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二十七章 吕四娘夜探白泰官

作者:独孤红

燕翎又看不见他两个了,可是燕翎还看得见屋脊上那两个,只见那两个也以黑巾蒙了面,

抓着风筝翻下了反面,很快地隐进了暗隅中。燕翎毫不耽误,从这处屋脊上掠上大树,再看

墙根,那两个人不见了,显然已摸往里去了。再看从屋上下来那两个,也不见了。 

燕翎计上心头,想出了坏主意,摘下一段枯枝,扬手向较近一盏灯打了过去。[噗!]

地一声,那盏灯灭了,灯一灭,马上引起了[雍郡王府]里的动静。只见人影闪动,那盏灭

的灯前到了两个雍郡王府的护卫,只听一个冷笑道:“好手法。”另一个抬眼往树上望来,

两眼精芒闪动,大有发现树上藏人之概。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跟着像有重物

落地一般,砰然一声,那两个护卫立即旋身往发声处摸了过去,其快如电。燕翎抓住了这机

会,一闪折回屋上,掀起一片瓦,抖手打了出去。[哗喇!]坏事了。雍郡王府灯火齐亮,

四条黑影腾身掠起。 

可却迟了,[雍郡王府]里十几条人影窜起,叱喝声中扑向那四条人影。略一接触,砰

然连震,十几条人影中有的滚翻落了下去,但是那四条人影也落回院中,没能跑出去。灯光

下,看得很清楚,那四个,正是白家的四个,就在他们一落地的当儿,二、三十个雍王府的

护卫已把他们围上了,刀剑齐全,就要扑。 

只听一声沉喝传了过来,跟打个脆雷似的,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慢着。”一条长廊

上缓步走下个人来,欣长的身材,长袍马褂,英武潇洒,正是年庚尧。这下有好戏看了,燕

翎往屋脊上一伏,chún边冷起了笑意。 

众护卫让开一条路,让年庚尧走近。 

年庚尧离白家四个人近丈停下,锐利目光一打量四人,冷然说道:“你们四个是哪儿来

的。” 

只听崔刚道:“来处来的。” 

“好话。” 

年庚尧道:“夜入[雍郡王府],有什么事。” 

“找个人。”樊鹏天也开了口。 

“噢?找谁,[雍郡王府]有你们的朋友。” 

“当然有,”崔刚道:“没有我们就不来了。” 

“那好办,”年庚尧道:“说吧,你们找谁,只要[雍郡王府]确有你们要找的人,我

马上把他叫来。” 

“没想到阁下倒是个快人。” 

崔刚道:“我们要找姓甘的。” 

甘瘤子!燕翎心里叫了一声。难不成下毒的是甘家的人? 

只听年庚尧道:“[雍郡王府]里,姓甘的不在少数,你们要找哪一个姓甘的?” 

樊鹏天道:“刚说你是个快人,你怎么又不爽快起来了,我们要找甘瘤子。” 

果然不错,是找甘瘤子。 

年庚尧笑笑道:“甘瘤子,这个人我听说过,你们四个人贵姓大名……” 

崔刚道:“甘瘤子认识我们。” 

年庚尧道:“我要先认识认识你们,把覆面物取下来。” 

崔刚哈哈一笑,道:“容易,你帮个忙吧。” 

年庚尧道:“既是如此,我几不客气了。”迈步逼了过去。 

一名护卫抢步上前:“年爷……” 

年庚尧抬手一拦道:“退回去。” 

那名护卫躬身退后。 

年庚尧一步步逼近,他平静得很,也仍然那么潇洒。燕翎看了不住点头,暗赞年庚尧不

愧是个大将,不愧是位高手。白燕民飞起一剑递了过去,年庚尧挥手一拍,硬把这一剑封了

回去。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白家四个人俱皆震动。年庚尧脚下未停,仍然一步步逼过

