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十四章 情字路上爱难割舍

作者:独孤红

燕翎心头震动,嘴里却“哎哟!”一声道:“这是怎么了,请大夫看过没有。”

“看过了。”柳瑶红忧形于色,道:“葯也吃过好几付了,可就是一点儿起色也没有。”

燕翎暗暗皱眉,沉吟不语,他知道,他既然碰上了,按情按理,不能不去看看郭凤喜,

可是去了又怎么样,除非他解释清楚,要不然不但对郭凤喜的病无补,反而更糟,他能解释

么,解释清楚以后又会怎么样,

“白爷,您要不要去看看凤喜。”柳瑶红突然这么问了他一句。

燕翎他倏然而醒,“哦!”地一声忙道:“当然,当然,当然要去看看,您几位还住在

那位老倭瓜那儿。”

“是的,您请跟我来吧。”柳瑶红瞟了他一眼,拧身走了。

燕翎只好硬着头皮跟了去,柳瑶红拐进了一条胡同,走了两步,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白爷,我有话直说,您不会介意吧。”

燕翎心头猛跳,忙道:“那怎么会,二嫂说的话,我怎么敢,您只管说就是。”“那我

就直言了。”柳瑶红道:“白爷,我知道人各有志,这是没办法勉强的,

凤喜心里有您,这您也是知道的,可是您……”顿了顿,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总之凤喜的病,您清楚,您要是能,我希望您安慰凤喜,她是个死心眼儿。”这等于是摊牌

了!

燕翎道:“二嫂……”

柳瑶红截了口:“您是知道的,我们几个虽然是师兄妹,可却比亲兄妹还要亲,

您我也都明白,凤喜害的是心病,心病还得心葯医,万一凤喜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

短……”她眼圈儿一红,没再说下去。

燕翎猛吸了一口气:“二嫂,白玉楼名声狼藉,江南待不下去才跑来京里,凤喜对我这

样儿不值得……”

“不,白爷,话不能这么说。”柳瑶红摇头说:“这是缘份,也是前辈子欠的债,不管

别人怎么说,那怕天下人都这么说,她不计较,她心里有她的主意,这就够了,您应该了解

女儿家,可是事实上您并不了解女儿家,女儿家十个有十个都是死心

眼儿,只要她自己看上的,那怕是瞎眼瘸腿她都不在乎,事实上跟他过一辈子的是她,

不是别的任何一个人,这就够了,除非有某种原因阻拦着她,让她不能去喜欢她所喜欢的,

甚至不能有一点表白,只有忍着把它永藏心底,要不然大部份的女儿家在这方面都是死心眼

儿,都是痴得可怜,要是达不成心愿,那就只有折磨自己!”

柳瑶红的话似乎有所指,但却又不像。不管她的话是不是有所指,燕翎没有在意,他沉

默了一下道:“谢谢二嫂指教,凤喜是个好姑娘,我不忍害她!”

“她不认为您是害她,而且,您既能想到这一点,为什么不为凤喜改变一下自己。”

“二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要是能改变自己,当初也就不会到京里来寻求我的将

来了。”

柳瑶红看了他一眼:“关于白爷您的种种,我听过不少,可是我认识您也不是一天了,

我总觉得您跟以前的您不一样了。”

“噢!”燕翎笑笑道:“二嫂认为我跟以前怎么不一样。”

柳瑶红道:“您要是以前的您,您绝不会怕害了凤喜,没有的您都会去找,这种心甘情

愿的,您该是求之不得,而且您对我也不会这么规规炬矩,客客气气。” 

燕翎微微一怔!

柳瑶红脸一红:“也许我不该这么说,我是个死了丈夫的女人,一切都该避着点儿,可

是我只是拿这个来说明您跟以前的不同……”

燕翎忙道:“二嫂的意思我懂,可是……”

柳瑶红道:“别说了,前头快到了,我只告诉您一点,女人心海底针,这话是一点也不

错的,我是个女人,我了解女人,女人一旦动了心,一旦喜欢上一个人,那怕他是天底下第

一等恶魔,我仍然会死心场地,所以,白爷我希望您能救救凤喜。”

话说完,就停在一扇小门前,这儿是一条小胡同里,总共没几户人家,冷清,空荡显然

这一带里的都是苦哈哈的人家。

柳瑶红敲了门,一阵脚步声从里头传了出来:“谁呀。”

“我呀,倭瓜叔,开门。”柳瑶红应了一句。

燕翎知道了,是老倭瓜!

