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二十一章 皇子庆生隐藏杀机

作者:独孤红

法,只好进去了。对燕翎来说,有这堵墙等於没有,燕翎一翻就过去了。 

燕翎进了大院子,落了地,仍然看不见人影,听不见动静。 

然现在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门,看看有那扇门可以通到别的院子去。 

看了看他皱了眉,亭、台、楼、榭都有就是没看见那儿有门,这可怎麽办? 

难不倒燕翎,他辨别一下,刚才那个大院子的方向在西边,应该只往西走,不然回不到

那个大院子去。燕翎快步走向西,顺著一排屋宇後,这条路比较隐蔽,就是万一大院子里突

然来了人,也不容易一眼就看见他。 

燕翎疾快地往前走,走没两三丈,他突然听见了动静,动静来自前方五、六丈外的一间

房。燕翎立即提高了警觉,轻轻地走了过去。 

他越走越近,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他听出来了,是有人在说话,他只听见一个人的声

音,相当低沉,像是在自言自语。这是谁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自言自语? 

到了那间屋後了,燕翎把身子贴在墙上,慢慢探头从後窗往里看。 

他看见了,看得他又一怔。这间屋像是间卧房,相当华丽的卧房。 

有个身材高大,黑布罩罩著头,只留两个眼洞的黑衣蒙面人站在一张大床前。 

床上放著一个半尺来高的木头人,身上贴著一张上写朱字的黄纸,那黑衣蒙面人就对著

那个木头人比手划脚,念念有词,听不出他念的是什麽。 

念著念著不念了,黑衣蒙面人伸手拿起木头人,咬破右手中指,把血滴在了木头人胸前,

然後把木头人往床下一放,转身往後窗行来。 

燕翎缩身急躲,他明白了,他知道这个黑衣蒙面人是在干什麽了,敢情是用邪术在咒人。

咒谁?这黑衣蒙面人不是来吃饭的。 

燕翎正这样想,後窗开了,黑衣蒙面人跨腿就要跳出来,可是他够机警,就在这时候他

瞥见窗外贴墙躲著个人,他一惊就要缩腿。 

他机警,他快,可是燕翎比他更机警更快,燕翎早就想到了,只等对方一往外跨,就非

看见他不可,所以那黑衣蒙面人刚一缩腿,燕翎就采取了行动! 

闪电探掌抓住了黑衣蒙面人的衣裳,猛力一扯,硬把黑衣蒙面人扯出了窗户,一个跟头

摔了出来。 

黑衣蒙面人好身手,一个跟头翻落地,著地即起,腾身横跃,直往前掠去。 

燕翎当著他逃出手去,冷哼一声进了上去,左掌一抖,琵琶手直拂黑衣蒙面人的後心。

黑衣蒙面人自然知道後心是要害,翻身一掌拍出,两掌推实,砰然一声,燕翎只不过一幌,

黑衣蒙面人却一步退向後去。 

燕翎淡然一笑道:“就这麽点儿玩艺儿,也敢跟我动手。” 

翻掌扣了过去,他抓的是对方右肘的“曲池穴”。 

这是人身重穴之一,只扣上了这个穴道,右半身便算全交进人家手里了。 

黑衣蒙面人不会不懂,一惊沉腕,五指如钩,反扣燕翎腕脉。 

燕翎微微一怔,轻咦一声,疾快变招,转眼功夫间拍出八掌,把对方身前诸重穴都罩在

了掌力范围之内。 

黑衣蒙面人不简单,硬是连拆了燕翎八掌,而且每一掌都化解得恰到好处。 

燕翎不但没惊,反而笑了:“还是让我试出来了,原来阁下是位密宗好手。” 

黑衣蒙面人身驱一震,仰身倒射,闪电离去。 

燕翎一笑道:“阁下,你跑不了的。”跨步跟去,探掌抓向对方小腿。 

黑衣蒙面人的确身手不弱,一连踢出了四脚,都是袭向燕翎腕脉。 

燕翎沉哼一声:“少班门弄斧了。” 

他一只手臂像灵蛇,左闪右避,然後右掌疾探,正抓住了对方的右脚脖子,一扭一掀,

痛苦闷哼声中,黑衣蒙面人摔在了地上,挣扎慾起,但是他刚站起,身躯一晃却又倒了下去。

“我要是不给你治治,你这辈子永远别想跑了,答我问话,你是那个府里的?” 

“我那个府里的都不是。” 

“少跟我来这一套,说!”黑衣蒙面人扬手要动,燕翎跨步上前,一脚跺在他心口上:

“说不说?” 

