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十六章 雍郡王府计施美人

作者:独孤红

片刻工夫之后,燕翎到了“雍郡王府”。 

“雍郡王府”在“安定门”内,“国子监”之东,也就是日后的“雍和宫”所在。 

“雍郡王府”的气势,燕翎是瞻仰过了,“白玉楼”不是“雍郡王府”的人,可却随时

可到“雍郡王府”行走,而且还相当吃得开,站门带班的一个蓝翎武官,一见“白玉楼”驾

到,马上飞步迎了过来,一抱拳,满脸是笑:“白爷,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燕翎道:“该来给王爷请个安了,在么?” 

蓝翎武官忙道:“在,在,我这就让他们通报去。” 

说着冲门口摆了摆手,一名亲兵撒腿跑了进去。 

那名亲兵办事儿快,蓝翎武官这儿陪着燕翎刚进门儿,一声豪笑传了过来:“这是怎么

啦,平日请都请不到的,今儿个怎么不请自来了。” 

随着这清朗话声,打里头走出位爷们儿,不是别人,是年羹尧。 

年羹尧永远那么洒脱,永远英武逼人,他老远就指上了燕翎:“兄弟,你可真是稀客

啊。” 

燕翎抱拳见了一礼:“年爷,我来得鲁莽……” 

“得了吧。”年羹尧伸手就抓住了他:“四爷这个门永远为你开着,你爱什么时候来,

就什么时候来。”年羹尧冲那名蓝翎武官摆了摆手,那名蓝翎武官打个躬退了。 

年羹尧拉着燕翎就往后走,边走边说:“兄弟,今儿个怎么得空儿了。” 

燕翎道:“该来给四爷跟年爷您请安了,是不。” 

年羹尧道:“行了,兄弟,别折我了,咱们之间还来这一套,你愿意到这儿来走动走动,

那是我们这个门儿的面子。” 

燕翎道:“您这才是折我……” 

“你们俩谁折谁了。”四阿哥的话声带笑传了过来。 

燕翎抬头一看,只见四阿哥站在后院一座八角凉亭旁,满脸是笑,正往这边儿看呢?燕

翎当即就抱了拳:“四爷,来给您请安来了。”

四阿哥含笑道:“也该来了,盼你盼了不少日子了。” 

说话间,燕邻跟年羹尧到了近前,四阿哥伸手拍上了燕翎肩头:“一日不见,东山犹叹

甚远,况乃过耳,思何……” 

燕翎道:“四爷,我太感动了。” 

“得了吧,你。”四阿哥哈哈大笑:“你是天生的铁石心肠,我要能感动你早来了,来,

咱们亭里坐。” 

亭子里,石几上,四杯茶,而眼前却只有四阿哥跟年羹尧两个人,燕翎看在眼里,没动

声色。入亭坐定,四阿哥要叫人倒茶,一眼看见几上四个茶杯,神情一震, 

忙忙冲年羹尧递眼色。 

年羹尧马上站了起来,道:“我去叫他们去。”伸手把四个茶杯都拿走了。 

四阿哥找燕翎说了话:“玉楼,近来都忙些什么?” 

燕翎道:“还不都是那些个杂碎事儿。” 

“老八那儿有什么可喜的事儿。” 

燕翎摇摇头:“‘贝勒府’的事儿乏善可陈,倒是听说您这儿有了喜事儿。” 

四阿哥微微一怔:“我这儿有喜事儿?” 

燕翎道:“不敢瞒您,今儿个我是专程来给您道喜的。” 

“什么事儿,我怎么跟丈二金刚似的。”四阿哥满脸讫异之色。 

燕翎笑笑:“四爷,您这是何必。” 

四阿哥讫声道:“玉楼,究竟是……” 

年羹尧过来了,道:“什么事儿啊?” 

“你回来得正是时候,”四阿哥冲年羹尧招招手:“双峰,你快来,玉楼说今儿个是专

程来给我道喜的,你知道我这儿有什么喜事儿么?” 

年羹尧进亭坐下:“您这话问的,您自己都不知道,我那儿知道?” 