门开了,真是个倭瓜,矮胖矮胖个老头儿,都圆了,像极了倭瓜,狮鼻,海口,

络腮胡,脸也是圆的。他看见燕翎,猛地一怔:“瑶红,这位是……”

柳瑶红道:“这位就是白玉楼白爷。”

燕翎抱了抱拳:“老人家。”

老倭瓜“哦!”地一声忙答礼:“今儿个提白爷,明儿个提白爷,白爷当面竟不认识,

我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快请里头坐。”

老倭瓜相长得猛,人可真客气,他把燕翎让了进去,柳瑶红已经先一步进了里头,所以

这儿老倭瓜领着燕翎刚到小院子里,铁明等已从堂屋迎了出来。

铁明老远就抱了拳,脸上带着笑,笑得可有点勉强:“白爷,没谢您去,反倒让您跑这

儿来了,铁明兄弟太失礼!”

燕翎答了一礼道:“铁大哥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咱们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当初凤喜姑

娘遭难也是因我而起,我该尽心尽力。”

铁明道:“白爷这么说就叫铁明兄弟更不安了,白爷您已经来了,现在说什么都嫌迟了,

请里头坐吧。”他往堂屋让客。

燕翎却道:“不坐了,凤喜姑娘在那儿,我想先看看她!”

柳瑶红忙道:“在耳屋里,您跟我来。”她转身要走。

铁明轻咳一声叫住了她:“九妹,等等。”

柳瑶红回过下身:“怎么,大哥。”

铁明道:“我有话跟白爷说。”顿了顿望着燕翎道:“白爷,瑶红为凤喜,是一番好意,

她认为您安慰安慰凤喜,凤喜的病会有起色可是我不这么想……”

柳瑶红急道:“大哥,您……”

铁明跟没听见似的,道:“凤喜本来是个好好的人儿,今天会病成这个样儿,那是她的

命,除了她自己,谁也救不了她,除了她自己看开想开。”

燕翎道:“铁大哥的意思,是不让我见凤喜姑娘。”

铁明神色肃穆,一点头道:“是的,您要是真为她好,就别见她,以我看,您见了她不

但对她的病没帮助,反而会对她有害。”

柳瑶红忙道:“大哥,您不知道。”

“我什么不知道。”铁明道:“九妹,我知道的不比你少。”

柳瑶红道:“您就眼睁睁的看着凤喜这么下去。”

铁明chún边掠过一丝抽搐,道:“九妹,你们都跟我自己的亲弟妹一样,我何尝愿意看着

凤喜这样下去,可是你要知道,谁都救不了她,除非她自己能想开。”

柳瑶红道:“大哥,您不是女儿家,不了解女儿家,她要是能想开,看开,不就不会病

成这个样儿了么。”

老倭瓜轻咳一声道:“老大,瑶红说的对……”

铁明像没听见,道:“那是她的命,她命里该有这一劫!”

“不,大哥。”柳瑶红道:“我跟白爷说过了,白爷愿意要凤喜……”

铁明浓眉一扬:“怎么说,白爷,你愿意要凤喜。”

燕翎咬一咬牙,毅然点头:“不错。”

铁明道:“谢谢你的好意,你愿意要她,我还舍不得呢,这门亲事不敢高攀。”

柳瑶红跟老倭瓜猛一怔,老倭瓜忙道:“老大,你是怎么了?”

柳瑶红也道:“大哥,您……”

铁明两眼微睁,目光炯炯,望着燕翎道:“白爷,话我说在前头,你要是听不下去,可

以给我一剑杀了我,我是他们的大师兄,我不能害了凤喜一辈子,也不能让她糊里糊涂地断

送了自己一生,我宁可让她病死,绝不能让她嫁给你白玉楼这么个人,我们虽是江湖上不入

流的小角色,可是我们规规矩矩,清清白白……”

燕翎突然笑了:“铁大哥原来是为这个啊。”

铁明一点头道:“不错,就是为这个。”

燕翎道:“铁大哥,凤喜自己愿意——”

铁明道:“我是她的大师兄,我不愿意。”

柳瑶红叫道:“大哥,您……”

铁明沉声道:“九妹,你只知道凤喜现在病得厉害,你想过凤喜的以后没有。”

柳瑶红低下了头:“我知道,可是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凤喜……”

铁明道:“九妹,长痛不如短痛啊。”

柳瑶红没再说话,老倭瓜老泪纵横,也低下了头。

铁明道:“白爷,我话就说到这儿了,您救过凤喜,我们感激,也永不会忘记,

可是我绝不能让凤喜嫁给你,而且我们也不是富贵中人,您请吧。”

燕翎沉默了一下,摇摇头道:“铁大哥,您真会逼人。”目光一凝,道:“铁大哥,这

样好不,让我见凤喜一面,我马上就走,反正您不怕她有什么三长两短……”

铁明道:“不行,我还想给她多活两天,老实说她也未必愿意见你。”

燕翎道:“我要是非见不可呢?”

