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一章 群雄齐集祯府救人

作者:独孤红

晚饭后,逛街的人不少;可是内城不比外城,逛街的人却没几个。 

穿一身裤褂儿的这个汉子,站在街口靠墙角处,不时地往二阿哥府方向投过一瞥。燕翎

从他后头来了,轻轻地拍了他一下肩。 

汉子一惊回头,一怔,又笑了:“白爷。” 

敢情他见过“白玉楼”,“白玉楼”可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他。 

“怎么跑这儿来了?”随机应变,燕翎拿手。 

“没事儿,到这儿来逛逛,您………” 

“我也是闲逛逛到这儿的,你跟我来一下。”燕翎进了个小胡同。 

那汉子讶异地跟进了小胡同。 

“我跟你打听点儿事儿。” 

“您是问………” 

“‘江南八侠’,都谁落进了‘雍郡王府’?” 

“这………”那汉子一怔,旋即陪笑:“我不知道有这回事儿。” 

“怎么,还瞒自已人。” 

“我怎么会,又怎么敢,实在是真………” 

燕翎的右手落在了他左肩上,他脸色变了,眼瞪大了:“白爷,您………” 

“答我问话。” 

“我真………” 

“膀子废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白爷,您怎么………” 

“不是你问我,是我问你。” 

“白爷,我真没想到………” 

“你没想到的事多着呢,黄伯党已经落进人家手里了。” 

那汉子脸色大变,燕翎五指又加一分力。 

那汉子闷哼一声:“我说………”燕翎的五指松了一些,那汉子苦着脸道:“白爷,您

这不是杀我么,” 

燕翎道:“怎么,还罗嗉。” 

那汉子忙道:“白爷,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您就不能可怜可怜我!” 

燕翎可是天生一付侠骨柔肠,心里盘算着,嘴里说:“你怕胤祯老四杀你。” 

那汉子都快哭了:“您又不是不知道他,您想他会饶得了我么?” 

“容易,你不用再回雍郡王府了,天下大得很,那儿都能谋生,那儿都能混口饭吃!”

“白爷,您是江湖道儿上的高人,您不会不明白江湖道儿,已经踩进了这个圈子,江湖

道儿上还容得了我?您这不是让我往刀口上送么?” 

燕翎脸色一沉道:“你太罗嗉了,我没那么多工夫,眼前只有两条路让你走,是说还是

死,任由你选择了。” 

那汉子一哆嗦,忙道:“白爷………” 

“你要明白,我也是只有选一样,舍不得你就得舍‘江南八侠’,要拿你跟‘江南八侠’

比,那可是太微不足道了。” 

“白爷………” 

燕翎翻手而起,抓着了那汉子的脖子。那汉子机伶暴颤,忙道:“我说,我说。” 

“我听着呢。” 

“了因、吕四娘,还有了因的徒弟。” 

燕翎原已知道“江南八侠”之中,有人落进了“雍王府”,如今一听了因,吕四娘还有

那个中年僧人全落进去了,心头不免也震动了一下,道:“我要闭住你的穴道,一个时辰之

后,穴道会自动活开,到那个时候,是还回‘雍王府’去,抑或是回到江湖上去,那就由你

自已去抉择了。” 

话落,松了那汉子的脖子,一指点下。那汉子眼一闭,乖乖的躺下了。 

天黑了,刚黑。 

内城、外城里也是万家灯火,一点一点的,像天上的繁星似的。 

离“雍郡王府”不远的一条小胡同里,有一棵大树,这棵大树枝叶茂密,伞盖也似的,

都伸到胡同两边两家的后院里了。 

就在上灯后不久,一条人影闪进了这条小胡同,到了大树下陡地拔起,没入了茂密的枝

叶里,神不知,鬼不觉,连一片树叶都没震动。 

透过枝叶再看,这条人影已登上了一根高高的枝桠,坐了下去,那根枝桠只有拇指般粗

细,上头坐个人,不但禁得住,甚至连晃都没晃一下。 

现在可以看清楚这个人,是个身著文士装束的中年人,赫然是燕翎跟萧湘云碰见过的那

个算卦的。此刻,算卦的两眼遥望灯火通明的“雍郡王府”,一眨也不眨。 

算卦的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不远处座落在夜色里的“雍郡王府”,一动不动,简直像尊泥

