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十五章 白泰官单挑寡妇院

作者:独孤红

内城里的夜色是宁静的,今夜的夜色似乎特别美。 

燕翎望着眸星闪铄的夜空,想着来京后的种种遇合,他想笑,他觉得像一场梦, 

可是打小到大,每一场梦都没有这场真实。 

刚近八阿哥的“贝勒府”他忽有所觉,就在他有所觉的时候,一条颀长身影出现眼前。

燕翎一怔:“姨父,怎么您……” 

萧绍威脸色苍白,两眼都有点红,语气冰冷:“跟我到家里去一趟。” 

燕翎道:“这时候……” 

“这时候不能去么?”萧绍威神色不对,语气也逼人。 

“不是……” 

“不是那就跟我走。”萧绍威转身先定了。燕翎可以不去,奈何萧绍威是长辈! 

燕翎也明白,这一趟,他要是不去,这门亲戚就算完了! 

他跟了上去:“姨父,有什么事儿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萧绍威不愿多说一句话,可巧燕翎也不想说。 

经过很长一段沉默,这段沉默一直到进了萧府后院。 

萧绍威抬手指着那座灯光透纱窗的小楼才打破沉默:“你上去看看去。” 

燕翎心头震动了一下,他知道,那座小楼是表妹萧湘云住的,湘云表妹她怎么了! 

看看四下,没看见姨妈,老哈也没人影,偌大一个后院,只萧绍威跟他两个人,他得不

到一点暗示。 

“去呀!”萧绍威再次打破静默。 

燕翎咬牙硬起了头皮,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向着那座小楼走了过去。 

萧绍威脸上有太多的愤怒,可也有不少难受。 

燕翎轻轻地上了小楼,少女的闰房本该是清香阵阵的,可是现在他只闻见浓浓的葯味。

他明白了,又一个病倒了。 

刚治好一个又一个,难道他真该悬壶了。 

柳瑶红说得好,这种病不能逢人便治。眼前这个病人他管不管,燕翎皱了眉。 

屋里静悄悄的!掀起了重帘,葯味更浓。屋里有点乱,但不失那两字淡雅。 

最乱的地方是梳妆台,但乱的不是胭脂粉,而是杂七杂八的东西。 

靠床头桌上有碗葯,有纸盖着,看样子还没暍,因为边儿上还在冒热气儿。 

听不见什么声音,真听不见。这时候有根针掉在地上,能吓人一大跳。 

燕翎吸一口气走了过去,一直到床前,湘云始终没动静。睡着了? 

燕翎轻轻叫了两声,没听见湘云答应,却听见帐子的铜钩轻微地叮叮响,纱帐也在抖。

燕翎真的心软,忽然间,他有一百个不忍。 

“湘云,你这是何苦。” 

就这一句话,湘云有了动静,帐子铜钩抖得更厉害,湘云哭了。 

燕翎那一百个不忍变成一千个。他挂起帐子,坐上了床沿儿:“湘云,转过来。” 

湘云哭得更伤心了,燕翎没说话。好半天,湘云才住了声。 

燕翎说了话:“湘云……” 

“是爹把你求来的。”湘云终于开了口。 

“别这么说,湘云。”燕翎道:“姨父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我要是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湘云,我是真不知道,斗气归斗气,咱们总是表兄妹!” 

“要没有这点关系,你就不会来了。” 

“要没有这点关系,你也不会生气了,是不?” 

“我没生气,我的脾气没你大。” 

“湘云,你错了,我没有生气,我只是难受。” 

“难受我不了解你。” 

“可以这么说。” 

“我知道我不该,可是你……” 

“湘云,我有我的苦衷。” 

“起先谁知道你的苦衷。” 

“那就表示你信不过我。” 

“要是你我易地而处呢?” 

“说了你不会相信。” 

“你绝不会那样对我?” 

“绝不会。”湘云没说话。 

“湘云,”燕翎又开了口:“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不!” 

“湘云……” 

“我怕在您心里留下……” 

“说这话就表示你还不了解我。”湘云霍地转过脸,燕翎一阵心疼。 

湘云的脸没了血色,瘦了好多,两眼赤红,而且肿得桃儿似的,这是湘云? 

“你真不会?” 

