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二十五章 白塔寺里逢凶化吉

作者:独孤红

说话间,青石小径拐弯,从两间单房之间穿过走到了院後,紧挨著院墙,座落著一间破

旧茅屋,屋两旁里种著不少梧桐,风过处,沙沙作响。 

茅屋的门紧闭著,听不见什麽声息。 

燕翎道:“怎麽听不见声息。” 

中年僧人道:“马上就可以听见了。” 

茅屋前停步,他扬声说道:“三位请出来一见。” 

茅屋门开了,屋里站著三个人,正是那一男二女,如今三个人都寒著脸。 

中年僧人一指燕翎道:“三位施主,这位是大内侍卫,要见三位。” 

六道冷芒眼神直逼燕翎,那一男二女迈步行出,那俊逸又冰冷的文士道:“你是大内侍

卫?” 

燕翎道:“不错。” 

“有何凭证?” 

中年僧人忙道:“贫僧见过这位施主的腰牌了。” 

俊逸文士道:“那就不会假了,有什麽见教。” 

燕翎道:“据这位大和尚说,你是‘九门提督’衙门的人。” 

俊逸文士道:“不错。” 

“你又有何凭证?” 

“没有。” 

燕翎为之一怔。 

“你一路跟踪我三人,就是为索看个凭证麽?” 

燕翎为之一怔,笑了:“果然是高人,居然没能瞒过你们三个。” 

白衣少女冷笑道:“就凭你呀。” 

“凭我怎麽样。”燕翎道:“你们这是跟我说话。” 

白衣少女道:“拿你当人看,这还是便宜,师兄,这儿可以刨个坑吧。” 

中年僧人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除虎狼之害,佛祖有知,必能谅我。” 

白衣少女当即转望俊逸文士:“大哥,你帮忙刨个坑吧,把他交给我们姐儿俩。” 

俊逸文士微一点头道:“好吧,可要快。” 

白衣少女道:“放心,错不了的,对付这麽个货色,还能费多少手脚!” 

话落,跟黑衣少女一左一右逼向了燕翎。 

燕翎抬手轻喝:“慢著。” 

白衣少女冷冷道:“你还有什麽话说。” 

燕翎看了那俊逸文士一眼,只见俊逸文士此刻握一木棍在手,就在茅屋旁地上挖起坑来,

一根木棍到了他手里,简直比一般人的铁锹还好用,往地上一插一掀就是一大块土,分明这

俊逸文士是位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燕翎收回目光道:“听这口气,你们是要杀我。” 

白衣少女冰冷道:“你还不算太傻。” 

燕翎一指俊逸文士道:“他不是‘九门提督衙门’的人麽?” 

“怎麽样?”白衣少女问了问。 

燕翎道:“‘九门提督衙门’的人要杀大内侍卫,他是想要造反?” 

白衣少女一阵冷笑道:“他是要造反,你打算怎麽办?” 

燕翎道:“谋叛造反,罪连九族,我只有公事公办了。” 

白衣少女“哼!”地一声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

你纳命来吧!”皓腕一抬,纤纤玉手疾拍燕翎胸前重穴。 

燕翎侧身躲了开去。 

黑衣少女一声不响,五指疾拂过来,几缕劲风已罩住了燕翎的左半身。 

打刚才到如今,黑衣少女一直冷若冰霜,未发一言,但她一经出手,所显露的功力却是

惊人。 

燕翎是行家里的行家,只这麽一拂,他立即发觉,黑衣少女的一身武功至少要胜过白衣

少女半筹。燕翎心头微震,左脚复撒,身躯一旋滑了开去。 

白衣少女如影随形,跟踪而至,玉手翻飞,双手展开了一抡猛攻。 

这里攻势是激烈而威猛的,如惊涛骇浪般,连绵不断。 

但燕翎并没有把这攻势放在眼里,反而,他却时刻留意黑衣少女那不溢不大的进袭,因

为黑衣少女的每一招都是玄奥的绝学,每一招都是致命的杀著。 

燕翎暗暗震惊於黑衣少女的一身修为,他脑中闪电盘旋,但一时仍想不出她是那一位女

英雄。忽听俊逸文士道:“小妹,坑已经挖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的确,不过这麽一会儿功夫,他已经挖了一个六尺多长,四、五尺深的大坑。 

