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章 奇门遁甲神秘少女

作者:独孤红

只听那清丽少女道:“大姐,大哥,这两条狗是自己人养的。” 

就这一句话工夫,一黄一黑两条大狗已窜至近前,三尺外一起停住,四只绿芒闪动的眼

睛,紧紧盯著甘联珠,桂武,一动不动。 

只听清丽少女道:“大黄,大黑,这两位是朋友,不许无礼。” 

这两只大狗居然深具灵性,头一低,尾一摇,从桂武,甘联珠之间穿过,走向清丽少女。

俊逸少年走了过来,道:“大黄,大黑,还有我呢。” 

那条黄狗窜了过去,人立而起,把钱爪往俊逸少年肩上一搭,一边乱嗅,一边摇尾,亲

热异常。 

就在这时候,几幢茅屋的灯一起亮起,门也开了,从里头走出七、八个人来,有老头儿,

老太太,也有壮汉跟小媳儿,不管男女老少,全都是庄稼人打扮。 

只听清丽少女道:“他们都出来了,咱们过去吧。” 

有她这一句话,黄、黑两条大狗当先窜了过去。 

清丽少女、桂武、甘联珠,还有俊逸少年,都跟在两条大狗之後行了过去。 

几幢茅屋之前,有片平坦的打麦场,打麦场上有石辗子、犁,还有两座麦稻堆。 

那些男女老少庄稼人,都在打麦场上等著,清丽少女等四人一到,这些人的目光都集中

在桂武、甘联珠身上,居然眼神都够足,目光都够锐利的,只听清丽少女道:“这就是桂大

侠、甘女侠伉俪。” 

那是庄稼人一起向清丽少女单膝点地为礼,然後又转向桂武、甘联珠一躬身:“见过桂

大侠、甘女侠。” 

桂武、甘联珠慌忙答礼,两个人心中疑云更重,但毕竟还是忍住了。 

清丽少女望著他俩嫣然笑道:“请到屋里坐吧。”转身往居中一间茅屋行去。 

这几幢茅屋中,以居中这幢最大,由一个老头儿跟一个老太太住著,老头儿也好,老太

太也好,身子骨都挺硬朗的,没一点龙锺老态。 

进了茅屋,清丽少女轻抬皓腕让座。 

桂武、甘联珠让那些庄稼人也坐。 

清丽少女道:“大哥,大姐别客气了,他们不会坐的。” 

还是真的,庄稼人个个含笑称谢,没有一个人坐下。 

桂武、甘联珠无奈,只好跟著清丽少女与俊逸少年坐下。 

两条大狗直在俊逸少年腿边蹲。 

俊逸少年一手搂一个,笑著道:“大黄跟大黑越来越壮了。” 

“怎麽不壮。”一位白发老太太道:“挨著个儿上山逮兔子吃。” 

“喝!”俊逸少年道:“有免肉下回也给我留点儿。” 

清丽少女瞟了他一眼,道:“跟大黄、大黑争嘴,好意思。”大夥儿都笑了。 

笑声中,清丽少女转望一对老头儿、老太太:“把客房收拾收拾,让桂大侠伉俪住,时

候不早了,大家都去歇著去吧,有话明天再说。” 

庄稼人都躬身答应,都走了,就剩下这对老头儿、老太太。 

老太太笑望桂武、甘联珠:“贤伉俪请跟老身来吧。” 

桂武犹豫一下,要往站起。 

却听甘联珠道。“奇妹妹,憋死我了。” 

清丽少女嫣然一笑道:“大姐,我不得已,请再忍忍,到时候我一定给大姐说个明白,

好不好。” 

显然,现在还是不能说。 

桂武、甘联珠夫妇互望苦笑,只有双双站起,跟在老太太之後,进了左边一间屋。屋里

的摆设很简单,但却很乾净,也透著雅致,绝不像一般农家那样脏乱。 

“贤伉俪请早些安歇,要什麽请随时招呼,老身失陪了。”老太太告退出去了。 

两个人听得很清楚,老太太到了外头以後,和清丽少女等一起出了茅屋。 

桂武有心从窗户缝儿往外多看看,可是他脚下刚动,就被甘联珠拉住了。 

甘联珠低声道:“别这麽小家子气,别这麽失礼。” 

桂武脸一红道:“我都快让闷葫芦憋死了。” 

“我呢?忍著点儿吧,人家总会告诉咱们的,只要是友非敌就行了。” 

桂武皱眉道:“这位仲孙姑娘究竟是干什麽的?” 

