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二十三章 连环计智挑年羹尧

作者:独孤红

燕翎照著年羹尧告诉他的,很容易地找到了他要找的地方。 

挺雅致、挺幽静的小院子,跟谢蕴如住的那个小院子差不多。 

院子里只那麽一间屋,屋後有树,屋前是片花圃,绽开的花朵在风里摇曳著,为这个小

院子增加了几分宁静的美。突然间,燕翎有这麽一个感觉,他觉得,让鲍师爷这麽个凡夫俗

子拥有这麽个地方,简直是糟塌,简直是渎冒。 

他几乎不忍破坏这份动人的宁静,可是他毕竟还是走了过去,走向那两扇关闭著的门。

他轻轻敲了两下门,里头没动静。 

看来,鲍师爷不止是打盹儿。 

他又敲了两下,这回惊醒了鲍师爷的正甜好梦,而且也惹得鲍师爷一肚子恼火。 

“谁呀?”鲍师爷的语气带著些火爆味儿。 

“我,鲍师爷,李志飞。”李志飞这三个字,似乎是降火的清凉剂,难怪,如今二阿哥

府里,关外白家的人不在少数,这个帐鲍师爷不能不服。 

“噢,原来是李八少。”一阵息索响之後,鲍师爷的步履声到了门边。 

燕翎抬手取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门开了,鲍师爷睡眼惺忪。 

“鲍师爷可真会清净啊。” 

鲍师爷咧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两天都快把我这身老骨头累爬下了,这节骨眼儿怎

麽能歇,本想偷个懒打个盹儿的,谁知道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说著话,他把燕翎让进了屋。 

“对了,我想起来了,关外来了人,你几位兄长都急著见你,见著了没有?” 

“见著了我五哥。” 

“那就行了,只见著一位我就算交差了。” 

“交差?交什麽差。” 

“唉,你不知道,他几位一来就找我要人,我说二爷派你到老八的贝勒府卧底去了,他

几位说就算进了禁宫大内也该有个见面的时候,幸亏你见过五少了,要不然他们还以为我把

你弄那儿去了呢。” 

燕翎笑笑道:“真是,鲍师爷还会把我害了?” 

“说得就是呀,坐,咱们坐下聊。” 

两个人落了座,鲍师爷接著说道:“其实他们几位刚来,还不太了解京里的情形,像咱

们吃这碗饭的,活动性大,那能老在一个地方呆著。” 

“我已经让五哥告诉他们了。” 

“那就行了,你说的话总比我说的管用。” 

燕翎笑了笑。 

“老弟你这会儿突然找上我,有事儿了。” 

“鲍师爷怎麽知道我有事儿。” 

鲍师爷深深看了燕翎一眼,笑道:“老弟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麽吃的。” 

“不能是许久没见您了,想来看看您,给您请个安麽。” 

“哟,这我可不敢当,你这是折我,咱们是自己人,有什麽话尽管说吧。” 

燕翎沉默了一下,道,“既然难逃高明法眼,我就只有直说了,我来跟您打听件事儿。”

“什麽事儿。” 

“您知不知道,今儿个差一点儿出大乱子。” 

“今儿个差点儿出大乱子。” 

鲍师爷微微一怔:“什麽大乱子。” 

“有人在花厅底下埋了炸葯,想一网打尽所有的对手。” 

鲍师爷脸色陡然一变:“有这种事儿,真的。” 

“这是什麽事儿,我敢胡说八道。” 

鲍师爷不愧是位智囊头儿,只脸色变了一变,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看了看燕翎,道:

“老弟,这,你怎麽知道的,” 

“我先是听人说的,後来这件事让我一手破了。” 

“噢,让老弟你一手破了。”鲍师爷面露惊容,不过这惊容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

“这麽说是真的了,这还得了,这还得了,要不是老弟你……,我简直不敢想那种後果……”

鲍师爷举袖擦了擦额头,可没见他额上有汗:“这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我非查出来

不可,我非查出来不可……” 

“您不用急,我已经查出来了。” 

“噢?”鲍师爷一怔,神情也一震:“老弟你已经查出来了,是谁。” 

“是个外头混的,据他说是躲在戏班子的大木箱里混进来的。” 

鲍师爷伸手抓住了燕翎:“人在那儿,我马上砍了他。” 

“砍他有什麽用,他充其量只是一个让人利用的可怜角色。” 

“这麽说,他背後还有人。” 

“当然,您想,那个人只不过是个混混儿,他跟这种事儿扯不上一点儿关系,他干嘛混

进来点这个葯捻儿,再说,他是躲在戏班子的大木箱里混进来的,要不是戏班子里有人接应,

他能躲进箱子里去。” 

“对,有理。”鲍师爷猛一点头:“我这就去查戏班子去,现在还来得及!” 

