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六章 喇嘛作法阿哥中邪

作者:独孤红

燕翎出八阿哥府,顺著胡同往外走,还隔著老远呢,他就警觉前面一条横著的胡同口躲

的有人。 

他装不知道,不动声色地往前走,到了那个胡同口,猛然一个大旋身,劈胸揪住了个人,

那个人是个身材瘦小,皮白肉嫩的年轻人。 

燕翎一把刚揪住他,只听他轻叫道:“掌令,是我。” 

燕翎凝目一看,忙松了手,脸上还热热的。 

这年轻人赫然是赵君秋,眼前赵君秋女扮男装,易钗而弁,怪不得燕翎一时没认出来。

没认出来归没认出来,劈胸一把揪住个大姑娘,这不是太孟浪太失礼了麽。 

燕翎忙道:“赵姑娘,你多包涵……” 

赵君秋脸红红的,道:“不要紧,怪我自己。” 

“赵姑娘是来找我的麽?” 

“是的,我娘让我来见掌令,有急事儿,我本打算翻墙溜进去的,到这儿就看见掌令出

来了,所以就缩在这儿等掌令了。” 

“噢!赵夫人让姑娘来的,有什麽急事儿麽?” 

“您知道不知道,老二……” 

“我听说了,就是为这?” 

“我是说老二突然发疯的事!” 

“我也听说了,这件事离奇。” 

“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老二所以突然发疯,完全是老大搞的鬼。” 

“噢!”燕翎微一怔:“怎麽会是老大搞的鬼?” 

“老大不知道从那儿弄来个叫巴汉格隆的喇嘛,这个喇嘛会施邪法,老二的疯病都是他

施法镇的。” 

“怎麽个施法?” 

“您没听说过麽,这种邪法儿是扎个小草人,心口处写著老二的生辰八字,再滴上黑狗

血,最後用根钉往心口一钉,做法念咒,只七天七夜,老二就非没命不可。” 

燕翎双眉轩动,冷哼一声:“这法子老四没弄成,没想到倒让老大弄成了。” 

“是啊,上回老四派的那个喇嘛,让您无意中碰上给破了,这回老大找的这个巴汉格隆

法术更高,在老大府里就能镇人,他作法的时候,我娘跟我都在旁边,我娘让我来请示您,

看该怎麽办。” 

燕翎沉吟了一下,道:“作这个法,今天是第几天?” 

“第三天。” 

“草人埋在那儿?” 

“後花园一棵柳树根下。” 

“好,谢谢姑娘跑这一趟,请回吧,这件事让我来办。” 

“是,那我告辞了!” 

赵君秋深深一瞥浅浅一礼,转身顺著胡同走了,她走得很快,转眼间就没了影。 

赵君秋是走了,可是刚才临走前那深深一瞥,却让燕翎心神为之震动了一下。 

口    口    口 

燕翎一进二阿哥府,马上就觉出气氛不对来了,门官、护卫、亲随、包衣,个个“人心

惶惶”。 

一进第二进院子,一名护卫迎了上来:“八少,鲍师爷他们都在後厅。” 

“鲍师爷他们”,可见人数不少。 

後厅不是普通的待客地方!这麽一夥人,聚集在不是普通的待客地方,显然在进行重要

的会议,也当然为的是二阿哥被废一事。 

虽是谢蕴如送信儿让燕翎来的,可是燕翎并没有打算先去见谢蕴如,而且,既然“鲍师

爷他们都在後厅”,燕翎料想谢蕴如也必在其中。 

燕翎没料错,一进後厅,头一眼他就看见了谢蕴如,谢蕴如也看见了他,美目之中飞快

掠过一丝异采,但是她并没有出声招呼燕翎,而且也坐著没动。 

除了谢蕴如之外,在座的还有平日难得一见,以鲍师爷为首的八大智囊,一座後厅之中

坐著十几个,当然,以谢蕴如为首的十二金钗,除了谢蕴如之外,也来了几个,这几个燕翎

都不熟,也没见过。 

站起来招呼燕翎的,是鲍师爷,他一往起站,其他的人自然都跟著站起。 

鲍师爷迎过来说:“老弟,你来得正好,我正愁没办法通知你……” 

燕翎道:“我听说了,我就是听说了这件事才赶来的。” 

“那好,来,来,坐下谈,帮忙拿个主意。”鲍师爷拉著燕翎入座,先冲那七位智囊道:

“来,大家见见,这位就是李八少。” 

