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八章 兄弟阋墙合纵连横

作者:独孤红

果然,马车在西直门外不远一片树林中停下。 

马车停稳,燕翎睁眼,只见马车停在树林中一座一明两暗的茅屋前,四下静悄悄的,没

有一点动静,也不见一个人影。忽听车把式道:“到了地头了,请下车吧。” 

燕翎跳下了马车,四外一看,笑问道:“这就是阁下所说的龙潭虎穴麽?” 

话刚说完,一个冰冷女子话声传了过来:“你以为不是?” 

燕翎循听望,茅屋中闪出了一个美艳少女,一身黑色劲装,娇靥上笼罩著一层浓浓的寒

霜,利刃般两道目光,直逼燕翎。 

燕翎没等黑衣少女开口便道:“芳驾是翠吟姑娘吧?” 

“难怪你能破我‘七煞阵’,果然高明,可惜啊,可惜!” 

燕翎道:“可惜什麽?” 

“可惜你马上就要死在这儿了。” 

“这麽说姑娘是要杀我。” 

“我发誓非手刃你不可。” 

“姑娘,你我有什麽深仇大恨麽?” 

“你自己明白!” 

“姑娘,我知道你花费了很大的心血,也知道你作了最大的牺牲,可是,姑娘,我有我

不得不这麽做的理由。” 

“不错!”黑衣少女咬牙切齿,眉宇间闪漾起懔人杀机:“你有你不得不这麽做的理由,

你丧心病狂,卖身投靠,对你的主子忠心耿耿,若是死了胤祯,你的荣华富贵就成了泡

影……” 

“姑娘错了,死了个四阿哥,还有二阿哥,—阿哥,我那儿都能吃饭,那儿都可以博取

荣华富贵……” 

“可是胤祯是最具实力的一个。” 

“姑娘看准了胤祯能成事!” 

“我却不能让他成事,胤祯他阴狠毒辣,倘若让他成了气候,天下的百姓,岂不是水深

火热,陷得更深。” 

“姑娘又错了,纵然死一个胤祯,还有无数个储君,你这麽做并不能动摇他们的根本。”

“你要耍花言巧语,想让我饶你不死。” 

“姑娘再一次的错了,我只是引导姑娘往深处想,并无意让姑娘饶我不死,事实上姑娘

也奈何我不得。” 

黑衣少女勃然色变,冰冷道:“我却不信。”突然飞起一指点了过来。 

燕翎早防著了,而且也知道绝不能往後退,後头还有个莫测高深的车把式。 

是故,他一吸气,身子横窜出三尺。 

黑衣少女一指落了空。鞭梢儿也带著劲风,“叭!”地一声抽在了地上。 

黑衣少女一招落空,如影附形,紧追而至,双掌翻飞,又攻了上去。 

别看她是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可比利刃还厉害,尤其招招都是杀著,专找燕翎要害。

燕翎没还手,身躯闪动,一连躲过了八掌。 

只听一声沉喝道:“姑娘闪开,让我来。” 

话落人到,车把式腾空掠至,掌中鞭恍若灵蛇,飞卷燕翎。 

燕翎淡然一笑道:“阁下,我礼让姑娘家,可不能也让你,得罪了。” 

右腕一翻,闪电般抓住了鞭梢儿,振腕一抖,车把式一个身躯掠空而过,直往树林中飞

去。 

黑衣少女厉喝道:“好个丧心病狂的狗腿子。”闪身就要扑燕翎。 

忽听苍劲沉喝传了过来:“小翠,退後。”黑衣少女身躯後弹,掠入茅屋中。 

燕翎循声望去,只见四面八方出现了二三十名劲装黑衣汉子,一个手持匣弩、喷筒,缓

步逼近,正面是个白袍老人,像貌奇特,白发成束,长眉垂颊,巨目,狮鼻,海口,一张脸

赤红。 

燕翎为之一怔,脱口道:“原来是‘灭清教’!” 

白袍老人目光如炬,一闪,冰冷道:“小狗腿子,你也知道‘灭清教’!” 

燕翎一定神,笑道:“知道,知道,当然知道,我要是连‘灭清教’都不知道,岂不是

以太孤陋寡闻。” 

他表面上很轻松,暗地里却揪著心,他不怕人多,却不敢不把这些匣弩、喷筒放在眼里。

看这阵仗,很显然地,“灭清教”是非置他於死地不可了。 

对面这白袍老人是燕家旧识,他可以轻易逃过这一关,可是他怕“灭清教”的人良莠不

齐,泄了他的身份,坏了他的大任务,却不能对白袍老人当面证明,甚至根本不能让对方知

道,他就是当日那蒙面人。这怎麽办?这怎麽办? 

