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十三章 江南八侠清理门户

作者:独孤红

燕翎跨进了水榭!

躺在凉椅上的八阿哥睁开了眼,一怔:“是你呀,你还知道回来呀,上哪儿去了你,也

不跟我说一声…。。”

燕翎到了凉椅前:“您好点儿了没有?”

八阿哥坐了起来:“别管我,告诉我你上哪儿去了?”

燕翎道:“除了给您办事儿,我还能上哪儿去?”

八阿哥道:“给我办事儿,给我办什么事儿?”

燕翎把姑娘郭风喜被掳的事,略略改编了一下,告诉了八阿哥。

八阿哥一听就窜了起来:“有这事儿,胤缇他怎么跟我做起对来了,我要去问问他去。”

燕翎道:“早知道您会这样,我就你告诉您了。”

“不告诉我?”八阿哥道:“你胆子够大,这什么事儿能不让我知道一下。”

燕翎道:“八爷,您要是去一趟[直郡王府],这事儿非僵不可,这么一来可是让亲者

痛,仇者快啊。”

八阿哥到:“照你这么说,我得忍下这口气。”

燕翎道:“您听见没有,白回回的女徒弟回来了,连根儿头发都没少,我也已经把这件

事儿解释清楚了,大阿哥的人也都明白了。”

八阿哥道:“我听见了,怎么没听见。”

燕翎道:“这不就是了么,您一点儿损失都没有,又何必追究?何不宽怀大度,干脆装

不知道,大阿哥又不是个糊涂人,您这么对他,他还不知道怎么对您?忍下这毫无损失的一

口气,换得大阿哥掌握的重兵为助,您又何乐而不为?”

八阿哥缓缓坐下,道:“看来我真没有重用错你,要不是你,我险些犯了大错。”

燕翎道:“您安心静养您的,大度能容,不动声色,我担保,大阿哥这个有力量的帮手

是跑不了的,现在禀报您一声,我还得出去一趟。”

八阿哥道:“又要出去,上哪儿去?”

燕翎道:“昨儿晚上的事,您不知道?”

八阿哥哦的一声道:“我想起来了,你是要找那个人去?”

燕翎道:“您反对么?”

八阿哥道:“别跟我耍贫嘴,知道他是谁吗?”

燕翎摇摇头道:“我连人都没见着,怎么知道。”

八阿哥道:“好吧,你去吧,快回来,别一出去又是好久看不见你的人影儿。”

燕翎道:“八爷,办完公事儿,有时兴致来了,找个地方玩玩儿,您总不会不许吧。“

八阿哥道:“谁说我不许了,府里多的很,任你挑,干吗非到外头去…。。”

燕翎倏然一笑道:“八爷,兔子不吃窝边草,天天看,不新鲜了。“

八阿哥笑道:“好了,好了,别耍贫嘴,快去吧,早去早回,身上有钱没有。”

燕翎道:“多了没有,玩玩儿还够。”

燕翎这儿刚要走,荣桂进来了,一哈腰道:“爷,两位格格看您来了。”

两位格格,不用说,这是玉瑶跟玉伦。

没错,八阿哥这儿站起来刚问一声[人呢?],娇玉伦的话声已到了水榭外:“八阿哥

今儿个怎么这么大雅兴,水榭里待着来了,我倒要瞧瞧,是在这儿吟诗呢,还是在这儿对对

儿呢。”脚下踩着跷,手里提着一条花纱巾,摇着摇着进来了,娇玉伦,看样子今儿个刻意

刀尺了一番。 娇玉伦后头是美玉瑶,玉瑶永远是那么庄重,香chún边只挂着那么一丝儿含蓄

的甜笑。看着燕翎,美玉瑶微微一怔,娇厣上泛起一种异样表情,只是这种异样表情在她的

娇厣上停留的时间太短暂了,一刹那间之后,她仍是那一丝儿的甜笑。

娇玉伦却瞪大了美目,惊喜轻叫:“哎吆,巧了,玉楼也在这儿,正要叫荣桂找你去。”

燕翎欠身一礼:“两位格格安好。”

美玉瑶含笑点头:“谢谢,你也好。”

不知怎么回事儿,她那双眸子,让燕翎心悸。

娇玉伦忽然间发了嗔:“我说玉楼呀,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么些日子了,你也不知道

上我们那儿看看我们去。”

燕翎含笑道:“你原谅,这一阵子好忙…。。”

娇玉伦截口道:“忙,都忙什么来着,你到是说给我听听看,要是说不上来,看我饶得

了你。”

