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七章 识破七煞妙解杀机

作者:独孤红

三个人出了上房屋,顺长廊左转,再往后,进了一个小跨院。 

小跨院里清幽已极,有花有草,还有一株株的小松树,正北,座落着一间精舍,门口站

着两名护卫。 

四阿哥、年羹尧、燕翎一进院子,两名护卫忙迎了上来,打揖见礼。 

四阿哥道;“舅爷睡着了吗?” 

“没有,刚喝完银耳汤。” 

四阿哥“噢!”了一声。 

只听隆科多的话声从精舍里传了出来:“老四?你,你怎么来了?” 

四阿哥应了一声道:“还有双峰跟玉楼。”说着话,三个人进了精舍,过了一个小客厅,

进了隆科多的屋,隆科多躺在床上,两眼直瞪着四阿哥跟年羹尧。 

燕翎上前见礼,隆科多跟没看见似的,瞪着四阿哥跟年羹尧道:“你,你们俩怎么好

了?” 

四阿哥含笑指燕翎:“这就要感谢玉楼了,多亏了他的回春妙手。” 

隆科多转眼瞪向燕翎:“玉楼,你,你也快给我看看。” 

燕翎道:“就是来看您的,也许您的病比较麻烦一点儿,因为我到现在还没发现您的病

因在那儿。” 

隆科多道:“你这话……你还没给我看呢不是?” 

燕翎转望四阿哥,道:“四爷,您说吧。” 

隆科多忙望向燕翎:“怎么回事,这是……” 

四阿哥当即把年羹尧告诉他的,又说了一遍。 

隆科多一听完就叫了起来:“真的?这种事儿我可听说过,没想到今儿个竟让我们这几

个碰到,不瞒你说,我心里早就有点儿嘀咕,玉楼,你,你快给我看看,毛病出在那儿?”

燕翎道:“外头我刚来的时候看过了,没看出什么来。” 

隆科多道:“那……” 

四阿哥道:“玉楼,你是不是再上外头看看去,也许刚才没留意……” 

燕翎道:“不,四爷,外头没有,要是有的话,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年羹尧道:“那,会不会是在屋里?” 

燕翎道:“难说,让我看看。”他举目环扫全屋。 

四阿哥、年羹尧也紧张地跟着他四下望。 

很快地扫视、一匝,燕翎摇了头:“没有。” 

“没有?”四阿哥、年羹尧一起诧声问。 

燕翎又说了声:“没有。” 

四阿哥、年羹尧互望一眼,四阿哥道:“那……” 

隆科多匆抬手往外一指:“玉楼,外头客厅。” 

年羹尧忙点头:“对。” 

燕翎迈步走了出去,四阿哥,年羹尧忙跟了出去。 

燕翎站在小客厅里,举目又把小客厅看了一遍,他皱了眉。 

四阿哥一见他皱眉,忙问道:“怎么样,玉楼?” 

燕翎摇了摇头:“没有。” 

四阿哥、年羹尧为之一怔。 

年羹尧道:“这,这怎么会……” 

燕翎没说话,沉吟一下,转身进了隆科多的屋;四阿哥、年羹尧忙又跟了进来。 

隆科多急问:“怎么样?” 

燕翎只顾四下看,没答理。 

四阿哥代燕翎答了话:“还没找着。” 

忽然,燕翎的目光落在了床对面,临窗下,隆科多的书桌上。 

隆科多的书桌上摆设很整齐,也很干净,左上角是几本书,往右依次是文房四宝、笔架、

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枝刚开的小黄花,花瓶下却摆着七颗琉璃珠子,环绕着花瓶,在左边两

颗珠子中间,横放着一把裁纸用的小玉刀。 

燕翎双眉陡扬,道:“在这儿了,舅舅好险。” 

过去把那把小玉刀拿了起来,往右边两颗珠子中间一放,然后由左至右,把珠子一颗一

颗地拿了起来,最后又拿起了那把小玉刀,转过身道:“舅舅起来试试。” 

隆科多挺身坐起,神色一喜,接着又下了床,激动地喜道:“好了,好了,我也好了。”

燕翎目光一凝,望着隆科多道:“幸亏发现得早,再过四个时辰,您就没救了。” 

隆科多机伶一颤,喜色全没了:“这,这……,为什么单对我这样儿?” 