燕翎正自思忖对策,周围的“灭清教”人已逼近两丈内,白袍老人一抬手,“灭清教”

的人都停住了。车把式出现在白袍老人身旁,一身狼狈,满面羞怒,咬牙切齿道:“雷老,

杀。” 

白袍老人道:“放心,今天说什麽他也留不住这条命了!” 

燕翎脑际灵光一闪,道:“雷老!看尊驾的像貌,打扮,再加上这声称呼,让我突然想

起了个人,尊驾莫非就是一向隐於长白天池,冰天雪地之中的雷老人?” 

白袍老人一怔:“小狗腿子,你才多大年纪,居然知道雷老人?” 

燕翎道:“这麽说,尊驾果然是雷老人。” 

雷老人道:“老夫是雷老人怎麽样,不是雷老人又怎麽样?” 

燕翎没马上回答,上下打量了雷老人一阵,然後摇了头:“看像貌打扮都像,只是……,

恕我直言一句,尊驾恐怕是个冒牌雷老人。” 

雷老人又一怔,怒声道:“老夫是冒牌的?小狗腿子,你这话什麽意思。” 

燕翎道:“我生得晚,没亲眼见过雷老人那些神奇的事迹,可是我听人说过,我有十成

把握,雷老人不会带著人,用这麽多匣弩、喷筒,对付一个後生晚辈。” 

雷老人两眼暴睁,霹雳般大叫:“小狗腿子住口。” 

燕翎道:“难道我说的不是实情?” 

车把式忙道:“雷老,这狗腿子玩心眼儿,您可别上他的当。” 

雷老人暴喝道:“你也闭上嘴,老夫过的桥比他走的路都多,还能不知道他玩的是什麽

心眼儿?” 

车把式硬没敢再吭气儿。 

燕翎道:“这倒是,你阁下尽可以放宽心,这位冒牌的雷老人,不会把这些要命的家伙

撤走的。” 

“闭上你的狗嘴,”雷老人哇哇大叫:“你敢再说老夫是冒牌的,就折了你。” 

燕翎笑笑道:“还是用这些狠玩艺对付我吧,要不然你很难把我这条命留下。” 

雷老人须发暴张,一袭白袍吹了气似的倏地鼓起,戟指燕翎,厉声道:“小狗腿子,你,

你,你……,好,你们都给我听著,老夫要亲自诛杀这小狗腿子,不许你们任何一个轻举妄

动,你们要是有谁敢不听老夫的,别怪老夫翻脸无情。” 

车把式急道:“雷老……” 

“住嘴,你敢不听我的!” 

“属下不敢。”车把式躬身低头。 

“那就什麽也不要说,给老夫退後,教主责怪下来,自有老夫承担。” 

车把式一句话没说就退向後去。 

雷老人一双巨目之中,突然暴射两道比雷还亮的厉芒,脚下移动,缓步逼向燕翎,一袭

白袍仍然鼓著。 

燕翎暗暗凝功:“阁下,设若我侥幸能胜你一招半式呢?” 

“小狗腿子。”雷老人切齿咬牙:“不必费那麽大事,老夫只发三招,倘若过了三招你

仍活,老夫就放你走。” 

燕翎心里猛地一跳,道:“阁下,君子一言。” 

雷老人一口牙咬得格格作响:“老夫若是失信於你,愿亲手摘下这颗白头。” 

说话间,人已逼近一丈,只听他道:“小狗腿子,你小心,老夫要发招了。” 

燕翎道:“只管发招就是。” 

雷老人一声暴喝,腾空而起,电射而至。 

燕翎只觉一片强大已极的劲气迎面撞了过来,心头一惊,就要躲闪,却猛觉自己被这片

劲气牢牢罩住,竟然难以动弹,不由大惊。 

就在这时候,雷老人一只右掌已当胸递到,五指如钩,抓向燕翎胸腹之间要害。 

燕翎大急,急之下,猛提真气,功力聚至七成,腾身再往上拔。 

这一下,顺利拔起了,脱出了雷老人的劲气圈,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燕翎腾起之後,身躯横移近丈落地,道:“阁下,这是头一招。” 

雷老人一怔:“好小子,怪不得你敢跟‘灭清教’作对,你的能耐是不小。” 

燕翎道:“只怕你更要杀我了。” 

雷老人怒笑道:“你怎麽知道。” 

“‘灭清教’断不会留我这种人在世,跟你们作对的。” 

