝了一声。

瘦高黑衣蒙面人转了回来。

燕翎道:“到什么地方去。”

瘦高黑衣蒙面人道:“龙潭虎穴。”

“答我问话。”燕翎扬了眉。

“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

“办不到。”

燕翎一步欺了过去,伸手扣住瘦高黑衣蒙面人的“肩井”要穴:“答我问话。”瘦高黑

衣蒙面人冷笑道:“要想再见着郭凤喜,最好把你的手收回去。”燕翎道:“我不信不收回

手去就见不着。”

“你可以试试,我既敢来见你,就有恃无恐,你只有一点难为我,郭凤喜就会受到同样

折磨。”“你们卑鄙。”燕翎双眉陡剔,扬手就要打,可是手到中途又停下了,道:“你们

怎么知道,一定会在这儿等着我。”那瘦高黑衣蒙面人道:“这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一举一

动全在我们监视之下。”“这么说你们掳郭凤喜是为对付我。”

“可以这么说。”

“我跟你们何仇何怨?”

“这你最好待会儿问你见的那个人。”

“她是谁?”

“见着你不就知道了么。”

“你们既是为对付我,郭凤喜应该平安。”

“她连一根汗毛也没掉。”

“好,带路。”燕翎松了手。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抬手一弹衣裳,转身掠去。

燕翎迈步跟了上去,燕翎紧跟在那瘦高黑衣蒙面人之后,一边察看所走的路径,一边思

付这些人是什么来路。想了半天,他没想出这些人是那一路的,但他却知道他已经出了内城,

越是离人家越远,越走路越黑,走着走着,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忽然投入一片浓密树林之中,

燕翎要跟着进去。忽然一个冰冷话声透林而出:“到了,站住。”燕翎立即停住,他听出适

才说话那人是个女子,当即道:“带路那位事先应该打个招呼。”林中女子冰冷道:“打招

呼好让你出手制住他。”

燕翎哼地一笑道:“芳驾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郭姑娘在你们手里……”“白玉

楼。”林中女子厉叱道:“你既知道郭凤喜还在我手里,跟我说话就客气点儿。”燕翎耸耸

肩道:“一着之差,受制于人,好吧,我敬遵芳谕,我来了,芳驾有什么见教,请说吧。”

林中女子冷哼一声道:“谅你也不敢不听,容我问话,你想不想要郭凤喜的命?”燕翎道:

“芳驾这话问得好,当然想。”

“那好。”林中女子道:“你自己给我把右手废了,我马上让你带着郭凤喜走。”燕翎

呆了一呆:“芳驾这是……,我跟芳驾有什么仇怨么?”

“谈不上。”

“那芳驾为什么……”

“一句话,我不能容你在京里横行。”

“噢,原来如此,是不是我的作为对芳驾构成了什么威胁?”

“对我构成威胁,凭你还不配。”

“既是我不配,芳驾何必……”

“少废话,要郭凤喜你就赶快动手。”

“我要是舍不得我这只右掌呢?”

“也可以,那你得舍郭凤喜这条命。”

燕翎脸色一沉道:“芳驾是那个府里的高手……”

“你弄错了,我不是官家人。”

燕翎淡然一笑道:“芳驾应该事先都交待好,我的一举一动全在你们监视之下,要不是

官家人,岂有这么方便。”“谁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全在我们监视之下。”

“芳驾何不去问给我带路那位。”林中女子没说话,燕翎接着说道:“芳驾既是那个府

里的高人,在这各为其主的情形下就该光明正大……”“什么叫光明正大。”林中女子突然

道:“我只求致胜,向来不择手段。”“芳驾以为已稳操胜券。”

“至少你现在得听我的,除非你不想要郭凤喜的命。”

“芳驾,我话说在这儿,只要郭凤喜有任何损伤,今晚上你绝走不了。”“白玉楼,你

要不要试试?”

燕翎忍了忍:“芳驾,郭凤喜是个江湖女子……”

“你不要再说废话了,听不听我的你答一句。”

燕翎忽然听觉得林中女子的话声有些耳熟,可却一时想不起在那儿听过,他暗一思忖道:

“芳驾我刚说过,一着之差,受制于人,事到如今我不敢说不听芳驾的,只是在我动手之前

芳驾可否答我几句?”“你要问什么?”

