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 二 章 坐怀不乱败露疑迹

作者:独孤红

事实上眼前这位想吃独食的朋友背著手站在原地,像连动都没动过,这事儿玄了!

头一个往後退了两三步才拿椿站稳,他直了眼,望著李志飞道:“朋友,你!”

李志飞仍然是淡淡地道:“我叫你们把人放下。”

两个抱著人的没放人,另几个之中突然窜过来两个,一个手里握把铁尺,一个手里提根

钢丝鞭,兜头就抽!

李志飞笑了:“跟我玩这一套你们还差得多!”他慢条斯理的,但很潇洒,前跨一步,

微侧身躯,铁尺、钢丝鞭擦著他身前身後砸下,都落了空。

现在该他了,他一飞射先撞在那使铁尺的劲装蒙面人心口,使铁尺的闷哼一声弯下了腰,

同时又在使铁尺的後脑补上一掌,使铁尺的爬下了。

与此同时,他一脚飞起向後踢,正中那使钢丝鞭的小肚子,那使钢丝鞭的也闷哼一声弯

下了腰,他微一旋身拾腿又是一脚,使钢丝鞭的踉跄著冲出老远,摔了个狗啃。他,脸都破

了,一把钢丝鞭撤手飞出了丈余外!

再看李志飞,他转过身双手又到了背後,跟个没事人儿似的!

那两个抱著人的还舍不得放,但却脚下移动往後退了!

来了七个人,两个抱著人,两个爬下了,还剩下三人,这三个脸上变色,犹豫了一下又

抡家伙扑了过来。这三个手里使的是单刀,要命的玩艺儿。

李志飞没动,容得那三个扑近,脚一勾,一抬,爬在地上那个使铁尺的离地飞起,横著

往那三个撞了过去。

手里有刀不能往自己人身上砍,那三个一惊往後就退,就这么一退,李志飞一步跨到了,

也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三把单刀全到了他手里,而且那三个一声大叫捂著肚子跄踉暴退。

李志飞没进击,左手持著三把刀,右手曲指连弹,铮然连响声中,三把刀断成一段段掉

下了地!那三个抱著肚子弯著腰看直了眼,都忘了肚子上刚挨了一下子!

李志飞一松手,三个刀把也落了地,双手往後一背,目光落在那两个抱人的脸上!他没

说话,那两个抱人的也没吭气儿,但却乖乖的把人放下了!

两个俏丫头脚站了地,但却没挪动,四只眼直直地望著李志飞,给李志飞开门的那个木

木然叫了一声:“李爷…… ”

李志飞淡然一笑道:“代我问问那几位姑娘,这够不够格?”声落,转身便走!

俏丫头一下子又怔住了!

“八少,请等等!”一声娇滴滴、脆生生的呼叫,李志飞停步转身,後院门开了,谢蕴

如站在门口,眸子里包含的是异样色采。

一条无限美好的身影带著一阵热力跟一阵香风掠了过来,是华筱红,她落在李志飞跟前,

差一点儿没撞进李志飞怀里,照模样儿她也恨不得扑进李志飞怀里,娇靥上带著三分惊,还

有三分喜:“八少,我们算开了眼界了!您快请跟我後头去吧,後头有贵客等著见您!”

李志飞看了她一眼,迈步就往後院门行去!

华筱红一怔,旋即急急叫道:“哎哟,八少,您等等我呀!” 

她像一阵风般跟了上去,一下子偎在了李志飞身边!李志飞却连看也没看她!

到了後门口,谢蕴如仍然是那么冷漠,眸子里包含的异样色采已经不见了,她凝

望著李志飞道:“八少原谅,我没想到宫里来人到得这么快!”

李志飞笑笑说道:“姑娘好说,丑媳妇难免见公婆,早见也是见,晚见也是见,

反正都得见,迟早又有什么关系!”

谢蕴如没再多说什么,只说句:“您请眼我来!”转身就往里去了。

这座大宅院前院大,後院更大,在前院隔著墙看,狼牙高喙,飞檐流丹,如今进了後院

再看,亭、台、楼、榭一应俱全,最动人的是那横跨一湾碧水上的朱栏小桥,

天已经近黄昏了,可是後院里还没上灯,亭台楼榭也好,一草一木也好,都带著一股迷

蒙的美,有道是:“天上神仙府,世间王侯家”,眼前这後院,虽王侯之家也不过如此了!

谢蕴如步履轻盈,在前带路,华筱红紧挨著李志飞,身上的香气不住往李志飞鼻子里送,

那醉人的眼波也不住地往李志飞脸上瞟,恼人的是李志飞居然跟个木头人儿一样,根本就没

觉察!