“你说对了,小子,接老夫第二招。”雷老人这回没有腾扑,只是缓慢举步。 

燕翎明白,这第二招比头一招还厉害,立即功聚八成,静观变化。 

雷老人每一步,脚下并未见坑,可是他每走一步,脚下却留下一个跟他的脚印一样的薄

薄冰片。同时,他混身上下也冒出白气,望之简直吓人。 

燕翎知道这是什麽功夫,绝不能让雷老人发出的任何劲气沾上身,否则非冻僵不可。燕

翎的脚下也开始移动,他跟雷老人绕圈打转,两眼紧紧地盯著雷老人一双巨目,一眨都不敢

眨。 

周围众人,虽是都巴不得雷老人能一招击毙燕翎,可是此刻也都屏息凝神,紧张得不得

了。绕著绕著,雷老人突然开始攻击,双臂挥出,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罩向燕翎,像张网也似

的。 

燕翎身躯疾旋,就在他疾快旋身的当儿,一股劲风撞向那片白茫茫的雾气,撞得那片雾

气一顿。 

就在这一顿的当儿,燕翎已带著劲风掠出近丈距离,道:“阁下,第二招。” 

雷老人白袍突然恢复原状,混身大汗似的,须发尽溢,连白袍都湿了,他凝视著燕翎,

一动未动。燕翎也没动,也凝望著雷老人。 

一瞬间的静寂之後,雷老人突然开口:“小子,你姓什麽,叫什麽?” 

“白,白玉楼。” 

“白玉楼?老夫怎没听说过这三个字。” 

燕翎没说话。 

“小子,老夫要取你性命,头一招过後,此一意念更加三分,而如今这第二招过後……”

“怎麽样?” 

“老夫却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这话怎麽说?” 

“老夫爱惜你这身武功。” 

“是麽?” 

“一点都不错。” 

“你爱惜我这身武功,又怎麽样?” 

“弃暗投明,老夫荐你加入‘灭清教’,并保你至少是名堂主。” 

燕翎笑而不语。 

雷老人目光一凝:“怎麽,你嫌这职位低?” 

燕翎仍没说话。 

雷老人怒声道:“小子,你究竟是什麽意思?” 

燕翎淡然道:“人各有志。” 

雷老人脸色一变:“你怎麽说?” 

燕翎道:“江湖上混不出个名堂来的,为不辜负我这昂藏七尺躯,为不辜负我这身所学,

所以我才离开江湖,投身官家,你让我离开官家,这不是让我舍本逐末麽,再说,如今我身

在官家,荣任皇子府的护卫,何等威风,何等神气,你让我摇身一变,成为天下通缉的叛逆,

你想我会干麽?” 

雷老人勃然色变:“小子,你要知道……” 

燕翎道:“我知道,现在你又要杀我了,是不?” 

“不错,你这种人,若是不肯为我所用,那便留你不得,你要三思啊。” 

“用不著三思,我知道我若是不为‘灭清教’所用,你一定会杀我,不过有一点你也要

明白!” 

“你是指那一点?” 

“你得杀得了我才有用。” 

雷老人须发—张,霹雳般暴喝:“小子,你真以为老夫杀不了你?!” 

燕翎笑笑道:“这很难说,事实摆在眼前,非常明显,三招之限已过了两招,我的胜算

比你大,是不是?” 

雷老人一袭白袍倏又鼓起,咬牙道;“好,你就试试。” 

话落,一个身躯陡然拔起,直上半空。 

燕翎明白雷老人要用什麽绝学,心头不免为之一震。 

就这一转眼工夫,雷老人已两臂张开,宛若一只巨鹤似的在半空里作了一个盘旋,然後

头下脚上,张开著双臂,飞星陨石般泻落,向著燕翎当头扑下。 

燕翎只觉一片山倒似的劲气当头压下,其沉重,其威猛,让他有窒息之感。 

他知道,这时候不能躲,除非能一跃掠出五丈外,因为如今方圆五丈内都在威力范围之

内。要在平时,他可以轻易一跃掠出五丈以外,而如今,劲气泰山压顶似的,不但让他有窒

息之感,而且使他的腾跃之能大打折扣,如何能一跃掠出五丈以外! 

他在等机会,等那可以脱出威力范围的一瞬间机会。 

就在他心念转动间,雷老人已泻落到他头顶一丈之内,他突然扬声说道:“好俊的‘追

魂天罗。’” 

雷老人入耳这句话,猛为之一怔,就这一怔神间,由上下压的劲气威力大减。 

燕翎把握机会,提口气横跃而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兄弟阋墙合纵连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