燕翎道:“这就不知道了…” 

四阿哥突然冰冷道:“能进这间屋,这样动手脚,应该不是外来的人了。” 

燕翎道:“舅舅,这是谁摆的,谁给您收拾的书桌?” 

隆科多道:“丫头翠吟啊。” 

燕翎微微一怔:“丫头翠吟?” 

四阿哥道:“刚买来的个丫头,双峰,你去一趟,把她带到这儿来。” 

年羹尧答应一声行了出去。 

燕翎看了隆科多一眼,道:“您可别见怪,您是不是占过这个翠吟的便宜了。” 

隆科多老脸猛一红,干咳道:“这个,咳,咳——” 

四阿哥道:“舅舅,玉楼也叫您一声舅舅,又不是外人!” 

隆科多窘迫地看着燕翎道:“你怎么知道。”这不啻承认了。 

燕翎扬了扬手中小玉刀,道:“要不然她怎么会独对您这么心狠手辣。” 

隆科多老脸上掠过一丝悸色道:“挺俊、挺善体人意个丫头,怎么会是……”住口不言。

四阿哥道:“您也是的,要什么样的没有?偏对个丫头……” 

燕翎道:“不,四爷,舅舅好眼光,这翠吟原本不是个丫头。” 

四阿哥一怔道:“这倒是。” 

隆科多道:“行了,不管她是谁,下次杀了我我也不敢了。” 

年羹尧走了进来,道:“翠吟不见了。” 

四阿哥脸色一变道:“各院都找过了。” 

年羹尧道:“不用找了,有个护卫看见她刚出去,他说那个翠吟看见您屋前的石头堆让

人动过了,问过是谁动的之后,二话没说,扭头就往外去了。” 

燕翎道:“她倒挺机警的啊。” 

四阿哥咬牙道:“好个贱东西,我非把她抓回来不可,双峰,派人……” 

燕翎道:“迟了,四爷,这种人既已知道事败,既已逃出了‘雍郡王府’,还能让您抓

得着。” 

隆科多道:“问问是谁买进府的?” 

四阿哥道:“对……” 

燕翎摇头道:“买她进府的人未必知道,问可以问,不过最好别动气,也别太逼,这种

事不宜声张。” 

年羹尧道:“这倒是,用不着急,买她进府的人要是跟她有勾结,这时候也早跑了,要

是还没跑,那就是没勾结,等会儿再找来问也不迟。” 

四阿哥右拳在左掌上猛击一下:“便宜那个贱东西了。” 

燕翎道:“未必,您三位好好的,她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着蚀把米。” 

隆科多窘迫地干笑了,四阿哥、年羹尧也笑了。 

年羹尧道:“不管怎么说,是玉楼救了咱们,得好姦谢谢玉楼。” 

四阿哥道:“对,当然要谢,玉楼……” 

燕翎道:“怎么?” 

四阿哥道:“要什么,你自己说!” 

“您真要赏?” 

“不是赏,是谢。” 

“这我怎么当得起。” 

年羹尧道:“好了,兄弟,你就快说吧。” 

燕翎道:“年爷,您也认为四爷该赏?” 

“当然,不只是四爷,舅舅跟我都该谢谢你。” 

燕翎一点头道:“好,既是这样,那我就斗胆来个狮子大开口……” 

四阿哥道:“说吧,你什么大开口我也不怕。” 

燕翎道:“我跟您三位要两个字。” 

“两个字?”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几乎同时一怔。 

燕翎道:“信任?”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又一怔,面面相觑,一时没说出话来。 

燕翎扫了三人一眼,笑笑道:“舍得给么?三位?” 

年羹尧道:“兄弟,你怎么说这话……” 

燕翎道:“在三位面前,我用不着辩吧?三位也都不是那不认理的人,是不?” 

年羹尧、隆科多,望向四阿哥。 

四阿哥摇头道:“什么都不要再说了……”目光一凝,望着燕翎,满面诚挚,还带着点

歉疚:“玉楼,你也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咱们打头儿来,行不?” 

燕翎微一欠身道:“谢谢您的恩典。” 

四阿哥苦笑摇手:“别这么得理不饶人了,谈正经的吧,眼前这件事儿……” 

燕翎道:“恐怕跟那个什么‘日月令旗’的掌令有关。”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一怔,四阿哥道:“会是他么?” 

年羹尧带着怀疑神色望燕翎:“不会吧,要是他的话,我们三个岂会这么轻?” 