走过两条长长的走廊,到了一间房门口,屋门敞开著,门口抱著胳膊站著两个黑衣汉子,

个头儿挺高,胳膊老粗,一脸的骠悍色,看上去怪吓人的。

屋里传出一阵阵笑声,有姑娘家的笑,也有男人的笑,笑得都挺乐的。

华筱红在李志飞耳边低低说了一句:“我那十个姐姐都在里头,您可别看得眼花撩乱

哪!”

李志飞笑了笑,没说话,进门的时候,两个黑衣汉子直上下打量他,目光里多少带点儿

轻视,可是李志飞跟没看见一样,仰著脸就进了门!

进门是个客厅,桌椅摆设比前院那待客处又考究了一层。

客厅里没人,往後看垂著一层层的帘幕,那笑得挺乐的男女笑声就是从那一层层的帘幕

後传出来的。

人到了,那要见人的人还在里头享乐儿,这能叫求才若渴,礼贤下士!

而李志飞他居然没在意,脸上一点不豫之色都没有。

只听谢蕴如高声叫道:“人到了,您可以出来了。”

笑声没停,步履声响动,一层层的帘幕掀起,众星捧月一般从里头走出了十几个人来。

这十几个人阴盛阳衰,粥多侩少,整整十个花儿一般的姑娘,三个大男人。

十个姑娘都够美,美得各不相同,一边各五地拥著一个糟老头子,这糟老头子好艳福,

他也不怕姑娘家身上的香气熏了他,五十多岁年纪,穿著挺气派,一身的重裘,头上扣顶貂

皮帽,手里拿著鼻烟壶,边走边往鼻子上抹鼻烟,鹞眼鹰鼻山羊胡,

跟那位“西山居士”一个德性,但比“西山居士”多了份阴鸷,远比“西山居士”深沉。

他身後紧跟著两个大男人,壮壮的中年汉子,跟门口那俩一般地骠悍,腰里头鼓鼓的,

一看就知道藏著家伙。

十三个人一出来,廿六道目光一起投向李志飞,糟老头子跟那两个壮汉只打量了李志飞

一眼,旋即走向座位。十个姑娘那两道目光可就不同了,一投在李志飞脸上就没再挪开,跟

铁碰上了吸铁石似的,连脚下也忘了动了,害得华筱红忙又往李志飞身边挨了挨。

糟老头子居中高坐,手指头沾著鼻烟往鼻孔一按,猛那么一吸,他说了话:“这年头儿

还是年轻的小白脸吃得开啊。”

十个姑娘如大梦初醒,又深深盯了李志飞一眼,花蝴蝶般飞了过去,有位在糟老头子肩

上轻轻扳了一下,带著笑娇声说道:“哟,您这是吃得那门子的醋呀,没瞧见么,人家早有

了主儿了。”

糟老头子笑笑抬起了眼,当他的目光落在李志飞脸上时,他脸上的笑意没了,撤得可真

快:“你就是关外白家的八徒弟李志飞。”

李志飞微一点头,道:“不错。”他也够傲的!站在糟老头子身後那两个壮汉脸色微微

一变。

糟老头子自己却没在意,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李志飞道:“不知道。”

糟老头子看了谢蕴如一眼,又低头吸上了他的鼻烟。

谢蕴如转望李志飞道:“八少,这位是二阿哥跟前的大红人,智囊头儿,首席师爷鲍

老。”难怪那么深沉!

李志飞一抱拳道:“鲍老。”

鲍师爷连眼都没抬,道:“安全为重,二阿哥也忙,他平日很难得出门一步,无论大小

事都交给了我。”

这意思不啻点明,二阿哥胤礽的大小事他握有全权,要李志飞能够对他客气点儿。不知

道李志飞听懂了没有,他说了这么一句:“鲍老系二阿哥的成败得失於一身,不愧是位首席

师爷。”

谢蕴如飞快看了李志飞一眼。

鲍师爷微微一怔抬起了眼:“你的口才不错!”

李志飞淡然道:“鲍师爷夸奖。”

鲍师爷很快地又低下头去把弄他那只鼻烟壶了:“这头一关你算是通过了,是证明你的

身手不错,可是能对付自己人没有用,二阿哥所以要用人是对付外人的。”

这句话够客气的。

李志飞道:“您说得是,二阿哥是需要多找些能对付外人的人。”

鲍师爷身後那两个壮汉勃然变色,迈步要动,可巧这时候鲍师爷轻轻地咳了一声,两个

壮汉把迈出来的腿又收了回去。

李志飞似乎没看见,难怪,他两个站在鲍师爷身後,那么大一张椅子挡著,李志飞那看

得见了。

只听鲍师爷道:“听说你还读过书,这趟到京里来把书囊也带来了,其实这儿的事儿,

都是动刀枪的,书派不上用场。”

李志飞道:“您认为书本派不上用场?”