“这就是啦。”四阿哥满脸讫异之色:“玉楼,你听见没有。” 

燕翎笑笑道:“我原以为四爷您一直以诚待我……” 

“我可不是一直以诚待你么?”四阿哥道:“可是你得让我知道一下,究竟是什么事儿

啊。” 

“四爷!”燕翎目光一凝:“二阿哥的一处秘密机关让人挑了。” 

四阿哥跟年羹尧都一怔,四阿哥道:“怎么说,老二的秘密机关……有这种事儿,这是

什么时候的事儿。” 

燕翎笑笑,没说话。 

四阿哥道:“玉楼,你该不是怀疑我……” 

“四爷,您该知道,这不关我的事儿,我乐得坐山观虎斗。” 

四阿哥道:“我知道这不关你的事儿,可是这也不关我的事儿……” 

燕翎道:“是么,四爷。” 

四阿哥一指年羹尧道:“不信你问问双峰。” 

那等于没问,所以燕翎没问。 

年羹尧轻咳一声道:“兄弟,你不提,我们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 

燕翎目光一凝,望着四阿哥道:“四爷,这档子事儿真跟您没关系?” 

四阿哥道:“真的,玉楼,我还会骗你么,这种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我要是做了,

还怕谁知道么。” 

燕翎吁口气,微点头道:“那好,那我就能放手办事,不必有什么顾忌了。” 

四阿哥怔了一怔,跟年羹尧飞快交换了个眼色,道:“玉楼,什么事你就能放手办事,

不必有什么顾忌了。” 

燕翎笑了笑道:“四爷,这件事触动了我的灵机,我要点上一把火,让这场火熊熊的烧

上一阵。” 

“点火。”四阿哥忙道:“玉楼,你究竟是要……” 

燕翎含笑道:“我这么说您就明白了,二阿哥一处秘密机关让人挑了,您说,二阿哥生

气不生气。” 

四阿哥道:“生气,他又何止生气,我看他非大发雷霆不可,非气疯不可。” 

“这就对了。”燕翎道:“二阿哥一定急于知道是谁干的,您说是不是?” 

四阿哥道:“那当然,这还用问?只是你……” 

燕翎道:“我要查这件事……” 

四阿哥一怔忙道:“你要查这件事,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刚说过……” 

燕翎道:“我刚说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其实琢磨琢磨这件事跟我关系大著呢。” 

四阿哥道:“这件事跟你关系大著呢?玉楼,你都把我弄糊涂了!” 

燕翎笑笑道:“我这么说,只一句您就明白了,我要是查出这件事是谁干的,抖着证据

往二阿哥手里一送,您想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年羹尧为之脸色一变,四阿哥脸色也倏变,但他旋即哈哈大笑 

道:“妙,妙,妙,这一着太妙了,高,高,高,这一着太高了,玉楼,你是怎么想出

来的。” 

燕翎道:“四爷,我一肚子的坏水,一肚子的主意,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 

四阿哥笑道:“那还真一点儿都不差,你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 

年羹尧两眼直直地望着燕翎,微一点头道:“的确,我有同感。” 

“只是,玉楼”四阿哥忽然皱了眉锋:“有一点你恐怕没想到。” 

燕翎道:“你是指……” 

四阿哥道:“你是老八的人。” 

燕翎笑道:“您是怕二阿哥不相信我。” 

四阿哥道:“你以为他会相信你。” 

燕翎道:“我记得您就相信过我一回。” 

四阿哥道:“玉楼,有我这个魄力跟胆量的,可不多啊!” 

燕翎道:“上回那件事,您的魄力跟胆量只占一半,您不会做没把握的事,那另一半,

还在于东西的可信性。”  

四阿哥大笑:“玉楼,你什么时候把我摸得这么透澈。” 

燕翎笑笑道:“透澈不敢说,十之八、九应该不成问题。” 

四阿哥道:“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摸了我十之八、九去,我对你却一无

所知,我必输无疑。” 

燕翎道:“四爷您太谦虚了。” 

四阿哥道:“咱们把话扯远了,玉楼,这档子事,你能给老二个可信性。” 

燕翎道:“四爷,只要我给他的是确切的证据,还怕他不信么。” 

四阿哥吸了一口气,微微点了点头:“只有确切的证据,任何人都会相信,问题是你有

把握掌握确切的证据么。” 

燕翎不答,笑问:“以您看呢。” 

四阿哥沉吟了一下:“对你的能耐,我跟双峰都是心口两服,只是,查一件事得有迹可

寻,也就是说得有线索……” 

燕翎道:“您怎么知道我没有线索?” 