铁明道:“那也行,你先打倒姓铁的。”

“容易。”燕翎一点头,一指点了出去。铁明没提防燕翎说动手就动手,其实就是他有

所提防也躲不了,身躯一晃,往后便倒。

江汉武等几个脸上变了色,究竟他们还是护着自己的大师兄,几个人刚要动。

燕翎有多快,身子连闪了几闪,就把江汉武几个全点倒了。

老倭瓜站在燕翎身后,这时候他须发俱张,大喝一声扑向燕翎。

燕翎闪身躲过,顺势轻轻一掌,老倭瓜也爬下了,爬在了铁明身上,没摔着。

柳瑶红瞪大了眼:“白爷,您……”

燕翎道:“二嫂您都看见了,我不得已,我只不过是制了铁大哥他们几位的穴道而已。”

柳瑶红迟疑了一下,道:“您,您要见凤喜。”

燕翎道:“是的,二嫂,我要治凤喜的心病。”

柳瑶红道:“白爷,我始终认为您跟以前有所不同,要不然刚才您就伤了大哥了,凤喜

的以后……”

燕翎道:“二嫂往后看,行不。”

柳瑶红深深盯一眼:“您请跟我来吧。”柳瑶红她带着燕翎进了堂屋,掀开左身旁的门

帘儿,她就说了话:“凤喜,白爷来看你了。”

没听见郭凤喜说话,只闻见葯味钻鼻。

耳房里一盏油灯,灯光照着床上郭凤喜瘦弱的背影,望之让人鼻酸。

一个情字就这么折磨人。柳瑶红定了过去,轻轻道:“凤喜,白爷来看你了。”

郭凤喜虚弱话声响起:“我当不起,叫他出去,叫他走!”

柳瑶红道:“傻妹妹,你这又何必,白爷他有心……”

“不管他有什么心,那是他的事,我死我活跟他没关系,让他找他的荣华富贵去,让他

走。”

燕翎说了话:“凤喜,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

“我没有生气,我不配。”

燕翎道:“我知道错了,从今后,我不谈什么荣华富贵,等你病一好,我就带你回江南

去,好不好。”

郭凤喜没说话,瘦弱的身躯却起了颤抖。

柳瑶红忙道:“凤喜,人家白爷已经认错了……”

郭凤喜说了话,话却带着哭声:“他没错,我错了,错在我当初根本就不该……”倏地

住口不言,身躯颤抖得更厉害。

柳瑶红道:“傻妹妹,都到这时候了,还说这个干什么,爱不是罪,情也不是罪,这怎

么能叫错。”

郭凤喜突然不哭了:“你可是真心?”

燕翎道:“要不是真心,今天我就不会来了,不过,凤喜,你要知道,只一步跃出了京

城,我的日子马上就会不好过。”

“我不怕苦。”

“不只是苦。”

“我也担得起风险,只你对我好,我什么都不怕。”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是真心今天就不会来了。”

郭凤喜的身躯又起了颤抖。

柳瑶红含泪而笑:“好了,现在什么都不急,急的是你得赶快好,要不然像这样病病歪

歪的怎么走。”转脸望燕翎:“白爷,您跟凤喜聊聊,我去给您倒杯茶去。”

柳瑶红说完话之后转身要走,她是个有心人!

郭凤喜突然转过了身,只这么几天,人都变得不像样儿了,脸色苍白得让人心酸,的确

是,一个情字真折磨人:“二嫂。”她叫了柳瑶红一声。

柳瑶红含笑转回身:“又不是小孩儿了,难道还要二嫂搂着不成,放心,白爷吃不了你

的。”她没再等郭凤喜说话,拧身走了,当她背向燕翎跟郭凤喜的时候,她那艳丽的娇靥上

浮现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可惜燕翎跟郭凤喜没看见。

郭凤喜苍白的娇靥上浮现起一抹红晕,她抬眼望向燕翎。

当她的目光接触到燕翎的目光的时候,她眼圈儿也红了,眼一闭,扑簌簌滴落两行情泪,

泪水滑过她那消瘦的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情字路上爱难割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