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三十九章 雪中送炭拢络郡王

作者:独孤红

谢蕴如是在填词。从这阙词里,看出了谢蕴如的文才,真个扫眉才子,红粉班中博士,

娥眉队里状元。从这阙词里,也可以看出谢蕴如对他的海样深情。 

燕翎自胸中激动,只听一阵轻快步履声传了过来,一听就知道是湘君。 

糟了,燕翎没处躲了,燕翎灵机一动,索性就来个不躲。他这里心念转动间,湘君那轻

快的步履声已经进了外间,只听她道:“姑娘,我回来了。” 

谢蕴如“嗯!”了一声,搁笔收起桌上素笺。 

垂帘一掀,湘君进来了,一征,道:“哟,燕少爷来了!” 

燕翎含笑点头。 

谢蕴如则一怔:“燕少爷……”她转脸后望,这才看见了燕翎,猛一惊,脱口叫道:

“哎哟,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湘君讶然道:“怎么,您不知道?” 

“可不是么,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你……” 

“我进来半天了。” 

“半天了,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燕翎笑了笑:“就在妳刚才转头往里看的当儿,我趁机溜了进来。” 

谢蕴如道:“我明白了,准是你……”娇靥陡然一红,急道:“哎哟,你是不是看

见……” 

燕翎摇头道:“不,我什么也没看见。” 

谢蕴如娇靥飞红:“好哇,你,你这么讨厌……” 

燕翎点头道:“嗯,是讨厌,简直害人嘛。” 

谢蕴如嗔道:“你敢再说!”湘君很识趣,倏然一笑,退了出去。 

燕翎伸手握住了谢蕴如的柔夷,深情地道:“蕴如,谢谢你。” 

谢蕴如垂下了 首:“没想到你这么坏。” 

燕翎另一只手托起了谢蕴如的娇靥:“我告诉妳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从今天起,我能大摇大摆的到妳这儿来了。” 

谢蕴如微愕道:“从今天起……这是什么意思。” 

燕翎当即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谢蕴如娇靥又红了,却难掩喜悦道:“羞死人了,你怎么敢这样?” 

“还有什么不敢的。” 

“是啊,你什么都敢,数你脸皮厚,你就不想想,这么一来,让我还怎么敢出这个院

子。” 

燕翎道:“那妳就未免太想不开了,这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咱们这是正大光明,是情

是爱,总比他们那种杂乱强得多吧。” 

“他们可不这么想。” 

“谁爱怎么想怎么想,我就不信谁敢说句什么。” 

“好了,你神气,你厉害,行了吧。” 

“难道妳不喜欢我能大摇大摆的到妳这儿来?” 

谢蕴如拧身道:“不喜欢,这样已经够瞧的了,要是再来得方便,我心里的事儿就全让

你知道了。” 

燕翎笑了,伸手揽住纤腰,道:“蕴如,说正经的吧,妳看我这一着怎么样?” 

谢蕴如道:“你是奉命行事,令主交待你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不过……” 

“不过怎么样!” 

“做起来恐怕不容易。” 

“老大那儿我有把握,待会儿我就去找赵夫人去,别个妳这儿有没有门路?” 

谢蕴如想了想,道:“胤祉、胤祺、胤禟、胤佑、胤(示俄)、胤祹、胤禄、胤礼、胤

祥这些个身边,都有我的人,可是他们之中有几个根本就是闲散人,对两字储君没有一点兴

趣,他们断不会卷入这个漩涡,就算会,他们不养死士,没一点儿实力,要他们也没有用。”

“总有几个有野心,有实力的吧。” 

“那当然,像胤禟、胤祥、胤佑、胤(示俄)、胤祹,这几个都有野心,也都养的有死

士,不过他们实力跟老大、老二、老四、老八太悬殊,也就显不出他们来了。” 

“显得出、显不出不要紧,我要的是他们的野心,妳安置在这几个身边的人,份量够,

说得上话么!” 

“当然份量够,说得上话,要不然我花这么多的心血,把他们安置在这些个身边干什

么。” 

“那就好,这六个我就交给妳了。” 

“什么时候要消息!” 