鲍师爷站起来就要走,燕翎伸手拉住了他,含笑道。“鲍师爷,事不必躬亲,有我在,

还用得著您自己去办事儿。” 

“不!”鲍师爷道:“不能什麽事儿都麻烦你,再说这也不是件小事儿,我得对二爷负

责。” 

“您得对二爷负责!”燕翎道:“这我知道,可是戏班子那方向已查过了。” 

鲍师爷一怔,急道:“怎麽说,老弟你……查出什麽来没。” 

“鲍师爷,我要是连这点儿事儿都查不出来,那不是太给您丢人了麽,往後我还有什麽

脸再在二爷府里呆下去!” 

“这麽说,老弟你是查出来了?”鲍师爷道:“是戏班子里的那一个。” 

“戏班子里的二管事。” 

“好东西!” 

鲍师爷咬牙切齿,不知道是恨对方心狠手辣,抑或是恨那位二管事骨头太软,经人问就

全泄了底:“老弟你毁了他没有?” 

“您该先问问他是谁的人。” 

“他是谁的人?” 

“老四的。” 

“老四的?”鲍师爷差点儿没叫出声:“是他告诉你的?” 

“瞧您问的,他不告诉我,我怎麽知道。” 

“好个老四,只有他心最狠、手最辣,我早该想到是他的人,那个二管事。”鲍师爷道:

“老弟你……” 

燕翎摇头道:“我没有动他。” 

“你没有动他,老弟,你这是……” 

“鲍师爷,他也只不过是个被人利用可怜小角色,他背後还有人。” 

“这个咱们已经知道了,是老四……” 

“不,鲍师爷,应该说是老四的人。” 

“这我也知道,老四不会亲自出面指使他,可是既然知道他是老四的人……” 

“鲍师爷,我懂您的意思,您是说,既然知道他是老四的人,找老四就够了,不该再留

他。

“不错,”鲍师爷点头道:“我就是这意思。” 

“不瞒您说,”燕翎道:“我本来是打算毁了他的,可是听了他告诉我的一番话之後,

我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所以我才没动他。” 

“他告诉你什麽话了?很有道理。” 

燕翎道:“他说,像这种在花厅下埋炸葯的事儿,别人没办法下手,只有二爷府的人,

才能有这种方便。” 

突然间,鲍师爷变得平静异常,就像一池止水似的,他微一点头道:“不错,外人绝不

能有这麽充裕的时候,这麽说,二爷府里有内姦。” 

燕翎道:“他就是这意思。” 

“他告诉你这内姦是谁了没有?” 

“您听,他说的话这麽有道理,我还能不继续追问。” 

“是谁。” 

“是您,鲍师爷。” 

鲍师爷忽然笑了,跟著坐了下去,道:“我说嘛,你老弟要是没什麽特别的事儿,绝不

会找上我的,咱们现在好好儿谈谈,你打算怎麽办,老弟。” 

“应该说鲍师爷您打算怎麽办?” 

“不,老弟,应该说老弟你打算怎麽办?” 

“鲍师爷既然这麽说,一定有您的道理。” 

“那当然,没有道理的话,我从不轻易出口。” 

“鲍师爷自然听得懂我的道理了。” 

“不错,老弟你别忘了,你也是四阿哥的人。” 

燕翎笑了:“怪不得鲍师爷您这麽镇定,敢情是有恃无恐,姜是老的辣,一点不错,鲍

师爷,你好不厉害。” 

“好说,好说!”鲍师爷阴笑道:“要是连点儿自卫的本事都没有,我还能在这个圈子

里呆这麽久!” 

“鲍师爷你虽只有自卫的本事,攻击起人来,也让人无招架之力啊!” 

“夸奖,夸奖,”鲍师爷哈哈笑道:“你我是友非敌,只要是老弟不攻击我,我是不会

主动攻击你老弟的。” 

“鲍师爷,有一点恐怕你还没弄清楚。” 

“那一点。” 

“我现在是八阿哥贝勒府的人,我所以进老四的门,是出自八阿哥的授意,不知道鲍师

爷你进老四的门,是出自那一位的授意?” 

