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二十章 年爷护短燕翎搅局

作者:独孤红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跨了进门,马脸瘦高个儿刚才正在紧张,根本没听见有人来,如今

自是收势不住,直往进来那人身上撞去。那人居然身手不弱,抬手一把抓住了马脸瘦高个儿,

沉喝道:“打不过就跑,谁教你的。” 

马脸瘦高个儿已看清了来人,大喜过望,脱口急叫:“年爷。” 

天啊,来人可不正是年羹尧。 

燕翎早看见了,他站着没动,看年羹尧怎么处理这件事。 

只听年羹尧道:“我到处找你们,没想到你们跑这儿来跟人打架,今儿个是什么日子,

这儿是什么地方,你们想给四爷惹麻烦。” 

马脸瘦高个儿低下了头:“禀您,这不能全怪我们。” 

年羹尧道:“噢?那怪谁?”目光扫向燕翎,他微微一怔。 

燕翎没动,也没说话。 

年羹尧道:“你是那个府里的?” 

燕翎道:“这个并不重要吧。” 

年羹尧又微微一怔,疑惑地看了燕翎一眼,八成儿他觉得眼熟,耳熟,他道:“我是不

是在那儿见过你?” 

燕翎道:“总督大人把话扯远了。” 

年羹尧道:“那么你以为什么重要?” 

燕翎道:“您是不是该先把事情问个清楚?” 

年羹尧道:“好,你说吧。” 

燕翎道:“我说或许会有偏差,试让您的人说。” 

年羹尧道:“你错了,他们不是我的人。” 

燕翎道:“可是谁都知道,您是四阿哥的左右手。” 

年羹尧深深看了燕翎一眼,转望马脸瘦高个儿:“你说!” 

马脸瘦高个儿犹豫了一下,强笑道:“年爷,其实也没什么,我们俩见他跟两个堂客说

话,只找他打听了一下……” 

燕翎道:“我告诉你们两了,那两位是‘直郡王府’的红人儿。” 

马脸瘦高个儿道:“没错,你是告诉我们了,我们知道了。” 

燕翎道:“是这样么,要是这样,架打不起来吧。” 

马脸瘦高个儿道:“就算我们俩想打那俩的主意,有什么了不得的,男人家谁不喜欢这

个调调儿,‘直郡王府’的红人儿,还不定是什么货色呢,看上她俩是她俩的造化。” 

年羹尧没反应,似乎并不反对这种论调,事实上年羹尧自己就是这种人。 

燕翎却不放过年羹尧,道:“年爷,‘雍郡王府’能容这个么?” 

年羹尧道:“你认为很严重么?” 

燕翎道:“几个府邸,彼此间勾心斗角,只打打对方几个女人的主意,说起来确也算不

得严重,可是,年爷,我看不惯,我只稍有两句微词,这两位就把我架到这儿来揍我……”

年羹尧道:“看样子,挨揍的并不你。” 

燕翎道:“那是我多少有点儿防身技,要不然我非被这两位整惨不可。” 

年羹尧道:“你既然占了便宜,似乎就不该再说什么。” 

燕翎突然笑了:“年爷,我明白了。” 

年羹尧道:“你明白什么了?” 

燕翎道:“‘四阿哥府’的人何以这么跋扈,何以这么毫不讲理。” 

年羹尧道:“你以为呢。” 

燕翎道:“有人纵容,有人撑腰,当然无法无天。” 

年羹尧道:“不得了了。” 

燕翎道:“也没什么,只是四阿哥走这条路致胜,未免太偏差了。” 

年羹尧道:“不会,知道这情形的并不太多。” 

燕翎一怔大笑:“年爷想杀我灭口。” 

年羹尧道:“你是个聪明人。” 

马脸瘦高个脸上深现喜色,本来以为闯了祸,做梦也没想到年羹尧会这样决定, 

岂有不乐的道理,他幸灾乐祸地看了燕翎眼,嘿嘿笑道:“小子,你算是死定了。” 

燕翎摇头道:“万恶婬为首,四阿哥府这两位护卫起了婬心要杀人,身为总督的年爷,

为了袒护下属,掩饰丑行,居然也要杀人,这还成什么世界。” 

年羹尧撩起长袍下摆往腰里一塞,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待会儿就没机会了。”