燕翎脚下一用力,黑衣蒙面人闷哼一声,身子一挺,可就是不说话。 

燕翎俯身伸手,一把扯去了黑衣蒙面人头上的黑布罩,敢情是个喇嘛。 

燕翎道:“我让你尝尝错骨分筋手法的滋味儿。”伸手抓住那喇嘛右臂,一捏一扭。 

那喇嘛身子抖了起来,头上见了汗珠,只听他咬著牙道:“你,你杀了我吧。” 

燕翎道:“没那麽便宜,你说不说,不说我还有更厉害的。” 

那喇嘛咬牙不语,可是转眼功夫之後,他身子抖得更厉害,脸上的内乱扭,眼珠子都凸

出来了,他受不了了,只听他道:“好,我说,我说。” 

燕翎一指落下,那喇嘛连喘了几口气,眼珠子突然一动。 

燕翎飞快探掌捏他的嘴巴。 

迟了,那喇嘛一张嘴,一股鲜血涌了出来,头一歪,不动了! 

燕翎伸手搭上喇嘛的腕脉,脉不跳了。燕翎松了喇嘛的手,怔了半天。 

他没想到这喇嘛这麽刚烈,竟肯嚼舌自绝也绝不说一个字。 

凭燕翎的智慧,他知道,这喇嘛是跑来害二阿哥的绝不会错,可是这喇嘛是谁的人,受

了谁的指使,这他一时就想不出了。 

定过了神,燕翎想出了个主意,他抱起喇嘛的尸体跳窗进了那间卧房,把喇嘛的尸体往

床前一放,伸手从床下拿出了那个木头人,拦腰折断放在了喇嘛的胸前,飘身又跳出了窗户,

继续往西而去。 

走了一条长廊,过了十几间房子,燕翎还没看见门,却看见墙了。有墙就该有门,不然

从西边往这个院子来,怎麽过来?燕翎没料错,又过了两间屋,他看见门了,是个月形门,

一条石板路穿过月形门,逼到另一个院子里。 

燕翎心里一宽,就要往那个月形门走。 

忽听一阵银铃般如珠笑语传了过来,燕翎忙又退回屋角後,从墙角後往外看,随著这阵

银铃般笑语,月形门那一边走来几位女客,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看样可不是福晋就是格

格,里头只有一位淡雅朴素,那是玉瑶。 

几位女客谈笑著进月形门,直往里走去,只听一位格格打扮的女客道:“二嫂这儿可真

不错,平日都在宫里,这儿还照顾得那麽好。” 

那福晋打扮的少妇笑著道:“别臊我了,那用得著我操心。”这可是实话。 

这位少妇被称二嫂,不用说,准是二阿哥的福晋。 

只不知道她们要上那儿去,要是上那间卧房去,准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魂飞魄散不可。

别人吓著就让她吓著,可是燕翎不能让玉瑶也吓著,这该怎麽办?再看看那几位,玉瑶一个

人走在最後,另几位都有说有笑,只有王瑶一个人东瞧西跑的。 

燕翎灵机一动,取下人皮面具,拾起颗小石头扔了过去,他用的力道有分寸,石头刚碰

著玉瑶就落了地,玉瑶一怔,很自然地望了过来。 

燕翎赶忙抬手,玉瑶又一怔,随见她赶上去跟前面那几位说了几句话,那位二阿哥福晋

道:“妹妹可别走远了,马上要开席了。” 

那几位走了,玉瑶急忙走了过来,一直到了屋角後,劈头就道:“玉楼,你怎麽在这

儿?” 

燕翎道:“我走错了地方了,谁知道会摸到这儿来。” 

玉瑶埋怨地道:“哎呀,你真是,这儿是二阿哥的内院,连他府里的人都不许轻易往这

儿来。你是八阿哥府的人,要让他们发现了还得了。”目光忽地﹂凝,接道:“噢,我明白

了,你别是来会那位‘十二金钗’之首的吧?” 

燕翎道:“别开玩笑了,我误打误撞倒做了件好事,要不是我,二阿哥非让人害惨不

可。” 

玉瑶忙道:“怎麽回事儿?” 