甘联珠道:“富心机,有大智慧,说不定还能有异能,拥有一股力量,人人都是不俗的

好手,从这上头想吧。” 

桂武缓缓坐在了床上,人却陷入了苦思, 

口    口    口 

七、八十来条人影射落在“二闸”旁那片树林前。 

为首一人是年羹尧,跟在他後的,全是一色黑衣的喇嘛。 

年羹尧目光如电,四下略一扫动,立即挥了手。 

那些喇嘛们,除了紧随在年羹尧身後的两名外,其他的随著年羹尧的手势腾身掠起,向

著树林两旁飞射而去,一个起落都已不见。 

年羹尧身後左边一名喇嘛道:“年爷,灯还亮著。” 

年羹尧“嗯!”了一声:“他们不会连这点警觉都没有,不可能过於狂妄,就怕咱们要

扑个空,走,进去。”年羹尧大步往树林去,两名喇嘛紧随身後。 

年羹尧艺高人胆大,连犹豫都没犹豫就进了树林。 

对准了灯光往里走,很快的就到了茅屋之前,这时候茅屋四周树林里也出现了幢幢黑影,

缓缓向茅屋逼近,是那些喇嘛们。 

年羹尧一抬手,所有的喇嘛立时停止前进。 

接著,年羹尧扬声发话:“年羹尧夜访,居停请出一会!” 

茅屋里,应该没有任何反应。 

而,理虽如此,事却不然,茅屋里传出“叭!”地一声响,像是摔碎了什麽东西。 

年羹尧冷哼一声:“这不是待客之道,阁下是出来,还是要年某进去。” 

茅屋里又寂静无声了。年羹尧冷哼挥手:“给我进去请。” 

两名喇嘛自左右闪身扑到,一起一落在茅屋门口。 

就在这时候,茅屋里传出个叫声:“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年羹尧一怔。 

茅屋里畏畏缩缩出来个人,中年人,蓬头垢面,衣裳既脏又破,补钉数不清有多少个,

敢情是个要饭的。要饭的混身哆嗦,脸都白了。 

年羹尧两眼闪过两道奇光,沉喝道:“抓他过来。” 

一名喇嘛劈胸抓了过去,容易得很,一把就抓住了,而且老鹰抓小鸡般提了起来,过来

往下一扔:“跪下。” 

要饭的何止跪下了,他趴下了,摔了个结实,“砰!”地一声,他磕头如捣蒜。“大爷

饶命,小的下回不敢了,下回绝不敢了,小的只是想找点儿东西吃……” 

年羹尧道:“这麽说,你不是这一家的人?” 

要饭的忙道:“小的只是看这一家人不在家,肚子饿得受不了,进去找点儿东西吃……”

年羹尧道:“是这样麽?” 

“是,是,是,是的。” 

年羹尧冷冷一笑:“在我面前少来这一套……”一顿沉喝:“扒他的衣裳。” 

两个喇嘛如狼似虎,转眼工夫,把要饭的上身扯了个精光。 

要饭的够脏的,身上的灰不少,不知道多少日子没洗澡了。 

年羹尧仔细打量了要饭的一阵:“这一家的人呢。” 

要饭的吓糊涂了,没吭气儿。一名喇嘛给了他一脚:“问你话呢。” 

“啊,什麽?”要饭的一哆嗦,碰了过来。 

“问你这一家的人呢。” 

“不知道,大概是进城去了。” 

“放屁,城门早关了,现在什麽时候了。” 

“那,那就不知道了。”那名喇嘛还要踢。 

年羹尧抬手拦住,望著要饭的道:“你知道,夜入人宅偷东西,是什麽罪?” 

“大爷饶命,我没偷东西,只是想找点东西吃,真的,大爷,下回绝不敢了,杀了我我

都不敢了。” 

年羹尧抬眼望向茅屋:“进去给我搜。” 

两名喇嘛转身扑了过去,先後进入了茅屋。只听茅屋里乒乒乓乓响了一阵,然後两个喇

嘛窜了出来,一躬身道:“年爷,什麽都没有。” 

年羹尧chún边泛起一丝笑意,冰冷:“不是甘瘤子上了人的当,就是咱们上了甘瘤子的当,

走!” 