塑木雕的人像。 

夜风吹动枝叶,算卦的像黏在了那根枝桠上,随着枝桠晃动,身子稳得简直像泰山。看

这架式,似乎找个人来推都不一定能把他推下去。 

可是,他却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声轻咳,吓得差一点一个跟头摔下。 

算卦的反应极快,没见他作势,他已转过身站在了那根枝桠上。 

眼前一根只有小指般粗细的枝桠上,坐着个人,笑吟吟地,直望着算卦的,不是别人,

是燕翎:“先生,这‘北京城’真够小的,咱们又碰面了。” 

算卦的在这一刹那间定过了神,一双锐利目光直盯着燕翎:“原来是你,怎么这回只你

一个人。” 

“先生好记性,还记得我那位女伴。” 

“仙露明珠,一对璧人,见一次那能令人终生难忘。” 

“多谢先生夸奖。” 

“算卦的从不轻许。” 

“那我们更感荣宠。” 

“年轻人,我虽不知道你是何许人,可是我知道你是友非敌。” 

“那么先生可以放心坐下来谈谈了。” 

“乐于从命。”算卦的欣然坐了下去。 

燕翎看了看算卦的,倏然一笑道:“先生神卜,我却略擅风监,愿为先生进一言。 ”

“请明燕翎,某洗耳恭听。” 

“曹三侠这是折末学后进。” 

算卦的脸色为之一变。 

“曹三侠,我从你脸上看出,你的至友有难。” 

算卦的很快恢复平静,坦然承认:“明知瞒不了人,不承认反显得小家子气,不错,曹

某是来救人的。” 

“曹三侠印堂晦暗,这是有灾难之兆,不宜涉险。” 

“你这个险字,用得妥当么?” 

“倘若无险可言,今夜曹三侠也用不着来这一趟了,是不!” 

曹仁父扬了眉:“我不信我大哥、八妹是败在搏杀之下,他们一定用了鬼域伎俩。” 

“对,曹三侠,要不怎说明枪好躲,暗箭难防,鬼域伎俩正是防不胜防。” 

“曹某有备而来………” 

“曹三侠也不可忽视‘雍郡王府’正面搏杀的力量。” 

“不是曹某狂妄,这,曹某未放在眼内。” 

“我别人不提,年羹尧,甘瘤子,三侠能敌那一个?三侠技高,或许能敌一个,倘若他

二人联手呢?” 

“你是让我放弃救人?” 

“三侠不可逞一时意气,使得胤祯的密掌中,又多一人!” 

曹仁父陡扬双眉:“谢谢你的好意,曹某无法坐视不顾!” 

“至友有难,我岂敢让三侠坐视不顾,我的意思只是………” 

“是什么?” 

“让我为‘江南八侠’略尽棉薄。” 

曹仁父目光一凝:“你有把握救人?” 

燕翎倏然一笑:“论技论智,我能把年羹尧、甘瘤子,甚至连胤祯都算在内,戏弄于股

掌之上,三侠信是不信,” 

曹仁父道:“年轻人,你太年轻了。” 

“年轻得要不是我刚才咳嗽一声,三侠还不知道身后来了人!” 

曹仁父淡然道:“你的轻功不错。” 

燕翎笑道:“三侠把末学后进瞧扁了。”摇右掌伸五指,缓缓向曹仁父抓过去。 

“还不太难。”曹仁父随话出手,一指向着燕翎掌心点了过去。 

燕翎那一抓之势突然由缓而疾,右臂暴涨,五指疾递,一下就把住了曹仁父的腕脉,曹

仁父刚觉腕脉一麻,燕翎的五指已离开他腕脉,在他胸前按了一下,然后收了回去。曹仁父

何止震惊,简直大骇,马上就怔住了,两眼寒芒暴射,紧紧地盯着燕翎,不言不动。 

“三侠,末学后进是否能为‘江南八侠’略尽棉薄?” 

曹仁父威态渐敛,半晌始道:“曹某无地自容,也口服心服,可是‘江南八侠’的事,

曹某不敢假手他人。” 

“三侠……” 

“好意心领,侠驾不必多言,‘江南八侠’义结金兰,生不同日,死愿同时,为个义字,

‘江南八侠’就是都死在胤祯手里,也是值得的。” 

“三侠认为值得?” 

“当然!” 

“江南八侠为义而死,置匡复大业于不顾,这种牺牲,三侠认为值得?” 

“这……” 

“三侠……” 

“侠驾究竟是……” 

“甘四侠由京返回江南,三侠可曾见着他?” 

