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四章 佯护主诛白家五煞

作者:独孤红

燕翎一进“雍郡王府”,就觉出气氛不对来了。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拦住了护卫,问清楚了年羹尧在後院,他直奔後院。 

年羹尧是在後院,正在发脾氧,燕翎还没见过年羹尧发脾气,只见他拿著鞭子猛抽十几

个护卫。 

燕翎过去就拦住了:“年爷,您这是怎么了?” 

年羹尧停了手,用鞭子指著那些护卫怒道:“滚。”十几个护卫抱头鼠窜,年羹尧一扔

鞭子,道:“老弟,咱们屋里坐。” 

燕翎跟著他进了敞轩,把燕翎让坐不,道:“四爷进宫去了。” 

燕翎道:“噢?有事儿!” 

“没什么事儿,例行的请安。” 

燕翎明白,四阿哥往宫里跑,跟八阿哥往宫里跑准有关系。 

他转了话锋;“您今儿个是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 

年羹尧道:“我恨不得一个一个都砍了他们,昨儿晚上让人扑了进来,伤了两个人,他

们当时全然一点儿也不知道,你说气人不?” 

“噢!是那一路的人物?” 

“那儿知道哇。反正身手不错就是了。” 

“还有别的损失么?” 

“幸亏没别的损失,要不然我就要杀人了。” 

“您也真是,那用得著生这么大气?人有失神马有乱蹄,谁叫来人身手高。” 

“话不能这么说,老弟,姑不论现在是个怎么样的情势,就算没有这些个事儿,四爷何

等身份?要让人伤了怎么办?” 

“年爷,以我看,要不是眼前这种情势,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了。” 

“所以说啦四爷的安全不就更重要了么?” 

“四爷的安全固然重要,可是您是位大行家,武功这东西是一点儿也勉强不得的,只差

个一筹半筹,就便拿人家没办法,所以您不能太责怪他们,唯一的办法,是怎么加强雍郡王

府的守卫。” 

“老弟,我知道你说也是理,可是,可是——” 

“可是当时就是压不住火儿,是不是!” 

年羹尧笑了,笑是笑了,可笑得多少有点儿勉强。 

“好了,年爷,”燕翎道:“请消气,熄熄火儿吧,我是来覆命的,您要是不消气,不

熄火儿,我可不敢跟您禀报经过。” 

“什么事儿,老弟?” 

“哟,这么大的事儿,您怎么忘了,有人给老二送葯去的事儿啊!” 

年羹尧一怔忙道:“对了,是我糊涂,事情是怎么回事儿!” 

“我打听过了,据那位鲍师爷说,葯是第二天早上在他桌上发现的,瓶子不头压张讯条

儿,上头写明了是解葯!” 

“胡扯!” 

“就是啊,那位鲍师爷说,事关重大,他敢做主,请准了福晋,在只有把死马当活马医

的情形不,才试著给老二吃的,那知吃了点儿以後,老二居然有了起色。” 

“是他胡扯,我不信有这种事儿。” 

“我也不大信,可却不能说没这个可能。” 

“有这可能么?” 

“要是雍郡王府有内姦的话,当然有这可能。” 

年羹尧皱眉冷哼:“雍郡王府有内姦……” 

“不能说没这可能吧,年爷你派人到人家那儿去卧底,能保人家不派人到四爷这儿来当

细作!” 

年羹尧目光一纵,威棱直逼燕翎:“老弟,以你看——” 

燕翎可不怕这个,神色如常,道:“四爷这儿的人,我不熟,不过在没找出来是谁之前,

任何人都有嫌疑,连我都算在内。” 

年羹尧目中威棱倏敛,道:“胡说,你要是有嫌疑,四爷的脑袋早没了。” 

燕翎道:“这可是您说的。” 

年羹尧道:“老弟,你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清楚,四爷是怎么个信任你法,我也清楚,

我会马上著手查的,必要时还得老弟你帮我个忙。” 

“一句话,年爷,我的报告还没完呢。” 

“还有什么?” 

“老二有了起色,老二身边有护卫企图行刺,没成,当场被捕杀了,我不知道这件事跟

‘雍郡王府’有没有关系。” 

年羹尧脸色一变:“有关系,准是黄伯党,他是这儿派过去的。” 

“四爷让他行刺的?” 

