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二十四章 严惩色魔巧遇三侠

作者:独孤红

门口多了个人,这个人燕翎见过,是在二阿哥府里让他整过的那两个四阿哥的护卫里的

一个,瘦高个儿。 

燕翎微微一怔。 

瘦高汉子笑嘻嘻地开了口:“哟,姑娘,你住在这儿呀!” 

凤喜霍地转过了身,冰冷道:“你找谁!” 

“找你呀!”瘦高汉子嘻皮笑脸。 

“你什麽意思,从城门口一直跟到这儿!” 

“姑娘,这还用问麽,当然是想跟你聊聊哇!”这家伙的胆子够大。 

难怪,四阿哥府的人嘛。 

老倭瓜忍不住了,要动。 

燕翎伸手拦住了老倭瓜,含笑望著瘦高汉子:“朋友贵姓,怎麽称呼!” 

“你是干什麽的!”瘦高汉子轻蔑地扫了燕翎一眼。 

瘦高汉子笑了,道:“少跟我来这一套,凭你还想进‘四阿哥府’。” 

燕翎道:“事到如今,也该让你知道我是干什麽的了。” 

他探腰取出了萧绍威给他的那个大内侍卫腰牌。 

瘦高汉子微微一怔,道:“这是……” 

燕翎笑道:“你在‘四阿哥府’当的什麽差,居然连大内待卫腰牌都不认识。” 

瘦高汉子又一怔:“怎麽说,你,你是大内侍卫。” 

燕翎道:“你才知道啊,迟了。” 

瘦高汉子脸上变了色,旋即一声冷笑道:“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可唬不了我……” 

燕翎道:“那容易,你跟我到‘侍卫营’走一趟去,是真是假,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

了。” 

一听这话,瘦高汉子脸色又是一变,突然抖手一掌击向燕翎胸前要害。 

凤喜急道:“小心。” 

燕翎道:“我早防著呢。” 

身随话动,一侧身,瘦高汉子一掌擦胸而过,他不差,一掌落空,就知不妙,沉腕收掌,

就要变招。 

奈何燕翎根本不容他变招,出手疾忙如电,五指已拂上了瘦高汉子的腕脉。 

瘦高汉子右腕痛澈心脾,闷哼一声,抱腕就退。 

燕翎跨步欺上,一掌正中瘦高汉子右胸。 

瘦高汉子那受得了这一下,又一声合哼,跄踉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倭瓜打落水狗,上去就是一脚,这一脚踢的是瘦高汉子的下巴,而且不轻。 

瘦高汉子大叫一声,往後便倒,满嘴是血。 

老倭瓜骂起来了:“兔崽子,你瞎了眼,也不看看眼前都是些什麽人。”老倭瓜随话又

要踢。 

瘦高汉子突然跃起,双掌疾翻,翻拍老倭瓜要害。 

燕翎看得一怔,忙横身挡住老倭瓜,架开瘦高汉子的双掌,两手并出,把瘦高汉子的两

只腕脉一起扣住。 

“你是西南甘家的什麽人?” 

燕翎沉声问。 

“你既然知道甘家,就赶快松了你爷爷。”瘦高汉子嘴还硬。 

燕翎腾右手给了他个嘴巴子。 

这一嘴巴子打得瘦高汉子为之一怔。 

“嘴里给我放乾净点儿。” 

燕翎道:“你要不是西南甘家的人,我也许会饶了你,你既是西南甘家的人,对不起?

我留你是留定了……” 

瘦高汉子直了眼:“怎麽说,你,你……西南甘家跟你有仇?” 

“谈不上仇。” 

汉子道:“西南甘家跟你结过怨?” 

“凭你们也配,你们西南甘家还没那个胆。” 

“那是……” 

“少废话,说,你是西南甘家的那一个?” 

“朋友。”瘦高汉子强笑道:“你最好放明白点儿,西南甘家的主力如今都在京里,我

们这些人可不在乎什麽大内侍卫不大内侍卫,再说,西南甘家的人如今都在四阿哥门里,你

‘侍卫营’惹得起四阿哥麽?” 

燕翎淡然一笑道:“‘侍卫营’惹不起胤祯老四,我这个‘日月旗’的掌令,可连玄晔

都惹得起。” 

瘦高汉子猛地一怔,:“怎麽说,你,你是‘日月旗’的掌令?” 

这话听得老倭瓜也一怔,老倭瓜跟铁明兄弟虽然关系非浅,可是这种事不比别的事,铁

明兄弟还没敢跟老倭瓜提,所以老倭瓜至今仍不知道燕翎的真正身份,如今一听这话,他不

由讶异地转望了燕翎。 

燕翎这时候自然没工夫多解释,冲著高瘦汉子道:“不错,我是‘日月旗’的掌令,你

既然知道‘日月旗’,就应该知道,弃宗忘祖,卖身投靠,一旦撞到了‘日月旗’,会是个

怎麽样的後果?” 