鲍师爷道:“实情如此。”

李志飞道:“您可能容我直言一句。”

鲍师爷道:“说吧。”

李志飞道:“鲍师爷您不会武吧?”

鲍师爷一怔道:“这个…… ”

李志飞接著说道:“您是二阿哥的首席师爷,您应该知道是什么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

谋而不在勇,何谓谋?熟读兵书,详知战略耳,兵书是书本,战略是从书本上得来的,是故,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固然在兵士的骁勇,但主要的还在为将者的谋略,打古至今这种实例不

胜枚举,别的不提,单说诸葛武侯,司马德操首荐,徐元直再发,刘玄德三顾,卧龙先生岂

一武夫,未出茅庐已知天下三分,靠的又是什么,鲍师爷也是位读书人,奈何把这书本贬得

一文不值。”

鲍师爷听直了眼,一时没说上话来。那十位姑娘也听怔了。

谢蕴如美目凝注,异采不住闪烁。

那两个壮汉脸上又变了色,齐声叱道:“姓李的,这儿不是你卖弄口舌的地方。”

李志飞淡然一笑道:“论武也是一样,二位可要试试。” 

两个壮汉脸色大变,闪身要动。

鲍师爷忽然乾咳一声道:“不许胡闹,我刚说过,二阿哥用人不是为对付自己人

的。”两个壮汉子没有再动,鲍师爷他抬了手:“你坐下。”

李志飞道:“谢谢。”他过去坐上了下首。

华筱红扭腰肢,移莲步跟了过去,俨然李志飞是她的人,她是李志飞的人,也不知道是

谁给他配的对儿!

鲍师爷那里轻咳一声又道:“眼下的情势,想必这儿的姑娘们已经告诉过你了。”

李志飞道:“是的,华姑娘已经告诉过我了。”

鲍师爷道:“论谋士,二阿哥身边的谋士可以说比他们任何一个都多,缺的只是能打善

斗的助手,当初二阿哥所以采纳‘西山居士’之议,聘个关外白家的人来,就是为借重白家

享誉江湖,名传遐迩的武功,所以暂时只有委曲你!”

李志飞道:“鲍师爷恐怕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所以斗胆直陈,并不是想跻身谋士之列。”

鲍师爷抬手拦阻,没让他再说下去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告诉你,二阿哥求的

是才,有才不能不用,目下缺的是能打善斗的好手,而你又文武兼备,所以我想先借重你的

武学,以後看情形,视需要再借重你的文才。”这解释有点牵强。

李志飞不知道有没有觉出,他道:“众所皆知,白家是武林门第江湖人,我虽然爱读书,

但所读不多,也一无所成,何敢自不量力,妄谈文才,我看我还是在卖命出力的行列中待著

吧。”

鲍师爷摆摆手道:“你也不用客气,反正到时候我会看情形的…… ”

顿了顿道:“二阿哥身边这些人,照例要通过这头一关之後,还需要建一椿功劳,摊开

了说也就是要试试他的忠诚,能再通过这一关,才算正式进了二阿哥的门,

要不然就是身手再高的好手,二阿哥也不敢用,你出身关外白家,又是‘西山居士’所

荐,忠诚自不会有问题,可是站在我的立场却不便破例!”

李志飞倏然一笑道:“这个我懂,鲍师爷您尽管吩咐就是。”

鲍师爷道:“好说,眼下有椿事儿希望你去办一办。”

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张叠著的纸,抬手递给了李志飞,道:“什么人,什么时候,什么

地方,全在这张纸上,你拿去看看就知道了。”

李志飞接过那张纸展开一看,旋即抬眼说道:“鲍师爷您是要…… ”

鲍师爷脸上突现一丝笑意,这笑意却透著阴鸷:“二阿哥讲究的是首功…… ”

李志飞一点头道:“我明白了,到时候我把鲍师爷要的东西送到鲍师爷您面前来就是。”

鲍师爷一点头道:“那好,今儿晚上我不走,就在这儿等你的功劳,没事儿了,你回去

吧。”他站起来往後去了。

两个壮汉子紧随身後,那十位姑娘也跟了去,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坐怀不乱败露疑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