燕翎道:“芳驾是不是有意假我之手杀了四阿哥?”

“我不怕你知道,是这样,可是我没想到你会相信他的话。”

“芳驾想到了。”燕翎道:“不然芳驾不会预先安排好在这儿跟我见面。”“想到了又

如何。”

燕翎道:“我现在受制于芳驾,我能拿芳驾如何,只是……”

林中女子道:“只是怎么样。”

燕翎道:“芳驾既要假我之手杀了四阿哥,而后又以郭凤喜为要胁,要我一只右手,让

我落个终生残废,这用心似乎是过于狠毒了些。”

林中女子冷笑道:“什么叫狠毒,对你们这种人慈悲,那就是对自己残酷。”燕翎一笑

说道:“冲芳驾这句话,再加上芳驾要假我之手杀了四阿哥,虽然让我落个终生残废这两件

事,我敢说芳驾必是那位阿哥府里的大人物……”林中女子叱道:“不必再说废话,耗下去

对你没什么好处,我行事一向机密,别指望谁来给你解围赐你把匕首,快动手吧。”一阵劲

疾的金刃破风之声,“笃!”地一响,一把匕首落在燕翎脚前,扫进了地面上了。燕翎脚一

抬,手一伸,那把匕首应脚飞起落在他手里,他望望那把匕首,森白的光芒,逼人的冷意,

行家一看就知道不是凡铁。他沉默了一下道:“好吧,事到如今,只怕由不得我了,肉在砧

板上,还能不任由人宰割,只是芳驾,我怎么知道郭凤喜安然无恙?”“白爷,我很好,可

是您……”

林内突然传出一个女子惊急话声,一听就知道是郭凤喜。

郭凤喜是郭凤喜,可是话没说完就没声了,显然,不是让人捂了嘴,就是让人制了穴道。

燕翎听得心头猛震,林中女子话声又起,冰冷说道:“你听见没有,死人不会说话吧。”燕

翎强自镇定,淡然一笑道:“我明白芳驾的意思了,四阿哥是你们的头一个强敌,你们既恨

他又怕他,所以假我白某人这双手代你们除去他,而我白某这个人也是你们难以拔去的眼中

针,背上剌,所以你们又以郭凤喜为要胁,逼我自断右手,落个终生残废,郭凤喜是个江湖

女子,跟这种事一点也扯不上关系,你们竟…”“姓白的,你有完没有。”林中女子发出冰

冷怒叱。

燕翎冷冷一笑道:“芳驾是不是怕听骂。”

林中女子怒声道:“你敢骂我。”

燕翎道:“看我敢不敢,你们卑鄙无耻……”

“住口。”林中女子惊怒暍道:“姓白的,你不要郭凤喜的命了。”

燕翎淡然道:“我很明白,只我白某人还有这双手,你们就不敢动郭凤喜毫发,因为你

绝对跑不了,我会让你十倍偿还……”林中女子惊怒道:“这么说你是不肯拿你的右手换取

郭凤喜这条性命。”燕翎冷然点头:“不错,我不妨告诉你,再有十条百条性命也抵不上我

这只右手”林中女子怒笑说道:“好哇,姓白的,你说谁卑鄙无耻,郭凤喜那样对你,你却

这样对她,你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你还算人么,好,姓白的,既然你舍不得你那只右手,

既然你以为只要有一双手在,我就不敢奈何郭凤喜,我这就奈何给你看看。”一顿喝道:

“拍活她的穴道。”

随听郭凤喜叫道:“白爷,您快走,您绝不能……”