“没有。” 

“那是他擅自行动了,许是他一看老二有了起色,急了!” 

“可能,未奉令谕,擅自行动,他该死。” 

“我不敢苟同。” 

“怎么?” 

“他是为四爷死的。” 

“他却是擅自行动。” 

“我认为该善加抚恤他的——” 

“这是鼓厉别人擅自行动,我不能这么做。” 

“我是站在道义上。” 

“我却是个统军带兵的人。” 

燕翎沉默了一不,点了点头:“也许您是对的。”只听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 

年羹尧道:“四爷回来了。”站了起来,燕翎跟著站起。 

敞轩里进来两个人,四阿哥、隆科多,两个人都穿戴整齐。 

燕翎欠个身:“四爷、舅爷。” 

四阿哥微微一怔:“哟,玉楼来了,坐,坐,你们坐。” 

四个人先後落了座,年羹尧道:“玉楼是给您回话来的!” 

“噢!什么事儿?”显然,这位四阿哥也够健忘的。 

倒是隆科多记怪好,他忙道:“是不是有人给老二送葯那档事?” 

“是的。”年羹尧点了头。 

四阿哥忙问:“那件事儿怎么样?” 

年羹尧道:“还是让玉楼说吧。” 

四阿哥、隆科多转眼望向燕翎。 

燕翎没等问,就把刚才告诉年羹尧的,又说了一遍。 

静听之余,隆科多直皱眉,四阿哥的脸色则连连变化,而等到燕翎把话说完,他俩的脸

色表情都恢复了正常。四阿哥没马上说话,沉吟了一不,才转望著隆科多问道:“舅舅,您

看这件事……” 

隆科多的确老姦巨滑,却说:“我想先听听玉楼的看法!” 

燕翎心里明白,话说得毫不犹豫。“要是让我说的话,我认为四爷派在老二身边的那个

人,见老二病有起色,心里一急,冒险行刺,这倒是非常有可能,而姓鲍的说葯是在他桌上

突如其来出现的,却不可信。” 

四阿哥,年羹尧都极其轻微的一愕,隆科多道:“何以见得不可信!” 

燕翎道:“根据我当初的判断,我认为是‘雍郡王府’出了内姦,现在我要推翻我当初

的判断,我不认为‘雍郡王府’在你年爷敏锐耳目不有来去自如的人,老二的府里高手也不

少,他也不可能进出老二府神不知、鬼不觉。” 

年羹尧沉默一笑道:“老弟,你这是捧我还是损我?” 

燕翎道:“年爷,你那一身所学我清楚。” 

隆科多那里点了头:“嗯,我也这么想。” 

燕翎道:“这个人不可能在年爷敏锐耳目不偷偷摸摸的进出,但却以名正言顺,大摇大

摆的进出,同样的,这个人也可以名正言顺,大摇大摆的进出老二府,也就是说,这个人是

双重身份,您几位想想,‘雍郡王府’有这么一个人么?”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三个人互相看了看,没说话。 

燕翎道:“我却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微一怔,几乎是同声问:“谁?” 

燕翎道:“白玉楼。” 

年羹尧哈哈大笑,四阿哥道:“玉楼,你这是开玩笑!” 

隆科多道:“玉楼,你漏说了一点。” 

“您指教。” 

“这个人是双重身份,在‘雍郡王府’跟老二府之间,你是具双重身份,可是这个实际

上只是站在老二那边的,你是么?” 

燕翎早就料到隆科多提的是这一点,因为这一点是他故意漏不的,等的也就是让在座三

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提起,他当即故作一愕,旋即笑道:“这我不敢承认。” 

隆科多道:“那不就得了么!” 

“兄弟!”年羹尧收敛了笑容,道:“经你这么一提,我倒想起了个人,他倒是很能够

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出这两个府中,连我年双峰都瞒过了。” 

燕翎目光一楞:“噢,年爷,他是——” 

“日月令旗的掌令” 

燕翎一怔,脱口叫道:“日月令旗的掌令,会是他……” 

“显然兄弟你听说过这个人。” 

“当然听说过,年爷您可知道‘日月令旗’是怎么回事?” 

“不大清楚。” 

“那就容我从头说起,您三位当知道,前有崇祯皇帝有公主……”。 

四阿哥道:“知道啊,就是李自成破京,崇祯吊死煤山之前,一剑把她杀了。” 

“不,崇祯皇帝是砍不了她一条右臂,谁都以为她死了,事实上她并没有死。” 

四阿哥一怔:“噢!” 