只听白衣少女冷叱一声,刹时间攻势较前更快速激烈,同时威力也为之大增。 

黑衣少女仍然是那麽平静,但她一招一式的威力也陡然间增加了一倍以上。 

燕翎仍然应付裕如,但他却越来越诧异,越来越困惑,只因为到如今他还没想出跟前这

几位是何许人。其实,他只是困惑,诧异而已。 

他却不知道,俊逸文士、白衣少女、黑衣少女、包括那位中年僧人在内,一个个都越来

越心惊,越来越震撼,只因为他们明白,大内侍卫里,不可能有这麽一位功力高绝的好手。

突然,白衣少女弄阴,一个娇躯电光石火般直欺过来,与此同时,黑衣少女一双玉手也

幻出了满天的掌影,像张网似的罩住了燕翎。 

燕翎脑际灵光电闪,马上看出了这位冷若冰霜的黑衣少女是谁,他心头一阵猛跳,身形

疾旋,脱出了黑衣少女的掌力范围,右掌疾递,扣住了白衣少女手肘,只是那麽轻轻一扣,

顺势往前一送,白衣少女立足不稳,跄踉著往黑衣少女撞了过去。 

黑衣少女娇靥上掠过一丝惊容,忙伸手扶住白衣少女,俊逸文士惊怒掠了过来,道:

“小妹……” 

白衣少女脸色煞白,怒视燕翎,道:“我不碍事。” 

她还要扑,俊逸文士伸手拦住了她,道:“让我来吧。” 

转望黑衣少女道:“麻烦四姑娘。” 

燕翎没等俊逸文士转过脸,立即接著说道:“江南八侠里的四姑娘,久仰了。” 

看不见身後的中年僧人,燕翎却清清楚楚的想见,俊逸文士、白衣少女、黑衣少女脸色

都为之陡然一变。 

只听黑衣姑娘冰冷道:“你既然认出了我,那就更留你不得了。” 

闪身欺前,抬手一指点了过来。 

燕翎一笑道:“佛门绝学‘菩提指’,是四姑娘抬举我了。” 

不退反进,五指如钩,向著黑衣少女腕脉抓了过去,黑衣少女一惊收手。 

俊逸文士闪身慾动。就在这时候,燕翎觉出身後一缕凌厉指风直袭他後心要穴。 

燕翎倏然一笑道:“佛门弟子出家人,怎好放这狠毒的暗箭。” 

他一侧身,指风擦胸而过。 

中年僧人大袖飘扬,俊逸文士目射冷煞,双双扑了过来。 

燕翎道:“甘大侠由京里往返,不知道四姑娘可曾见著他?” 

双掌一翻,砰然两声连退了中年僧人跟俊逸文士。 

中年僧人跟俊逸文士脸色大变,就要再扑。 

黑衣少女抬手拦住了他们俩,森冷目光逼视燕翎,道:“见过怎麽样,没见过又怎麽

样?” 

燕翎道:“若是见过,甘大侠应该告诉过吕四姑娘,他在京里邂逅了江南白玉楼。” 

黑衣少女微一点头道:“不错,我四哥告诉过我,怎麽样?” 

燕翎道:“甘大侠没告诉吕四姑娘别的?” 

黑衣少女道:“我四哥只说白玉楼罪不及死,让我日後碰见,手下留情三分。” 

显然,甘凤池并没有把江南白玉楼的真正身份告诉这位吕四姑娘。 

甘凤池所以没说,自然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守密,像“江南八侠”彼此间这种关系,甘

凤池尚且守口如瓶,甘老四这个人的确是够可靠的,的确是位忠义豪雄。 

燕翎心里暗想,这件事既然甘凤池都没说破,自己应该也暂时瞒上一瞒。 

他这里心中念转,只听黑衣少女道:“你跟我提江南白玉楼,有什麽用意?” 

燕翎道:“吕四姑娘见过白玉楼没有?” 

黑衣少女道:“我要是见过他,如今世上也不会有这个祸害了。” 

“好说。”燕翎点头道:“‘江南八侠’当真是个个嫉恶如仇,那麽吕四姑娘就该问一

问,江南白玉楼现在何处?” 

黑衣少女道:“用不著,我既然到京里来了,总会有机会跟他朝面的。” 

燕翎道:“不用等机会了,吕四姑娘已经见过白玉楼了。” 

黑衣少女美目寒芒一闪,道:“你就是白玉楼?” 

燕翎微一点头道:“不错,白玉楼有幸邂逅吕四姑娘。” 

黑衣少女等四人脸色一变,白衣少女道:“妹妹,那就是色中恶魔白玉楼。” 

黑衣少女道:“是的。” 

白衣少女美目寒光暴闪:“那他罪上加罪,恶上加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黑衣少女道:“姐姐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 

玉手一探腰,森白冷芒电闪,她手里已多了把冷芒吞吐,寒意逼人的短剑。 

燕翎倏然一笑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吕四姑娘‘冷霜刃’,我算是开了眼界了。”

黑衣少女冰冷道:“你何止是开了眼界了,取你的兵刃!” 