瘦高汉子道:“这……,哼,哼,别唬我,你身怀大内侍卫腰牌,怎麽会是‘日月旗’

的掌令。” 

燕翎道:“那容易,你看看这是什麽!” 

燕翎自腰间掏出了“日月令旗”。 

令旗一展露在眼前,瘦高汉子立即脸色大变,猛地沉腕一挣,想挣脱燕翎的掌中。 

燕翎五指微一用力,瘦高汉子机伶暴颤,闷哼一声屈膝跪了下去。 

燕翎冷笑道:“你要能从我手中逃出去,我还执掌个什麽‘日月旗’。说,你是西南甘

家的那一个?” 

瘦高汉子低著头闷哼不响。 

燕翎笑道:“我忘了,西南甘家的人都有一身硬骨头,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这身骨头能

硬到什麽程度。”燕翎五指又一用力。 

瘦高汉子那受得了,当即就是杀猪般一声大叫。 

老倭瓜忙递眼色:“掌令,您里头坐著问吧,这样站著多累?” 

凤喜明白老倭瓜的用心,他也怕瘦高汉子扯喉咙叫,惊动左邻右舍,当即道:“是啊,

干嘛陪著他这儿站著!” 

燕翎聪明绝顶,自然更是一点就透,微一点头道:“好吧。” 

一指落下,闭了瘦高汉子的穴道。 

老倭瓜过来抱起瘦高汉子就往里头走。 

燕翎没跟他客气,当即转眼望向凤喜。 

凤喜送过动人的甜笑:“幸亏今儿个你来了。” 

燕翎笑笑道:“铁大哥他们呢?” 

凤喜道:“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先回来的。” 

燕翎微微一怔,忍不住道:“谢谢你,凤喜。” 

凤喜娇靥一红,垂下了臻首,道:“咱们进去吧,别让老倭瓜久等。” 

她拧身先往里去了。 

燕翎当然明白,还有第三者在,凤喜不好意思久谈,当即也跟了进去。 

老倭瓜的住处不大,小小的四合院,一大间上房,两间厢房,上房还套著两间耳房如今

是柳瑶红跟凤喜住著。 

老倭瓜抱著瘦高汉子进了上房,扔在了地上。 

燕翎跟凤喜也进了上房。 

老倭瓜搬过两把椅子,道:“您跟凤喜这儿坐。”转身关上了门。 

凤喜道:“这麽一来,他就是喊破嗓子,也不会让左邻右舍听见了。” 

燕翎冲老倭瓜道:“老人家,您也坐。” 

老倭瓜忙道:“您两位坐吧,我去烧水砌壶茶来。” 

凤喜道:“还是我去吧。” 

老倭瓜拦住了凤喜,道:“掌令在这儿,怎麽能让你去?你刚回来,也够累的了,坐这

儿陪陪掌令吧。” 

老倭瓜走了,燕翎、凤喜坐了下去,燕翎没马上拍醒瘦高汉子问话的意思。 

凤喜看了他一眼,半挽榛首,道:“好些日子没见你了,怎麽单挑今儿个来了。” 

燕翎道:“这些日子忙,抽不出空来。” 

凤喜道:“幸亏我今儿个赶回来了,要不然又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见著你呢。” 

燕翎伸手握住了凤喜那欺雪赛霜,柔若无骨的柔荑,凤喜一惊,抬眼望门,只微微挣了

一下就不动了,可是一颗乌云榛首却已低垂至胸。 

燕翎道:“别怪我,凤喜,我是身不由已。” 

凤喜道:“我又不是不知道,怎麽会怪你,我跟大哥他们出远门儿,事先没告诉你一声,

还怕你不高兴呢。” 

燕翎道:“那怎麽会,我不出来,你们怎麽找得著我?” 

老倭瓜的步履声传了过来。 

凤喜忙抽回了手,道:“快问吧。” 

燕翎抬手拍活了瘦高汉子的穴道,瘦高汉子醒了,睁眼一看,跳起来要跑。 

燕翎一指点出,正中瘦高汉子的右腿膝湾,瘦高汉子一晃摔了下去。 

燕翎道:“你要是不想受折磨,就给我老实点儿。” 

瘦高汉子转望燕翎,白著脸道:“我到京里来,是身不由己……” 

燕翎哈哈一笑道:“原来西南甘家的人,骨头是这麽个硬法的,你既有如今,何必当

初。” 

瘦高汉子道:“当初也不能怪我,我们老爷子点了头,我敢不跟著来。” 

燕翎道:“你是甘瘤子的什麽人?” 