燕翎道:“年爷,您知道不知道,过了七天以后,是个什么样子?” 

年羹尧道:“这……” 

隆科多道:“玉楼,七天以后会怎么样?” 

燕翎道:“会不住的喀血,您想会是个怎么样的后果。” 

隆科多相信一颤,没说话。 

四阿哥皱着眉道:“这么个些呢,他怎么早就找这,来么这么一手儿,敢是要取我们三

个人的性命呢?” 

燕翎道:“这太容易明白了,四爷,您是最有希望的一位,而且也是雄才大略的一位,

您要是立予正大光明殿上的那张椅子,对他们那些所谓反清复明的志士来说,可是大大的不

利啊。” 

这话四阿哥当然爱听,而且听得很舒服。 

四阿哥点了点头道:“要是这样的话,他不等于帮了别个人忙了么。” 

燕翎道:“获益最大的,当然还是那些所谓反清复明的志士。” 

四阿哥沉吟等没说话。 

隆科多、年羹尧望着四阿哥,慾言又止。 

燕翎道:“四爷,您的大事,该进行得积极一点儿了。” 

四阿哥凝望燕翎:“难道我还不够积极么?” 

隆科多道:“玉楼,给老四出点儿主意。” 

燕翎道:“要是我没料错的话,这一两天,宫里可能有什么大变化。” 

隆科多忙道:“何以见得?” 

燕翎道:“那对付您三位的人,七天之内,不让您三位动,可能为的是不让您三位往宫

里跑,这么一来,宫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雍郡王府也不会知道……” 

隆科多道:“那倒不一定。” 

“您的意思我懂,您的宫里安置的有人,那么就算您知道,试问:您又能怎么样,打探

消息归打探消息,办事儿归办事儿,这可不一样,也不是说一种人都能办的啊,舅舅!” 

隆科多皱了眉,没说话。 

燕翎接着说道:“一旦宫里的大事有了决定,您二位的性命也差不多,有回天之心,无

回天之力,到那时候,还有谁能去争,谁能去等。” 

四阿哥道:“要是这样的话,干脆马上要了我们三个的命多好。” 

燕翎一摇头道:“不好。” 

“怎么?” 

“您想啊,四爷,有老大对付老二的这个例子在,您这儿出了事儿,宫里会怎么想,追

问不追问,一旦查究起来,定不把正在酝酿的事儿给耽误了,事情大部份这样,一经耽误下

来,就夜长梦多,难免其间不发生变化啊。” 

四阿哥点了头,直说:“思,有道理,有道理!” 

年羹尧道:“兄弟,以你看,宫里会有什么大事呢?” 

“除了立储还会有什么大事。” 

四阿哥道:“老大东窗事发,老二也已霍然痊愈,这储位当然还是他的。” 

燕翎摇头道:“只怕未必。” 

四阿哥、隆科多、年羹尧猛一惊,隆科多急道:“怎么,玉楼,难道……” 

燕翎道:“别的我不知道,老八已经买通关勇、关维内大道阿灵阿、散秩大医鄂伦岱等

人,积极进行活动了,由老八可以想到,别个也不会闲着,真正是不出户的, 

恐怕只有您了。” 

四阿哥急了,霍地转望隆科多:“舅舅,这……” 

隆科多也急了,头上都见了汗,道:“我怎么知道他们会……,唉,要命,要命,都是

这个该死的什么‘日月令旗的掌令’!” 

燕翎道:“您两位用着不急,老八他成不了,花钱是白费力。” 

隆科多忙道:“老八他成不了,你怎么知道。” 

燕翎道:“很简单,老八貌丑,皇上一向不喜欢他。” 

隆科多一怔。 

燕翎道:“最主要的,还是老八的出身,这,您三位该比我清楚。” 

四阿哥道:“对,老八不是嫡嗣,他母亲出身微贱,他怎么成得了!” 

四阿哥的神情松了,隆科多呼了一口气:“吓得我出了一身汗。” 

燕翎道:“舅舅,老八是成不了,别个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隆科多一点头道:“对,我这就进宫去。”他可是真意,说完话就忙着穿衣裳, 

匆匆忙忙地穿好了衣裳,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四阿哥吁了一口气,道:“唉,真不容易啊。” 

燕翎道:“四爷,什么事儿容易?” 

四阿哥道:“玉楼,你看眼前这件事儿……” 

燕翎道:“用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识破七煞妙解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