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十七章 英雄当有成人之美

作者:独孤红

云卿,雪卿送走了燕翎,姐儿俩往回走著。 

云卿看了看雪卿:“妹妹,这么个人,不会委曲你吧。” 

雪卿没说话。 

“是害臊呢,还是还看不上眼。” 

“姐姐,”雪卿没看云卿,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接道:“你明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了别

人。” 

“哎呀,妹妹,你怎么还这么死心眼儿,跟那么个穷小子有什么好处,你看看我,要什

么没有。” 

“姐姐,我图的不是富贵荣华。” 

“怎么好,难道你对玉楼没一点儿意思。” 

“有,奈何相见太晚。” 

“不晚,一点儿也不晚,只要你愿意……” 

“我不能这么做。” 

“妹妹,你是怎么了,咱们女人家在这个世上还图什么别的,谁不求个富贵荣华大享

乐……” 

“姐姐,各人的看法不一样。” 

云卿突然看著雪卿停了下来道:“妹妹,咱们这么办,别动真的。” 

雪卿脸色一变道:“姐姐,你把自己的妹妹当成什么样儿人了。” 

云卿道:“妹妹你不愿跟他,那么施个美人计别动真的,这不正如你的意么。” 

雪卿道:“姐姐,话不能这么说,事情也不能这么做。” 

“什么话,不能这么说,事情也不能这么做。” 

雪卿道:“姐姐,女儿家重的是清白跟名节,纵然是施个美人计,不动真情意,我也是

对不起我心里的人。” 

云卿“哎哟!”一声道:“妹妹,干嘛跟我说这个大道理呀,做姐姐的我不懂么,只是

清白,名节算什么,值多少钱一斤,就拿姐姐我来说吧,我要是把清白,名节看这么重,我

能有今天,非跟那个死鬼受苦受罪一辈子不可……” 

雪卿道:“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夫,当初你嫁给姐夫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样儿,你

又不是不知道,也没人逼你,姐夫是个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读书人……” 

云卿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出息,当初我是让鬼迷了心窍,现在我算是明白过来了,老

天爷给了我这么一身本钱,我干嘛都把它扔在洗衣裳盆里,炉台边儿。妹妹,别这么儍,人

生在世,不为自己打算,天诛地灭。咱们姐妹俩本钱都不差,只要想得 

通看得开,要什么都有,只因为你是我的亲妹妹,要换个旁人我还懒得管她呢。” 

雪卿瞪大了一双美目,神情激动:“姐姐,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儿。” 

云卿道:“我只是变聪明了,有什么不对,妹妹,我看你……” 

雪卿香chún边掠过一丝抽搐,道:“姐姐,我知道,现在跟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一定

听不进去,你当初嫁的是个读书人,我现在心里有的也是个读书人,可是我的看法跟你不一

样,感受也跟你不同,布茅疏淡,我能甘之若饴,我没想到你要接我来 

住两天为的是这个,要是知道,我说什么也不会来!” 

云卿也瞪大了眼:“妹妹,你,你怎么这么儍。” 

雪卿道:“你认为我是儍么?” 

云卿道:“难道不是,送上门来的荣华富贵你不要……” 

雪卿淡然一笑道:“也许我真儍,可是姐姐,我觉得你可怜!” 

“可怜!我可怜!”云卿格格娇笑起来:“我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茶来

伸手,饭来张口,我还可怜,那有我这样可怜的。” 

雪卿道:“姐姐,我不愿再说什么了,你不懂我的意思,就是再说你也未必懂,我想回

去了,麻烦你派个人送我回去。” 

云卿忽然一脸企求色道:“妹妹,我在四阿哥面前夸下了海口,这件事就算你帮我的忙,

行不?” 

雪卿道:“姐姐,这里忙我帮不上。” 

云卿道:“妹妹,再怎么看,咱们是一母同胞。” 

雪卿道:“姐姐既然知道咱们是一母同胞,就不该害我这个做妹妹的。” 

云卿道:“妹妹,我这是害你?我这是为你好,我刚不说过么,要换个旁人,我还懒得

管她呢!” 

雪卿道:“姐姐要认为是为我好,那么姐姐这番好意我只有心领。” 

云卿娇美的脸上,突然浮现一片寒霜,道:“妹妹,姐姐这个忙你真不肯帮。” 

雪卿毅然道:“人各有志,姐姐原谅。” 

云卿点头冷笑:“好吧,我原看咱们是一母同胞亲姐妹,两手捧著荣华富贵往你面前送,

而且好说好商量的,现在你既然不领我这个情,不肯帮我这个忙,那我就只有……” 

雪卿道:“姐姐原谅!” 