他举步逼向燕翎。 

马脸瘦高个儿站在门边儿没动,显然他是守住门,怕燕翎跑了。 

他也不想想,败军之将,吴下阿蒙,燕翎要是打算跑,又岂是他拦得住的?年羹尧已逼

近燕翎,燕翎站在那儿一动没动。 

年羹尧目光如炬,逼视着他道:“你倒是很镇定啊。” 

燕翎道:“面对像您这么一位万人敌的高手,紧张、惊慌有什么用。” 

年羹尧微一点头道:“你的确是个明白人。”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却没动手。 

燕翎自然明白年羹尧的心意,年羹尧是自诩身份,绝不会先动手,他也没动,淡然一笑

道:“您夸奖了。” 

年羹尧没再说话,眼神突然变得十分凌厉,直逼燕翎。 

他想以他的威,造成燕翎的怯,让燕翎在惊怕之余先出手。 

事实上年羹尧的威的确够吓人的,他那两道目光赛过两把利刃,换个人魂早就吓飞一半

了,可惜他不知道站在他对面的是那位“白玉楼”! 

再看燕翎,燕翎的神色出奇的平静,就跟一湖止水似的,那么平和,那么轻柔, 

毫不躲避地跟年羹尧对视着。 

乍看,光这动手前的气势,年羹尧似乎占尽了上风。其实,这正是以柔克刚的运用,不

是一流高手悟不出这个道理,也根本看不出来。 

而年羹尧却是脑中雪亮,他讶异于这位对手的定力与修为,可也有点怀疑,过了一会儿,

他头一个忍不住了,道:“你为什么不出手?” 

燕翎道:“年爷又为什么不出手?” 

年羹尧道:“跟人搏斗,我一向不先出手。” 

燕翎倏然一笑道:“您的身份尊贵,当着您,我不敢说也有这习惯,只能说我是个待宰

的牛羊,根本就不配动手!” 

年羹尧何许人,焉能听不出这话的意思,他chún边浮现一丝森冷笑意,道:“你很会说话,

既是这样,恐怕我只有破例了。”话落,抬手,一掌拍向燕翎! 

高手就是高手,名家就是名家,乍看,他这一掌轻描淡写,一点儿力道都没有。 

可是在行家眼里就不同了,这头一掌就是杀着,内蕴无穷变化,而且已罩住了燕翎前身

诸重穴。燕翎胸中雪亮,可是他视若无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是以静制动,等的是年羹尧招式用尽,或者等年羹尧的掌力吐露,

发动真正的攻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加以反击。 

年羹尧是高手里的高手,沙场惯战,江湖上也跟人动过无数次的手,他没敢让招式用尽,

却发动了真正的攻势,掌力一吐,速度顿疾,闪电一般地击向燕翎左胸,这一掌蕴合的力道,

足能开碑。 

燕翎仍没动,容得掌力沾衣,他突然左脚后滑、侧身,年羹尧的掌力擦胸而过, 

他出手了,五指如钩,迅雷奔电般抓向年羹尧腕脉。 

年羹尧着实吃了一惊,急撤腕滑身,人已到了燕翎背后,“琵琶手”挥出,五指;直震

燕翎后心。 

燕翎道:“年爷,您真要置我于死地?” 

没看见他用的什么身法,只见他身子一旋,疾快无比地从年羹尧身侧窜过,从年羹尧身

侧窜过那一刹那,他低低道:“伤了我,四爷可未必答应啊。” 

年羹尧一怔收手,诧异望着燕翎:“你……” 

燕翎道:“年爷,脸能变,身材可变不了啊。” 

年羹尧猛又一怔:“这,这怎么会……” 

燕翎道:“能不能容我后禀。” 

年羹尧吁了一口气,瞪了燕翎一眼:“我说嘛,放眼当今,还挑不出第二个一上来就把

我逼在下风的人,你这个玩笑开大了。” 

燕翎道:“年爷,您该知道,我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年羹尧道:“这么说你有理由?” 

燕翎道:“有。” 

年羹尧道:“什么理由?” 

燕翎道:“我刚说过,容我后禀。” 

马脸瘦高个儿瞧直了眼! 

年羹尧明白燕翎的意思,扭过头望着马脸瘦高个儿道:“把他带走,你们俩出去吧。”

燕翎上前给那壮汉一掌,那壮汉翻身扑向燕翎,年羹尧沉暍道:“住手。” 

马脸瘦高个儿急窜过来道:“老三,年爷在这儿。” 

壮汉扭头一看,连忙躬身,指着燕翎道:“年爷,这小子……” 

年羹尧道:“那个小子?闭上你的嘴!” 

