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五章 仲孙奇促成美姻缘

作者:独孤红

燕翎悄悄地溜进了小院子。 

看看谢蕴如的屋,外间没人,静悄悄的,听不见一声声息。 

难道谢蕴如跟湘君都不在?上那儿去了?燕翎心里边想著边走了过去,刚进谢蕴如的屋,

谢蕴如的话声从里间传了出来;“谁?” 

燕翎心头一阵跳动,应道:“你还希望有谁,”人跟著跨进了屋。 

里间垂帘一掀,谢蕴如满脸惊喜地迎出来了。 

燕翎过去就拥住了那如绵娇躯。 

“哎哟,你怎么这么大胆!”谢蕴如一惊,红著脸就挣。 

燕翎岂由他挣,拥著她就进了里间,道:“我的胆要是不够大,苦大师岂会让我代她执

掌『日月令旗』?” 

“皮厚,快放开我,湘君马上就回来了。” 

谢蕴如娇羞慾滴,话虽这么说,可却没再拧身挣了。 

“苍天有知,怜我相思,说什么也不会让湘君这时候回来的。” 

谢蕴如头一低,道:“怜你相思,哼,你也知道相思苦?谁知道这些日子你勤往那位身

边儿跑?” 

燕翎笑了,道:“好大的醋劲,你可以问问,这些日子里,她们谁要是多见过我一面,

我就……” 

谢蕴如仰娇靥,出玉手,轻轻地按住了燕翎的嘴:“不许再说了。” 

望著那醉人的娇模样,燕翎情难自禁:“让我不再说可以,不过要换样东西堵我的嘴。”

低不头去,飞快在谢蕴如那两片香chún上亲了不去。 

谢蕴如娇靥通红,头一低,偎得燕翎更紧。 

只听一阵轻盈步履声传了过来,谢蕴如忙离开燕翎,坐到了香桌前。 

燕翎道;“湘君好大的罪过。” 

随著那阵轻盈步履声到了门口,燕翎扬声道:“湘君,客人来了。” 

只听湘君在外头轻叫了一声:“燕少爷。” 

旋即门帘掀动,香风袭人,湘君已俏生生地站在眼前。 

谢蕴如娇靥上红潮未退,硬不敢看湘君。 

燕翎含笑道:“湘君,多日不见了,你好?” 

湘君浅浅一礼道:“谢谢您,您安好,您接到姑娘的信了吧。” 

燕翎道:“提起信我倒要问了,信是怎么送到我屋里去的?” 

湘君眨动了一不美目,望向谢蕴如:“您问姑娘。” 

燕拥转过身去。 

谢蕴如没敢看燕翎,道;“老八那儿有个丫头,是我的人。” 

燕韶为之一怔,旋即道:“好厉害,看来往後我的行动得小心点儿了。” 

谢蕴如白了他一眼,瞠道:“胡扯什么?” 

湘君生就一付玲珑心窍,道:“您坐,我去给您倒杯茶去。”放不门帘退走了。 

谢蕴如道:“亏你还有好心情,我信上告诉你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燕拥道:“不用操心,都办妥了。” 

谢蕴如微微一怔,讶然道:“都办妥了,” 

燕翎走过去坐在桌旁,把他先去见鲍师爷,然後又见二阿哥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谢蕴如凝睇深注,道:“我算是服了你了。” 

燕翎道:“只服我这一点么?” 

谢蕴如瞠道:“你怎么老没正经。” 

“你愿意我像根木头,不言不笑,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谢蕴如瞟了他一眼,轻声道:“讨厌。” 

湘君端著茶杯进来了,放不茶,含笑问燕翎:“燕少爷,您能呆多久?” 

燕翎道:“什么意思?” 

谢蕴如道:“湘君想留你在这儿吃饭。” 

燕翎道:“是吗,湘君?” 

湘君含笑点头:“嗯。” 

“我很想瞻仰瞻仰你的手艺,怕只怕我待在这儿不方便!” 

谢蕴如道:“没什么不方便的,没有我的话,谁也不敢往这儿乱闯。” 

燕翎道:“那这顿饭我是吃定了。” 

湘君面泛喜色,忙道;“我做几个菜,呆会儿您跟姑娘喝两杯。” 

湘君退了出去。 

燕拥转望谢蕴如:“是湘君想留我在这儿吃饭么?” 

谢蕴如道:“我不稀罕,你要是不愿意在这儿吃,你就走。” 

“好。”燕翎站了起来。 

“你敢。”谢蕴如一声轻喝。 

燕翎到谢蕴如身边,拉起了谢蕴如的手! 