云卿冷笑道:“用不著叫我原谅,你马上就会气我,骂我,甚至於恨我。” 

雪卿摇头道:“不,姐姐,我不会,你是我的亲姐姐,我只觉得你可怜。” 

云卿瞟了雪卿一眼:“是么,妹妹?” 

雪卿点头道:“是的,姐姐。” 

云卿道:“无论我怎么对你,你都不恨我?” 

雪卿毅然再点头:“是的,谁叫你是我的亲姐姐。” 

云卿道:“你大概以为,我这个做姐姐的不会对你这个妹妹怎样,对不对?” 

雪卿道:“是的。” 

云卿冷笑道:“你太相信我这个做姐姐的了……” 

探手入怀摸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小小的心形丝囊,囊是鲜红的·绣儿是鹅黄色的,

煞是好看,云卿道:“妹妹认得这是谁的么!”

雪卿微微一怔:“这是我去年送给浩天的,姐姐怎么……” 

“不差。”云卿微一点头道:“妹妹自己做的东西,到底自己还认得,这正是妹妹去年

送给浩天的订情物,心形的丝囊,妹妹把心给了浩天,让他挂在胸前,紧紧贴著他的心,让

你的心跟他的心俱在一起……” 

雪卿娇靥红了:“姐姐,你怎么好……” 

云卿冷冷一笑道:“别害臊了,妹妹,你该问问这东西怎么会到了我手里?” 

雪卿道:“我正要问!” 

云卿瞟了雪卿一眼道:“其实,妹妹你是个聪明人,似乎用不著问……” 

雪卿脸色陡然一变,急道:“姐姐,你们把浩天怎么样了?” 

云卿格格娇笑道:“妹妹不愧冰雪聪明,心窍儿玲珑剔透……” 

雪卿伸玉手抓住了云卿的柔荑:“姐姐……” 

云卿翻腕反抓住了雪卿的玉手:“妹妹,别著急,听姐姐我告诉你,其实要怪这都该怪

你那个心上人自己,日子过得好好儿的,他读他的书,谁也没招他惹他,更没亏待他,他竟

然暗中跟江南吕留良那班造反的秀才有来往……” 

雪卿急道:“没这事儿,这是谁说的?” 

云卿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有人这么密告。” 

雪卿道:“那……浩天现在……” 

云卿道:“已经让抓进‘九门提督’衙门了,你还不知道啊?” 

雪卿脸色大变,道:“姐姐,你,我,我不信……” 

云卿叹了口气道:“别说你不信,起先我也不信,可是你瞧瞧这个……” 

她提起丝囊幌了幌道:“这是你现在这个姐夫从‘九门提督’衙门里拿回来的,你自己

做的东西你认得,这该不假吧!” 

雪卿脸色煞白,娇躯暴颤:“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对浩天,这样对我,你好狠!” 

“哎哟,妹妹。”云卿皱眉娇呼:“这你可冤枉我这个做姐姐的了,我急得跟什么似的,

正在想法子救浩天呢,你知道,你现在这个姐夫虽然有大势不小,可却远不如四阿哥说句话,

只要四阿哥一句话说出去,包管‘九门提督’衙门乖乖放人,可是人家凭什么管咱们的事儿

呀,咱们总得替人家尽点儿心力才好开口求人家呀,你说是不是,妹妹?” 

雪卿美目中泪光闪动,颤声道:“姐姐,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云卿chún扬了扬,似笑非笑,道:“妹妹,在这节骨眼儿上说这个,帮不上浩天一点儿忙,

你知道,谋叛造反是要脑袋的。” 

雪卿没说话,扑簌簌挂落泪珠泪两行。 

云卿拉过了雪卿的手,柔声说道:“儍妹妹,别害怕,也用不着掉泪,这里事儿在咱们

看来是挺吓人的,可是人家四阿哥只一句话就能解决了,只要你愿意为四阿哥尽点儿心力,

然後去求求四阿哥,还怕救不了浩天。” 

雪卿道:“我不是因为怕掉泪,我是为痛心哭,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云卿道:“哎哟,妹妹,你怎么说,这话能这么怪我么……” 

雪卿道:“好了,姐姐你不用再说什么,浩天是什么时候让他们抓进去的。” 

云卿道:“这我不清楚,不过反正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雪卿道:“让我先见浩天一面。” 

云卿道:“怎么,敢莫妹妹你还不相信?” 