“真不会。” 

湘云突然坐起来搂住了燕翎,痛哭失声。燕翎没有动,他也够难受的。 

话是这么说,湘云不了解他,可是在那种情形下,换谁谁能冷静,谁换谁又不能不那样,

责备湘云似乎不该。 

湘云住了声,可却忽又躺下拉被子蒙住了头。燕翎一怔,马上就明白。 

“湘云,该吃葯了。” 

“我不吃。” 

“湘云,葯是治病的。” 

“我没有病。”的确,这不该是病,葯石治不好的怎么能叫病。 

“湘云,蒙头睡觉不好。” 

“谁说我睡了。” 

“没睡干嘛蒙头?” 

“我,我……”湘云只“我”了两声,便没了下文。 

燕翎也沉默了一下子,然后问:“湘云,姨妈呢?” 

“在屋里。”湘云掀开了被子,消瘦的脸上红红的。 

“姨妈是不是很难过,” 

“想也知道,还用问。” 

燕翎又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该去看看她老人家。” 

湘云道:“等会儿你还来不来?” 

燕翎道:“我走以前总会来跟你说一声的。” 

湘云道:“那好,你去吧。” 

燕翎站了起来。湘云忽然伸出了手:“表哥,别生我的气。” 

燕翎握住那只青筋蹦跳,却仍然那么白皙柔嫩的手:“不会的,别提了。” 

燕翎要走,湘云忽又叫住了他,燕翎回过身。“表哥,见着爹,小心应对。” 

燕翎一怔,湘云跟着又是一句:“你知道为什么?” 

燕翎心头为之震动。 

离开了湘云卧房,下了小楼,到了上房,萧绍威,萧夫人都在低头闷坐。 

燕翎进屋,萧绍威没动,萧夫人站了起来:“小翎,看过你表妹了么?” 

燕翎道:“看过了,姨妈。”萧夫人两眼含蕴焦急色,口齿启动,慾言又止。燕翎明白,

当即道:“姨妈,您放心,表妹的病已经不碍事了。” 

萧夫人何等人,自然明白,感激地看了燕翎一眼,两眼跟着就涌现了泪光。 

萧绍威抬起了头:“你坐。”燕翎谢一声落了座。 

萧绍威沉默了一下,屋里的静寂让人不安,好在萧绍威马上就说了话:“湘云生病的事

不谈了,你把我救回来了,我还没谢谢你。” 

萧夫人忙道:“绍威,咱们上楼去看看湘云吧。” 

萧夫人有意拦话,萧绍威却说:“你先去吧,我等会儿再去。” 

萧夫人皱了眉:“绍威,你何必……” 

萧绍威道:“你要顾到我的立场。” 

燕翎道:“姨妈,姨父的话是对的,您就让姨父说吧。” 

萧夫人讫异地看了燕翎一眼,燕翎的眼神给了她答案,她默默地坐了下去,没再说话。

萧绍威凝望燕翎:“你知道我要跟你谈什么?” 

燕翎道:“您刚提到立场,我多少猜到了些。” 

“什么事儿?” 

“让我走。”燕翎还是装了糊涂。 

萧绍威道:“当初我话说出了口,今天我就不能逼你走,我是要谈你救我的事。” 

“您是说……” 

“你伤了一个大内侍卫班领,跟几个大内侍卫,是么?” 

“是的。” 

“你为什么要伤他们。” 

“不伤他们我没法儿救您。” 

“小翎,你知道我的立场。”萧绍威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 

“你伤大内侍卫,就如同跟大内……” 

“你这说法我不敢苟同。” 

“你有理由。” 

“您跟大内侍卫,您让小翎怎么选择。” 

萧夫人突然掉嘴:“对呀,绍威……” 

萧绍威两眼发光:“我罪有应得。” 

“小翎却以为那位大内侍卫领班罪有应得。” 

“他有什么罪。” 

“假造圣旨,欺君枉上,没株连九族,算他便宜。” 

萧绍威一怔:“那纸手谕是他假造的。” 

“不信您可以进宫看看,保险宫里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 

萧绍威疑惑地看了燕翎一眼:“你是怎么知道的。” 

燕翎道:“您太忠厚,想不到,除了您谁都想得到。” 

萧绍威道:“不是那位赵夫人告诉你的么?” 

“赵夫人,”燕翎道:“她恨不得杀了我,怎么会告诉我这些。” 

“她恨不得杀了你。”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 

“你是不是也恨不得杀了她。” 

“当然,不过现在我还不能杀她。” 

“为什么?” 