燕翎道:“八爷知道,让八爷说给你听吧,我还是赶着出去一趟。”

“出去?”娇玉伦道:“慢着,怎么着,我们来你走,就这么巧的事儿,我们不来你也

不出去,刚来你就要出去,是不是有意躲我们。

燕翎忙道:“我怎么敢,又怎么会,我刚要走您两位就来了,不信您问八爷。“

八阿哥道:“玉伦,真的,玉楼真有事儿。“

“我不管,“玉伦道:”什么了不得的事儿,非现在办不可,我们难得来,就不能陪陪

我们。

玉瑶道:“玉伦,玉楼有正事儿…。。”

玉伦道:“他要去办事儿也行,他走我也走。”

八阿哥忙道:“你这是干什么,你究竟是来找我的,还是来看他的。”

玉伦即爽快又干脆:“玉瑶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他的!”

燕翎为之一怔。

八阿哥也一怔:“玉伦,你别给玉楼找麻烦了行不?这是玉铎不在这儿…。。”

玉伦留门一竖:“他在这儿又怎么样,他管得着,我就是喜欢玉楼,他能把我怎么样,

你们看赶明儿我亲口告诉他。”

燕翎微微皱了皱眉,有点窘。

玉伦马上转望燕翎:“你答我一句,你是让我走还是不让我走。”

八阿哥冲燕翎递眼色,道:“玉楼,她们两位难得来,你就待会儿再出去吧。”

玉伦抓住八阿哥的胳膊摇了摇:“瞧,还是八阿哥好。”

天知道,谁惹得起他这个娇惯任性的格格。

燕翎道:“只要您不急,我又急什么?”

“不要紧,”八阿哥还真有点儿怕,忙到:“现在是光天化日,应该不要紧。”

玉伦眼光一凝:“什么事儿光天化日不要紧。”

八阿哥口没遮拦,他也认为没保留的必要,把事儿全说了。

玉伦一听就又竖了柳眉:“这好得了,他们眼睛里还有王法没有?八阿哥,你也真是,

咱们是什么身份,跟个江湖亡命徒你来我往的,他也配,干脆交给[九门提督]衙门,派几

个人去把他抓起来不就行了,还用让玉楼去跑一趟。”燕翎道:“格格,他是找我的,也许

这只是江湖上的私怨,犯不着把八爷这[贝勒府]卷进去。”

“我知道,”玉伦气呼呼地说:“可是现在你是官家的的人了,他来找你就等于找官家

的麻烦,官家能不闻不问,让你一个人去应付,那岂不是惯了他的下次,八阿哥,你想想,

谁高兴谁就闯进来找麻烦,这还得了,那还要王法干什么,这回往你这儿来,下回他还闯[

紫禁城],闯大内呢!”

八阿哥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

玉瑶一直没开口,这时候却突然说了话:“玉伦,我不能说你这说法不是理,可是做却

不能这么做,江湖上个个都是能高来高去的好手,他们要把咱们放在眼里,也就不敢往里闯

了,这里江湖上的恩怨不能用官家的力量来解决,事实上官家的力量也解决不了,唯一的办

法是他们找谁,就让谁去应付。”

玉瑶对江湖的了解,毕竟比玉伦多些,因为玉伦从不知道主动的去了解她身外的事情,

他总认为官家的权势能解决一切。

燕翎不由地看了玉瑶一眼,可巧玉瑶也在看他,玉瑶的一双眸子里,似乎包含了些什么

东西,这些东西使得燕翎为之心头一震。

只听玉伦道:“姐姐,怎么你也这么说,咱们是什么身份……”

玉瑶转过眼去淡然道:“咱们的身份是自己抬高的,江湖上的人看咱们跟别人没什么两

样,甚至根本就看不起咱们……”

“他们敢。”

“事实上咱们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别的又懂什么,从不知道人家的日子是怎么过,从不

知道为别人着想,也从不管人家是怎么个想法……”

“姐姐,你是怎么了?”

“好了,好了!”八阿哥抬了手:“咱们别谈这些了!好不好,为这种事儿辩,能辩出

个什么结果来,值得么?”