“不,我相信。” 

云卿道:“我只是想先见见浩天。” 

云卿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吧,呆会儿我去给你想想办法。” 

雪卿道:“我现在就要见浩天。” 

云卿道:“现在,这么急!” 

雪卿道:“姐姐,难道你一点姐妹之情都不理会,今天就算我是个罪人,你也该法外施

恩啦。” 

云卿瞪著雪卿看了一会儿,道:“你现在跟我见你这个姐夫去。” 

她转身往後行去。雪卿美目里的泪光闪了一闪,迈步跟了过去。 

燕翎眉锋皱得老深,一边走,一边想。现在他有九成把握,挑二阿哥秘密机关的,是那

位四阿哥胤祯的人,可是他还没办法确定是谁,也还没有抓到证据。他知道,抓这种证据并

不容易,‘雍郡王府’的这种高手,一定是藏在‘雍郡王府’里,要想抓证据,必得到‘雍

郡王府’里去,因为那位雍郡王一定不会轻易放这种高手出去。这种“利器”,谁都会保持

极度的机密,雍郡王这个人不会不懂这道理,尤其这种“利器”已经暗中用过一次,正闹得

“满城风雨”。 

他想找谢蕴如,把此行的经过告诉她去,可却得避著白家的人,不能去。 

怎么办,找个什么理由往‘雍王郡府’跑得勤一点儿,找证据去。 

燕翎就这么想著回到了八阿哥的贝勒府,他还没想出来能不露痕迹的好理由。 

进了‘贝勒府’直接去见八阿哥,这时候晚饭刚罢,八阿哥在他的书房里,正在踱步,

不知道是急,还是饭後闲步走。 

燕翎一进门,八阿哥神情一松一喜,可是接著却埋怨上了:“玉楼,你怎么一出去就不

知道回来……” 

燕翎道:“八爷,我不跟您说过,我晚半响回来么。”现在正是晚半响。 

八阿哥沉默一下道:“玉楼,不是我爱埋怨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燕翎道:“我知道,所以我在这时候赶了回来。” 

八阿哥摆手道:“好了,好了,想是你有理,查出什么来没有。” 

燕翎道:“八爷,您该先问问我吃饭了没有?” 

“还用问,”八阿哥道:“这么大个人了,你还会饿著。” 

燕翎道:“话不是这么说,不管我吃了没有,您该表示您做主子的关心下属。” 

八阿哥道:“好,好,好,你有理,我问,我问,吃了没有?” 

燕翎打了个饱隔儿,道:“吃了,这一顿真不赖,酒足饭饱。” 

八阿哥道:“噢,还有喝酒了。” 

燕翎道:“可不,有人请客。” 

八阿哥道:“那么你查的事儿……” 

燕翎道:“您不问问是谁请客?” 

八阿哥道:“我问这干什么。” 

燕翎道:“关系大著呢,您要是知道是谁请客,准吓一大跳。” 

八阿哥看了他一眼:“噢,是谁请的客。” 

燕翎道:“四阿哥跟年羹尧。” 

八阿哥一怔道:“老四跟年羹尧,你跑他那儿去干什么去了?” 

燕翎道:“事儿是他干的,您不让我上他那儿去查,您让我上那儿去查。” 

八阿哥又复一怔,脱口叫道:“怎么说,事儿是老四……” 

燕翎以指压chún,“哦。”地一声道:“八爷,您能不能轻点儿。” 

八阿哥还真听话,马上压低了声道:“真是他干的,你怎知道是他干的。” 

燕翎淡然一笑道:“四阿哥是颇富心机的人,可在我面前他还差一点儿。” 

他没说经过,八阿哥也没顾得问,吁了一口气道:“好哇,弄了半天敌情是老四他,这

么一来,咱们防著他的人就行了。” 

燕翎道:“您只打算防防他的人就算了么?” 

八阿哥道:“那怎么办,难道我找他去,挑他的秘密机关,那不是为老二出了力么,我

可犯不著。” 

燕翎道:“不用您找他去,自有人代您去找他,而且一定火拼一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英雄当有成人之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