四阿哥微微一怔道:“噢!你……” 

燕翎道:“不敢瞒您,我已经到二阿哥那遭劫后的机关去看过了。” 

四阿哥道:“那么你找到了什么线索。” 

燕翎倏然一笑,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您原谅,天机不可泄露。” 

年羹尧“喝”地一声道:“居然卖起关子了。” 

燕翎摇头道:“那倒不是,我也不敢,只是……” 

四阿哥道:“怕我们给你泄露出去。” 

燕翎道:“那我更不敢,我爱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相信

在这件事上,你的立场跟我一样,泄露我的天机,对您没什么好处……” 

四阿哥道:“那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燕翎目光一凝:“您真想知道!” 

四阿哥道:“说不说还在你,我总不能勉强。” 

燕翎四下看了看,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四爷,挑二阿哥秘密机关的这位,是位少有

的高手,干净、俐落极了,但是……” 

“怎么样?”四阿哥忙问! 

燕翎看他一眼,笑道:“我没说错,确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四爷可真着急啊。” 

四阿哥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笑道:“既然知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好不?” 

燕翎道:“四爷,这位高手干净,俐落已极,但是智者有千虑,百密有一疏,他毕竟露

了些破绽……” 

四阿哥道:“什么破绽?” 

燕翎道:“他的武功。”  

四阿哥一怔:“他的武功?” 

年羹尧道:“兄弟,你干脆明说行不行?” 

燕翎倏然笑道:“看来我碰见的都是急性子,他的武功露了门路,二位满意了么。” 

四阿哥,年羹尧双双为之一怔,四阿哥道:“他的武功露了门路,玉楼,你怎么知道?”

年羹尧道:“是啊,兄弟,你怎么知道。” 

燕翎笑道:“四爷、年爷,我要这嘴跟耳朵干什么用?我是问来的听来的。” 

四阿哥道:“问来的?你找谁问的?” 

燕翎道:“当然是那个秘密机关里,死里逃生的活口。” 

四阿哥跟年羹尧脸色一变,四阿哥道:“怎么,老二那秘密机关里留有活口?” 

燕翎道:“不错,没活口我上那儿打听去。” 

四阿哥飞快看了年羹尧一眼:“这位高手的心肠还不错啊,居然还给老二留活口了,双

峰,去看看,水还是没烧开是怎么着,茶怎么还没有来。” 

年羹尧答应一声,拍拍燕翎:“兄弟,你坐坐。”他站起来要走。 

燕翎chún边飞快掠过一丝笑意,道:“四爷、年爷,您两位这叫我怎么敢当,不用麻烦了,

我坐会儿就走。” 

“走。”年羹尧摇头道:“没那事儿,酒还没喝呢,我刚才已经让他们准备菜了,怎么

说也得喝两杯再走。” 

燕翎一听这话要往起站,年羹尧伸手把他按了下去:“老老实实的给我坐着,没我的话

不许走。”年羹尧扭头走了。 

燕翎笑了:“天,还是听话好,惹翻了这位总管,我吃不完兜着走。” 

四阿哥笑了,笑得可有点儿不大自在! 

燕翎回过头来道:“四爷,您这顿酒,我却之不恭……” 

四阿哥道:“受之有愧。” 

“可真是。”燕翎道:“无功不受禄……” 

四阿哥道:“那你就给我来点儿功。” 

燕翎道:“您赏下了,眼下有一功,可还没过。” 

四阿哥“哦”地一声道:“什么功。” 

燕翎笑笑道:“这把火,我要是能点着了,您不也有好处么。” 

四阿哥笑了,笑得有点儿勉强:“可不,所以今儿个我先赏了。” 

燕翎道:“四爷赐,不敢却,今儿个我先领了您的赏,点这把火敢不卖力,无论如何,

我是非让二阿哥跟那还不知道是谁的那位斗上一斗不可。” 

年羹尧走过来,身后跟个端茶的,年羹尧道:“我去的正是时候,水刚开。” 

包衣往石几上放茶,年羹尧背着燕翎,冲四阿哥微一摇头,四阿哥的神色为之一松:

“双峰,水真开了。” 

年羹尧道:“这还假的了,您看看叶儿落了没有不就知道了。” 

四阿哥的神色全松了,哈哈一笑道:“叶儿不落倒不要紧,水不开喝了拉肚子,我可要

找你。” 

就这么哈哈一笑,话转上了轻松,三个人聊没多久,刚才端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雍郡王府计施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