“久仰,久仰。”七名智囊齐拱手,照鲍师爷的介绍,这七个年逾半百的老头儿,依次

为乐师爷、黄师爷、孟师爷、海师爷、巴师爷、王师爷、赵师爷,其中除了海师爷跟鲍师爷

一样是旗人之外,其他的几位居然都是汉人。 

“十二金钗”,除了谢蕴如之外,来了三位,这三位花不溜丢的大姑娘分别是佟爱花、

孟兰君、余盼盼,这三位,一个赛一个娇,一个赛一个媚。 

七名智囊里,数在旗的海师爷爱说话,陪著满脸笑说:“八少,我们对您可是仰慕已久

了,因为您难得回府里来,所以我们也一直没能见著您。” 

谁都知道,“李志飞”是个大红人儿,好不容易抓著这机会,还能不拍? 

尤其是这些干师爷的,更擅於此道。 

海师爷这儿话刚说完,余盼盼那儿搔首弄姿,挤眉弄眼的开了口:“可不是麽,早就听

说我们李八少临风玉树般个人儿,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燕翎知道这些姑娘的毛病,打心里就不爱理,只淡淡地说了声:“夸奖了。” 

然後迳自落了座。 

海师爷、余盼盼那儿没完没了,还想说话。 

鲍师爷轻轻咳了一声道:“赶紧谈正事儿吧。” 

有了他这句话,海师爷跟余盼盼只好把到了嘴边儿的话咽了下去,随著大夥儿落了座。

坐定,鲍师爷马上望著燕翎道:“老弟,事情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用不著我多说什

麽了,你赶紧给拿个主意吧。” 

燕翎道:“二爷呢?” 

鲍师爷道:“在内院静养呢。” 

燕翎目光来回一扫道:“有人知道,二爷为什麽会突然犯这种病麽?” 

谁知道?大夥儿都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倒是鲍师爷问了一句:“敢莫老弟你知道?” 

燕翎微一点头道:“不错,我知道。” 

海师爷忙道:“八少,是怎麽回事儿?” 

燕翎道:“让我先问一声,咱们在直郡王府是不是派的有人?” 

鲍师爷摇头道:“这倒没有。” 

“那就难怪诸位不知道了,”燕翎道:“二爷这种病,来自直郡王府。” 

“直郡王府。”大夥儿脱口叫了一声。 

燕翎道:“二爷这个病,是大阿哥找了个喇嘛作法镇的!” 

大夥儿脸色一变。 

佟爱花道:“镇的,怎麽镇的?” 

“扎个草人,心口写上二爷的生辰八字,再涂上黑血狗,用根钉穿心一钉,往土里一埋,

作法七天七夜,二爷的命的就没了。” 

余盼盼叫道:“有这种事儿?” 

孟兰君道:“这种事儿我以前倒是听说过,可是从没见过……” 

鲍师爷道:“老弟,你是怎麽知道的。” 

余盼盼紧跟著问道:“八少,是怎麽回事儿?二爷的病怎麽会来自直郡王府。” 

燕翎道:“我在直郡王府有朋友,刚才到这儿来以前,我那个朋友给我送去的信儿。”

大夥儿你看我,我看你,半天,鲍师爷才道:“老弟,这种事儿,可信麽?” 

燕翎道:“我原也不信,可是我却知道,‘密宗’之中确有这种能人,‘白莲教’那一

套,见过的人应该不少,‘白莲教’既然确有那麽一套,‘密宗’地近‘西天竺’,从‘西

天竺’传入不少邪魔歪道的事儿,自然也可信。” 

海师爷猛一拍腿:“我说二爷怎麽会突然得了这种病,原来是他们搞的鬼。” 

鲍师爷道:“老弟,这是你说了,我原还以为二爷是上回的病没断根儿,又犯了呢。”

乐师爷霍霍地站了起来,道:“老四那儿来那麽一下,老大这儿又来这麽一下,二爷怎

麽不落成这样儿?咱们不能就这麽认了,马上找上直郡王府去。” 

“对,咱们上直郡王府去。” 

其他的几位都站了起来,个个磨拳擦掌,个个怒容满面。 

倒是鲍师爷较为冷静,他坐著没动,望著燕翎道:“能这样麽?老弟。” 

敢情,如今连这位首席智囊凡事也要先听听这位“李八少”的了。 

燕翎摇了头:“不能。” 

“不能?为什麽?”乐师爷问。 

“我请问。”燕翎道:“就凭诸位,进得了直郡王府麽?” 