“当然是越快越好。” 

“那待会儿等你一走,我就让湘君去传话。” 

“我这就走,我还得赶到老大那儿去。” 

“那你就走吧,别耽误了正事儿,一有消息,我马上派人通知你。” 

“行,我走了。”燕翎握了握谢蕴如的手,往外行去。 

谢蕴如送了出去,到了外间门口,湘君在院子里剪花,一见燕翎要走,讶异地就要说话,

可是谢蕴如把她叫了过去。 

* * * * * * * 

燕翎远望直郡王府,只见大门紧闭,只有一扇边门开着,门口站着四名禁军,由一名武

官带着。燕翎探怀摸出一张人皮面具戴上,大踏步走了过去! 

老远地,他就引起了那名武官跟四名站门禁军的注意,等他走近,那名武官立即喝令他

停步。燕翎没停步,嘴里说道:“‘侍卫营’的,奉萧爷之命前来看看。” 

一听是“侍卫营”的,武官没再喝止他,等他到了近前,武官却向他伸出了手。 

燕翎明知道他要什么,可却装了胡涂:“这是干什么?” 

“腰牌。”那名武官道:“‘宗人府’的命令。” 

燕翎淡然一笑,“你们禁军什么时候学得跟‘侍卫营’要腰牌了?” 

“没法子,没听见么。‘宗人府’的命令,没腰牌我怎么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用不着要腰牌,我不进去了,里头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跟萧爷说话去。” 

说完了话,他来了转身要走。“慢着!”那名武官喝了一声。 

燕翎转回了身:“怎么意思!” 

那名武官道:“都是吃粮的,你何必跟我们过不去。” 

“这话我正想说呢,既然你知道大家都是吃粮的,何必跟我们来这一套,我就这么一个

人,难道你还怕我进去干什么不成!” 

“你真是‘侍卫营’的!” 

燕翎笑了:“老兄,要不要跟我一块儿见我们萧爷去。” 

那名武官迟疑了一下:“好吧,好吧,你速去吧,我们可不像你们‘侍卫营’那么吃得

开,别给我们惹麻烦就行了。” 

“瞧你说的,既然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我会给你惹什么麻烦!” 

他迈步向偏门行去,进了偏门看,前院里空荡,寂静,冷清清的,他停也没停就往后院

行去。 

到了后院门口,又被挡了驾,仍然是一名武官,四名禁军。 

“干什么的,这样低着头往里闯?” 

燕翎知道,对付这些人,非得来横的不可,要不然就吃不住他们,当即沉声道:“你这

是跟谁说话!” 

“跟你说话,跟谁说话!” 

“用不着问我,你上门口问问去,我是干什么的。”燕翎劈胸揪住了他,道:“我看你

是吃饱了撑的了。” 

四名禁军刀出鞘,那名武官急挣扎:“你,你想干什么?” 

燕翎望着四名禁军喝道:“我是‘侍卫营’的,谁敢动我跟谁没完。” 

“侍卫营”这三个字唬人,那四名禁军忙把刀归了鞘。 

那名武官脸色也变了:“你是‘侍卫营’的,你怎么不早说?” 

“我干嘛要说,门口都把我放进来了,你还不明白,到宫里去也用不着一个地儿、一个

地儿的报身份,凭你们也配,给我往后站。” 

松手一推,那名武官跄踉退了好几步,燕翎则大摇大摆往后院门行去。 

四名禁军忙移步后退。就这么,燕翎又闯进了后院。 

当官的事儿就是这样,“直郡王府”这会儿不是禁卫森严,近都不能近么,可是只要你

懂得诀窍,简直就跟进了无人之境似的。 

后院跟前院可不同了,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站满了跨刀的禁军。 

靠后院门近的,都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别说拦了,看也没敢看燕翎一下。 

燕翎何等人,还能不知道利用这一点,当即就找上了一名禁军,问道:“我找两个人,

坤道,原是‘直郡王府’的护卫,姓赵。” 

那名禁军忙招手往后指:“就在后头一间屋里。” 

“劳驾陪我走一趟怎么样?” 