一声“走!”转身大步而去,一转眼间,喇嘛们撤得一个不见。 

要饭的惊魂未定,哆嗦著从地上爬了起来,扭头就跑,跑了两步,扭头看见没人,一头

又钻进了茅屋之中,转眼工夫之後,要饭的又跑了出来,两手捧著几个窝头,拐入後没了影

儿。 

树林里传出个话声,是年羹尧的话声:“果然是个要饭的,走吧。” 

口     口     回 

这是一间茅屋。 

山脚下几幢茅屋,最左边的一间。屋里灯亮著,五个人,清丽少女、俊逸少年、一对年

轻庄稼的夫妻、那个要饭的。 

清丽少女黛眉微皱,正作沉吟:“不是甘瘤子上了人的当,就是他们上了甘瘤子的

当……” 

“姐,这句话大可利用。” 

“我想的就是这,可是我不能不为甘大姐著想,要是藉这机会毁了甘瘤子……” 

“姐,甘瘤子已经没有父女之情了。” 

“可是甘大姐还顾念著。” 

“姐,这是机会啊。” 

“我知道,等我探探甘大姐的口气再说。”清丽少女向要饭的一摆手:“你辛苦了,歇

息去吧。” 

“谢谢您,这次多亏了您的指点,先把身上弄脏了,要不然还真难逃过那大狗腿子的锐

利目光。”要饭的单膝点地,然後退了出去。 

清丽少女又皱起黛眉,沉吟上了。 

口     口     口 

夜。 

雍郡王府。 

书房。 

四阿哥、年羹尧、甘瘤子。 

四阿哥坐著,两道眉锋皱得很深,年羹尧站在四阿哥身旁,脸色有点冷,甘瘤子哈著腰

站在四阿哥面前,极度的不安,额上都有了汗迹。 

只听四阿哥道:“甘老,你怎麽说?” 

甘瘤子忙道。“属下纵有天胆,也绝不敢欺蒙主于您,属下的确是听见了鹰叫。” 

年羹尧道:“事实上,我却一个人也没碰见。” 

“年爷,可能吕宣良把他们都带走了啊,就算吕宣良没带走他们,他们也会自己跑啊,

他们一定想得到,咱们这边儿绝不会就此罢手,您想,他们还会待在那儿等死麽?” 

四阿哥微一点头道;“这倒也是理,没事儿了,甘老请回屋歇息去吧。” 

甘瘤子忙道:“多谢四爷不罪之恩。” 

“说什麽罪不罪,我不过请甘老来问问实情,甘老可别在意啊。” 

甘瘤子忙道:“应该的,应该的,属下怎麽敢,属下怎麽敢。” 

四阿哥摆摆手道;“好,甘老请回吧。” 

甘瘤子连声唯唯,退了出去。 

听不见甘瘤子的步履声了,年羹尧道:“就这麽算了。” 

“谁说的!”四阿哥道:“不错,他有可能是诳了咱们,放走了他的女儿女婿,可是他

说的也是理,不能说他不是真听见了鹰叫,吓跑了回来,在这种情形下,你叫我怎麽能处置

他,他是我一大臂助,我不能就这麽糊里糊涂的去掉我这麽一个臂助。” 

“那麽你说现在咱们该怎麽办。” 

四阿哥道:“派一个精明干练的,从现在起严密监视甘瘤子的一举一动。” 

年羹尧道:“你是主子,你说怎麽办就怎麽办吧。”他转身行了出去。 

四阿哥又皱了眉锋,似乎在苦思什麽。 

口    口    口 

天都快亮了。桂武跟甘联珠还没法合眼。 

一阵轻盈步履声传了过来,很快地到了门口。 

桂武、甘联珠互望一眼,谁都没说话。 

显然,他夫妇已听出来的人是谁了,但却不知道来人这时候到这儿来干什麽。 

只听门外传来清丽少女的话声:“大哥、大姐,小妹求见。” 

甘联珠忙过去去开了门,清丽少女含笑走了进来:“就知道您二位还没睡。” 

甘联珠道:“不知道怎麽回事儿,就是睡不著,奇妹妹请坐。” 

甘联珠把清丽少女让坐下,然後道:“奇妹妹也一夜没睡。” 

清丽少女道:“我有事儿,我派了个人留在我住的地方以观动静,我正等他的信儿呢。”

桂武歉然地道:“给仲孙姑娘添的麻烦大了。” 

清丽少女道:“我已经一再告诉二位,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二位的事了,桂大哥要再这

麽说,不好意思的就是小妹我了。” 

桂武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清丽少女道:“我来告诉两位一声,我派的人已经回来了,据他说,咱们走後没多久,

年羹尧就带著不少喇嘛赶到了‘二闸’。” 

桂武、甘联珠双双脸色一变。 

桂武道:“胤祯果然还不死心。” 

“那是当然。”清丽少女道:“年羹尧临走曾说了这麽一句,他说不是甘伯父上了别人

的当,就是他们上了甘伯父的当了,年羹尧是个怎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奇门遁甲神秘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