“这……”乐师爷一怔。 

燕翎道:“就算进得了,诸位能说个什麽理由,直郡王府上下,要是来个不承认,诸位

能怎麽办?证据在那儿?要是他们再倒打一钉耙,在这个时候,二爷受得了麽?” 

“怎麽没证据,草人不就是证据麽?”海师爷说。 

燕翎道:“不错,草人是证据,只是,草人呢,在那儿?” 

“这……他们不是埋在土里麽?” 

“直郡王府大得很,诸位能把每一寸地皮都翻过来麽?直郡王府会让诸位这麽做麽?”

“这……”海师爷没话说了。 

乐师爷道:“那八少说该怎麽办,就这麽算了。” 

“不,怎麽能算了,咱们不知道这回事便罢,既然知道了,若是就这麽算了,咱们怎麽

对得起二爷?到一个地方有几条路可走,为什麽不走稳稳当当的一条?” 

鲍师爷道:“老弟,你以为该怎麽办?” 

燕翎目光来回一扫:“事关二爷,恕我无状,在座这些位,是否都可靠?” 

老天爷,不知道谁不可靠。 

鲍师爷立即正色道:“老弟放心,这一点我可以拍胸脯担保。” 

“那就行了。”燕翎道:“听我那个朋友说,那个草人,埋在直郡王府後花园一棵柳树

下,鲍老可以禀明福晋,让福晋进宫面奏皇上,请皇上下旨‘宗人府’派人去直郡王府,给

他们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搜查,相信必能搜到那个草人,这麽一来,不就保住二爷了麽?”

鲍师爷忙点头:“对,好主意,我这就见福晋去!”他站了起来。 

“鲍兄慢著。”乐师爷抬手一拦,道:“这办法好是好,只是皇上肯听福晋的麽?” 

燕翎淡然道:“那就要看福晋是怎麽个求法了,其实,本朝自入关以来,一直用喇嘛,

甚至列为内廷供奉,优礼有加,皇上应该相信喇嘛有这种法术。” 

海师爷道:“皇上要派人,可得派可靠的,要是派著了老大的人,还没动呢,消息已经

先送过去了,那可就糟了!” 

“要不然我怎麽说请福晋求皇上下旨‘宗人府’,‘宗人府’的人应该是够可靠的了。”

海师爷道:“嗯,对。” 

乐师爷道:“八少,这样能让皇上复立二爷麽?” 

“不一定能,不过眼下的情势只有先保住二爷,才能再请求其他,留得青山在,还怕没

柴烧麽。” 

鲍师爷道:“老弟,最要紧的,是让皇上复立二爷啊!” 

“鲍老,这道理我懂,要是不先保住二爷的性命,其他的事不就都是空的麽,要是皇上

单为二爷得这种病而废二爷,一旦老大的阴谋败露,二爷的病一好,皇上准会马上复立二爷,

可是这里头还牵扯著老四那儿那档子事啊。” 

海师爷道:“不过揭发老大这桩阴谋,也许能让皇上想到老四那档子事,也是个阴谋。”

鲍师爷道:“但愿如此了。” 

乐师爷道:“咱们可不能不防万一啊,万一皇上不这麽想,不复立二爷,而改立别位

呢?” 

燕翎道:“这就要另谋高策了,诸位都是二爷的智囊,不会想不出什麽好主意吧。” 

乐师爷道:“这……”他皱眉住口,没说下去。 

燕翎道:“改立别个,不是那麽简单的事,皇上得召集王公大臣商议,诸位不会抓住这

机会下功夫麽?” 

“对,”鲍师爷猛击一掌道:“老弟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咱们就这麽办,事有轻重缓

急。先保住二爷再说,我这就见福晋去。”他转身行去。 

燕翎跟著站起,道:“这一著是在所必行,咱们不必再等鲍老的消息了,散了吧。” 

“说得是,说得是。”几位当师爷的,都赞成燕翎的说法,拱了拱手,都散了。 

余盼盼拧身走了过来,人没到,香风就已袭人:“八少难得回来府里,上我那儿坐会儿

去吧!” 

佟爱花飘过来娇媚一瞥:“八少上我那儿喝杯茶去吧!” 

孟兰君扭腰摆臀也过来了:“乾脆,我来做东吧。” 

燕翎抱了拳:“三位的好意心领了,改天吧,我还有正事儿待办。” 

他也没跟谢蕴如打招呼,转身往外行去。 

余盼盼、佟爱花、孟兰君都为之一怔,刹时娇靥颜色一变:“哼,稀罕。”拧身都从後

头走了。 

谢蕴如忍不住笑了,跟著他们也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喇嘛作法阿哥中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