燕翎道:“吕四姑娘可能容我再说一句话。” 

黑衣少女道:“你还要说什麽。” 

燕翎道:“我让诸位知道是我江南白玉楼,其目的只是想让吕四姑娘以德报德,没想到

结果适得其反……” 

黑衣少女道:“以德报德,你凭什麽让我以德报德?” 

燕翎道:“吕四姑娘,甘大侠到过京里,见过白玉楼,到头来还能全身离京回到江南去,

这是不是德。” 

黑衣少女一阵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放了我四哥一马。” 

燕翎道:“事实如此,吕四姑娘。” 

白衣少女冷笑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凭你这点气候,岂是甘大侠的对手。”

燕翎淡然一笑道:“姑娘,这你就错了,白玉楼这身所学诸位刚才已经见识过了,较诸

甘大侠怎麽样,诸位自己心里明白,就算白玉楼不是甘大侠的对手,白某人如今是何等身份?

只须一句话,禁城铁卫尽出,甘大侠他走得了麽。” 

白衣少女呆了一呆道:“这个……” 

黑衣少女冰冷道:“恐怕就是冲这,我甘四哥才说你罪不及死。” 

燕翎道:“大概是吧,冲这个,吕四姑娘不该以德报德麽?” 

黑衣少女冰冷一笑道:“姓白的,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甘大哥是我甘大哥,我是我,

我甘大哥要是欠了你什麽,他将来自会还你,如今麽,不除掉你这个弃宗忘祖的败类是我的

罪过,你纳命来吧。”掌中短剑随话递向燕翎。 

她这一剑相当缓慢,也毫无奇特之处。 

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一剑内蕴无穷变化,而且威力惊人,隐隐已罩住方圆一丈之地,

只要燕翎一动,黑衣少女那一击便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燕翎的chún边掠过一丝极其轻淡的笑意,跟没看见一样,一动不动。 

只听黑衣少女冷叱道:“白玉楼,亮你的兵刃。” 

燕翎微一摇头道:“吕四姑娘,白玉楼向来不带兵刃。” 

黑衣少女道:“那容易,姐姐,借把兵刃给他。” 

俊逸文士抬手探腰,“铮”然一声,一把灵蛇般软剑已拿在手中,只见他又一扬手软剑

化成长虹,“笃”地一声,射落在燕翎脚前,剑把还在一上一下的弹动。 

黑衣少女道:“白玉楼,拔剑。” 

燕翎笑道:“吕四姑娘当我是三岁孩童。” 

黑衣少女道:“你这话什麽意思。” 

燕翎道:“芳驾剑术出自名家传授,有御剑飞行之能,加之‘冷霜刃’前古神兵,斩金

截玉削铁如泥,芳驾出道不久,芳名已震憾宇内,我若是有兵刃在手,势必难逃一剑之劫,

如今我两手展空,以吕四姑娘的身份,断不会动我,我又不是活腻了,怎麽会拔起这把剑

来。” 

这话听得黑衣少女微微一怔,白衣少女怒极而骂,鄙夷已极:“好个贪生怕死的卑鄙懦

夫,妹妹,跟这种人用不著顾忌什麽身份,我来。” 

她行动如电,话落已欺至燕翎面前,伸手拔起软剑,就势抖起,疾卷燕翎。 

燕翎身躯疾旋,软剑擦胸遥过,他五指一曲一伸,向著白衣少女持剑腕脉弹了过去,白

衣少女偏腕躲过,软剑撩起,水蛇般点向燕翎右肋! 

燕翎提一口气,一个身躯横窜而出,双脚连环踢出,仍袭白衣少女腕脉。 

燕翎这一式躲到踢脚,不但一气呵成,疾快无比,而且姿势美妙优美,看得旁观三人不

由动容。 

白衣少女冷叱声中娇躯陡然拔起,半空里微一盘旋头下脚上,软剑洒出一片寒芒,剑气

砥人,凌空电卷燕翎。 

这一式,看得燕翎心里一跳,身躯一翻,横窜出去五尺有馀,噗、噗、噗一阵响,燕翎

适才立身处砂飞石走,现出密密草草的一片小坑,令人触目心惊。 

燕翎一笑说道:“弄了半天,原来是西南甘家的家学。” 

白衣少女、俊逸文士同时脸色一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白塔寺里逢凶化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