“她是‘直郡王’的人,这位大阿哥颇有跟八阿哥联手之心,我要是杀了她,岂不是因

小失大,帮了八阿哥的倒忙。” 

“这是你一时不想杀她的理由。” 

“是的,姨父,不够充足吗。” 

“够充足,太充足了。”萧绍威道:“小翎,你是聪明人,总不会不防着她吧。” 

“那当然,姨父”燕翎道:“我握着她的把柄,往后她绝不敢再动我。” 

“你握有她什么把柄。” 

“教大内侍卫领班,伪造皇上的手谕,这还不够么?” 

萧绍威突然笑了,笑得很奇怪:“小翎,你的确够聪明,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您这话……”燕翎心头猛跳,可是他装糊涂。 

萧绍威笑容敛去,两眼射出逼人的寒芒:“你告诉她一声,她跟你一声,只别闹到大内,

在外头闹翻了天我都不管。” 

燕翎那能再装下去!不必再装,也不好再装,他欠了身:“谢谢您,姨父。” 

萧夫人两眼涌流,感激地望萧绍威:“绍威……” 

萧绍威道:“好了,咱们现在去看湘云去吧。”你欠身慾起! 

“绍威,”萧夫人叫住了他:“还有那件事……” 

萧绍威又坐下去:“那是你的事,你跟他说吧。” 

萧夫人转望燕翎:“小翎,既然你表妹的病不碍事了,这件事姨妈也就好谈了 

……”燕翎心头猛地一跳。“我跟你姨父,想早些把你跟你表妹的事订了。” 

燕翎道:“这……,您怎么跟小翎说?” 

萧夫人道:“你表妹的病已经不碍事了,是不?” 

燕翎道:“我知道,姨妈,我是说您跟娘……” 

萧夫人道:“咱们不是世俗中人,要等你点了头,才能进一步谈。” 

燕翎沉默了一下:“姨妈,有件事我不能瞒您跟姨父,也瞒不了。” 

“什么事儿,小翎。”燕翎很不自在地说出,谢蕴如,郭凤喜,甚至玉瑶格格。 

萧夫人瞪大了眼,半天没说出话。“你想干什么,” 

萧绍威拍了桌子,只是拍了一下桌子:“你说说看,你想干什么?” 

“您知道,都躲不掉。”燕翎红着脸。 

“好话,躲不掉的多着呢,你想用骡车拉。” 

“这几个情形持殊……” 

“还是啦,一个巴掌拍不响,自己愿意就说自己愿意,干嘛说什么躲不掉,人家嫁不出

去了,非你不可,我要是这几位,理你才怪。”燕翎低着头,没吭气儿。 

萧夫人定过了神,急站了起来:“你看你这孩子,来京这一趟还没几天,你看你惹了多

少乱子,这还得了,两家的这些长辈,那一个像你。” 

萧绍威道:“你这是青出于蓝,凭什么,世上的福气还让他一人占了,再这样下去,人

家别人还想娶媳妇儿吗?” 

萧夫人白了燕绍威一眼:“说正经的行不行?” 

转望燕翎:“你表妹知道么?” 

燕翎道:“我还没跟她说。” 

萧夫人皱了眉,“皱什么眉?” 

萧绍威道:“等会儿让他告诉她不就行了么?” 

萧夫人道:“你倒说得轻松,” 

转望燕翎:“你表妹可是跟你一块儿长大的。” 

燕翎道:“我知道,姨妈,您放心,我谁都不会委屈。” 

萧夫人道:“你也不嫌臊得慌,小翎……” 

萧绍威轻咳一声道:“行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这话可是你说的。” 

萧夫人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看得开了?” 

萧绍威道:“看不开又能怎么样,小儿女辈的事儿,咱们何必跟着瞎操心。” 

萧夫人没说话,可是旋又望着燕翎说:“你这孩子真是……好了,咱们去看湘云去,你

当面儿跟她说。” 

萧夫人要走,萧绍威伸手拦住了他:“你让小翎当面儿跟湘云说去,是不。” 

萧夫人道:“他不说还能我替他说。” 

萧绍威道:“他是当事人,当然这话该由他自己去说,可是咱们现在用不着跟去,要看

湘云等他走了再说。” 

萧夫人迟疑了一下:“这倒也是,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白泰官单挑寡妇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