瘦高汉子道:“我,我是侍候老爷子的。” 

燕翎微一摇头道:“说实话。” 

瘦高汉子道:“我真……” 

燕翎抬起了手。 

瘦高汉子忙道:“我是他的徒弟。” 

燕翎倏然一笑道:“这还差不多,甘家这回到京里来了几个人!” 

瘦高汉子道:“连老爷子在内,一共是十个?” 

燕翎道:“好啊,甘瘤子自己也来了,他可真是不甘寂寞啊,你们都住在什麽地方?”

瘦高汉子道:“‘四阿哥府’啊。” 

燕翎道:“四阿哥府很大。” 

瘦高汉子迟疑了一下道:“我们住在西跨院!” 

燕翎“噢!”了一声道:“我说怎麽从来没见过你们,原来你们住在西跨院。” 

瘦高汉子道:“你,你也去过‘四阿哥府’?” 

燕翎道:“经常进出,告诉你也无妨,我也是胤祯老四……” 

瘦…汉子猛地一怔:“怎麽说,你,你也是……” 

“想不到吧。” 

燕翎道:“连胤祯老四都没想到,何况是你!” 

瘦高汉子眼珠子转了几转,没说话。 

燕翎一看就知道他打的是什麽主意,笑笑道:“你想等逃离此地後,向胤祯告密邀功,

是不?” 

瘦高汉子一惊忙道:“不,不,我没这意思,你误会了!” 

“不要紧。”燕翎笑笑道:“只要你能逃离此地,你尽管去告密,可是现在你得老老实

实答我问话,听说江南八侠里的白泰官,也投进了胤祯的门,你们见过他麽?” 

瘦高汉子道:“没有。” 

燕翎道:“别忘了,我要听实话。” 

瘦高汉子忙道:“是实话,我们真没见过他。” 

燕翎微一点头道:“你把自己人都和盘托了出来,应该不至於帮白泰官隐瞒什麽,答我

最後一问,胤祯老四是怎麽安插你们甘家人的?” 

瘦高汉子道:“答你最後一问,你打算把我……” 

燕翎道:“那是我的事,答我问话。” 

瘦高汉子惨笑道。“既然横竖都是死,我何心……” 

燕翎欠身探掌,扣住了瘦高汉子的左肩井,五指微一用力,瘦高汉子立即杀猪般大叫:

“我说,我说!” 

燕翎五指微松,道:“何必非找苦吃不可。” 

瘦高汉子道:“我们都是护卫。” 

“护卫总该经常露露面。” 

“我们是秘密的,听说四阿哥要训练我们成‘血滴子’!” 

“‘血滴子’!” 

“据说那是一种兵刃,也可以兼当暗器,是具连著银线,可收可发的革囊,囊口装有一

圈利刃,专套人头,套上後一拉银线,人头就落进了囊里,囊中还藏的有化骨散,半个时辰

就把人头化为了脓血,所以叫‘血滴子’!” 

燕翎、凤喜不禁为之心惊。 

凤喜道:“好狠毒的东西!” 

燕翎道:“这是谁的主意!” 

瘦高汉子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燕翎道:“‘血滴子’交到你们手里没有?” 

瘦高汉子道:“还没有,据说如今正赶制中,快造好了!” 

燕翎道:“谁制造的,在什麽地方?” 

瘦高汉子道:“这我也不知道。” 

燕翎五指用了力。 

瘦高汉子大叫一声,额上见了汗:“我是真不知道,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是不知道。”

老倭瓜端著两杯荼,推门走了进来。燕翎松了手。 

瘦高汉子翻身跪倒,白著脸道:“掌令,我所知道的都说了,还望掌令……” 

燕翎一指点了出去。 

瘦高汉子往下一倒,不动了。 

女儿家毕竟是女儿家,姑良凤喜把脸转向了一旁。 

燕翎问老倭瓜道:“老人家,有地方安置他麽?” 

老倭瓜道:“您放心交给我好了。” 

他放下两杯茶,扛起瘦高汉子就出去了。 

凤喜转过了脸,低低道:“上我屋里去坐吧。” 

她端起两杯茶进了东边厢房。 

燕翎跟了进去。 

厢房不大,但是现在需要的是小天地。 

其实,如今两个人根本不会顾及地方的大小。 

老倭瓜是个有心人,出去以後就没再进来。 

两个人相依偎地坐在床沿儿上,手拉著手,心靠著心。 

多日来的相思之苦,这当儿已飞上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严惩色魔巧遇三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