玉伦道:“她老是把这些江湖亡命徒看得高的跟什么似的…。。”

玉瑶道:“玉伦,不管是什么事儿,都哟啊心平气和,侠以武犯禁,这是必然的,打抱

不平,除暴安良,这是侠义行径,要没有这些侠义,光靠地方官府维持治安是不够的,因为

地方官府人力有限,这种功劳岂容抹杀,可是他们的作为,有时候与王法必有抵触,这是免

不了,江湖人有江湖人的长处,江湖人也有江湖人的短处,咱们不能以偏盖全,必须站在旁

观的立场,作中肯的批判,你想想,几个阿哥府里的能人,那个不是从江湖上来的,他们呀

真那么轻贱,阿哥们又为什么千方百计,不惜重金地去求,玉伦,自古国士出自江湖,江湖

人要真那么一无可取,古来成大功,立大业的为什么都礼而下之,江湖每多激昂慷慨之士,

太史公的游侠列传……”

“好了,姐姐!”玉伦道:“别引经据典了,你明知道我最讨厌书本子。”

八阿哥笑道:“这倒是实话,玉伦是宁可罚跪也不愿挨书本子。”

玉伦娇颜一红,嗔道:“讨厌,你敢揭我的短。”

八阿哥哈哈大笑,道:“玉楼,你代我陪陪她们吧,我还有我的事儿,我要去忙了。”

这到好,他竟然扔下燕翎一个人走了。

没奈何,燕翎只好勉为其难了。

其实,燕翎似乎为了玉瑶,尽管他对玉伦不敢领教,可是他对玉瑶很有好感,他认为玉

瑶各方面的修养都够,有学士风,有时候甚至有丈夫气,允称宦海外中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这么一来,也就不觉得怎么难受了。

玉伦硬是泡到了天黑,玉瑶也没有走了意思。

玉伦老缠着燕翎,玉瑶似乎有很多话要跟燕翎说,但碍于玉伦在,却又不便启齿,话虽

没说什么,可是那能使燕翎心头震颤的东西,却常在她一双眸子里出现。

好不容易,玉伦说了声:“回去。”送走了两位格格,燕翎马上赶出了城。

上灯的时候,燕翎进了东城这家[群英客栈]!

伙计以为他要住店,再看他衣着讲究,人品出众,哈腰陪笑地迎了过来:“这位爷,小

号哟清净上房……”

“小二哥,我打听个人,高高的个子,四十来岁的年纪,长眉凤目,chún上还留着两撇小

胡子,挺威武的……”

“您贵姓是不是白?”伙计忙接口问了一句。

燕翎一怔,旋即点头:“不错,宝号这位客人交代过了?”

“可不!”伙计满脸堆笑:“那位爷说他有位姓白的朋友要来找他,您请跟我来吧。”

他转身带路,我后行去。

燕翎迈步跟了上去,他有心想问问伙计,这位客人姓什么,可是话到嘴边有咽了下去,

马上就要见面了,见了面还怕不知道对方姓什么,是那一路的人物。

他这里心念转动间,伙计已在一进后院北面一间屋前停下,屋里有灯,可是门窗都关着,

看不见人。

伙计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客官在屋里么?”

只听见屋里响起个低沉话声:“是不是我请的那位姓白的朋友来了!门没闩,请进。”

伙计推开门,哈腰陪笑往里让。

门一开,燕翎就看见了,炕前一张桌,一壶酒几个小菜,旁边还放着乌鞘长剑,那位高

个儿小胡子正在自斟自饮!

连荣桂都看得出不含糊,燕翎自然更看得出,高个儿小胡子穿一身黑,长眉凤目,胆鼻

方口,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天生的,脸色红红的,不只相貌威武,两道锐利目光象冷电,

更摄人,的确是个进出内城如入无人之境的人物。

燕翎往里打量,高个儿小胡子也往外打量,他目光凝处微微一怔,旋即就恢复正常推杯

而起。伙计很懂事,带上门走了!

燕翎直逼过去,在桌前三尺处停下,翻腕取出那面竹牌放在桌上:“白玉楼遵嘱来访,

请教。”

高个儿小胡子chún边掠过一丝笑意:“你要明白,我在江南儿见过白玉楼几次。”

燕翎心里一跳:“这话……”

“你却有几分像白玉楼,可是你瞒不过我这双招子。”

“既是这样,那我就要问问了,尊驾找白玉楼有什么事?”

“白龙道人的一身武功,可是你毁的?”

燕翎心头猛又一跳,哦地一声道:“我想起来了,[江南八侠]里甘凤池甘大侠的信

符。”

“你要是白玉楼,不会不认识我。”

燕翎道:“既然是这件事,我接下,白龙道人的一身武功是我毁的。”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冒充白玉楼?”

燕翎道:“阁下是来找毁了白龙道人的武功的人,不是来查我的身份的,是不?”

“好说,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江南八侠清理门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