谢蕴如娇靥一红,轻叱道:“讨厌。” 

燕拥道:“两地相思,最断人肠,你我都不该这么忍心,是不?” 

谢蕴如垂下螓首,没说话;燕翎猿臂轻舒,拥住了谢蕴如的娇躯。 

身儿相偎,心儿相依,就在这默默的温存中,那令人肠断魂销的相思,已云消雾散,化

为乌有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时间好像比平日快了一倍。 

帘外湘君的话声,惊醒了这一对:“燕少爷、姑娘,饭好了。” 

燕翎忙一定神,退向後去。 

谢蕴如忙道:“那就开饭吧。” 

湘君应了一声走了。 

谢蕴如娇羞地瞟了燕韶一眼。 

燕翎上前一步,伸手拉起了谢蕴如,轻轻往回带,两个人又偎在了一起。 

片刻,谢蕴如轻轻挪离:“出去吧。” 

微理云鬓,轻拉衣裳,低头行了出去,燕翎也跟了出去。 

小桌上,四样精美小菜,一个汤,两付杯箸,一壶酒!谢蕴如坐了下去。 

燕翎道:“湘君呢?” 

谢蕴如道:“不用叫她,她不会来这儿吃的。” 

湘君不但长得好,心窍玲珑人也慧黠,还能烧得一手好菜,这样的侍婢那儿去找?燕翎

心里想著,人也坐了下去。 

这顿饭的情形可想而知,谢蕴如不知道怎么样,燕翎是饭也吃多了,酒也喝多了,谢蕴

如恐怕也差不多,你不瞧?她一张娇靥红得桃花儿也似的! 

看了看谢蕴如,燕翎摇头笑了:“我惨了。” 

谢蕴如嗔道:“谁叫你喝那么多?”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讨厌。” 

燕翎站了起来。 

谢蕴如道:“走了?” 

“该走了!” 

“能走么?” 

“这你就未免太小看我了。” 

谢蕴如也站了起来,刚站起,娇躯猛一幌。 

燕翎忙隔桌伸手扶住了她:“看来需要人扶的是你,不是我。” 

谢蕴如道:“都是你害的。” 

“走吧,我扶你进去。”燕翎扶著谢蕴如进了里间,扶著谢蕴如躺上了床,然後 

把湘君给他倒的茶拿了过来。 

“喝点儿茶,多少能解点儿酒。” 

谢蕴如仰身坐起,接过茶暍了两口。 

燕翎把茶放好,回来坐在床边儿:“睡会儿吧,我走了。一 

谢蕴如皱了皱眉,道:“刚才还好好儿的,这会儿怎么头好晕。” 

“不要紧,睡一觉就好了,躺不吧!” 

燕翎扶著谢蕴如躺不,突然,四目交投,彼此凝注。 

一刹那间,谢蕴如的娇靥更红了,呼吸也加快了。 

燕翎也一样,他抓起了谢蕴如的柔荑,谢蕴如的柔荑带著颤抖。 

燕翎情不自禁俯不身去,两片嘴chún印在了谢蕴如的樱口上。 

这时候,两个人都像火,两个火chún碰在一起,火势当然更猛更烈。 

谢蕴如一个娇躯颤抖得厉害,她发出了梦呓也似的呻吟。燕翎也激动得厉害,他都疯狂

了,疯狂了。两团火熊熊地燃烧了,尽情地燃烧了。 

良久,良久,一切趋於平静!谢蕴如一张娇靥深埋在绣花枕里。 

燕翎怔怔地!过了一不于,燕翎定神开了口:“蕴如——” 

“不要叫我。” 

“你怪我?” 

谢蕴如没说话。 

“蕴如,我对你,唯天可表,你要是怪我……” 

“我说怪你了么!” 

“蕴如——”燕翎一阵激动,拥住了谢蕴如, 

谢蕴如转头把脸埋进燕翎怀里,娇躯又泛起了颤抖。 

“你好大胆,你是不是疯了。” 

“我是疯了,我是疯了……” 

“我也是疯了!” 

燕翎拥得谢蕴如更紧了点儿。 

“我不敢想!” 

“什么!” 

“刚才万一湘君进来……” 

“她并没有进来,不是么?” 

“翎,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 

“以前不是?” 

“不,以前不是,只是现在,现在……” 

“现在怎么样。” 

“你讨厌!” 

“是么!” 

“你可不许没良心。” 

“燕翎是那种人么?” 

“我知道你不是,要不然打当初我就不会理你。” 

“这就对了。”燕翎又拥紧了谢蕴如。 

“翎,我不愿让你走,可是我又不能不催你。” 

燕翎沉默了一不,道:“我知道!” 