燕翎把杀喇嘛的经过说了一遍。 

玉瑶脸上变了色:“有这种事儿……” 

“我怕吓著你,所以把你叫了进来。” 

玉瑶深情一瞥,然後道:“糟,准吓著她们不可,她们就是到那儿坐的,你也是还把那

个喇嘛放在那儿。” 

“我是一番好意,又不知道喇嘛是那儿来的,不这样怎让二阿哥提防以後。” 

玉瑶道:“这倒也是,只是你是八阿哥的人,为什麽管二哥的事儿。” 

燕翎道:“我这个人命好,心也好。” 

玉瑶道:“讨厌,你快走吧,这个门儿可以出去,要不然等待会儿一嚷嚷,准让他们发

现你。” 

燕翎道:“我这就走,不过——” 

他戴上了人皮面具,道:“你记住,当我戴上这个之後可别理我。” 

玉瑶一怔道:“刚才就是你呀,我说怎麽那麽像你,好好儿戴这个干嘛呀。” 

燕翎道:“我有我的理由,一时说也说不清,有机会再告诉你,我走了。” 

话落,他就要动。 

玉瑶忽然拦住了他,道:“不行,我忘了,那个门不能走,那边儿是招待贵客的地方,

你过去准让人动疑。翻墙吧,墙那边是个不常有人的小院子。” 

忽听一声尖叫传了过来,玉瑶一惊急道:“快走。” 

燕翎没再说话,腾身爬上墙头,略一张望就翻了过去! 

玉瑶没说错,这边儿是个小院子,茅房所在,当然不常有人来,可巧这时候也正没人。

西边一扇门虚掩著,燕翎过去开了门,敢情眼前就是那大院子。 

或许一声尖叫惊动了这边,院子里的人都往东边看,燕翎跟个没事人儿似的走了出去,

院子里的人交头接耳议论上了。 

“什么事儿?”燕翎找上了不远处的两个。 

“不知道,刚听见有人尖叫了一声。” 

“噢,我怎麽没听见?别是有人闹著玩儿吧。” 

“不像,一定是出了什麽事儿了。”反正是装,人家怎麽样燕翎就跟著怎麽样。 

没多大功夫,燕翎见赵夫人母女进了院子,到处张望,燕翎心知是在找他,当即就离开

了那两个汉子。赵夫人母女看见他了,很快地走了过来。燕翎迎了过去。 

赵夫人一到近前就道:“掌令,内院出了事儿了。” 

燕翎道:“一个喇嘛死在内院卧室里?” 

赵夫人一怔,赵君秋道:“您知道?” 

燕翎道:“我杀的。”他把刚才的经过告诉了赵夫人母女。 

赵夫人道:“原来是这麽回事儿。” 

赵君秋道:“他们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燕翎道:“贤母女知道那个喇嘛是谁的人。” 

赵夫人道:“不清楚,没听说谁养的有喇嘛。” 

赵君秋道:“京内倒是有不少喇嘛,不过那都是内延供奉的。” 

赵夫人道:“可能他们让谁收买了。” 

燕翎点头道:“这倒有可能。” 

赵君秋道:“这下今天的热闹恐怕要取消了。” 

燕翎道:“不见得,二阿哥府不会让这件事外泄的,恐怕今天还要照常热闹,查这件事,

他们会在暗中进行。” 

赵夫人道:“咱们要不要查?” 

燕翎道:“当然最好查一查,不过不急,先办那件大事。” 

赵夫人道:“那件事现在还没发现什麽迹象。” 

燕翎道:“那是咱们有没留意到的地方,真要说起来,这几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加之智

囊、谋士食客一大群,不然没人给他们出高明主意。” 

赵君秋道:“不,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长处,仗心智、脑筋吃饭的,自有他们的一套,而

且他们每个人都拥有智囊团,多数富心机的人想出来的主意,自然无懈可击!” 

赵夫人皱著眉没说话,燕翎道:“我想过了,既然他们之中的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灯,他

们之中的一个,要想一网打尽这些对手,不但要出奇制胜,而且还得一击成功,要不然就会

连自己的将来也断送了,这一点,那麽照目下的情形看,他下手的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一

定要让他的对手聚在一起……” 

赵君秋道:“这种机会恐怕只有两次,一次是摆宴的时候,一次是看戏的时候……” 

赵夫人突然道:“咱们在这两个地方进行侦查行不行?” 

燕翎道:“我也这麽想,不过,想接近这两个地方,恐怕不容易。” 

赵夫人道:“咱们是箭在弦不得不发,不容易也得容易,这件事您交给我……” 

燕翎道:“自是得仰仗贤母女的大力。” 

赵夫人道:“您这麽说叫我母女怎麽敢当,事不宜迟,我想这就想办法去。” 

燕翎微一点头道:“好吧,贤母女请吧。” 

众目睽睽之下,赵夫人跟赵君秋不便施礼,当即转身行去。 

赵夫人母女去了,燕翎也不能闲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皇子庆生隐藏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