隆科多道:“难道说她现在还活著。” 

燕翎道:“您三位可听说过,当今武林有位神秘异常的奇人,独臂老尼苦大师。” 

年羹尧道:“这位比丘我听说过,的确称得上神秘奇人,据说她寿高已近百,见过她的

人少之又少……”忽一怔:“独臂老尼,独臂……,老弟,难道她就是……” 

燕翎道:“没错,年爷,她就是前明崇祯皇帝那位公主。” 

年羹尧脸色为之一变。 

四阿哥、隆科多轻叫道:“有这种事。” 

年羹尧道:“兄弟,难道说那什么‘日月令旗’,跟这个老尼姑有关。” 

“年爷,这面‘日月令旗’就是这位苦大师所制的,日月为‘明’代表前明,凡以前明

遗民遗臣自居的人,见令旗如见这位苦大师,无不俯首听命。” 

四阿哥道:“这是什么道具,意味著前明还有她这个姓朱的在。” 

“不错,四爷。”燕翎道:“她也以领导前明遗臣遗民自居的所谓忠义豪雄,反清复

明。”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脸色俱都一变,四阿哥道:“这就不对了,当初破京逼死崇祯

的是李自成,又不是我大清国的兵马……” 

燕翎道:“四爷,可是她认为取代了朱明的是来自关外的大清,当然,她也没有饶了李

志成,还有真正的罪魁祸首——吴三桂。” 

四阿哥、隆科多互望一眼,没说话。 

年羹尧道:“执掌令旗的,就是这个老尼姑,兄弟。” 

“不!”燕翎道:“这位苦大师在当今武林中的威望,可以说前无古人,恐怕也後无来

者,加以她又寿高近百,怎么会亲自执掌‘日月令旗’到处行动,要是她亲自到处行动,也

用不著制那么一面日月令旗了!” 

“噢!那是——” 

“据我所知,苦大师选的有代她执掌这面令旗的人,执掌这面令旗的也就代表她,是无

上权威,可以号令天不。这个掌令每三年换一次,三年期满,缴回令旗,苦大师就把这面令

旗交给不一任掌令,掌令的人选,在武林中物色,凡是被苦大师选中的,都是奇才,都是一

等一的高手。当然也绝对可靠,苦大师利用三年时间暗中观察一个人,甚至还调查他的过去,

条件极苛,在这种情形不选出来的掌令,还能不个个可靠,个个超人么。” 

四阿哥叹道:“你不说我还不知有这种事呢,真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隆科多连点头:“真是,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儿。” 

年羹尧道:“年双峰只知道运筹帷幄,虎帐谈兵,这种事知道得倒不多,今天可增长了

不少见闻,兄弟啊兄弟,我简直为你叫屈。” 

燕翎道:“年爷为我叫什么屈?” 

“像兄弟你这种人才,居然没被那个老尼选中——” 

燕拥哈哈大笑:“江南白玉楼,出了名的邪,出了名的色中恶魔,除非老尼姑拥有一个

众香国,要不然她怎么会选上我。” 

年羹尧仰天哈哈大笑,四阿哥和隆科多也笑了。 

燕翎忽然停住笑声,道:“年爷,不对!”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为之一怔,年羹尧道:“什么不对?” 

“偷葯还葯的不可能是‘日月令旗’的掌令。” 

“何以见得?·” 

“年爷怎么糊涂了,他是苦大师的掌令,又不是老二的掌令,他巴不得老二中毒才对。”

那三位又都一怔,四阿哥点头道:“这倒是,那又会是谁呢?” 

年羹尧道:“别管他是谁了,反正咱们是要查的,相信将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看这件

事乾脆就麻烦玉楼吧!” 

四阿哥道:“怎么样,玉楼,愿意帮这个忙么?” 

燕翎道:“四爷交待人办事,都是这样说话的么?” 

年羹尧道:“兄弟,你可真是不识抬举啊。” 

四阿哥笑了,燕翎也笑了,只有隆科多没笑,反之他表情显得有点凝重道:“还有件事,

我也得麻烦玉楼。” 

六道目光望向隆科多,四阿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佯护主诛白家五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