他坐了起来,默默地整理衣裳,脸色有点阴沉。 

谢蕴如跟著坐起,柔婉地道:“别不高兴,你知道我是不得已。” 

“你误会了,”燕翎道:“我在想,我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这 

算什么!” 

谢蕴如忙道:“翎,千万别这么想,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的任务。” 

燕拥道:“我知道不能因私废公,大局为重,可是我总是人,总是个凡人。” 

谢蕴如低了一不头,缓缓说道:“只有你才这样么,有什么法子,只好暂作忍耐了。你

知道,从今後我会更想你,那种相思滋味是让人心能碎,肠能断的,我巴不得能跟你在一起,

寸步不离,可是苦大师把汉族垂青、在朝遗民的将来交付了你,把仅存在一线光明命脉交在

了你手里,我不能让你置这些於脑後,更不愿你为我成为千古 

罪人,你懂么,翎!” 

“我懂,当然懂。” 

“那就是了,不要有一点犹豫,不要作任何留恋,往後的日子长於如今,把心交给你的,

不只是我一个,让她们几位替我陪著你……” 

这是什么样的胸襟,这是什么样的情爱。 

燕翎难忍胸中激动,伸手抓住了谢蕴如的柔荑,握得紧紧的。 

谢蕴如也为之一阵激动,但很快就恢复平静了,展颜一笑,道:“我没想到,燕家的少

爷,是这么个多情人儿。”很显然地,谢蕴如是故作洒脱。 

燕翎懂,他心里更难受,也由於谢蕴如陡然间增添了一份最动人的成熟的少妇美,燕翎

忍不住拥过娇躯捉住了那两片樱chún。 

谢蕴如很温顺,娇躯泛起了轻微的颤抖,片刻之後,她推开了他,娇躯微颤,轻声说道:

“快走吧,别让你我越来越难分难舍。” 

燕拥不了床,没说话,瞪著谢蕴如看了半天,突然转身闯了出去。 

谢蕴如没追他,转身扑倒在床上,把一张娇靥埋在了绣花枕里…… 

燕翎回到了八阿哥府,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八阿哥府,他谁也没理,直往後走,可是还没

到後头便就碰见了荣桂。 

荣桂迎著他便道:“我的爷,您真行,简直像条神龙似的,老是见头不见尾的。” 

“怎么,老八又找我了。”燕翎问。 

“不,他又进宫去了,是您来了客人。” 

燕翎微微一怔:“我来了客人,谁?” 

荣桂裂嘴一笑,笑得有点神秘:“您去看看就知道了,在水榭里。” 

说完这话,荣桂迳自走了。 

燕翎去了水榭,一边走,一边想来的是谁,他以为,除了玉瑶,该不会有别人。 

刚到水榭外,便听见了水榭里的谈笑声,银铃也似的,没错,是玉瑶,可是他就听不出

说话声是那个人,一个是玉瑶,另一个是谁? 

心里思忖著,人跨进了水榭,他看见了,凭栏站著两位小谪的天仙,一个正是玉瑶,另

一个跟玉瑶一样美,一样的瘦长,一样的灵秀。只是,玉瑶穿的是旗装,另一位穿的则是汉

家装束,年纪也比玉瑶小两岁,这是谁? 

玉瑶看见燕翎了,美目深注,脸上掠过一丝令人难以言喻的异样神色,微笑说:“你回

来了。” 

燕翎微一欠身:“格格。” 

玉瑶转望身边那位:“妹妹,瞧,这就是我跟你提的那位奇男子,用你的慧眼看 

一看,我说的是过还是不及。”那位微微笑了笑,没说话,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 

盯著燕拥。 

燕翎也在看她,他直觉地感到,这不是一位平凡的姑娘。 

玉瑶转过脸来:“玉楼,这是我阿玛刚收的义女,复姓仲孙,单名一个奇字。” 

“噢……”燕翎欠身如礼:“白玉楼见过仲孙姑娘。” 

仲孙奇浅浅答了一礼:“不敢当。” 

玉瑶一旁道:“妹妹奈何吝於一词?” 

仲孙奇美眸转动,嫣然一笑道:“姐姐这位须眉知已是不凡,简直少见,不过这只是外

表,至於内里,今儿不过头一面嘛,连话都还没说呢,是不是?” 

燕翎道:“格格把我当成朋友,抬举我,爱护我,难免有所偏袒,姑娘最好别听信,对

我有所失望事小,让姑娘认为格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仲孙奇促成美姻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