“见着了,怎么样?” 

“他有没有告诉三侠,在京里碰见了什么样人,” 

曹仁父神情一震,两眼暴睁:“莫非侠驾就是执掌‘日月令旗’……” 

燕翎取出“日月令旗”,一展。 

曹仁父神色一肃,立即欠身低头:“曹某见过掌令,不知掌令当面……” 

燕翎卷起“日月令旗”藏入怀中,道:“三侠不要客气了。” 

曹仁父抬起头,肃然道:“掌令既有令谕,曹三不敢不遵,只是……” 

犹豫一下,住口不言。 

“三侠有什么话,但请直说。” 

曹仁父神色微黯,道:“掌令既然早就在京,我兄妹为什么来京,以及七弟白泰官变节

的事,谅必掌令已然知晓。” 

“不错,我知道。” 

“我大哥,八妹,以及师侄悟空不幸落入胤祯之手,七弟白泰官居然毫无动静,此

事……”住口不言。 

燕翎道:“三侠的意思我懂,不瞒三侠说,三侠跟我的看法不谋而合。” 

曹仁父又迟疑了一下:“曾记得甘四弟求过掌令……” 

“莫非三侠的意思跟甘四侠一样?” 

“不,我不敢,也不能再求掌令宽恕,白泰官丧心病狂,良知已泯,我要求掌令从严惩

处。” 

燕翎沉默了一下道:“匡复大业,需要人才,非万不得已,我不会下杀手,但是‘日月

旗’之下,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弃宗忘祖、卖身投靠、残害族类的姦徒!” 

“其实,就是掌令不加惩处,我兄妹也绝饶不了他,唉,说起来,最伤心的恐怕是八妹

了,谁也没想到他竟会变节易志……。” 

“三侠,世面事十九如此。” 

“掌令是不是打算今夜救人?” 

“不错,救人如救火,一刻也迟缓不得。” 

“难道说掌令进胤祯府去救曹某大哥、八妹,要曹某在这儿等着?” 

“我的意思正是这样。” 

曹仁父脸上掠过一阵激动神色:“掌令的令谕,曹某只有遵从了。” 

燕翎要说话,突然目光一凝,望着远方改口道:“三侠是不是还带的有人?” 

曹仁父何等样人,自然明白燕翎这句话何指,忙转头望去,但却毫无所见,当下呀然道:

“掌令难道还有什么发现,” 

燕翎缓缓说道:“你我的正前方,‘雍郡王府’那一边一处高高的屋脊上,刚出现两个

人影,现在还在。” 

曹仁父竭尽目力望去,这才隐隐约约的看见,“雍郡王府”的那一边,一处高逾邻屋约

莫三尺余的高高屋脊上,静伏着两条人影。 

立即,他对燕翎的武功造诣又多了一层认识,对这位年纪轻轻的掌令更为佩服。 

“掌令,我看见了,只是曹某并未带人。” 

燕翎心想:这一定是铁明所说的那帮人了……。心念转动,口中却道:“三侠,不但你

我的正对面有人,连左右两个方向都有人。” 

曹仁父看了半天,果然一一看见,他跟燕翎的左右两个方向,也就是“雍郡王府”的前

后附近屋脊上,也连续出现了黑影他当即道:“掌令,这些人都是……” 

燕翎道:“我听说了另有旁人要展开救人的行动,但却不知道他们都是何许人。”他把

铁明兄弟告诉他的,又告诉了曹仁父。 

曹仁父听毕,道:“那一定是京畿江湖道上,那些有血性的忠义豪雄了。” 

“三侠,”燕翎道:“‘雍郡王府’的四面,唯有这棵大树的位置与视野最好, 

他们三面都有人,这一面不可能没有人来……”忽有所觉,即改口道:“我没有料错,

有人来了!”探腰取出一块黑巾,蒙住了面。 

曹仁父忙道:“掌令,曹某是不是也需要……” 

“不必。” 

燕翎摇头道:“我还要在京里呆不去,再说这帮人里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不能轻易让他

们知道我的真面目。” 

话说完,疾速衣袂飘风声传来,一转眼间到了树下,紧接着,人影连闪,大树上窜上来

了两个肩露剑柄的黑衣人。 

燕翎当即道:“两位好。” 

两个黑衣人年纪都在四十上下,一身夜行衣,满脸逼人英气,眼神俱都十足,此刻两人

脸色双双一变,一语不发,作势慾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群雄齐集祯府救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