壮汉为之一怔,马脸瘦高个儿道:“年爷,这位是……” 

年羹尧道:“自己人。” 

分明不想多说,马脸瘦高个儿就不敢再问,躬身哈腰,偕同壮汉溜了出去! 

年羹尧道:“兄弟,究竟什么意思,” 

燕翎道:“年爷,您有没有听说个消息?” 

年羹尧道:“什么消息?” 

燕翎道:“有人想藉今儿个这机会,一网打尽所有的对手。” 

年羹尧一怔道:“你这消息那儿来的?” 

燕翎道:“您不用管消息那儿来的,只问您知不知道这消息。” 

年羹尧道:“不知道。” 

燕翎道:“真不知道?” 

年羹尧道:“这什么意思?” 

燕翎道:“看来打这主意的人不是四爷。” 

年羹尧道:“怎么会是四爷,四爷要这么干,有的是机会,可是他走的不是这种路子,

你这消息那来的。” 

燕翎道:“在外头听来的,我就是为查这件事,所以才弄这么一张玩意儿戴在了脸上,

万一要是老八的主意,我以白玉楼的身份,不便下手阻拦。” 

年羹尧道:“这消息可靠么,” 

燕翎道:“不知道,我是宁信其真,不信其假,所以我才着手查,唯有查出打这主意的

是谁才能防恶于未然。” 

年羹尧道:“那我得赶快跟四爷说一声去。” 

燕翎道:“您顺便禀告四爷一声,我现在既是老二的人,也是老大的人,请四爷约束下

面的人,别擅自打这两个府的人的主意,要不然我不好做人。” 

年羹尧呆了一呆道:“你真有办法,什么时候混进去的?” 

燕翎笑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年羹尧看了他一眼道:“只你有办法,这就是四爷的好处,我又何必多问,你忙你的吧,

我走了。” 

燕翎忙道:“年爷,还有两件事儿。” 

年羹尧没动。 

燕翎道:“发现什么可疑请马上设法通知我,还有,只您一个人知道我是谁。” 

年羹尧一点头道:“行了,我得令。”转身行了出去。 

年羹尧出了院门,燕翎也迈了步。 

燕翎进了前院,看见二阿哥府的包衣,护卫带着几个抬木箱的汉子正往里走,朱红的木

箱,挺大,里头蹲两三个人都宽绰。 

燕翎拉住一名二阿哥府的护卫,问道:“这是干什么?” 

“戏箱。”那护卫道:“晚半响有戏。” 

燕翎明白了,“哦。”一声道:“瞧,连戏箱都没看出来,戏码定了没有?” 

“还没有。”那护卫正忙,跟着抬戏箱的去了。 

燕翎并没有多问,既是戏箱,就不会有什么毛病,等打王意的是这位东宫,在戏箱里藏

着人带进府来,充其量不过十个八个,今儿个来的这些贺客,那一个都带的有护卫,您东宫

养的这些人,要想一网打尽对手,那是不可能的事。 

燕翎看着戏箱过去,正准备到别处走走去,匆听身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话声:“八

少,等等。” 

燕翎一听就知道是“十二金钗”里的黄凤仪,心头一震,装没听见,放步走去。 

娇滴滴的话声又传了过来:“八少,等等。” 

一阵轻快步履声赶了过来,两个人,燕翎听出来了,除了黄凤仪之外还有一个。 

这阵步履声来得很快,转眼工夫到了燕翎身后,燕翎先闻到了一阵醉人的香风, 

只听黄凤仪那娇滴话声道:“八少,您是怎么?” 

燕翎停了步,扭了头,眼看两个人,一个是花枝招展,娇媚纯青的黄凤仪,另一个是二

十郎当,近卅的白净汉子,相当俊,可惜眉宇间有股子阴煞。 

只见黄凤仪猛一怔,那白净汉子笑了:“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告诉你不是你偏不信,

自己的弟兄,我还能认不出。” 

燕翎只一眼就认出这白净汉子是谁了,他是关外白家的白五少——白英俊。 

关外白家的人一向够硬够傲,白英俊说完话,拉着黄凤仪就走。 

看样子他跟黄凤仪凑成了一对儿,那还不容易,白家儿郎个个好色,“十二金钗”除了

谢蕴如,个个够瞧,自然是一拍即合。 

燕翎暗暗一笑道:“等等。” 

白英俊、黄凤仪停步转过了身。 

燕翎道:“这是那个府里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年爷护短燕翎搅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