去。只听白复民冷叱道:“我就不信邪。”他抖手一剑,疾快如风,长剑美蛇也似的,映着

灯光发出闪闪光华,疾卷年庚尧胸腹之间要害。任谁都看得出,这一剑是杀着。可是年庚尧

却视若无睹。燕翎知道,白复民这一剑太过狠毒,一定会招惹年庚尧的肝火。 

果然不错,只见年庚尧脸色一寒,右掌疾翻,迎着白复民腕脉抓了过去。 

关外白家的武学,在武林中是出了名的,但是年庚尧会者不怕,硬以一双肉掌冒险。冒

险归冒险,可是年庚尧出手捏的分寸恰好,而且灵活急速,一闪就到。 

任何人都明白,白复民的腕脉只让年庚尧那钢钩般五指沾上一点,白复民那探剑腕脉非

废不可。可是燕翎知道,年庚尧这一招只是虚着,为的只是逼白复民剑锋走偏,真正的实招

还在后头。 

燕翎没看错,白复民当然不敢让年庚尧的五指碰着,一沉腕,剑锋走偏,就待变招。然

而他迟了,年庚尧右掌一翻,变抓为拍,闪电般一掌正中白复民右胸。 

只听砰然一声,白复民闪哼声起,一口鲜血喷出,踉跄退向后去。崔刚急忙窜过去扶住

了白复民,运指如飞,连点白复民胸前三处重穴。樊鹏天跨步挡在了白复民崔刚身前,目中

精芒直逼年庚尧:“姓年的,你出手好狠。” 

年庚尧淡然道:“这已是便宜,年某力加三分,他就没命了,你们现在退出去。” 

樊鹏天冷笑道:“退出去,姓年的,别以为你这一手能唬住谁,你且试试老夫的。”双

掌一翻,猛劈而出。显然,他是有意跟年庚尧拼一拼内功掌力。 

燕翎心想,樊鹏天又打错算盘了。事实如此,年庚尧挺掌迎了上去,砰然一声大震。年

庚尧的身躯一动没动,连衣角也没飘动一下;樊鹏天却身躯晃动,只是不稳,踉跄一连退了

两步。崔刚正在照顾白复民,腾不出手;白燕民大惊,就要过去扶。樊鹏天鬓发俱站,大吼

一声扑了过去,双掌翻飞,立即罩住了年庚尧。 

年庚尧朗笑一声:“看来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只见他身躯疾闪,在场的人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只有燕翎看见了,年庚尧闪电般点

出两指,点中了樊鹏天的掌心,而后又一拳正中樊鹏天的左肋。 

关外白家武学慑人,关外白家的人,行走在外,也一向鲜有敌手,而今天,关外白家的

人碰上了当代的柱石虎将,马上马下,万人难敌年庚尧,竟然显得这么不济。 

樊鹏天一口鲜血喷出老远,退了十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白得像张白纸,没有一点

儿血色。白燕民心胆慾裂,一个箭步窜过,就要伸手去扶。 

崔刚大喝道:“不要动他,过来帮把手。” 

白燕民忙过去扶住了白复民。 

崔刚窜过去闭住了樊鹏天几处穴道,然后才扶起樊鹏天,目注年庚尧,恶狠狠的道:

“没想到姓年的你会伸手架,好吧,姓年的,我们自怪学艺不精,今夜之赐,我们记下了。”

他转脸招呼白燕民,要走。 

只听年庚尧冰冷道:“怎么,现在想走了。” 

崔刚道:“姓年的,我们认栽……” 

年庚尧道:“来不及了。” 

崔刚怒喝道:“姓年的,你还要怎么样。” 

年庚尧脸色一沉,道:“[雍郡王府]岂是让人要来就来,要走就走的,这次给了便宜,

会惯了你们的下次,说吧,你们是束手就缚,还是要我动手?” 

崔刚两眼暴睁:“姓年的,你可别逼我们拼命。” 

年庚尧道:“年某说一句算一句,刚才你们走,我绝不拦你们,至于如今,迟了,你们

要是认为能拼,你们就拼吧。”迈步逼向崔刚。 

关外白家的人,几曾受过这个! 

崔刚鬓发暴张,放下樊鹏天,厉喝一声,疯狂般扑向了年庚尧。 

年庚尧突然侧身滑步,崔刚擦着年庚尧身侧冲过,年庚尧右掌疾递,在崔刚后心上印上

了一下,崔刚大叫一声趴了下去,挣扎慾起,但却没能起来,又趴了下去。 

只听年庚尧沉喝道:“来人,拿下。” 

护卫如森雷般一声答应,过来就拿人,白燕民这时候竟然一声不响,转身就跑,谁都不

管了。其实这是白燕民机灵,都陷在这儿怎么行,总得有个人回去报信儿! 