那名禁军那敢说个不字,简直就受宠若惊,忙点头:“行,行,您请跟我来。” 

带着燕翎往后行去。 

顺着走廊东弯西拐了一阵,那名禁军停在一间屋前,道:“就是这间屋。” 

燕翎这一着是用对了,这间屋四周站满了跨刀的禁军,但由于是由一名禁军陪着来的,

所以问都没人问。燕翎道:“谢了。” 

“好说,好说。”那名禁军还真是受宠若惊,一连哈着腰,退了几步转身走了。 

燕翎看也没看那些站岗的禁军一眼,推开门走了进去,随手又关上了门。 

进门是个小客厅,里头还有一间屋。 

燕翎没吭声,迈步走了过去,走近那间屋才轻叫道:“赵夫人。” 

垂帘猛一掀,赵夫人跟赵君秋同时探出了头。 

赵夫人疑惑地道:“你是……” 

燕翎取下了人皮面具。 

赵君秋脱口轻叫:“掌令……” 

赵夫人一步跨了出来,肃容施礼:“见过掌令。” 

燕翎道:“夫人不要多礼。”又戴上了人皮面具。 

赵君秋跟出来兴奋地道:“掌令怎么……” 

燕翎截口道:“里头这间屋是……” 

赵夫人道:“我母女目前的住处。” 

燕翎道:“事非得已,请恕失礼,咱们进去谈吧。”掀帘进了屋。 

赵夫人、赵君秋忙跟了进去。 

这间屋很简陋,只有两张床,两把椅子而已,燕翎招手道:“咱们坐下谈。” 

燕翎坐在椅子上,赵夫人跟赵君秋则坐在床上,坐定,赵夫人道:“我听见有人进来,

还以为是他们的,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您。” 

“是啊!”赵君秋虽掩喜色地道:“您是来……” 

“我是冒充‘侍卫营’的人闯进来的,有件重要的事要跟贤母女谈谈。” 

赵夫人道:“什么事,掌令。” 

燕翎当即把他的计划告诉了赵夫人母女。 

赵夫人一听就皱了眉:“掌令,这,这恐怕不容易。” 

“老大恨透老二了,是么?” 

“可不是么!”赵君秋道:“您想,他还能不恨老二么!” 

“我知道这件事不容易,可是我不能不尽力促其实现。因为这件事太重要了,只要能让

我见着老大,我有把握说服他。” 

“噢。”赵夫人半信半疑地看了燕翎一眼。 

“当然,还得贤母女在旁帮帮腔。” 

“只要是掌令的交待,我母女自当全力以赴,只是掌令要见老大……” 

“不容易。” 

“‘宗人府’下过令,不准他见任何人。” 

燕翎皱眉道:“这倒真是个麻烦,我是个冒充的,万一闹僵了,对我大不利。” 

赵君秋道:“那怎么办?” 

赵夫人道:“恐怕只有到晚上偷偷进去了。” 

燕翎沉吟了一下:“老大被囚禁在什么地方?” 

“就在他自己屋里。” 

“看守他的是禁军?” 

“不错,还有‘侍卫营’的人。” 

燕翎一怔:“也有‘侍卫营’的。” 

“他们得防着别个府邸的死土来行刺,光这些禁军是挡不住那些人的。” 

“带‘侍卫营’的人的是……” 

“一个领班。” 

“他人在什么地方。” 

“就在老大隔壁屋里。” 

“贤母女能自由走动么!” 

“不能,我母女等被软禁了。” 

燕翎沉吟了一下:“看来我只有先去见见那位领班了。” 

“这怎么行,”赵君秋道:“您要去见他,您是冒充的。” 

“我知道,我有办法。”燕翎站了起来,道:“我去了,贤母女在这儿等着他。”他掀

帘走了出去。 

出了外间,到了画廊上,他招手叫来了一名禁军,道:“我们领班在那间屋?” 

那名禁军往后,指着一间精舍,道:“就是那间。”燕翎谢了一声,迈步走过去。 

精舍门口站着一个精壮汉子,一看就知道是“侍卫营”的,盯着燕翎直看。 

燕翎道:“领班呢,我要见见他。” 

那侍卫营汉子道:“你是……” 

精舍里出来个阴沉脸中年汉子:“谁要见我。” 

“我!” 

阴沉脸中年汉子直打量燕翎:“你是……” 

燕翎道:“能不能让我进去谈?” 

阴沉脸中年汉子迟疑了一下,道:“进来吧。”他回了进去,燕翎跟了进去。 

燕翎进了精舍,随手关上了门。阴沉脸中年汉子诧异地看了燕翎一眼,但没吭气儿,燕

翎道:“领班不用担心,我一个人来的,也身无寸铁。” 

阴沉脸中年汉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雪中送炭拢络郡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