“老弟台,”鲍师爷嘿嘿笑道:“别跟我来这一套,你进四阿哥的门,真是出自老八的

授意。” 

“这容易,鲍师爷,八阿哥人现在二阿哥府,鲍师爷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尽可以去问

问。” 

“你明知道我不能这麽做。” 

“可是一旦事情抖露开的,二阿哥是一定会非查个究竟不可的,到那个时候,咱们谁忠

谁好,可就不难明白了。” 

“这个……,”鲍师爷犹豫了,他眼珠子转了一转,道:“这麽说,老弟你对二阿哥,

仍然是忠心耿耿了。” 

“可以这麽说!” 

鲍师爷凝望著燕翎,嘴角儿噙著一丝笑意,没说话。 

“鲍师爷,”燕翎道:“信也好,不信也好,那全在你,不过有句话我不能不说明白,

从现在往後,你我是敌非友,我身为二阿哥的人,自不能容你在二阿哥身边卧底……” 

鲍师爷忙道:“你要干什麽?” 

燕翎道:“鲍师爷你这一问,问得太多馀。” 

燕翎站了起来,鲍师爷忙跟著站起:“你是要……” 

“鲍师爷……”燕翎道:“要任你长此卧底下去,长此参与机密,二阿哥会有什麽样的

後果,这是不难想像的。” 

鲍师爷眼珠子一转:“老弟台,这儿可不是个杀人的地儿啊。” 

燕翎道:“我杀人不会留下痕迹的,白家的人要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这麽多年江湖,岂

不是白混了,关外白家还凭什麽在江湖上称字号,就算有人发现,那也一定是二阿哥的人,

这种事我还怕二阿哥追究。” 

鲍师爷道:“老弟台,以你看,二阿哥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燕翎道:“鲍师爷,我掌握著混进府来点捻儿的人,跟那位戏班子的二管事,到时候我

把他们俩往二阿哥面前一送,你想想,二阿哥是相信你呢,还是相信我?” 

鲍师爷笑了,笑得哈哈哈的:“老弟台,你好不厉害,到今天我才领教……” 

燕翎没容他说下去,劈胸揪住了他。 

鲍师爷陡然一惊,笑声倏停:“老弟……” 

燕翎的另一只手五指如钩,已然抓住了鲍师爷的咽喉。 

鲍师爷大惊,急道:“老弟,你听我说……” 

燕翎道:“你还有什麽话好说。” 

“我不是老四的人。” 

燕翎微微一怔:“你不是老四的人。” 

“不是,不是。” 

鲍师爷忙道:“真要说起来,我还是二阿哥的人。” 

“你还是二阿哥的人,这是怎麽回事儿。” 

“是这样的,老弟,我原是二阿哥的人,为了刺探消息,我假装投向了老四,这情形跟

你进老八的贝勒府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还留在二阿哥的身边……j 

燕翎冷笑道:“鲍师爷,你是个智囊人物,我也不是傻子……” 

“老弟,真的……” 

“真的你为什麽在花厅下埋炸葯。” 

“老四交待我这麽做,为了取信于老四,我不能不这麽做。” 

“你不是拿二爷的性命取信于老四。” 

“不,老弟,那炸葯引信中间一段是湿的,炸葯老炸不了。” 

“噢,有这种事。” 

“你要是不信,咱们可以当面去问二阿哥,或者我挖开去拿出引信来给你看。” 

“这麽说,你真还是效忠二爷?” 

“天地良心,老弟。” 

“那麽你又为什麽把我和盘托给老四?” 

鲍师爷苦笑道:“这不能怪我啊,老弟,你往他门儿里去,事先也没跟我打个招呼,我

怎麽知道你是真的假的,我还当你老弟真投到他们那里去了呢。” 

“噢,弄了半天,原来是这麽回事儿。” 

“本来就是嘛,误会,误会,这才真叫大水冲龙王庙呢。” 

燕翎脸色一沉,道:“鲍师爷,你倒是很会随机应变的啊。” 

鲍师爷一怔忙道:“怎麽,老弟,你还不相信。” 

燕翎道:“鲍师爷,这不是等闲小事,我非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可,你要知道,

空口无凭。” 

“空口无凭。你老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连环计智挑年羹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