他机灵,他主意好,奈何年庚尧不让他走,年庚尧伸手拔出一名护卫的佩刀,随手丢了

出去。 

年庚尧手下留情,这一刀掷的是白燕民的左大腿,只听白燕民大叫一声,佩刀穿透了他

的大腿,他一个跟头又栽了下来。两名护卫不管他死活,过去按住了他。 

年庚尧微一摆手:“带下去,问他们的口供,让他们留押。” 

燕翎难得心头一跳,年庚尧这一着厉害,只要白家这几个人画了押,二阿哥就有得瞧的。

护卫们押走了白家的几个人。 

长廊上,暗巷里并肩走出两个人来。这两个人一个身材魁伟,一个身材欣长。身材魁伟

那位,穿一件黑袍,环目乱髯,威猛慑人,额上长个肉瘤,添了几分凶恶像。身材欣长那位,

穿一件雪白长衫,长眉凤目,白而无须,带几分俊逸洒脱。身材魁伟,穿黑袍,额上长个肉

瘤的,年纪约模四十五六。身材欣长,穿白衫的,看样子三十刚出头。前者是西南黑道巨擎,

威震一方的甘瘤子。后者,是[江南八侠]里的老七白泰官。燕翎看得心里为之一阵猛跳。

甘瘤子,白泰官终于露面了,而且是终于他四阿哥的雍郡王府露面了! 

只听甘瘤子道:“年爷,知道是那一路的人物么!” 

年庚尧道:“不用问,准是老二的人。” 

甘瘤子道:“老二的人,找我干什么。” 

年庚尧道:“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准是因为那回事儿。” 

甘瘤子道:“那回事儿又不是我干的。” 

年庚尧道:“老二他们那儿知道。” 

白泰官笑道:“没想到让甘老为我背了黑锅,真不好意思。” 

敢情是白泰官下的毒,燕翎心里又一跳。 

年庚尧道:“没想到老二那儿还真有几个能人,居然能知道毛病出在雍郡王府,真不简

单。” 

甘瘤子道:“他们不该来这一趟,要来嘛,也该派些个中用的,这下好,老二这跟头是

栽定了。” 

年庚尧道:“甘老,别小看了这几个,要是我没看错,这几个准是关外白家的人。” 

甘瘤子一怔:“不会吧,白家的武功哪这么不济。” 

白泰官道:“不是他们不济,是他们碰上了年爷这种对手。” 

年庚尧道:“见笑了,两位都是武学大家,我这两下子有碍两位法眼。” 

白泰管道:“年爷恁谦,我四哥甘凤池他有江南第一侠之誉,真要跟年爷对上手,恐怕

也讨不了好去。” 

年庚尧笑道:“高抬了,高抬了,甘四侠是个少有的好手,可惜的是他的脾气太刚了,

恐怕也就这么在江湖呆一辈子了。” 

白泰官道:“年爷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们都抢到四阿哥身边来的。” 

年庚尧摇头道:“人各有志,过于勉强,反为不美,只他们几位别跟朝廷作对,也就行

了。” 

白泰官徒然扬起双眉,道:“您放心,他们真是一个个顽固不顺,白泰官只有大义灭

祖。” 

燕翎心头猛地一震,看来白泰官已经把祖宗忘干净了。 

年庚尧道:“白老弟真能那么做,那可是替朝廷立了大功劳了,你怕没有飞黄腾达的一

天。” 

白泰官一欠身道:“还要年爷多提拔。” 

年庚尧道:“好说,好说,只要是良才,绝不会埋没在雍郡王府,不过,纵然是良才,

也得让我在四阿哥面前强往开了才行。” 

这话燕翎懂。 

白泰官是个聪明人,也一点就透,当即肃容躬身,恭谨说道:“蒙四阿哥跟年爷后爱,

敢不竭智殚忠,粉身碎骨以报。”白泰官好软的一付骨头。 

年庚尧抬了抬手,算是答礼:“惊扰二位了,时候不早,请歇息去吧。” 

甘瘤子跟白泰官都没再说话,一躬身,转身行去。 

燕翎正打算跟踪白泰官去,一眼瞥见年庚尧身后不远处暗隅中,又走出个人来。 

此人年纪四十多近五十,凹眼突晴,颧骨老耸,鹰鼻带勾,天青色的长袍,团花黑马褂,

很气派,很体面,可惜只可惜一脸诡诈阴狠像。 

燕翎一眼就看出此人是个人物,但却不认识是谁,一时好奇,想留下来看个究竟,所以

又伏下身去没动。 

只见年庚尧转过身去,拱手笑道:“舅舅怎么也出来了!” 

舅舅,年庚尧管此人叫舅舅,年庚尧何来舅舅?燕翎听得一怔。 

只听那人道:“我听见动静,出来看看,你那两手露的这是时候,[雍郡王府]不是没

有高人,白泰官跟甘瘤子今后绝不敢有二心了。” 

年庚尧道:“就知道逃不过您的高明法眼。” 

那人笑道:“行了,别捧我了,捧的高,摔的重。” 

年庚尧笑笑改口道:”四爷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吕四娘夜探白泰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