林中女子冰冷说道:“郭姑娘,别这么多情了,你这条性命还抵不过他那只右手呢,他

舍不得拿他那只右手换你,所以你要是吃了什么苦头,别怪我,怪他,那无情寡义不是人的

东西……”燕翎虽说有大责任在身,不能为郭凤喜舍他的右掌,可是他还真怕林中女子下手

折磨郭凤喜,趁林中女子说话分神,心一横,牙一咬,腾身扑进了树林。夜色本浓,林内更

黑,惊喝声中,两股劲风分左右袭到。

燕翎听风辨位,单臂凝力,匕首一挥,惨呼声中有物落地,砰然两响。

随听前面不远处响起一声娇暍:“不要拦他,让他过来。”

燕翎足不落地,提一口气循声扑了过去。

“站住,你看看郭凤喜。”惊怒厉喝近在眼前。

燕翎心头一震,硬生生刹住扑势。

只听不远处响起林中女子冰冷话声:“姓白的,你看清楚了,你再敢往前跨一步,我马

上让郭凤喜香消玉殒,血溅横尸。”光亮一闪,眼前顿亮,燕翎看见了……

郭凤喜坐在地上,手脚被绑着,圆瞪美目,半张着樱口望着他。

郭凤喜身后站着两个黑衣蒙面人,长剑都已出鞘。

郭凤喜身旁站着个面覆黑纱的黑衣女子,一把雪亮的匕首架在郭凤喜咽喉上。燕翎看见

了,而这时候那蒙面黑衣女子竞脱口一声惊呼:“怎么是你……”燕翎为之一怔道:“不错,

是我。”

那蒙面黑衣女子大声道:“你叫白玉楼。”

燕翎心头又是为之一震,一面思索对方何以有此一问,一面冷然说道:“没错,我就是

白玉楼,假不了的。”那蒙面黑衣女子沉默了一下,忽一点头道:“好,我把郭凤喜还给你,

咱们走。”他带着两个蒙面黑衣人转身掠去。燕翎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种变化,立时怔

住了。

就他这一怔神间,蒙面黑衣女子跟那两个蒙面黑衣人已快如闪电地掠进林深处不见。只

听郭凤喜叫道:“白爷。”燕翎倏然惊醒,等他定过了神,林外空荡,寂静,而且漆黑一片,

就跟根本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燕翎忙蹲下去摸索着用匕首挑断了郭凤喜手脚上的绳子,道:

“姑娘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林内太黑,看不见人,更看不见郭凤喜脸上是什么表情,但

是话声却可以听得很清楚:“谢谢你,他们没有难为我,拖累了您,我很不安。” 燕翎心

里倒是有些不自在,因为他已经知道郭凤喜暗恋着他,虽然林内太黑,谁也看不见谁,但毕

竞现在是面对面。他站了起来,道:“姑娘别这么说了,只要姑娘安好无恙,没受什么伤害

就行了,走吧,我送姑娘回去。”他听见郭凤喜站了起来,他转身要往外走。只听郭凤喜在

身后叫道:“白爷。”

燕翎转回了身,道:“姑娘不能走么?”

“不,他们告诉我,我大哥他们一定会去找您……”

“铁大哥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耻于跟我为伍,他原以为是四阿哥掳去了姑娘,要夜

闯雍郡王府拚命去,江十三哥拦不住他,这才去找我。”“怎么,我大哥他们没以为是

您……”郭凤喜的话声变得有点诧异。

“不,铁大哥他们原以为是四阿哥的人掳走了姑娘,因为我毁白龙道人的时候诸位都在

场。”显然郭凤喜是试探燕翎有没有见着那张纸条儿,燕翎却不提。

“那就好,我一直担心大哥他们误会您…”

“那怎么会呢,再怎么着铁大哥也不会想到我头上来,时候不早了,铁大哥他们还在等

信儿……”“别急,白爷,我还有话说。”

燕翎心头跳了一下,住口不言。

“您可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担心大哥他们误会您么?”

想躲的躲不掉了,燕翎沉默了一下道:“姑娘,二嫂在你枕头底下找到了一张纸条儿。”

郭凤喜急道:“大哥他们误会您了……”

燕翎道:“没有。”

郭凤喜没说话,想必她已心里小鹿儿乱撞,羞涩地低下了头,半天才听她说道:“那么,

您该知道我是为什么被他们掳去的了。”她的话声很平静,出奇的平静。燕翎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风云四起亲人反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